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三阳天

第七章 自寻死路(新的一月求月票!)

    嗯?!!

    中年道人望着魏龙,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偷家的是他才对,这个应在阳极界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忽然!

    中年道人想到了曾经出现过的界域大阵通道。

    不正是这变数开拓的么?

    这一点他之前一直忽略了。

    他下意识认为变数不会回阴极界。

    可是现在来看,好像不是这样。

    “道友是何人,好像认识我一样?”中年道人压下心头的惊异,若无其事问道。

    此刻的他,只是太玄老人的一具分身。

    披着马甲做事就是方便。

    根本不用担心自己暴露。

    魏龙闻言一怔。

    随即就反映了过来,这中年道人以为他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

    实际上魏龙早就发现了中年道人的痕迹。

    魏龙是阴极界之主,当这道人出现在千万里之外的虚空时,就捕捉到了信息。

    实在是阴极界如今在本源之海最外层,最近的界域也要在亿万虚空之外,至于生灵的气息,更是全无。

    中年道人的出现,就像是黑夜里,在荒郊野岭开了远光灯并鸣笛的汽车,想不被关注都难。

    识别出了中年道人的到来,接下来的辨认就简单多了。

    魏龙吞噬过一部分绿黑怪物,得到了一部分信息。

    再加上最近钻研‘三身术’,正好对分身有了很多研究。

    “我不应该认识你么?”中年道人装,魏龙也顺着话说了下去。

    魏龙想要更多了解绿黑怪物。

    中年道人的出现,就给了魏龙一些启发。

    似乎绿黑毛怪物才是本体。

    无论是太玄老人,还是如今的中年道人,皆是分身之一。

    就像套着多层皮囊的怪物,本质是天魔气怪物,行走在天地间。

    当然了。

    绿毛怪物的分身,要比皮囊强的太多了。

    不仅异形换体,给魏龙的感觉,就像真正的人一般。

    中年道人见魏龙松了一口气,道:“我长着一张寻常的面孔,道友说不定见到过和我差不多的人。”

    中年道人心思快速转动。

    这变数回归,也许是本体的机会。

    正好道门那边空了下来。

    而且,来到本源之海最外层,在本源之海规则之下,近距离观察变数,是很好的选择。

    魏龙目光深沉,语气陡然转冷:

    “你这是戏弄我么!我们可是在本源之海,我身后的界域,就像是大海中的孤舟,你就那么凑巧,追到了这里?”

    魏龙仿若翻脸一般,气势拔高!

    全身爆炸般,规则之力响彻本源之海虚空。

    “果然是本体!”

    中年道人受了威胁,不惊反喜。

    魏龙身上的气息弱了几分不假,但却纯正如一。

    和被偷袭时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从外层界域,来到本源之海最外层,实力受到压制,气息衰落很正常。

    “值了!这一次值了!

    我若是切断其在阳极界的根基,找到界域大阵的位置,毁掉通道。

    没了界域大阵的指引,而他想必又早已经历过超脱,也没有捷径可走,根本无法找到阳极界的道路。

    即使无法消灭变数,但也能将之流放在本源之海最外层。”

    中年道人想要仰天大笑。

    偷家也不过是为了进一步确定变数信息,为铲除做准备。

    然而上一次偷袭,魏龙给绿毛怪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生命力顽强的吓人。

    偷家只是手段,最终目的是为了消灭变数。

    现在却能一步到位,一劳永逸!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中年道人竟然露出一丝痴笑,让魏龙感到一阵恶寒。

    “道友见谅!

    其实我是来自外层界域的修士,被一个仇家灭了自己的宗门,打出了自家界域。

    不仅如此,还追进了本源之海,我为了活命,慌不择路。

    等到回过神,才发现已经迷失在了本源之海外层。”

    中年道人现编了故事。

    “我不敢原路返回,怕那仇家还在堵着我。

    只能硬着头皮往本源之海最外层遁走,希望找到一个落脚界域。

    兜兜转转就来到了这里。

    这座界域似乎在上升,而且靠近本源之海外层空间,我就像着先安顿下来”

    中年道人知道变数来历,而变数不知道他。

    所以他把故事编的靠谱一点。

    中年道人认真盯着魏龙,他怕引起魏龙的怀疑。

    若是能进入阴极界,就有机会进一步了解魏龙的来历。

    他实在想不通,为何会有变数出现。

    要知道。

    清理外层、最外层界域,是为了开辟万古仙路,有大帝存在背书,不应该有变数才对!

    “本源之海外层界域?”魏龙疑惑问。

    中年道人以为魏龙不知道,其实魏龙知道。

    但魏龙即使自己知道,他也要装作最外层界域土著的样子。

    “我们此刻所在就是本源之海虚空,而界域就是存在于本源之海上的空间,分为”

    中年道人看着魏龙装着一无所知的样子。

    很好玩。

    嘿嘿!!

    等我的本体切断了你的界域通道,到时候再看看你什么反应!

