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想受欢迎啊 朱雀行空

第八百三十五章 洞内意外的宝藏现身

    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有辆长安suv跟着。

    陈川问:“是你康哥哥的车?”

    阿敏回头看看,道:“是阿哥朋友的车,是不放心我单独跟着你车出来吗?”

    “可能是吧,你这种小妹子,哪个放心你单独跟男的出去。”陈川道。

    健康探测启动,陈川看到副驾上妹子的信息。

    姓名:何嘉敏

    年龄:17(七天后18岁)

    健康:优

    核心分:100

    评价:单纯善良·自然体香

    看到这个评价,陈川轻轻嗅了嗅车内的空气,怪不得一直有淡淡的清新香气,像是阳光下蜜桃的香味。原来不是她身上戴了香囊,而是体香……

    车子在阿敏指挥下,停在一个小路旁。

    接下来上山的路,需要走。

    地面有河流。河流里有石头,但是间距较大,水流很急。

    “这里过不去,要绕一下。”阿敏道。

    陈川看看时间,天色不早了,他可没空绕,便道:“我能过去,抱着你从河流中走可以吗?”

    “很危险的,别冒险啦。”阿敏摇头。

    “没事,我是跑酷大师。来到我背上来,背你吧。”陈川弯下腰。

    阿敏犹豫了下下,爬到陈川宽阔的背上。

    陈川确实有【跑酷精通】,再加上体力好,背着小妹子,跳跃在河流当中的石头上,轻灵的身姿透着几分洒脱。

    跟在后方的长安suv停下,康龙兴下车,也赶到河流边,看着他的阿敏被陈川背着,在湍流很急的河流中跳跃。

    “好气!他竟然背着阿敏?他的手!他的手竟然托着阿敏的那儿…太无耻了!”康龙兴在河边大喊。

    他的朋友在旁,道:“背人嘛,手肯定要托着屁股和大腿根的,不然使不上劲儿。”

    “可是阿敏我都没舍得碰过!”康龙兴试了试水,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在石头人跳跃过河。

    他朋友道:“咱们绕路追吧,晚了就跟丢了!快走。”

    三个男人绕远路,追着陈川去了。

    陈川施展跑酷大师精通,行走在河流和山石之间,根本没费什么劲儿。他的体能好到自己都钦佩,怪不得妹子们都五体投地的求饶?尤其是李可心?每次都哭爹喊娘,听起来特别凄惨。

    河流对岸那三个跟来的小伙?早被甩的没影了。

    “哎?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了。”阿敏说。

    陈川感受到后背传递而来的惊人柔软?充分认识到“软妹子”三个字的含义。

    “没事,我不累。”陈川健步如飞。

    “哦?你体力还挺好的呢。”阿敏夸赞道。

    “体力好还有哪些好处?”陈川问背后的妹子。

    “不知道。”

    “你猜猜?”

    “唔?干农活多?”阿敏猜道。

    “嗯,犁地比较厉害的,比老黄牛厉害。”

    “哦,那确实很厉害。”阿敏说?“我发现你身上也有香气?是香水吗?”

    陈川轻轻一笑,不是香水,而是吃多了灵果带来的灵果的香气。便回答说:“不是香水,天生的,水果的气息。你身上也有香气?也是天生的吗?那岂不是,咱俩是一对儿。”

    “哈~我和你才不是一对儿?我和康哥哥才是。”阿敏道,“你快放我下来吧。”

    “没事?我不累啊。”陈川道,“你在后面仙人指路就好了?我看这天色不好?咱们早点参观完观音洞和画廊就下山?省的遇上雨。”

    阿敏抬头看天:“山里是娃娃脸,天气说变就变。”

    “所以我要加把劲了。”

    “好,但你手…能不能别加劲了,我都被你捏疼了…”

    “不好意思,那我轻点捏。”

    “不许捏,你再这样,我下来了啊。”

    “好,不捏了,我只托着行了吧。”

    陈川和阿敏说着话,上了山。

    见识到了道观,见识到了观音洞。那是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大溶洞,洞里还真有观音的雕像。至于雕像年代,已经不可靠了。

    “这边还有几个小洞穴,是我之前来这里玩发现的,洞口隐蔽,而且山石陡峭,一般人过不去,我看你手脚灵敏,可以到那里去看看,或许里面也有什么观音像呢。”阿敏指着半山腰的杂草丛生处。

