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想受欢迎啊 朱雀行空

第1174章 陈桥旧梦惹谁提

    陈川恍然,怪不得绾绾有时笨笨的,原来她妈妈就是这样。在没有确认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就说什么“唐先生”之类的,这不是给她女儿出难题么。可别一会儿又猜他是什么“沈先生”……

    绾绾妈看陈川停下脚步,仿佛是意识到自己猜错了,便纠正道:“哦,那您不是唐先生,是沈先生?”

    “呵……”陈川笑出声,“你再猜?”

    绾绾妈也露出微笑:“不猜了,女儿只跟我提起过那两个人,说是她之前工作的老板,对她都挺照顾的。看你气质很好,就猜想你是不是那两个人之一。”

    说着,绾绾妈抬眼看向院外。

    院外停着的白色法拉利。她虽然叫不出法拉利的牌子,但是看那车的流线低趴车型,也知道是豪车,不便宜。

    绾绾妈说的唐先生,指的应该是蓉城唐梓言。

    那沈先生,应该是渝城的沈中诚。

    这是两支LOL战队的老板,绾绾先后在两处工作过。

    “她没和你说起过一位姓陈的?”陈川问。

    “陈……”绾绾妈摇头,“没提过,你也别生气,女儿也不是什么都和当妈妈的说,她能说出口的,想必都是对她来说,不算重要的人。最重要的那个,肯定是藏在心底的。”

    陈川站在原地沉吟着,又抬眼看看一旁的男生。【健康探测】启动,看到男生的信息:

    姓名:卿炫

    年龄:20

    健康:优·后天型语言障碍

    评价:系统给出该男生98分的颜值分,是为蓉城第一美男子。只可惜天性羞涩,性格内向,不善言语。

    陈川了然,这个男生应该就是绾绾的亲弟弟,五官看上去,确实和谐又秀气,气质也出众。98分的颜值分也颇高。似乎比他大学时期还要高,陈川给自己大学时期评得分是95分。当然,这是他自己评的,没有经过系统认证。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系统。至于他自己的评判标准,有许多方面,其中包括和何婧岚在网吧包间里的“初体验”,那种大美女能甘心被他嗯了……这说明,他自然是有魅力的。

    短暂的失神后,陈川又看看面前绾绾的妈妈。

    【健康探测器】启动:

    姓名:梵梦瑶

    年龄:41

    核心分:95

    健康:优·无隐疾

    评价:系统给出该女子95分的颜值分,是为该县城40岁到50岁之间的第一美女子。其丈夫5年前意外去世,已守寡5年。

    “梵阿姨,我忽然想起有事,先走了。”陈川开口道。

    绾绾妈闻言面容一呆,手一抖,手里原本拿着盘子,此时因为手抖,盘子“咔嚓”被她的手掰成几瓣,有几瓣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陈川也被她的反应吓一跳,“你没事吧?”

    绾绾妈的手锋利的被瓷碗渣割伤,殷红的血从她白皙的手指迸出来,滴滴哒哒往地下趟。

    “妈,妈……你,你的手……”卿炫也顿时慌了,惊声口吃道。

    “嘶,好痛,痛死我了……”绾绾妈黛眉微蹙,面色瞬间惨白,看着她淌血的手。

    实际上,也不是她手劲大,而是这个瓷盘,原本上面就有裂隙,被她刚才激动之下给掰开了。至于为什么激动,是因为她听到了“梵阿姨”三个字,要知道,“梵”这个姓,她已经好多年没用了,户口本上写的都是“林梦瑶”,把“凡”去掉了。确切说,在她丈夫去世后,她就没再用过“梵”姓。因为“梵”的宗教里的词,含有寂静高深的意境,她去算过命,算命先生让她改掉这个姓。她也给女儿算过命,她女儿的命格更是不好,为了她女儿,她也是改掉了本姓。

    手指的割伤比看起来更严重,血流个不停,瞬间染红了地面。

    陈川见状,连忙过去帮忙,一个跨步,近身到绾绾妈面前,抓起她的手腕,用力抓紧,并对男生道:“你家止血药在哪,去取!”

