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农业强国 凌烟阁阁老

第549章 正义不会缺席(2/2)

    很多关注嘉谷的人发现,在这波针对嘉谷的声讨舆论中,嘉谷的应对迟缓了很多。

    以往遇到这样的大事,嘉谷第一时间就召开了发布会。但这次,嘉谷公关部像是隐形了一样,迟迟不见动作。

    这样一来,追求新闻的媒体更来劲了。即使在国内,来自各方的批评和辱骂,仿佛雪崩了似的,狂袭而来。

    如果是太专业的领域,记者还要查资料、问专家,才能写出有点水平的“差评”;但对于普通人都能说出个一二来的“沙漠大开发”,简直是张口全靠编。

    更何况,他们还有外媒和绿和组织的“助攻”。

    国家林业大学的一名教授,刚好在国际著名地学期刊《地球科学评论》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干旱、半干旱地区过度依赖造林:生态恢复中的经验教训》的文章,被外媒扒了出来,作为“鞭尸”的佐证。

    这是一篇比较有代表性的介绍我国植树造林过程的学术文章,里面提到“我国在干旱-半干旱区的沙漠化地区实施的世界上最大的植树造林项目,其实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甚至还会造成相反的效果只有24%的树存活了下来;水土流失的程度在过去30年间也有所扩大……”

    “佐证”一出,外媒直接嗨了你看你看,中国人自己都不认同沙漠开发,嘉谷此举简直是自寻死路。

    国内聪明一点的记者,换了个方向批评道:“在东部,耕地被挤占、被撂荒,无人利用,嘉谷却跑到西北沙漠冒着生态破坏的风险造耕地?”

    还有“国内现在有多少贫困人口啊,将原本能够让千家万户脱贫的钱,用来做注定讨不了好的沙漠开发,这不是劳民伤财吗?”

    这个更加接地气的观点一出,还真的引来了更激烈的讨论。

    在国内,这样的话题,可从来都不缺关注度,更不缺少攻击者。

    想想连载人航天都有人骂“劳民伤财”,就知道这个词在中国的根深蒂固了。

    嘉谷差点被骂成了狗,齐政却是在一边看得挺乐呵的。

    前来汇报的张泽宏翻了个白眼,才说道:“……国家林业大学的曹教授已经发表了声明,他的文章不是反对沙漠治理,而是建议要利用知识去利用自然,因地制宜的实施环境保护、生态改善的工程……”

    说起来,国家林业大学还是嘉谷的合作单位,自然是站嘉谷一方的。但在媒体的断章取义下,反而成了“反对”嘉谷的急先锋。

    果然,为了新闻,脸什么的,对于媒体来说,不存在的。

    “另外,绿和组织又有了动静,他们开始组织志愿者奔赴阿拉鄯沙漠进行抗议……”

    “呵……”齐政听得更乐呵了。

    要说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就是人在家中坐,翔从天上来。

    更恶心的是,扔你翔的人,还一脸正气地声称自己是为了正义。

    齐政眼珠子一转,笑道:“这就有点意思了,这样,我过去镇镇场子。”

    ……

    在首都的绿和组织联络处,从总部而来的克丽丝,正在组织一批大学生,奔赴“抵抗邪恶公司”的最前线。

    她不知道有一尊“大神”正在“前线”等着她,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不,应该是更加高兴。

    绿和组织在中国的成员,多是志愿者。为了搞更大的事情,总部特意派出了精干分子克丽丝,前来组织这一次的抗议活动。

    克丽丝是最虔诚的、最有理想的“原教旨主义者”,将环保主义看作是“压倒一切的正义”。发展?法制?科学?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列。她把原始落后的生存状态理想化,认为保持原始才是高尚的,进而反对一切大型经济开发项目。

    这样的人,在绿和组织里不在少数,甚至说,是中坚力量。

    与其他环保组织相比,绿和组织行动更偏激,更擅长影响舆论悬挂着“绿色和平”旗帜的小船,敢于阻止核试验、阻止倾倒核废料、阻止捕鲸、阻止竭泽而渔的拖网渔船……而这种偏激行动,更能吸引媒体报道,进而达成行动目标。

