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退圈 桃李花满枝

717、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春节七天眨眼过去。

    《审死倌》一路狂推,七天时间票房冲破十二亿,创造新的历史。

    比去年《狐仙2》还搞了四个亿,不是一般的夸张!

    如今《审死倌》早已成为大家走进电影院的首选。

    全国各地每一个电影院,欢笑声就没停过。

    排片也一路增加到42%,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其它电影统统沦为炮灰。

    要不是必须给其它电影一口汤喝,各大影视公司联合起来保排片,说不定能拿下一半江山。

    这些李子轩都不去管,特殊时期自己霸占那么高排片确实会有很多人不满。

    光电那边也不能把地盘都给他一个人玩了。

    不过后面应该没那么多限制了,电影院会有自己的选择,知道谁给他们饭吃。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去年是双峰突起,《狐仙2》和《过春天》双双将春节七天的总票房推到了18亿,十分的夸张。

    今年只有一柱擎天,但是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依然冲破了25亿大关。

    然而李子轩的《审死倌》就占了差不多一半。

    剩下的杂鱼加起来才勉强和他抗衡。

    一时之间,春节档是李子轩自留地的流言到处飞起来。

    从第一部电影开始,他基本就每年只在春节档上映一部电影。

    然而无论对手是谁,他票房就没低过十亿的。

    甚至说就是他将春节档发扬光大都不为过,引得其他人双双摆阵春节档,把最好的影片都定在这时候上映。

    去年的大好势头,就有人野心勃勃摩拳擦掌,然而还是抢不过。

    以后考虑春节档的时候,是不是也要考虑李子轩这个祸害?

    他是在春节档扎根了吧?

    今年更加爆炸,都在预测票房会超越去年的《狐仙2》。

    这还没保留多久的记录,恐怕要成为历史了。

    然而相比起电影院的纷争,外面才算腥风血雨!

    某些提前开工的部门已经战绩累累。

    这些天媒体上,不断出现一些人的名字,新春开头纷纷坠马。

    楚天行事件越闹越大,根本收不住势。

    到最后连根拔起,都不知道会拉出多少水鬼。

    一些领域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然而广大观众还在不断拱火。

    除了到影院支持《审死倌》表达心声,每天还一堆闲人在网上各种水,制造话题热度。

    这也是票房这么夸张的一大原因。

    甚至还有网友春节期间往某些人家里寄花圈,高呼杀人凶手,以奠祭楚天行的亡魂。

    网上《审死倌》里墓碑的图也随着一些名字的出现纷纷免费配送,事态进一步酝酿。

    春节七天,除了布局各方面,李子轩基本待在羊城这边,和唐紫烟她们享受着春暖花开的美妙。

    一堆人邀请他们上节目、做广告代言、参加各种活动,然而两人无动于衷。

    这种为电影宣传的辛苦活,他们向来干得不多。

    宁愿花多点钱撒广告。

    这种美妙的生活,怎能被外面的凡俗所破坏?

    李子轩偶尔还去香江那边和周钰灵幽会,雨露均沾。

    不过春节期间她爸妈在家里,行事得低调点,把窝点定在大浪湾别墅。

    偶尔家里没事,周钰灵也会到羊城来玩,反正都很近。

    李子轩现在也没有上门拜访岳父的打算,说不定新年大头就吃了个闭门羹。

    这样软玉温香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元宵过后。

    脱离温暖的怀抱,李子轩再次飞往京城。

    楚梦麓那边案件还在等候排期,他有点不放心,要过去看着点。

    差不多开学了,林老师也回来了吧?

    去到楚梦麓家里,以前没感觉,现在却忽然觉得有些冷清。

    偌大一个家里,就剩楚梦麓和苏雪琴两人。

    时间是洗去伤口最好的良药,这些日子,楚梦麓的情绪也有明显好转,至少不像之前那样憔悴。

    看到李子轩到来,目光中神采绽放,露出浅浅笑容。

    仿佛那个可爱的小奶鹿又回来了,有说不完的话。

    苏雪琴在厨房做饭,雀跃过后,楚梦麓却抱着他静静不说话。

    仿佛那宽广的怀里,是全世界最温暖的港湾。

    李子轩也不说话,静静让她靠着,这样的伤痛,哪有那么容易过去?