    陈川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凭借视力好,果然看到几个小小的洞穴。

    陈川看看天色,已经是黄昏时候了,而且,天色阴沉,有小雨飘落。

    “不去看了,想必也就是些溶洞之类的。”陈川道。

    “万一里面有什么宝贝呢?你看电影里,那种险崖峭壁,普通人去不到的地方,里面都是有好东西的。”阿敏怂恿道。

    “现实里哪有那么多奇遇。”陈川笑笑,这小丫头,还挺爱幻想的。

    身处在这五龙山半山腰的观音洞里,四周无人,天色阴沉且有小雨。

    安静的气氛,连溶洞里的滴水都能听得清。

    啪嗒,啪嗒,啪嗒。

    滴水很有节奏。

    陈川看着阿敏的侧脸,这个小女生的身段玲珑有致,一双腿站立式并拢的很紧,连张纸都插不进去。走动的时候又很有青春活力,从脚步到神态,到乌黑的长发和眼中闪闪的亮光,都是十七岁的纯洁少女模样。

    在这男女独处的时候,陈川作为正常男人,且服用过各种腰果,精力忽然充沛,有那么一瞬间,看着眼前圣洁的花朵,想要采摘。

    “怎么了?”阿敏回过头来,亮晶晶的眼神看着陈川问。

    “没什么……”陈川看到她如春水般透彻的眼神,打消了污浊的念头。

    他承认,他想透,不管出多少钱,给多大的房子和多好的车……

    但是,做人也不能被欲望支配,更何况是面对这么清纯,对他毫不设防的小女生。再说,阿敏流露出来的,也是那种让人想好好欣赏,又让人不忍欺负的清纯气质。

    假如有修仙世界,阿敏定是那种高阶宗门里,仙衣飘飘的小师妹吧,深得师哥师姐们宠爱的那种。搞不好,还会有不少个天才少年为其拔剑决斗。

    阿敏眨了眨春水双眸,问:“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在想,出的钱太多了?其实我也纳闷,你怎么舍得花那多么钱,雇我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带你游玩呢。赚钱不容易,那些钱做什么不好?”

    “……”陈川没说话,不过,阿敏说得对。

    日薪十万,太多了。即便是系统给报销……也太多了。如果仅凭借长得好看,身材好,气质好,动动腿,张张嘴,带着出去玩一玩,就日薪十万,那是不是对辛勤劳作的普通人太不公平了。长得好看,就可以躺着赚钱吗?

    阿敏继续说:“你不是要我带你玩三天吗?给30万吗?我看剩下的钱,你不用给了,我带你好好游玩这边吧。不限天数,什么时候你玩够了,玩尽兴了,就结束。”

    “你人也太好了。”陈川道。

    确实,只给了她15万,剩下的15万,她说不要就不要了。

    而且,那15万,她也没犹豫,都给了她的那个康哥哥。

    陈川问:“阿敏,你以后的理想是什么,你这性格,你外观条件,确实是可以吸粉的。吸粉你懂伐?现在是流量时代,能吸路人粉就能赚大钱。明星这条路,你可以走。”

    “不走,我以后就安心嫁给康哥哥做妻子,为他生两个娃娃,跟他一起开心的生活就好了。”阿敏说。

    陈川摸摸心脏,感到一阵心绞痛。

    “你喜欢你康哥哥?”陈川问。

    阿敏点点头。

    陈川笑笑:“不是我挑拨离间啊,你那个康哥哥……他为了15万,就让你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走了,你觉得……他是喜欢你,关心你吗?”

