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农业强国 凌烟阁阁老

第706章 小麦之变局(二合一)

    “boss,这是易拼的黑枸杞项目规划。项目种植黑果枸杞15万亩,其中核心试验基地1万亩,标准化示范区4万亩,辐射带动区10万亩。项目总投资为5亿元,其中易拼自筹9000万,争取农业发展银行贴息贷款2亿元,申请财政补助和其他建设资金2.1亿元,着力运作打造肃省黑枸杞产业,肃省方面也制定了特色产业发展相关优惠政策……”

    在董事长办公室,齐政在翻阅着文件,为了降低他的工作量,总助魏明一边整理批复的文件一边在口头上汇报。

    “我们派驻易拼的农研队伍安排好了没有?”齐政头也不抬地问道。

    这次易拼的黑枸杞产业“扶贫”,齐政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多多少少会给它开点金手指。

    嘉谷毕竟不是无条件支持易拼的“亲爹”,已经提供了技术和指导团队,甚至连学习对象都有了,如果易拼还是立不住,也别指望后续能挑更重的担子。

    而且易拼也不是一点金手指的光环都没有沾到,黑枸杞苗子毕竟是从嘉谷育种基地订购的,而嘉谷的每一个育种基地,都被灵气环绕。经过灵气涤体的苗子,就没有差的。

    “都安排好了。我们的农研队伍、培训团队,易拼的工作组,以及加工厂的团队同步进驻。闫总在向佳蓝果业取经后,整个黑枸杞产业的上游在升级,而且也引导之前与上游仅有弱联接的产业链中游升级,苗子刚种下,加工厂和易拼平台就已经提前预定了黑枸杞产能。如无意外,一个产、销、研、加工一体化的现代化农业产业示范项目,正在快速成型。”魏明语速极快但吐字清晰地汇报道。

    齐政在一份文件上签名,微微点头:“易拼的B轮融资进行得怎么样?”

    魏明言简意赅:“还在谈判中,但从目前的接触和谈判进度看,最有可能领投B轮融资的,是腾讯产业投资基金。”

    齐政“唔”了一声,倒是并不意外。

    易拼说到底,就是社交电商的打法。在这个主流电商单位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时代,崛起初期的易拼最重要的是以较低的单位获客成本,获得更多的用户。

    没有比拥有几亿用户数量的微信,更适合成为易拼的导流神器的了。有了微信的“加持”,易拼的拼团和分享简直是再无阻碍。

    就算是齐政,也会优先选择与那只企鹅合作。

    不是没有VC资本开出更高的价位,但VC资本最希望做的,就是尽可能快的像KFC催熟白羽鸡一样催熟企业,进而拉升估值快速找到新的接盘侠脱手。而BAT本身是从企业做起,比VC更容易与企业乘坐一条船,而不是短视。

    有了嘉谷在硬条件上的支持,又选择了站队大企鹅,短期内,易拼算是不需要齐政投注更多目光了。

    魏明轻车熟路地将易拼的资料装进蓝色文件袋里,代表着“对其处理无异议,但需保持一定关注”。

    “俄远东发展部部长特鲁特涅夫透过嘉谷远东分部发来邀请,希望与嘉谷进一步加强商业合作。”魏明又打开一份文件。

    齐政狐疑地抬起头,问道:“加强哪方面的合作?”

    魏明快速打开附属的信息部补充资料,目光扫过,道:“信息部探明,俄方希望嘉谷帮助推动更高程度的中俄农业经贸合作,譬如取消对俄的小麦进口禁令。”

    “为什么不通过官方接触提出来?”

