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想受欢迎啊 朱雀行空

第五百零二章 换个地方继续 【新的一月求波全订】

    除了陈川,陆美娇,杨嘉祺,再就是张俊义,他未婚妻绾绾,以及向梨花三个。

    六人一起进了院里。

    陆美娇笑说:“今天中午咱们好好吃喝,不醉不回,咱们六个都是年轻人,都不要客气,我做东,尽情开怀。”

    到了包房坐好,大家开始点菜。

    陈川注意到他二表姐向梨花身旁的爱马仕包装袋以及江诗丹顿的包装盒。

    向梨花也有些无奈的笑笑,趁陆美娇出去的工夫,小声说:“这两样是美娇硬要送我的,我没敢要。”

    “为什么送?”陈川拿起来看看,都是正品。

    向梨花摇摇头:“美娇还没说,反正我是不敢收。”

    杨嘉祺自己的包就是爱马仕的,戴的手表是焚克雅宝的情人桥镶钻,公价150多万,所以,她也看到了桌上的两样奢侈品,但是没什么感觉的样子。

    但张俊义和绾绾可不是有钱的,尤其是绾绾,注意到20万的爱马仕,不禁多看了一眼。

    绾绾好奇问:“刚才那位陆姐这么有钱吗?送给舍友这么贵的礼物?”

    向梨花道:“美娇家里有三和集团的股份,而且还有自己的机电公司。”

    “三和啊,久仰大名。”绾绾点着头,又看向陈川,以及一旁的杨嘉祺,说,“陈川,你是俊义的同学啊,这么巧,那前几日在OG主场看比赛,还见过你呢。你当时和我握手,手劲还蛮大的,给我都捏疼了,我印象深刻。”

    陈川笑了笑。

    张俊义道:“你俩认识啊?”

    “前几天在比赛现场,我是主持,他是幸运观众。”绾绾道。

    “那还蛮巧哩。”张俊义道,“以前上学时,也不知道陈川有钱,现在毕业了,他开上DBS了,令我无比惊讶。”

    这时,陆美娇回来了,端了一盘青枣。

    原来,这院里栽了一颗数百年的枣树,2月份正好是青枣结枣,她去摘了一些,用井水洗了。

    “这枣很脆甜,我去打了一点,大家吃。”陆美娇道。

    随即,众人开始吃枣,聊天,火锅上来了,又一起吃火锅,喝酒。

    酒是伊甘酒庄的贵腐酒,价格在7900元一瓶,上了四瓶。

    这酒陈川自己也买过喝过,酒体金黄,口感甜润。

    川味的香辣火锅搭配甜口的贵腐酒,正好配的起来。

    六人围坐在火锅前,看着锅内红油咕噜咕噜,旁边是蘸满川蜀特制酱料的牛肉片、毛肚、黄喉和鸭肠,再配上香油蒜泥的味碟。

    吃一口香辣的火锅,搭配凉凉的酒液,刚刚好除掉口腔中的辛辣感,较低的酒精度营造出一种恰到好处的微醺,现场是一派和谐与淋漓畅汗相融的场景。

    酒过三巡之后。

    这六人里,酒量最不济的要数张俊义,几杯酒下肚,已经醉醺醺。

    陆美娇也没有遮掩,直接就提起电单车的事,说她家有机电公司,是生产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的。

    “实不相瞒,你们公司的5亿订单的招标会,我们家也去参加了。我们可以提供更低的价格,更优质的产品。”陆美娇说,“我们的机电厂是三和旗下的子品牌,在蓉城附近也算龙头。”

    无论是杨嘉祺还是二表姐都知道陈川有钱,但是不知道是多么有钱。

    现在听到谈论5亿订单,得知陈川的公司要花5个亿订制10万辆电单车投放市场,都还蛮诧异的。

    尤其是杨嘉祺,心里感叹,原来陈川真的是动辄就能给出几亿的人物。

    陆美娇早有准备,拿了一份资料,递给陈川。

    现在这些年轻人做事都讲究直接,不像那些老一辈,先吃饭喝酒,不谈正事,吃好喝好之后,再出去玩玩,玩好之后顺便把正事敲定。

    陈川接了资料翻了翻,这种资料这些天收到过不少,上面有厂子的简介,以及生产案例。

    陆家的厂子,注册资金5000万,也算是个老牌机电厂,在蓉城这边是数得着的。

    但放眼全国,这种厂子却是多得是。

    陈川不是专业人士,,不懂这些电单车的门道。对于业外人士来说,最简单直接行之有效的方法是随大流,找全国的龙头企业生产,市场上占份额最大的三巨头找的是什么厂家,他也跟着找就没错了。

    所以,陈川没有立刻表态。

    杨嘉祺说:“我相信,如果是500万的生意,哪怕是5000万,以陈川的性格,也会给朋友个面子,定了这事。但5亿可不是小数目,即便大家是朋友,厂子各方面的实力还是要经过调研的。”