    “他不是叫来车,跟在后面吗?再说,康哥哥也不傻呀,他也看得出你不是坏人。人的善恶,都写在眼睛里,你可别小看康哥哥。”阿敏说。

    “如果我是你康哥哥,别人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让你跟别人走。”陈川道。

    阿敏看着陈川,忽然一笑:“阿敏在你心里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我是你康哥哥,你在我心里当然重要。如果我只是我,你之于我来说……只是个长得好看的小姑娘吧……漂亮是漂亮些,但是……”陈川仰头看着观音像,慢慢说着。

    话到一半,陈川回头,见阿敏已经没在听了,而是蹲在不远处,捡地上的石头,那种石头里带有红色纹路,是属于纯度不高的鸡血玉。

    鸡血玉不是什么名贵石材,陈川有【古玩精通】,所以懂这个。高纯度的鸡血玉,也就是几千到上万不等,想这些低纯度的,根本卖不了钱,只是好看点的石头罢了。

    但是……如果是鸡血石就不一样了。一字之差,鸡血石,有价值上千万的。鸡血石同寿山石、青田石、巴林石并列,享有“四大国石”的美称。

    天色渐晚。

    两人在观音洞和外面的百里画廊里游玩,出去时,已经天色黑了,而且下着雨。

    有鉴于此,两人商议了一下,就干脆没有下山,下榻在道观的客房里。

    就跟普通民宿一样,120元一间客房。

    陈川要了两间,客房不大,但是清扫的干净。是道观专门用来接待游客的。

    不过,整个恩施有名的景区有很多,所以,这个五龙山道观这边,也没什么客人。

    这个晚上,就陈川和阿敏两个客人,再加上道馆里,有那么十几个道士常住。

    陈川和阿敏吃了简单的斋饭,青菜豆腐,滋味清淡,肯定不如山珍海味好吃。

    “你吃过澳龙吗?”陈川问阿敏。

    阿敏摇头。

    “帝王蟹呢?”

    阿敏摇头。

    “三文鱼,金枪鱼,鱼子酱?鹅肝?西班牙火腿?和牛?炭火看到三分熟的神户和牛,滋滋冒油,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那滋味,啧啧。”陈川给阿敏描述着。

    阿敏道:“你吃过艾叶粑粑吗?”

    陈川摇头。

    “酸合渣呢?”阿敏问。

    陈川摇头。

    “合渣加洋芋一起煮食;是将合渣放置变酸,再食,既解渴又消暑;还可以制作成合渣火锅,再加点葛仙米,再加点柏杨豆干,蘸着鲊广椒剁成的细末,那滋味,啧啧。”阿敏道。

    “那你吃过蜗牛吗?法国蜗牛?”陈川问。

    “没有,那你吃过福宝山莼菜吗?一种野菜,加上野生鲫鱼和野山鸡炖汤。”阿敏道。

    两人吃着清淡的青菜豆腐,互相描述着自己吃过的美食。

    “你要不要给我去旅游,我带你吃遍好吃的,山珍海味让你吃个够。吃了那些,你回头看看你说的什么酸合渣,什么福宝山野菜就不值一提了。”陈川道。

    阿敏摇头:“家乡菜永远都不会不值一提啊,外面有许多美味,但是怎么比不过家乡菜。”

    “呵呵,格局太小,小女人。”陈川道。

    阿敏点头:“可能是吧,但是阿妈说,简单点才快乐。阿姐就是听了一个你这样的人的说辞,离开家乡出去追梦,出去过好日子,结果哭着回来,怀了孩子。”

    “什么?你阿姐遇到渣男了?”陈川一愣。

    “渣男?嗯,比酸合渣还渣的渣男。不过具体怎么回事,阿姐没说过。她不让问,问了也不说。”阿敏看着陈川,问,“你知道,女人是怎么生小孩的吗?”

    “啊呃,不知道。”陈川摇头。

    阿敏道:“我知道,阿姐生产时,我在旁边陪着。那场面很吓人,也很让人心疼,如果你看过那场面,相信你不会随便欺负任何一个女人了。”

    “嚯,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大道理。”陈川惊讶。

    “当然啊,你以为山里的姑娘就是什么也不懂,很好骗的呀?”阿敏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她道,“所以,我坚决不会轻易和男生亲嘴,康哥哥也不行,因为真的会出事,会生小孩的。”

    “噗……你是在逗我?”陈川喷了水。

    “怎么了?”

    “我不信都0202年了,还有人认为亲嘴会怀孕,你这装的过分了!”陈川道。

    阿敏轻笑:“好吧,被你看穿了。实际上我知道,光亲亲还不够,还得抱在一起呢。”

    “抱在一起就行?至少得滚床单吧。”陈川道。

    “滚床单是什么?”

