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农业强国 凌烟阁阁老

第660章 成功的秘诀(3/3)

    嘉谷实验室占据了整整三栋楼。

    生物技术基础仪器平台、分析检测平台、高通量筛选平台、生物制备与中试平台、分子成像与模拟平台、生物与化学合成平台一应俱全。

    尤其是嘉谷实验室的王牌研究所微生物研究所,是按“P4实验室”的标准建设,共分4层。从下至上,底层是污水处理和生命维持系统;二层是核心实验室;二层和三层间的夹层是管道系统;三层是过滤器系统;最上层是空调系统。

    微生物实验室内,所有空气将经过两级高效过滤器处理后进行排放,固体污染物要经过高压灭菌锅处理,液体污染物要经过污水处理设备处理,以确保实验室里的微生物不会泄露。

    以光大环保首席技术专家宋传任为首的各大公司研究员,在陈建章的带领下,首次得以一览声名日盛的嘉谷微生物实验室。

    这个过程并不轻松。

    进入实验室需要耗费大概15到20分钟时间,研究人员两人一组分别进行淋浴、消毒,穿上一次性内衣后,再穿上正压防护服,充入空气后,整个服装会膨胀起来,这种正压防护服头部是透明的充气罩,下端连接着一条蓝色的呼吸带,呼吸带另一端则悬挂连接在屋顶的管道上,穿着防护服的实验人员就像太空人一样。呼吸带会向防护服内提供新鲜呼吸空气,如此,研究人员能在防护服内循环呼吸。

    宋传任不由得为之咋舌:“你们这规格,未免太高了吧?”

    陈建章耸耸肩:“我们开展的微生物项目太多,不少是有较强毒性的,安全上再重视也不为过。”

    他没有说的是,这也是齐政的强烈要求。

    齐政也没办法,这可是布设有“九转涅槃阵”的地儿,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在他的主导下运行,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要是变异出什么致命细菌,没有做好防护的话,那乐子就大了。在不差钱的情况下,当然是有多高标准就按多高标准建设。

    而落在参观的研究员眼里,就是嘉谷实验室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壕”无人性。

    “你看,那是X-ray射线单晶衍射仪吧?啧啧啧……”

    “好用吗?”

    “好用,能不好用吗?国内不少省份,都还没有一台这样的设备,是稀缺的实验仪器……”

    “还不止,你看到他们用的试剂耗材了吗?伯乐、爱博才思、贝克曼、赛默飞世尔等世界500强生物企业的产品都没少见,太壕了!”

    价值不菲的高端实验器材,让参观团不由自主驻步。

    宋传任也笑道:“陈教授,你们这实验条件,我也是眼馋的很啊。”

    “哈哈哈,你如果真眼馋,欢迎加入我们实验室。”陈建章毫不客气地举起挖墙脚的锄头。

    有那么几秒,宋传任真的心动了。

    所谓的顶级实验室,往往都是奢华级实验室,最好的仪器,最好的耗材,才能做业内最好的实验。

    越是对科研追求高的研究员,对实验条件越是在意。

    不是说不好的器材就做不出成果,但越好的仪器和越好的耗材,自然意味着更准确的结果和更小的误差,许多在普通实验室难度不菲的实验,在高级实验室里就如搭积木一般。

    嘉谷实验室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嘉谷实验室是嘉谷体系中唯一一个只追求最好,不考虑“国货优先”的单位。

    而这样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陈建章去其他研究所挖人,见面都不说话,先递几张实验室的照片过去,再说什么都好谈了。

    当然,现在除非是大牛,否则很少劳动陈建章亲自去挖墙脚了。

    时至今日,嘉谷实验室的普通研究人员,在国内也是难得的学术精英了。近几年直接招收刚毕业的学生,其履历和大学成绩能闪瞎一房间的氪金狗眼,全国竞赛的高分成绩、全国奖学金或者高影响因子的论文都只是开胃菜……

    无论媒体如何贬低中国的大学教育,哪怕有90%的学生在大学是不学习的,仍有10%的学生是认真学习的。任何一名学生想要拔得头筹,仍然少不了残酷的竞争。本科之上,基本都是面对拔尖的10%甚至5%的学生的。

    对现在的嘉谷实验室来说,能在毕业之初就加入的学生,各方面的条件都必须是拔尖的,基本上,大部分学校的毕业生的履历都必须是最漂亮的10%才有面试的机会,缺少名师和优良教学设备的学校学生,基本已经很难进入嘉谷实验室的门了。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嘉谷实验室成果斐然,地位日益升高,以后加入嘉谷实验室的难度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但是,相比国内的研究所,嘉谷实验室的经费投入也要大得多。当其他研究机构还在以工资福利吸引新人时,嘉谷实验室已经开始凭借奢华的、烧钱似的实验条件吸引人才了。

    对此,参观团也只能羡慕嫉妒恨。

    而在对着顶级的实验器材流口水之余,宋传任敏锐地发现了嘉谷实验室另外一个特点研究人员专注无比。

    允许参观的实验室内,无论是年轻的研究员还是年长的研究员,都在埋头做实验,一伙人在外面参观,愣是没有吸引到一个眼球。宋传任仔细观察了,这不是在做戏,他们是真的全神贯注投入到实验中去。

    而且这不是一人两人,而是全体如此。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宋传任惊叹道。

    “这么好的设备,这么好的条件,不抓紧时间做研究做实验,那不是造孽吗?”陈建章习以为常地说道。

    宋传任哑然。

    想想,居然还特么挺有道理。

    实验狗的悲催你想象不到,实验狗的快乐你也想象不到。但毫无疑问,嘉谷研究员是快乐的。看看他们的操作是那么的标准,他们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他们的脸庞是那么的帅气……打住!

    宋传任摇摇头,将自己从入神的状态抽离出来,有点不自然的道:“这种感染力,真的是惊人啊!”

    “可不是。”陈建章得意地笑道:“在这种氛围下,我们的研究员恨不得每周工作120个小时,如果不是强制休息,他们做起研究来根本不分日夜黑白。你不知道,我们的齐董,最怕的就是研究员会过劳死……”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这种所谓的“感染力”,归根到底是“万念归一阵”的作用。

    “万念归一阵”能让研究人员只要将注意力集中在实验中,就真的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这样的结果是研究效率极其恐怖,但副作用就是一个不留神,研究员可能会过劳死。

    齐政能怎么办?他只能为实验室配置最完善的后勤团队,专门服务于研究人员的日常生活。

    “你们成果频出的秘诀,在这里啊。”宋传任近乎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不用多看,他已经觉得,嘉谷不成功,简直是没天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