    “对对,你说的有理。”陆美娇笑道。

    恰逢杨嘉祺也多喝了几杯,感觉有些晕,说要出去走走,透透气,陈川便陪她一起。

    陆美娇也没纠缠,笑说:“那快陪你这位和杨嘉祺有几分相似的小女友出去走一走,运动一下,我们等你们回来。”

    杨嘉祺偷偷一笑,看了陈川一眼。

    等两人出了包间,杨嘉祺小声说:“还是被人认出了几分相似,就是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真的认出是我。”

    这也正常,毕竟化妆术不是“易容术”,虽说,和“易容术”也差不多了。

    但像杨嘉祺这种有一些自己特点的天然美女,再怎么化,也难以掩饰她顾盼之间的灵气和秀气,这是她的个人特质。

    两人走在这片古宅里。

    这火锅馆也是旧时候的高门大宅改的,到处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风景不俗。

    杨嘉祺直言,这几日被陈川撩的火热,刚才饮了几杯酒现在内里更热,在加上明天就要开工,小假期结束,所以,她撒着娇把陈川拉到假山里的角落。

    包间里。

    张俊义酒量太差,趴在桌上打着酣,小睡起来。

    向梨花,陆美娇和绾绾聊着天说着话。

    结果,话说了半天,左等右等不见陈川两人回来。

    “他俩……干嘛去了?”向梨花问。

    “这大院里,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小桥流水,弯弯绕绕曲径通幽的地方不少,两人估计不知道逛到哪里去了,搞不好迷路了也有可能。”陆美娇道。

    “也有可能不是迷路,而是沉迷在路边的美景里了呢。”绾绾说。

    “也是这迷路也迷的也够久了,两个多小时了吧?”陆美娇看看腕表。

    这时,绾绾的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

    “嗯?聚会?今晚?不行……我在和朋友聚呢,已经喝了一些了,就不去了。何总,林总都在?唐少也在?那我也不去,点名我也不去……真不去了。”

    绾绾拿着电话,说了几句挂掉。

    陆美娇一笑:“你这么漂亮,他们聚会肯定都喜欢叫你过去。对了,你在哪里上班,收入怎么样?”

    “我在东郊记忆的,在一个比赛现场做主持,工资不算高,每月到手6000+,但是活倒是不累,就是应酬有点多,烦。”绾绾道。

    “开直播了吗?”

    “没开,想开……但是不会播。”绾绾道,“陆姐要提携我么?我自己有数,除了长得好看,其他也不会什么。”

    陆美娇道:“其实我家的情况不容乐观,因为某些原因,临近破产,所以现在也帮不到你。唯一能救我家的方法便是拿下陈川的这个5亿订单。”

    “破产?这么严重?”绾绾吃惊。

    陆美娇点了点。

    向梨花一言不发,因为她也不知道美娇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是半真半假在打同情牌。

    陆美娇开了条件,直接说:“谁能帮我拿下陈川的5亿订单,我给她500万元现金回报。往正常了说,算是业务员提成吧,你俩有兴趣都可以帮我试试。”

    向梨花极其尴尬的笑笑:“我应该没那本事,我只是他众多表姐里的一个而已,还在他家火锅店打工呢,我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分量。所以美娇,你送我这爱马仕和江诗丹顿,我不要,你拿回去吧,你送了也是白送,我帮不到你啊。”

    “这是两码事,包和表是我作为同学给你的新年礼物,这个跟5亿订单没关系的,你别搞混。”陆美娇道。

    陆美娇又看了看绾绾,问:“绾绾,你想试试么?你和陈川是一个大学的校友,你又是他的学姐,而且你还这么漂亮。算是我找你做我们公司的兼职业务员,如果能签到这个单,给你万分之一的提成,也就是500万现金。你想,以你现在上班的工资,挣多少钱能挣到500万呢?五十年?一百年?”

    绾绾哭笑:“陆姐,您真是看得起我,我哪有那个本事签到这个单。我若那么有能耐,就不用拿月薪6000啦。而且我看陈川,也不像是能容易被说通的人。”

    陆美娇看着绾绾的手腕,笑说:“你这手腕纤细皓白,非常漂亮,我这里有个还没戴过的手链,你戴应该合适。”

    说着,陆美娇拿过包包里,打开,取出一个细长的黑盒。

    黑盒里是一根白金手链,上面镶嵌着三块宝石。

    “宝格丽的白金手链?太贵重了,我可不要。”绾绾立刻摇头。

    “两三万的东西,也不贵。戴上看看。”陆美娇已经取了出来,给她戴上。

    向梨花也道:“是很漂亮,跟绾绾雪白的肌肤很配。”

    绾绾摘了下来,还回去道:“是漂亮,等我以后挣钱了,自己买吧,谢谢陆姐的好意。”

    “没事,你不要姐姐也不会硬塞给你。”陆美娇说着,收了起来。

    绾绾的目光看着手链,重新放回盒子里。

    一旁,张俊义依然在睡觉。

    陆美娇给打了个电话,叫了一辆车来,把张俊义送回家去好好睡。

    张俊义迷糊之间醒来,见绾绾和陆美娇向梨花正聊得开心,也没打扰,放心的坐车回家休息去了。

    陆美娇道:“一会儿带你们去玩,你们喜欢去酒吧还是去唱歌?”