    “就是……咳,算了,不和你聊这个,你还没成年呢,这是成人话题。”陈川道。

    “可是,我看你一副很想和我聊这个的样子呀。”阿敏眨眨眼睛。

    “……你看错了……”陈川看看腕表,已经是夜里八点了。

    从道观吃饭的斋餐厅离开,外面的天空淅沥沥下着雨。

    陈川和阿敏站在屋檐下听雨。

    绵延无尽的大山,沉默的道观,淅沥沥的六月的雨,十七岁的少女,年少多金的百亿大佬。

    没有信号,与世隔绝。

    看着雨景,陈川脑补了一出大戏。

    这个雨夜里,道馆里其他人都是歹人,半夜想要谋财害命,陈川拔出【临川四梦】,将歹人全部干掉,但是在酷炫又激烈的打斗后,他自己也受伤了,而且很严重,又淋了雨,倒在雨里,身子受寒。十七岁的少女帮他包扎伤口,帮他烧了热水,亲手为他洗澡,清洗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但是后半夜,自己发烧,忽冷忽热,少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他……第二日清晨,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当然,这只是脑补出来的戏份。

    实际上,阿敏打个哈欠,要回房间睡觉了。

    山里人,作息就是够早,才晚上八点多,就要入睡。

    陈川跟她道别后,自己站在屋檐下看雨。

    咚咚咚!

    不远处传来钟声,这是夜里八点的报时。

    在这钟声中,陈川想起很多人,首先是跟阿敏模样很像的叶之琳姐姐……有一个很朴素的观念出现,既然透不到阿敏,那么不如叫叶姐姐来……叶姐姐温柔美丽,对一切要求都不会决绝,即便是比较过分的……

    但想到阿敏,又想到观音洞里,阿敏说的那几个隐秘的小洞穴。

    陈川心思电转,离开道观,往观音洞方向掠去。

    “掠去”是个武侠里的用词,但是用在陈川身上,也不显得奇怪。因为他有【跑酷精通】,而且身体灵敏,力量超强,所以,行走在陡峭的山石中,自然如履平地。

    唰唰唰!

    几个起落,他灵活如狸猫,回到了道观外的观音洞里。

    依照记忆,打开手机手电筒,找到阿敏说的那几个小洞穴。

    陈川找到枯藤,拉住后攀爬上去,这地势确实陡峭,寻常人根本上不来。

    陈川也是费了十足的力气,才攀爬上去,用手电筒照着,还没进入小洞穴,只拨开了洞穴门前的几缕杂草,就看到里面透出了粉嫩的光芒。

    “这……真有蹊跷?”陈川心念一动,探寻进入。

    入口狭窄,把杂草拨开,露出仅容一人通过的窄洞口,跻身进去,里面倒是宽敞了一下,虽然空间仍旧不大。

    不过……吸引陈川的是,地上杂乱的铺陈着的红色石块。

    这些石刻并不规则,都不是很大,最大的也就是麻将块那么大,但一块块看上去都是血红,粉红色。

    借着手机的手电筒,陈川抓起几块仔细看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鸡血石!好多!”

    这里有一地的鸡血石!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宝石!

    而是都是满红血大红袍品质!要知道,这种石头,如果做成手串,10个珠子的天然鸡血石手串,就要20万元。那还是品级不高的。如果是眼前这种品级,做成手串,怕不是要上百万一串。

    而这满地的鸡血石,肉眼看去,竟是数不清有多少。做成手串得话,几十上百串是有了。

    “价值上亿?”陈川露出笑容,这可真是挖到宝了。

    “怪不得……系统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事件【现代王昭君】,没说奖励,只让给那现代王昭君日薪十万,让她带着游玩,原来……那是个活的藏宝图呀。”陈川自言道,他脱下外套,把这些大大小小的鸡血石都装进去。

    这种在山里挖到宝的感觉,真是比他用【消费返利卡】获得几千万爽多了。

    陈川之前还吐槽,给阿敏日薪十万太多了,妹子又不让透……根本不值那些钱,但是现在看来,是真香了。

    陈川发现,自己外套根本装不下这么多鸡血石。

    于是又爬出洞穴,把洞穴口掩好,然后回到道观,找了床单被套来,顺便还拿来了铲子等工具。今晚,他是在这里大干一场,好好挖掘一番这几个小洞穴,看看还能挖出什么令人心动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