    “止,止,止……没,没……”男生口吃的更严重,完全手足无措。

    “快去买,或是去邻居家借止血药。”陈川吩咐道。

    “好!”男生扭头跑出去。

    陈川也没有学过相关的紧急处理伤口流血的知识,只是本能的攥着绾绾妈的手腕。

    绾绾妈脸色更白,一方面,她手指的伤口痛,另一方面,她纤细的手腕被陈川的大手用力攥着,像是被铁钳子钳住一样,阵阵疼痛令她轻轻的哼出声,并轻轻夹紧了腿,嘴上也轻轻的念道,“嘶,嘶,痛,痛痛痛……你,你轻点,轻点……”

    “梵阿姨,现在该怎么做,你知道怎么处理流血伤口吗?”陈川问。

    绾绾妈摇头:“我只知道要清洗伤口,然后敷上止血药,用绷带扎起来。快扶我去井水旁冲洗一下。”

    陈川略微沉思,道:“井水可能会有细菌,你这伤口挺深别感染了。”

    “那,那怎么办,嘶,你轻点……捏的我手腕好痛。”绾绾妈嗔道。

    陈川看着她流血的手指,干脆低下头,张开口,将她的手指含住。

    “嘶,喂,啊……你,你,别,别吸了……”绾绾妈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上去似乎不到20岁的超凡脱俗气质的帅哥,竟然二话不说低头就给她……惊的她大脑瞬间空白,忙出声阻止,“快停下,你干嘛……你是吸血鬼呀?”

    陈川也没别的想法,只是想到,他被那么多灵丹灵果淬体,无论是口腔还是哪里,都应该是无菌的了,甚至还会有某些特殊的功效,能止血什么的也不一定。

    陈川正认真吮吸,听到她说“你是吸血鬼呀”这句,不禁笑出声,便停下,吐掉嘴巴里的血,道:“什么吸血鬼,你这么幼稚……”

    “别吸了,本来就是大量失血,你这样搞,会不会直接给我弄得失血过多了。”绾绾妈道。

    “没事,我有数。”陈川说着,又低头下去,张开嘴含住她手指。

    绾绾妈立刻用另一只手推住陈川的额头,用力推开道:“别别,别,别吸……啊,嘶……你……”

    她显然是没有陈川力气大。手指间传来的温度和湿度,已经触碰到舌头的触感,让她阵阵眩晕,说不清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什么。她感觉双腿轻轻颤抖,轻咬嘴唇,用微嗔的目光瞪着眼前的帅哥。

    剧烈的眩晕感,让她站立不稳,身子摇晃几乎要倒下。

    陈川一把扶住她,把香软的她揽在怀里,干脆直接抱起她,抱进屋子里,要把她放在床上。

    “别这样……”梵梦瑶用手掌推开陈川。

    陈川道:“信我,给你舔一舔,或许就止血了。”

    “才不信,嘴巴里细菌多。”梵梦瑶道。

    陈川没有回应,那是常人,他可是不一样。用句夸大的话说,他全身上下可全是宝贝。

    梵梦瑶继续道:“快松口……血脏,别弄脏了你的嘴巴……”

    陈川松口,把嘴里的血吐到地上的垃圾桶里,道:“我又不往下咽。”

    “那你放我下来,还抱着我做什么……”梵梦瑶轻声道。

    “哦,刚才怕你晕倒。”陈川道,“你手劲那么大,能掰开盘子?”

    “那盘子原本就有裂隙。我一时紧张,一用力就掰碎了。”梵梦瑶道。

    “哦,为什么那么紧张?”陈川问。

    “因为……”梵梦瑶看着眼前的帅哥,想开口直接问“你怎么知道我姓梵?”

    但是,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或者说是,不敢问。

    因为这确实很奇怪。除非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能量巨大,已经调查过她的底细,把她查了个底朝天了。知道她是本姓。这么一想,她也有些释然,便不想追问,而是换个话题,问,“看样子,你不姓唐,也不姓沈,那你姓什么,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陈川,耳东陈,山川的川。”陈川道。

    “哦,陈川,陈桥旧梦惹谁提,川间哪闻旧人泣,才见杜鹃啼梦醒,俊郎拂袖杨柳倚。”梵梦瑶笑道。

    陈川听她随口念了四句诗,倒是他从没听过的,好奇问:“阿姨念的是哪朝哪代哪位诗人的大作?”

