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想受欢迎啊 朱雀行空

第七百六十二章 八百万·把事办了

    张依问:“你有这么多财富,身体也好,长得也好,你还有烦心事?”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看夕阳呢?在富豪的眼里,人间处处是美景,夕阳有什么特别好看的?看夕阳那是普通文艺青年才干的事,你指定是心里有事。”张依靠在陈川怀里,给他捏着肩膀,道。

    陈川问道:“你邻居家的民宿,最近几天怎么不开业了?”

    “不知道,家里没人,出远门了?旅游去了?”张依道,“阿雨的老公特别有钱,可能又是出钱然他们家旅游去了吧。”

    “你和阿雨关系近么?”陈川问。

    “嗯,我俩一般大,从小就是玩伴,一起吃,一起玩,一起逛街,放学一起做作业,一起看剧,一起旅行。后来,两家大人闹矛盾,我俩也没什么来往了。再后来,她考进北影,我去了普通学校,关系就更淡了。今年3月份她结婚了,都没有请我,我当时还郁闷了一阵,什么友情,什么青梅竹马的小伙伴,都是虚的。”张依道,“后来知道她老公又帅又有钱,我还嫉妒了好久,心想……自己也不差,身高还比她高呢,咋就没遇到真心待我的又帅又有钱的老公呢?”

    张依拿着一杯奶茶,吮吸着喝,这是度假村里奶茶店的产品,味道还不错的。她吸起来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不可否认,这妹子很会吸,吸吸停停那种节奏把握得很好。

    陈川漂浮在温泉里,感觉妹子的发质很不错,属于黑长直。还是齐刘海发型,不愧是王甜雨的邻居,两人发型差不多,这年头,敢留这个发型的都是真美女,视觉上,看上去像高中生。

    ……

    【管家团队】进行了招标,再招7家施工单位来【华山镇】建设。

    最后根据报价,施工案例,资质进行筛选。

    陈川收到许多建筑公司老板的邀约,但都推了。

    一家名叫【和盛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板,姓范,范老板。

    范老板是最有韧劲的那个,甚至在度假村门口堵陈川。

    陈川被他堵了两次。

    范老板委婉暗示和明示,说他有个漂亮女儿,20岁出头,和陈川都是年轻人,应该会有共同话题。

    陈川表示没兴趣……

    范老板又找到【管家团队】里的萧主管,萧影。

    萧影是海琴人,去一开始就跟着陈川,她原本是【天星车行】的财务,后来被赏识,步步高升,直到进入【天龙集团】的调查A组。她是西安交大工商管理毕业,对数字有着天生的直觉。

    “萧主管,一点小意思,您拿着去买两件衣服……”范老板趁无人的时候,塞给萧影一张银行卡,并做了一个“八”的手势。

    八……是暗示卡里的数字。

    可能是八万。

    可能是八十万。

    也可能是八百万。

    按照【华山镇】这个项目的体量来看,八万拿不出手,八十万也拿不出手,因为一旦中标进场,起步就是3个亿的工程量。一个建筑公司利润率不高,从10%到20%。

    如果管理科学有效,差不多能到15%。

    所以,这工程一旦接了,就是4500万的纯利润进账。最低也是3000万。

    如果干得好,继续给工程,给到5亿,8亿,10亿的工程量,那利润还得翻倍,干好了就是一个小目标到手。

    萧影把卡退回去,道:“这个不行,范总,您收回去。”

    范老板道:“萧主管是海琴人吧?你们那边房价两万五?那这至少能让萧主管买一套两百平的房子,顺便再买辆好车,还能有剩余。我们和盛达是脚踏实地做工程的,施工质量您完全放心……”

    萧影听懂了,这卡里是八百万。

    她一个月工资是3万,一年16个月工资,但新年的时候,陈川还给了她一张30万的购物卡,所以,她为陈川工作了9个月,拿到了差不多70万元。平均月入8万。所以……她工作很卖力,把【天龙集团】当做自己的家。并且,在去年的【天星车行】团建活动时,她还扮演过陈川的女儿。

    女儿怎么能做对不起爸爸的事。

    “这卡我肯定不要。咱们有专门的评标委员会,咱们按照竞标流程来就好了,范总。”萧影义正言辞道,“你别跑啊!”

    范老板扭头就跑,留下一句,“密码是今天的日期。”

    萧影无奈的笑笑,这种事,她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在【天龙集团】身居高位,上下游的利益方,都有找她。

    萧影有理由相信,不光是她被找过,其他高管,也可能都被找过。

    但是不管别人怎么处理,她是不会要这钱。

    虽然……她家庭挺困难,父亲种地,母亲身体差不能工作,八百万可以让她家过上好日子。

    但是……“我怎么能做对不起爸爸的事呢?”萧影这样告诉自己。

    她站在【华山镇度假村】门口。

    一行人走过来,正是老板陈川。

    萧影连忙把手里的银行卡装进裤兜里。

    “爸……老板。”萧影看着陈川带人走进,挺直腰杆打招呼。

    陈川没看她,而是看着度假村前厅大堂的地面,道:“这地擦得干净,一尘不染,谁负责的?”