    “俄方已经提出来了,但可能觉得官方不够积极。他们自然希望嘉谷通过私人渠道,代为居中联络并推进。”魏明严肃道。

    齐政摩挲着下巴,思忖起来。

    今年3月,克里米亚事件发生后,俄罗斯不出意料开始受到了西方的经济制裁。俄方金融、能源和军事领域受到的制裁限制尤其大。

    老毛子家嘛,除了资源剩下的还是资源,石油行业受制裁影响最严重,农业和食品行业就成为了受益者毛子家疯狂出口的大宗商品不仅是石油,还有粮食,尤其是小麦。而在俄当局实施了食品禁运作为反制裁措施的背景下,其正做一切努力提高谷物出口,譬如小麦出口零关税,譬如强烈主张加强与亚洲的联系。

    与西方关系的恶化,外国直接投资形式的融资也变得稀缺,让开发中的远东区更加依赖嘉谷。现阶段嘉谷与俄远东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蜜月期”。

    那么,要不要应下俄方请求呢?

    国内于1996年对俄罗斯小麦设置进口禁令,当时检疫机关在俄罗斯小麦中发现了印度腥黑穗病痕迹。这种真菌是国家规定的一类危险性病害,可在土壤中存活多年,一旦传入将难以根除。

    按说这么多年了,取消禁令也说得过去了。

    从利益角度考虑,似乎也并非无利可图。

    齐政知道,未来几年,在国际小麦市场上,俄罗斯正取代美国和欧盟,成为新一代领导者。这个国家正忙于夺回其在沙皇统治时期的世界小麦出口“霸主”地位。

    而且,卢布暴贬、俄罗斯国内有限的存储空间,使得大部分俄罗斯农作物在收割之后不久便被出售,进一步压低了出口价格廉价的原材料,无人不爱。

    但正式因为如此,齐政最后摇头道:“让俄方与官方谈好了,我们不趟这塘浑水,嘉谷也没有必要借此为自己捞取什么政治资本。”

    小麦不同于大豆。

    大豆没有配额管理,在国内需求增加、土地有限的背景下,为了保障对食用油和饲料蛋白的有效供给,嘉谷愿意到远东大手笔投资,并推动俄方大豆进口。

    但小麦关系主粮安全,国家肯定是有全盘考虑的,嘉谷贸然插进去,没准还出力不讨好。

    “就这么拒绝,不怕得罪了俄方吗?”魏明不禁提醒了一句。

    齐政却毫不犹豫:“中俄合作,现在最迫切的是俄方。就凭嘉谷的远东的投资,我们拒绝也就拒绝了,他们最多也就失望一下,谈不上得罪不得罪的。”

    魏明悄悄抬头看齐政,只觉得高山仰止。

    嘉谷在远东的影响力不小,国内不少人都知道。不过,影响力大到什么程度,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魏明也是成为董事长首席助理后,接触到很多保密程度极高的资料,才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

    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出俄远东的出路,在于深化东北-远东合作。

    当然,能看到是一回事,敢这样想的人可并不多,敢这样做的人更少。

    无论怎么落后,俄远东可是一块数百万平方公里的环境绝对不算宜人的地区,开发风险之大自不用说,涉足这样的开拓,没有一点魄力,那是沾都不能沾的。

    但嘉谷不但沾了,还深度融合进去了。

    嘉谷已经成为远东地区第一大外资商,其主导的大豆产业,还带动了国内涉及物流运输、农业加工、基建、旅游业等多个领域的对俄投资,不断扩大远东地区的开放范围。

    同时,与国内东北地区的“大豆振兴计划”遥相呼应,悄悄改善了东北地区的营商环境,让“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困局都松动了。

    甭管嘉谷在远东是如何与利益集团“沆瀣一气”,但一家私企,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两大区域的经济局势,想想都觉得梦幻。

    “说起小麦,我记得今年嘉谷的优质小麦种植面积,应该是90多万亩吧。”齐政想了想,转头问道。

    齐政的问题,将魏明从景仰中拽了出来。

    魏明猛然惊醒,下意识道:“对,嘉谷自种优质小麦共96万亩,其中优质强筋小麦面积64万亩,优质弱筋小麦面积32万亩……”

