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纪夏不死

    种种灾祸俱都降临于纪夏真身。

    远处的天地,在这无上棋盘之下,只能够不断震颤。

    无昼天主宰便好似是一位亘古的天神,睥睨古今。

    他身上迸发出来的伟力,几乎遮掩了无数大道。

    隔着遥远距离,诸多古老强者俱都能够感受到来自于无昼天主宰身上沸腾的神元,以及深不可测的神识。

    他的肉身璀璨夺目,诸多宝术、诸多神通举世无双,涌动出最绚烂的光彩,迸发出刺目的光芒,仿佛能够上击九天,下入九幽!

    本身便如此强大的境界,再加上那神秘棋盘,无昼天主宰爆发出来的战力几乎达到了一种极致。

    在他的威能之下,天与地之间的一切都仿佛要融化,仿佛要变形,乾坤就此颠倒,虚空也为之扭曲。

    “太初……”

    哪怕是隔着极为遥远的距离,雷世元君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纪夏究竟遭遇了何等深重的痛苦。

    他微微摇头,眼中不无可惜。

    黑天和大风也俱都沉默。

    而虚空中的巢恶神色逐渐阴沉下来。

    他冷哼一声,身形便就此缓缓消散……

    这一战,超过底蕴尽出,想要镇压纪夏,亘永古天以及恶念本源诞生之地一同降临这一处战场。

    结果却是这般……以他如此强横的力量,尚且不能完全镇杀纪夏,这出乎在场所有强者的意料。

    在这之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昼天主宰也在这时降临战场,那棋盘灵压之下,巢恶已经明白他好像在此战中成为了消耗纪夏实力的工具。

    “我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甚至动用亘永古天,动用本源之地积累下来的恐怖能量。

    结果……难道徒为他人做了嫁衣。”

    巢恶心中思绪涌动,眼中只有冷漠之色。

    而冷漠之余,这位古老而又强大的存在也已经深知,就算他留在这处战场,也已经与纪夏的真灵、仙藏无缘。

    于是,巢恶的身躯开始缓缓消散。

    无昼天主宰自始至终都不曾转过身来看巢恶一眼!

    广阔虚无中。

    大风与黑天对视一眼,他们的身影开始缓缓消散……

    正在这时……

    狂暴的力量再度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灿烂天地间,一切都显得残酷而又可怖。

    这等宏伟的力量,正是从无昼天主宰头顶上的神秘棋盘中流淌出来。

    就好像开启了一座纯粹用能量构筑的大世界,从中倾泻出无穷的力量,极致而又可怕。

    如此恐怖的力量,目标正是纪夏。

    “容无昼埋葬于你……”

    无昼天主宰终于开口,淡漠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中。

    这一刻,纪夏躯体中的血脉力量几乎蒸发,他身后的诸多天穹,仿若变为了黑暗的深渊,昔日的神圣与光辉俱都消散不见。

    “帝君……”

    许多太苍强者纷纷抬头,眼中流下泪水,身上所迸发出来的仙气也越发浩大,诸多太苍大军一同展手中的灵宝,如若大日坠落一般,涌出太苍,涌向战场。

    一直以来都是纪夏在守护着他们。

    而当大劫来临,他们也奋不顾身,想要护卫纪夏,护卫他们的人皇,护卫他们的太苍帝君!

    纪夏的真身渺小而又佝偻,虚弱而又苍老,就这样被无限的力量淹没。

    自始至终,纪夏都一动不动,仿佛他身上的力气都依然干涸,根本无法支撑那原本强大的躯体。

    令人颤栗的杀气,从那无限力量流淌出来,就会要吞噬一切。

    “大破灭以来,人族最为强横的传奇,乃至于比起道阙时代诸多人族天骄都不遑多让的可怕天骄,便要埋葬于此。“

    无垠蛮荒诸多至强者纷纷摇头,他们仿佛已经见证了纪夏就此死去。

    然而……就在此刻!