    心中如此恶意满满,然而中年道人依然耐心解释了本源之海。

    这就是分身显化,玄妙凶残的强大之处。

    敌人不知道我知道,这变数再是奇异,也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

    “原来如此!”

    魏龙叹服。

    似乎是第一次知道有关本源之海的信息,再次感叹,“原来世界那么大!”

    看着魏龙装作小土著的样子,中年道人心中冷笑不已。

    嘴上却笑道:“等我安顿好了,寻找到破敌之法,我可以带着道友在外层界域畅游。”

    “真的么?”魏龙似乎很兴奋。

    “当然是真的啦!”

    中年道人拍着胸脯保证。

    中年道人笑着,语气再次平常道:“那么,能不能让我先修整一下?”

    魏龙也笑着点头,“当然不可以了。”

    “多谢。

    额。

    道友是什么意思?”

    中年道人惊了!

    “我的来历都告诉道友了,我只是安顿一下,还请道友帮助一个迷失的人!”

    “笑话!”

    魏龙翻脸如翻书,语气阴冷,“你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人,什么证明都没有,我如何相信你?

    把你放进我的界域,若是你心思歹毒,导致生灵涂炭怎么办?”

    “我可以时刻跟在道友身边。”中年道人还以为魏龙察觉到了不对之处,心头一惊。

    但看这情况,似乎没有。

    “不行!”魏龙拒绝。

    中年道人心中暗骂。

    若不是眼前之人是变数本体,他和其交过手,知道自家分身在本源之海最外层干不过对方。

    否则真的要直接干死魏龙!

    心中咒骂,嘴上却像是抹了蜜一样,苦苦哀求:

    “道友看起来就是宽宏大量之人,器宇不凡、心思纯善。

    我已经在本源之海漂流了很长时间,需要一处落脚之处。”

    闻言,魏龙迟疑。

    中年道人见此狂舔:

    “道友,如您这种玉树临风,宛若谪仙之人,未来必定不可限量!

    而我只是一只丧家之犬,即使我心有不轨,也能被您亲自镇压。”

    魏龙似乎下定了决心。

    在中年道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道:“你自己也说了,你有不轨之心,而你这种来自本源之海外层空间的强者,当然比我更强。

    对了,还要多谢你告诉我有关本源之海的信息,我才知道你的强大。

    你还是去其他界域吧。”

    艹!

    中年道人没想到魏龙装到了这种程度。

    你是最外层界域成长起来的不假,但还去过阳极界。

    真把自己当土著了!

    但魏龙越是不想让他前往阴极界,中年道人越是想要去看看。

    相对无言之际。

    忽然,魏龙似乎下定了决心:

    “若是你能把自身传承告诉我,我验看完毕,确定你的来历,我就可以放心了。”

    “看我传承?”

    中年道人一愣。

    这是要查我跟脚?

    若不是自信自己的分身能力,中年道人还真要怀疑,被魏龙看破了来历!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似乎有些贪心了。”

    魏龙摆了摆手,无奈道:“你走吧,去寻找其他界域,否则我就要动手了!”

    说着,本源之海虚空震动!

    无数法则锁链哗哗作响,魏龙全身笼罩金光,硬的不得了!

    直接赶人。

    “荒古圣体?!!!”

    中年道人十成十确定,眼前就是魏龙本体!

    “他如此紧张,不过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

    越是如此,越是说明,阴极界有大秘密!”

    “好!”

    中年道人装作沉重点头:

    “不过我要你起誓,我自身传承不能落入第三人耳朵里。”

    “我发誓!”

    魏龙发誓。

    啊啊?

    中年道人:“这就完了?”

    魏龙奇怪道:“我发誓了。”

    发誓还真实他么就是“发誓”。

    魏龙又说:“你要是觉得不妥,可以直接离去。”

    “妥!妥妥的!”

    中年道人再次忍受了魏龙的无耻。

    魏龙接过中年道人递来的一门玉筒。

    玉筒记录了一整套传承,直通仙人,满满的阳极界的修行气息。

    而后魏龙又查看了中年道人全身。

    摸的透透的。

    “果然,这绿黑怪物的分身简直是独立的个体,有着完整的传承。

    和我的‘三身术’截然相反。”

    魏龙的三身术,根基是他的血液。

    因此所有天赋神异也蕴含在其中。

    也因此,他的分身,能继承本体很多神异玄奇。

    而绿黑怪物正好相反。

    本体和分身之间宛若独立个体,连同传承都不一样。

    “太玄老人,还有这中年道人,可能都是绿黑怪物吞噬的对象。

    那这怪物又来自哪里?

    来自本源之海中层那些文明么?

    他们是开启‘理想国度’,也就是本源之海深处那道剪影的清道夫。

    为某些人扫清外层、最外层界域的障碍,方面抽取法则以及能量?”

    魏龙梳理另一具分身从古木界得到的信息。

    不由自主的感到毛骨悚然之感。

    一层层布局,就像是一张张的大网,真的恐怖!