    她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女孩。

    忘记伤痛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把心思放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除了上学她也没什么事,是不是找点事给她做?

    比如给她出一张专辑,让她忙起来?

    这个想法一出来,李子轩就觉得可行。

    不过现在天色晚了,过两天再说。

    晚上从楚梦麓家里出来,一拐弯去了林佳彤那里。

    门一打开,一束火红玫瑰递上去,李子轩顺势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

    “林老师,我来看你啦!想我了吗?今晚一定和你要决战到天亮,我还有好多作业没交呢!”

    他就是踩着点来的,明天周六,可以尽情玩乐。

    然而眼前的人瞬间跳开了,一双眼睛冷冷看着他,怀中还抱着那束火红的玫瑰。

    “你怎么又在这里?”

    李子轩惊了,一番热血瞬间被浇灭。

    开门的人居然是林佳淼,之前她不是一直在魔都那边吗?

    在星辰娱乐弄她的那些素材,整理录制了一堆的资料,甚至还自己进行加工创作。

    这么久不在这边,都下意识忽略她的存在了。

    他后面的林佳彤,一张脸已经染上一层胭脂红,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混蛋就喜欢口无遮拦!现在都被姐姐听到了!

    她都不用做人啦!

    “那个,淼淼姐,你能不能先把花给彤彤,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再送你。”

    李子轩脸皮早已是铜墙铁壁,这点小小的尴尬瞬间抛之脑后。

    林佳淼没想到这狗东西居然这么快当没事发生,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直接把花往林佳彤怀里一塞,像丢垃圾一样。

    却继续冷冷打量着他:

    “你身上有香水味,不会是刚从楚梦麓家里出来吧?”

    作为曾经的军人,她的观察力十分的敏锐,不然也不敢一个人走遍大江南北。

    而且这种香水类型,是属于一个成熟女人所有,明显不合适楚梦麓这种少女。

    一旁的林佳彤闻言,目光立刻看向他,都忘了尴尬。

    他对楚梦麓的好谁不知道?

    只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发生点什么吧?那和趁虚而入有什么分别?

    不过轩轩的胸膛确实是一个宽广而能让人依靠的港湾。

    很快她又想到,楚梦麓平时上学都不用香水的,连妆都少化,更不要说在家里。

    那他这香水味,不会是另一个人的吧?

    楚梦麓的妈妈苏雪琴?

    这个惊悚的念头一出现在脑海里,林佳彤都吓了一跳,看向李子轩的目光无比怪异起来。

    “淼淼姐,你可不能凭白污蔑人,你的思想太不健康了!我只不过是去看看楚梦麓,顺便在她家里吃顿饭而已。

    这不为了避嫌,一到晚上我就回来了吗?

    你污蔑我的名声无所谓,这话可不能让别人听到。”

    李子轩鼻子往身上闻了闻,有香水味吗?

    苏雪琴好像确实有用香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

    两人也没怎么接触吧?莫非是她坐过的沙发?

    “我有说什么了吗?你紧张什么?”

    林佳淼耸耸肩,她就喜欢看到这家伙吃瘪的样子。

    大半夜的跑过来找妹妹,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看到自己在这里居然还不滚,一脑子的肮脏龌龊!

    那我今晚就在这里看着,看你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憋死你这混蛋!

    这样想着,林佳淼就坐在了中间的沙发上,一副不准备挪动的架势。

    就差双手环胸,抱起来看戏。

    “轩轩你过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林佳彤悄悄给了李子轩一个嗔怒的白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也感受到了这异样的气氛。

    “这不是打算给你个惊喜吗?结果却来了个惊吓。”

    李子轩话才说完,又收到了一个来自林佳淼的白眼。

    “淼淼姐你怎么回来京城了?不在魔都那边搞你的音乐研究创作了吗?”

    拉着林老师坐在另一边沙发上,李子轩却把话题引到林佳淼身上。

    “我去哪里还要向你打报告啊?”

    林佳淼没好气的说道。

    “这倒不用,只是你也体谅一下我们年轻人嘛!给我们一点空间好不好?”

    “需要空间回你那边好了,要不把彤彤也拉上?看她愿不愿意跟你过去?”