    那战场上空,猛然间显现出六道漩涡。

    也正是在这一瞬间,一重重厚重的山岳,种种玄妙的祭祀之力,疯狂的从虚无中显现而来。

    一道道神光包含着极其厚重的力量,从天空中照耀下来,撕裂了天穹,霎时间就斩落了那黑白棋盘上,诸多闪动的声光。

    一道道宏伟的雷霆大道锁住虚无,锁住天地,锁住一切虚空。

    眼前的一切事物,瞬息之间就有了莫大的变化。

    却见那六道漩涡正中央,一位身穿庄严长袍,头戴皇天高冠,面容肃穆,充斥绝伦美感,但却又有着举世无双威严的神女,就此走出。

    她低头俯视着黑牌棋盘,也俯视着被那无限力量完全吞噬的纪夏。

    一道仙气从他身上缭绕而出,缠绕在虚无,璀璨而又惊人的光芒就这样喷涌出来,如同燃烧的世界,遮掩天地,遮掩一切虚空。

    “后土皇地祇!”

    诸多强者纷纷侧目。

    眼前这位神女的尊名,在许久之前,也曾经响彻虚空,落入他们的脑海!

    那时,这尊神女高高在上,曾经以一己之力硬撼无昼天主宰。

    后来后土销声匿迹,无昼天主宰却重回天地。

    许多至强者以为,来历神秘的后土在那场大战中败落,就此陨落。

    可此时此刻……

    后土再度凌驾于天地,出现在那棋盘之中。

    与之前不同的是……

    遥远的太苍上空,一道若隐若现的世界里,海量的仙气从中迸发出来,绽放出绝世光彩。

    难以形容的浩瀚仙气,连接着后土真身,疯狂涌入她的躯体中,也疯狂涌入他身后的那六道道妙漩涡。

    漩涡不断流转,从中隐约可见六种截然不同的大道神明,正在那漩涡中展露光彩。

    后土真身之上,厚重的仙道气息,倘若能够镇压天地。

    “这古老神明,必然来自于其他无上大世界,她绝非诞生于大端罗界!”

    阴君轻声开口,感觉到了自身与后土巨大的差距。

    一旁的雷世元君却微皱眉头:“阴君……你可知道大端罗界历史之悠久,在诸多无上大世界中无出其右!

    你以为区区九亿九千万年,便是大端罗界的全部历史?”

    阴君神色微微怔然,猛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说……这后土也如同道阙天尊一般……”

    阴君不曾继续说下去。

    因为一场旷古的大战已经爆发了。

    那战场之外,无边无际的雷霆压缩到了极限,容纳于每一处空间缝隙之中,化作了恐怖的雷霆牢笼,锁住天地,也锁住了一切。

    一种强横无比的力量,正在支撑着这座雷霆牢笼。

    而后土正一步步走来,身后的六道漩涡就仿佛六道璀璨的太阳,金光闪耀,神圣而又强大。

    虚空寸寸崩裂开来,完全被那六道漩涡笼罩。

    其中涌动出来的仙气实在太过于强大,几乎不可撼动。

    无昼天主宰抬头,远望着缓缓走来的后土,眼神中似有所悟。

    他转头看一下已经被黑白能量吞噬的纪夏,突然间轻笑一声。

    “想要围杀于我,但却忌惮于冥府会就此出手,便想要无声无息,构筑出这一座雷霆牢笼,短暂拦住可能出手的冥府,既而对我出手……”

    “可是结果却不尽如你太初之意。”

    无昼天主宰思量之间,已经猜透事情的始末。

    “你料到了我修为大进,但却不曾料到这一面界始棋盘的存在……”

    “如今,你已无法抽身,这后土也不得不出手,想要保全你的性命,这倒令我……发笑!”

    无昼天主宰身上黑白二气不断膨胀,逐渐化为一座辽阔的宙宇。

    无昼天主宰站在辽阔宙宇正中央,身躯也变得越发庞然,他便有若天尊在世,眼眸开合之间便是一道道规则之气爆发出来。

    “纪夏,你不可能算无遗策,现在你即将陨落,我虽然不知后土和太苍之间的联系,可是……她也即将被埋葬。”

    “倒是这座雷霆牢笼,有些有趣……”

    无昼天主宰在喃喃自语,而他身上的光彩越来越灿烂。

    灿烂光芒汇聚成为一道道神光,涌入那能量肆虐的虚无中。

    那一处虚无之地,正是纪夏被吞噬的所在!

    宏大的能量疯狂冲击,仿佛要搅碎一切。

    其中血色弥漫,一道道人皇血脉流落下来,肆意冲撞。

    漫天的血气就好像点点赤色星光,闪耀在远空中。

    紧接着,纪夏的气息骤然间消散了,一切都变得沉寂起来。

    诸多强者还未曾反应过来。

    就连无昼天主宰都略有些怔然。

    “太初…这便已经陨落了?”