    梵梦瑶捂嘴轻笑:“哪是大作,是小女子现编的。”

    “自称小女子……合适么?”陈川笑问。

    “有什么不合适,你都没大没小,直接上口给我含住手指,又直接抱我到这里。我自称小女子,可是情理中。”梵梦瑶道。

    陈川点头,又重复念了那四句:

    陈桥旧梦惹谁提,

    川间哪闻旧人泣,

    才见杜鹃啼梦醒,

    俊郎拂袖杨柳倚。

    蓦然反应过来,竟然还是藏头诗,每句的第一个字组合起来是“陈川才俊”。

    至于诗的含义,也没什么高深,就是字面意思,也都说得通。

    两人不再言语。

    气氛忽然沉默。

    房间里很安静。

    这是小院的屋子里,确切说是梵梦瑶起居的卧室,布置的干净整洁,只是家具不多,颇有些简陋。但整个房间的氛围,令人舒心。

    “痛,手指还在流血,炫炫怎么还没带药回来。再晚点,他要失去他可爱的妈妈了。”梵梦瑶说道。

    陈川笑道:“所以我觉得,我还是继续给你含住好,我觉得我的唾液可以止血。”

    “别,别了……真的别了,别把你秀气好看的樱唇弄脏。”梵梦瑶轻声道,“你去给阿姨打一盆温水,地上有暖瓶,加一点盐。”

    “自制生理盐水吗?我可不会,那是有比例的。”陈川说着,低下头,继续给她含住。

    梵梦瑶推了推,没有推开。

    “你和绾绾真的领证了,还是骗人的?”梵梦瑶忽然问,“如果你们真的领证了,你得叫我妈了呀,那你得听我的,现在我这个岳母大人,让你松开口。喂,你听不听?”

    没等陈川回答。

    院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止,止,止……止血药,药,来了!”

    卿炫从院门外跑进来,手里拎着小小的药箱。他跑到卧室门口,看到卧室的床上,她妈妈的手指正在被那“姐夫”含在嘴巴里,便看得一呆。但也没多想,急道,“这,这药箱里里有,生,生理盐水,冲,冲洗……”

    陈川立刻松口,站起来。

    卿炫拿着药箱,打开,取出一瓶生理盐水,以及止血的药物,一脸关切的给他妈妈冲洗敷上。这帅气的小男生,低着头给他妈妈认真包扎。

    梵梦瑶抬头,又瞪着陈川,眼神里的目光又嗔又怒,追问道:“陈川,我问你,你还没回答呢?你和绾绾真领证了?如果是真的,那你惨了,我的女儿我最了解,她除了长得好,其他什么也不是,不会洗衣,不会做饭,不会赚钱,没什么本事,甚至连自理都难。她笨笨的,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又怎么能照顾好她的老公?”

    陈川没有立刻回答,先去院里,压了井水上来,漱了漱口,然后回到卧室里。

    陈川看看卧室的布置,又四处看看,看得出来,她家家庭条件确实不好。

    陈川开口问:“如果我有很多钱,可以顾保姆,不用你女儿做那些,你愿意将你女儿许配给我吗?”

    梵梦瑶凝眉,看着陈川,似乎是在认真思考,她慢慢道:“俊男靓女倒是般配,但我直言,我觉得你……条件这么好,又怎么只爱一个呢,女儿跟了你,怕是会有许多难过的时候。我更愿意她找个简单的……”

    “简单的……意思是,只爱她一个的?”陈川问。

    梵梦瑶点点头,忽尔又轻笑:“跟你们年轻人谈这种爱来爱去的字眼,是不是觉得肉麻?是不是觉得阿姨话多了。”

    “没,阿姨真性情。说得好。”陈川道,“那我走了,如你所说,我给不了你期望的那些。我也没和绾绾领证,确实是玩笑话。”

    “喂,不要走!”梵梦瑶立刻道,“你可别因为我这个老太婆多嘴几句,就连绾绾也不见一见就走呀。”

    “我只是来看看那个傻丫头的家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到了,知道她生长在一个温馨的小窝里,有个帅气的弟弟,有个漂亮又可爱的妈妈,看完了,也该走了。”陈川道。

    正说着。

    院外忽然传来一阵轰鸣。

    一台黑色迈巴赫轿车停在院外。

    在这卧室里,正好能看到外面。

    只见轿车车门打开,副驾上开门,下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穿着清凉的浅色T恤,以及比较短的热裤,正是绾绾。

    而驾驶位车门打开,下来一个面容俊美,身材颀长的青年。

    陈川目光微凝,这青年他认识。

    梵梦瑶看着院外,惊讶道:“炫炫,你姐姐不是去摘菜了么?怎么还带了个人回来?”

    “我,我,我,我也不,不知道。”卿炫也看出去。

    梵梦瑶立刻看向陈川,柔声道:“陈川,无论那丫头带回来的是谁,你都不要生气哦。咱们先问明白怎么回事,好不?”

    她的语调年轻且轻柔,像是午夜电台里的情感女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