    “回陈总,这里是张副总每天都来检查。”大堂副理回答道。

    “张副总呢。”陈川问。

    “在这,在这!”张奎闻讯,拄着拐从远处跑来,“陈总,下午好!”

    陈川一笑:“老张,工作做得不错,这里给你……3万元额外奖励,你去财务领钱吧。全体员工,要像张副总学习。”

    呱唧呱唧!

    周围一圈人微笑着,看着张奎鼓掌。

    张奎一呆,随即眉开眼笑,被当众表扬以及发钱的舒爽,让他从头爽到脚。除了两年前的结婚纪念日那天,他老婆从网上买了一身渔网袜换上那次……他是好久没这么舒爽过了。

    “谢,谢,谢谢陈总!我会加倍努力,给公司服务!”张奎立正大声道。

    不可否认,在公司这种群体中,精神嘉奖带来的愉悦感,不比物质嘉奖差,更不用说,既有精神又有物质。3万元,也不是小数目。

    陈川看看大堂内的一票员工,道:“仪容仪表干净得体,都很有精神,这一块抓得不错,谁在管?”

    大堂副理忙道:“回陈总,还是张副总,他每天都会检查着装,检查仪表和姿态,每天早晨带我们跑操做运动。”

    张奎赧然一笑。

    这190高的黑大个羞涩微笑的样子,有点辣眼。

    陈川道:“又是老张,做事可以的,再奖3万。另外,拄拐上班,精神可嘉,再奖3万,干脆凑个整,去领10万吧。”

    “嘶……谢,谢陈总!”张奎受宠若惊,一副愿为公司肝脑涂地的样子。

    周围人欢呼鼓掌。

    陈川暗自一笑……他这是按照张奎的闺女张依的法子行事而已。

    接下来几天,隔三差五给张奎点奖励,用不了500万那么多。

    这一招不够磊落,但是有够奏效。

    一旁,萧影看着陈川被人群簇拥着离去,她是自始至终没被看一眼,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其实去年在【天星车行】团建的时候,那是她和陈川走得最近的时候,还以为会发生点什么故事,然而并没有。

    她摸着左手腕的黑珍珠手链。那是第155章的时候,陈川在海岛上开出许多黑珍珠,做成的手链,送了她一条。价值6万元,那是来自陈川的唯一的馈赠。

    “萧主管,吃饭没?一起吃饭去呀?”一个穿黑西装的女生走过来。

    这女生叫冯溪,也是【管家团队】的成员之一,也是来自海琴市。

    萧影问:“老板身边的那高个女生是谁呀?我看她这两天总跟在老板身边。那牛仔短裤都短到大腿根儿了,屁股蛋儿都露出一半了,要那么騷吗?”

    “……那是一个当地人,叫张依啊。她爸爸就是那个黑大个,度假村的张副总。”冯溪道。

    “害!原来是这层关系?怪不得老板巧立名目,给黑大个各种发钱。”萧影哼道,“靠女儿上位呗。”

    “你酸什么呀?谁让人家女儿条件好呢,你有180的大长腿你也上位。”冯溪道,“走啦,吃饭去。”

    萧影冷笑:“我168的腿也不差呀,从模样来说,我觉得我也不差。”

    “那老板为什么不理你呢?”冯溪笑问。

    “因为老板说过,他不会跟员工约会啊。他假正经呗。”萧影闷闷道。

    “那你辞职呀,辞职去约他。”

    “算了,我对他没兴趣的。就算他主动约我,我也不会答应他的。他再有钱,我萧影也是他得不到的女人。”萧影道。

    这时,陈川转了一圈,又走回来,身边没人了,就他自己一个。

    陈川走到萧影面前问:“萧主管,刚才你叫我?”

    “啊,爸爸晚上好。我那个……我……”萧影从口袋里摸出银行卡,双手递过去,轻声道,“这是一家建筑工程的老板下午刚硬塞给我的,说里面有这个数。我不要,结果他转身就跑了。”

    萧影一边说一边做了个八的手势。

    “是哪家?”陈川问。

    “和盛达。”萧影道,“他们公司竞标的是占地228亩的青铜雕像公园,造价预算15亿。”

    陈川扫了一眼旁边的冯溪。

    冯溪摆手道:“我不知情,我啥也不知道,我也没收过这种东西。”

    “你没收过?”陈川问她。

    “没有没有,我发誓我没有!”冯溪正色道,“陈总,萧影她……做得不对,我觉得她不应该收这张卡,姓范的给她,她就该追上去还回去,而不是收下。她应该受处罚,但是……念在初犯,而且又主动向您承认错误,且没造成实际损失,能不能从轻处罚?”

    “你的建议是什么?”陈川问。

    “罚她半月薪水。”冯溪道。

    萧影低下头,支吾道:“我认罚。”

    陈川道:“罚半月薪水外加清扫度假村办公楼的女卫生间,一个月。”

    “啊……扫厕所?”萧影抬起头,撒娇的语气道,“我没干过那种事,太脏了……能不能换个地方……”

    冯溪冲萧影使个眼色。

    萧影改口道:“好,我接受处罚。我这错误挺重的,老板的惩罚还太轻,但我会好好去反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