    天梧神皇轻声自问。

    却在转眼间,虚空中的后土神色不变,一股股杀伐之气从神圣中诞生!

    “看来纪夏未死,否则你应该退去,而非对我出手。”

    无昼天主宰瞬时间,神识流动,近乎极限的战力爆发开来。

    天地都好像被融炼到了一处,一道道黑白光芒逸散开来,大风以及雷霆呼啸,散发出滔天的异象,眨眼之间便震动了天地!

    后土高高在上,身上流光溢彩,散发出阵阵的仙雾,看起来异常的神圣而又祥和。

    但是,神圣祥和中却透露着惊人的杀机,那六道漩涡中,六种神圣大道化作一对对眼眸,照耀星光,落在天地间。

    这一刻,后土爆发出来的气息令人心颤,仿佛能够力压天地间无数的强者。

    一种种奇异的仙术光芒万丈和无昼天主宰的神秘棋盘碰撞!

    轰隆隆……

    爆裂的响声传来,其中蕴含着莫大能量,穿透宙宇,也带起了璀璨的符光。

    星河一般的光辉不断闪烁,凛冽万分!

    六道漩涡流淌出截然不同的力量,化作一位位强大而又充斥威势的巨人,降临此地。

    “六道异轮!”

    咚!

    六位无上巨人叩动天地,各自轰向棋盘。

    而后土这超然无奈,如同一位尊贵仙神,衣袂舞,绝世而又出尘!

    一股股强大的神能散发,天地都因此而不断抖动,发出轰隆隆的鸣响之声。

    暴力而又射人的光彩,吞吐着黑白二气,从无昼天主宰身上散发开来。

    “今时今日,我也更进一步,道友,我曾经问过你的来历,你却不语,不知如今我是否能够从世界长河中,或者你曾经存在的宙宇?”

    无昼天主宰蓦然开口,气息惊人。

    他头顶那棋盘不断旋转,虚空顿时紊乱,如同水波一般不断摇动。

    从一个个棋格中,可见一尊尊魔神魔影滔天,爆发出无数大神通!

    那些大神通可怕到了极限,神元便如同繁星点点,坠落于漫天之上。

    和那六尊六道巨人碰撞。

    这些魔神太过强大,和六道巨人硬撼的刹那,整座无垠蛮荒都在震动。

    哪怕是隔着极其遥远的所在,诸多强者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铺天盖地的波动!

    而此时此刻……

    那宙宇深渊之中,太苍大军以及无昼天大军依然碰撞。

    顿时神光冲霄,符文流转,天地四下裂开。

    一场旷古的大战就此爆发。

    这场大战是大破灭以来,最为恐怖的震动。

    大魔神蚩尤一马当先,带领诸多九黎天魔神,悍然飞入星渊之中。

    看似以卵击石……

    但是,他身后诸多太苍强者以及浩瀚如海一般的太苍大军脸上却无丝毫惧色,向前冲杀!

    大战全然爆发。

    后土对阵无昼天主宰,两方大军也就此碰撞。

    天地间,可怕的战争号角依然吹响了,无尽的能量波动横空而过,破碎一切。

    许多强者的注意力,都被这两处战场中的大战吸引……

    可就在此时……

    太苍与无昼天战场的上空,九州神器骤然间出现,紧接着……

    九州神器赫然化作大阵,其中以东皇钟作为核心神器,其他神器不断旋转,流转出神秘能量,涌入其中。

    天地时空中顿时被开辟出一座世界门庭。

    那门庭正中,女娲石悄然乍现,从女娲石中,翠绿生机茫茫而来,与其他九州神器的力量构筑出一座失却之阵。

    刹那间!

    世界门庭被打开,失却之阵正中央,纪夏的身影就此缓缓走出……

    他身躯昂然,屹立在虚无中,身上的威势媲美全盛时期。

    三十三重天穹,因为从女娲始终疯狂流淌出来的生机,而在骤然间重新被构筑出来!

    星空下,他的身上流转着神秘的符号,背后有不朽的光阴在流淌。

    无声无息之间……

    他从棋盘世界中走出,带着超然无上,悄然回归,降临这一座深渊战场!

    声东而击西,才是纪夏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