    “唱歌。”

    “唱歌吧,酒吧太闹了。”

    两人一致道。

    这顿饭,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吃到一点半,陈川和杨嘉祺出去了。

    张俊义回家睡觉了。

    陆美娇三人在包间里说说笑笑聊着天,让服务员来重新换了锅底,慢慢吃着小火锅。

    又直到下午五点钟,陈川和杨嘉祺才从外面回来。

    陆美娇笑说:“若不是见你们有东西还在这,都以为你俩已经走了,这是去哪玩啦,看把小妹玩的满头汗。”

    绾绾也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道:“是哦,整整去了四个小时,这边这么好玩吗?能玩这么久?”

    陈川坐下,大口喝了两杯水。

    杨嘉祺也喝了一杯,笑回道:“嗯,是很好玩,但也没想到能玩这么久,时间不顶用。”

    几人一起笑了笑。

    随后,陆美娇提议换地方。

    但杨嘉祺没跟着去,因为一来,刚才游玩了四个小时,实在是累的没有力气,二来她明天就要开工了,这一开工,就要同时跑好几个片场,忙得要死,所以现在得回公寓好好休息。

    陆美娇又叫来一辆车,是她家的司机,嘱咐把杨嘉祺送回公寓。

    杨嘉祺走之前抱着陈川亲了下,笑说:“我走啦大宝贝,你们好好玩吧。”

    陈川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不得不说,原本极美,且笑起来就好看的杨嘉祺,在经过系统加持的【微笑暴击】后,这一笑更是惊艳,杂糅了几多风情在这轻轻一笑里。

    陆美娇三个女生也看的一呆。

    很多时候路人美女的颜值不比明星差,但明星能火,特别是一线明星,在表情管理和气质上都有独到之处。

    在杨嘉祺走着后。

    陆美娇对陈川道:“你这小女友有明星气质,像是少女版杨嘉祺。”

    陈川只是点头,没说什么。

    四人从院里出来,分乘了两辆车,前往一个叫塞纳之夜的会所。

    陈川虽然喝了酒,但是已用醒酒丹将酒精分解完毕。

    他开着车,副驾上坐的是绾绾。

    陆美娇和表姐则在卡宴上,而且是叫了司机来开车。

    绾绾原本也要坐卡宴的,但是她听到陈川说要自己开车,便觉得不放心,就在副驾上照看一下。

    冬季天黑的快,下午五点钟,再加上天突然开始下小雨,到处已经朦朦胧胧,不可见人。

    再加上春节后复工潮,导致路上车辆变多,所以堵车比较严重。

    车子龟速行驶了一阵,又走不动了,雨水淋在车顶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陈川把车窗落下一点来透气,此起彼伏的鸣笛声传来。

    车里比较安静,没有放歌,也没人说话。

    除了雨声,鸣笛声,再就是DBS的V12发动机的嗡鸣。

    “你第一次来蓉城吧?”绾绾开口问。

    “嗯。”

    “喜欢这里吗?嘶……”

    “还行。”

    陈川听到她轻轻吸气的声音,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面色苍白,手放在小腹前,轻轻蹙着眉头,抿着嘴唇。

    “你怎么了?”陈川问。

    她一笑说:“应该是多喝了两杯酒,没什么事。”

    说完,她的额头渗出一点细密的汗珠。

    陈川恍然明白,在健康感应徽章里,得知她有钛类自主神经系统症候(五级),也就是痛经的症状,而且从疼痛程度来说,是属于最高级的那类。

    也就是说,她现在在经受着跟生孩子一样的痛楚。

    怪不得她路上就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身子频繁翻动,想必是疼得厉害。

    “去医院还是?”陈川关系道。

    “不用,不是什么大问题,每月总有这么几天,你懂的。只是今天喝了酒,要更疼一些,忍一忍就好了。”她道。

    虽然说有一种说法是喝一点红酒对女人痛经有好处,但是贵腐酒可不是普通红酒,而是用附着于葡萄皮上一种被称之为“贵腐霉”的霉菌酿制而成。

    “喝烫水管用吗?”陈川问。

    虽然这么问,但是现在被堵在路上,前后都有车,也没有热水。

    绾绾摇了摇头,揉着肚子,道:“喝烫水没管用,揉一揉会好一些,但我现在疼的用不上力气。要揉的重一点才管用。”

    陈川道:“那我打电话陆美娇,问问她的车离这有多远,你到她车上去,让她给你揉一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