    林佳淼冷笑出声。

    以为她是十七十八的女生?谈点成年人的事就遮遮掩掩?

    还有,“年轻人”三个字特意强调,你什么意思?

    “没想到淼淼姐你那么开明,那我今晚就在这住下了你没意见吧?这么久不见,淼淼姐你又变漂亮了,人也变好了啊!”

    论到脸皮厚,李子轩怎么会输给一个小女子?

    现场表演他都不介意!

    “滚!”

    林佳淼气得胸脯起伏,和这家伙比脸皮厚,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直接送他一个字,一点觉悟也没有,早无视了这别墅是李子轩花钱买的。

    “轩轩,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眼看两人又要掐起来,林佳彤连忙转换话题。

    “今天刚到,这不想你了就过来看你了?”

    李子轩回过头来,眼中情意绵绵,炙热如火。

    林佳彤脸又红了:

    “明天是周末,那你先回去,我们明天去玩好不好?”

    姐姐在这里,她怎么放得下脸跟一个男人回家?

    哪怕大家的关系早已公开。

    “回去多麻烦,今晚我就住这里了,二楼不是有我的房间吗?”

    虽然从来没用过,来这里一直都是住林佳彤的房间。

    “不行,我……我去三楼给你收拾一个房间。”

    林佳彤下意识的拒绝,她姐姐就住在二楼里,而且就住在她隔壁的房间。

    万一这家伙兽性大发……

    隔音再好姐姐都能听见。

    看他这样子,今晚是准备赖在这里不走了,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柔弱的她只能妥协,今晚一定要锁死房门,杜绝某些坏蛋偷偷摸摸爬进来!

    李子轩露出胜利的笑容,没想到林佳彤这么轻易就松口了。

    “你看我干什么?”

    林佳淼没好气的说道。

    想我走你们好胡作非为?你们想多了!

    “没有,就是看到淼淼姐你坐的那里,想起了我们度过的欢快时光。”

    李子轩一脸的回味。

    你想我走?那就看谁先走好了。

    林佳淼愣了一下,然后忽然下意识的跳起来。

    这对狗男女!不知廉耻!

    林佳彤脸上要滴出血来,刚才姐姐坐的沙发,确实是他们战斗过的地方……

    李子轩这混蛋,以后别想我任你摆布!

    慌不择路站起来,林佳彤就往楼上跑,再也没脸留在这里了。

    刚好去给这家伙整理房间,让他一边呆着去!

    “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大厅里只剩下两个人,林佳淼却没有一点怯意。

    反而伸手捏着他脸蛋,恶狠狠转了半圈,另一只手还在他额头上戳着。

    真想把这家伙脑袋戳穿!

    再把下面的东西折断!

    把李子轩拍在沙发上出了一口气,林佳淼才转身离开,砰的一声关紧房门,眼不见为净。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别以为我感觉不出来!

    剩下无趣的李子轩一个人,想了想上楼去找林佳彤。

    走进房间,就给她忙碌的背影一个大大的拥抱。

    “混蛋!松手!姐姐在这里!”

    林佳彤决定,今晚都不会给这家伙好脸色看。

    “你不说了这是三楼吗?今晚我们一起在这睡,林老师啊,这么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深深吻着她的发香,无比的陶醉,让人无法自持。

    李子轩决定,今晚制造点噪音。

    “不行!你坐了那么远飞机,身上脏死了!”

    林佳彤面红耳赤,想着逃离,却脚都软了。

    “这房间里不是有浴室吗?我们一起洗。”

    到手的小羔羊怎么会让她逃走?

    “你这混蛋!是不是故意要我丢人?看见我姐还留在这里。”

    短暂的贤者时间,林佳彤却精神焕发,现在才有空骂这家伙。

    “你不觉得这样刺激多了吗?她就是故意的,等哪天她不识好歹,我把她也睡了,那就不用互相回避了,你们姐妹俩……想想都刺激!”

    李子轩一点不掩饰自己的狼子野心。

    “去死吧你!你以为我姐像我一样容易被你勾搭,小心她阉了你!”

    林佳彤恶狠狠给了他一下。

    自家男人什么东西,她哪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