    这次,克丽丝将“集体抗议”拿到了中国。

    这是绿和组织的拿手好戏。在G7峰会、WTO谈判、欧盟峰会、APEC会议等国际大型会议上,绿和组织的抗议运动如影随形。不仅政府部门,不少跨国巨头,都在绿和的抗议面前不得不妥协。

    内心里,克丽丝是希望中国政府,或者那家叫嘉谷的公司,出手阻挠的。毕竟,有了冲突的活动,才更有冲击性。

    但很遗憾,一直到抗议团队组建完成,并大张旗鼓地奔赴阿拉鄯的时候,都没有遭到任何阻挠。

    车队沿着沙漠公路接近嘉谷沙漠开发基地,在绿洲遥遥可见的时候,停了下来。

    天色有些阴沉,刚好不用被太阳炙烤。克丽丝让所有人都下车,并拿出旗帜和标语,准备列队步行至嘉谷沙漠开发基地前坐车到门口太没气势了,她要先声夺人。

    随队而来的国内外媒体,也纷纷拿出摄像机或照相机,不时地要求调整一下旗帜和标语的位置,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现场闹哄哄,克丽丝却是看着百来号人的队伍,恨恨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在其他国家,绿和组织哪次抗议活动不拉出来上千号人?但在中国,百来号人已经是极致了。

    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游行示威?你别想了,这趟抗议都是以旅游的名义组织起来的。而且,千里迢迢的,想组织再多的人也有心无力了。

    这只是开始!克丽丝这样想着,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挥舞着手臂道:“大家看到没有,违反自然生态的‘人造绿洲’就在前面。我们是代表正义而来的,必须把嘉谷破坏生态的恶劣行径宣传出去,让公众知道开发沙漠是错误的,才有可能进一步阻止他们,阻止生态灾难的蔓延!”

    “说得好!”

    “维护原生态,拒绝人工治理!”

    “挽救沙漠!”

    口哨声,叫好声,仿佛与永不停歇的鼓掌声一样,环绕于身边。年轻的大学生们,兴奋得满脸通红,仿佛正在改变世界。

    克丽丝很满意,一马当先地带着队伍,气势汹汹地向着嘉谷沙漠开发基地逼近。

    “卧槽,那是什么?”队伍里突然传出不和谐的嚎叫。

    “看西边!”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转头一看。

    只见远处西边方向天空昏暗,一片黄尘向这边快速移动,狂风大作,大风夹裹着黄尘,犹如大海波涛,汹涌澎湃,半边天顿时变成了黄色。

    “妈呀,沙尘暴!!!”

    “快回到车里!”

    “快快快!”

    带队的克丽丝目瞪口呆,瞬即反应过来,返身跟着人群跑向车队。

    媒体记者们同样是一片鬼哭狼嚎。

    风沙转瞬即至,所有人连爬带滚的,终于在沙尘暴大部队到来之前,回到了车队。

    狂风携着细纱,沙沙地打在挡风玻璃上。回到车上的人们灰头土脸不算,只觉得连鼻孔和肺里都是灰土了。

    昏天暗地中,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平静下来。

    克丽丝下车,只见不仅车与路都被黄沙覆盖,所有人也都“面目全非”,被吹成“泥人”。

    旗帜和标语什么的,早就消失在漫天黄沙中;有慌忙的媒体记者,连摄像机都不知被埋到哪了。

    抗议团队与记者们面面相觑,然后,“咔嚓”,记者们默默地用相机拍下目光呆滞的抗议者们。

    “克丽丝,我们,还抗议吗?”有人嗫嚅着问道。

    克丽丝咬牙道:“当然要!正义是不会缺席的,我们遭遇的艰难,会让世人更加公允的评价我们的工作……”

    克丽丝一仰头,凌乱如麻的头发一抖,有黄沙抖落。

    无人接话,空气仿佛都凝固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