    从绝对数量来看,嘉谷的小麦种植面积,真的连水稻种植面积的零头都不到。

    但不能这么算的。

    整体上,国内的小麦是一个供大于求的状况,说完全自给自足似乎没有问题。

    但在我国小麦的主产区,还是以普通小麦种植为主。优质小麦在我国一直以来都是紧缺的,主要是优质小麦种植要求严格,田间管理缺乏专业管理人员和技术水平。再者,优质小麦的种植成本相对较高,对种植规模很小的个体种植户来说,很难坚持种植优质小麦。

    小麦的品质在所有作物里是最复杂,做面包的、做饼干的、做面条的、做馒头的对品质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对国内的小麦产业来说,产业结构调整就是要种植优质的强筋麦,或者优质的弱筋麦强筋麦除了做优质面包之外,和普通的麦子搭配还可以做很好的面条、很好的水饺或者是很好的馒头。

    别看嘉谷种的少,但在优质小麦市场,分量已然不轻。

    “收获的小麦上市了吧,市场反应如何?”齐政看了一眼魏明。

    下足功夫的魏明都不用翻看资料,张口就来:“这一批优质小麦,有一半以原料形式投放市场,以观市场接受度。结果,无意中还推动优质小麦价格来了一波迅猛的上涨。”

    齐政愣了一下:“这怎么说?”

    “大概是我们的名声在外,一些企业甚至不惜高价抢购我们投放市场的小麦,使得小麦成交价高出市场正常价格每吨数百元。原本嘛,相对于普通小麦而言,优质小麦这两年的价格表现一直较为坚挺,这么一抢购,优麦的价格不就狂涨了一波?”

    齐政呵呵一笑,道:“现在呢?”

    “现在倒是回归了正常,不过,明显可以看出,后续的影响不小。年初为争抢进口小麦份额,不惜冒风险拿到进口配额的部分制粉企业,已有把小麦进口配额做退单处理的想法。”魏明回答道。

    齐政有所明了,笑道:“是怕被我们的产能影响市场?”

    “看起来是的。”

    说实话,魏明对于这样的市场反应,有种莫名的满意。

    看似嘉谷没有多少存在感的小麦市场又怎样,嘉谷一出手,还不是差点被吓尿了。

    近100万亩优质小麦是什么概念?毫不客气的说,这能满足全中国至少10%的优质小麦需求。

    但因为这10%的需求,又让多少为争抢进口配额而疯狂、任性抢拍的制粉企业感到无奈与尴尬?

    这就是威慑力!

    魏明曾经以为,这种威慑力只是存在于互联网层面上的。

    互联网的头部企业,都是妥妥的超级公司,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曾经创业者绕不过的问题是BAT抄袭你怎么办,现在绕不过的问题是BAT不投你怎么办,都是这种威慑力的具体表现。

    之所以马太效应在互联网的表现尤为突出,是因为在互联网领域,一步领先步步领先。说得严重点,互联网行业本身就是高度垄断化的行业,老二非死不可。

    但在粮油领域,这种“马太效应”并不算明显老大固然强大,老二也能有滋有味地活着。

    不过,嘉谷打破了这种界限。

    市场对于嘉谷不过百万亩小麦的反应放大,唯一的解释,就是谁都认为,嘉谷进场了,市场格局必将重新洗牌。

    最明显的就是直接竞争对手的反应了。

    魏明继续汇报道:“大概也是受此影响,国粮、益海嘉里,包括五得利等大制粉企业,都开始开展优质麦产业化运营的工作,与麦农组成优质麦产业联合体,纷纷圈起地来。”

    齐政不由坐直了身子,问:“圈地?”

    “对,在冀省、鲁省、豫省,成片成片的优质小麦基地被划分了出来……”

    要知道,专用型小麦的种植有较为严格的环境要求。首先,种植地就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国内仅有部分种植区适宜广泛种植优质麦种。如冀省,是全国小麦主产省之一,同时也是强筋小麦的优势产区。其地理位置、气候特征,适宜优质强筋小麦的生长,能够保证更高产量。

    当抢占粮源演变为了真正的“圈地”,齐政也不由得喃喃道:“这真的是小麦之大变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