    “那我先谢过道友了!”中年道人先一步谢过。

    魏龙压下心中思绪。

    也是露出笑容:

    “只是,还是不行。”

    嗯?!!!

    这就很过分了!

    “到底哪里不行,是你不行,还是我不行?”

    中年道人压着火气。

    这反应很正常。

    我都被你摸透了。

    你还那么小心翼翼。

    你就是在耍我吧!

    “我说错话了。”

    魏龙笑着道:“没法直接进入界域。

    你也能感受到,我身后的界域正在上升,所以我会开出一个特殊通道。”

    魏龙手一挥,一道漩涡出现,冥冥中勾连了界域晶壁。

    “你称呼我一声道友,我也实话实说,我信不过你,所以才会如此。”

    中年道人见此脸色有些难看。

    其实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魏龙的这个表现就说明已经得到了他的初步信任。

    “好吧,我只能说我没有恶意。”

    中年道人说着,一步跨入了漩涡之中。

    啊!!

    我?!!!!

    尼玛!

    中年道人人都傻了!!!

    中年道人进入漩涡之后,只觉得陷入了无尽恶意的深渊。

    这他喵不是勾连界域晶壁的通道,而是吞噬的漩涡。

    他自己主动被吞了!

    ******

    本源之海最外层。

    距离阴极界无限远之地。

    古木界。

    魏龙从古树疆域中走出,猛然一步来到了天边。

    前方就是火鸦一族的疆域,布满火的气息。

    双方正锋相对,互相为难。

    几乎寸步不让。

    轰隆隆!!!

    天地在此刻剧烈震荡,恐怖的波动从魏龙所在之处,席卷天地,几乎连天都要塌陷了一般。

    “发生了什么?好凶残的气息,好恐怖的波动,

    无法想象,真的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难道是那位前辈?!!”

    道门的负责人,此刻骇然的望向远天。

    魏龙降临之时,一口吞下了火鸦一族的族长他就以为很是残暴了,是在立威。

    此刻方明白,那个时候的魏龙,只展现了一半的凶威都不到。

    “天似乎都要塌了,我感觉到界域本源改变了,是灾难降临了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火鸦疆域中无数惶恐声音响起。

    火鸦一族的强者,更是去往道门驻地,要一个说法。

    而在古树疆域则是截然相反。

    “木灵能量好强大,原本被一点点侵蚀的木灵,此刻就像是枯草受到了灌溉,欣喜若狂,直接喝饱了水。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古树一族的古树们头一次感受如此舒服。

    多少万年来,随着道门的入侵,火鸦一族的背叛,它们都在被蚕食。

    原来的天地也有火灵能量,但却被压制。

    然而这些年火灵能量越来越狂暴。

    更不用说,还有很多古树也背叛了,化为了火树。

    这又是一种伤害。

    此刻天地变了样子。

    一丛丛绿色的植被,在火鸦疆域中生出,原本跳动恐怖的岩浆,此刻化为了潺潺流水。

    天空中弥漫着的火气消散了,更为柔和的生命之气降临。

    这一切,是魏龙带来的!

    魏龙矗立在天地之间。

    一道道火灵之气被吞噬。

    连同火鸦一族,以及很多火树,遭遇了恐怖降临,直接被无形屠杀,而后吞噬。

    “我要亡了!”

    原本还在大吼要去道门驻地找麻烦的火鸦一族长老,此刻只能任由恐怖降临。

    他们根本不知道恐怖从何而来,就被灭杀了。

    “救救我们!”

    火鸦一族的大长老向道门负责人求救。

    只是话才说完,他也消失了,也被无形吞噬。

    道门负责人看过去。

    原本和他一同迎接魏龙的火鸦一族,都没了。

    天边。

    魏龙嘴一张,将三分之一古木界疆域凝聚的能量火球吞入口中。

    他猛地手一指,直接触动古木界法则,让木灵之气猛涨了一倍。

    “我无意插手古木界的事务,然而生命之树给我讲了一段故事。

    这段故事,是一个文明的结晶,让我更为透彻的看待本源之海,也让我心中的疑惑有所消减。”

    “所以,我屠灭了火鸦一族,也屠灭了背叛古树,杀了很多火属生灵。

    让古木界,让世界树文明在承受轮回诅咒的最后时光,走的安详一点。”

    魏龙已经感觉到了,古木界无法拯救,古树一族也无法拯救。

    毁灭已经刻录在界域法则中,拉扯着其不断沉沦。

    若说阴极界是手动沉沦,那么,古木界以及古树一族则是自动沉沦。

    这是刻录在本源之海规则上的结局。

    是来自更高存在的推动,除非触及本源之海规则,否则无法改变。

    这就是轮回诅咒。

    世界树文明在上一个轮回败了,那么在下一个轮回开启之前,就要灭亡。

    “也许古木界曾经在中层界域,边疆是如今的无数倍,征服大量界域,也许世界树文明也曾叱咤一方,然而此刻只有毁灭。”

    随着火鸦疆域一点点化为木灵生机之地。

    而在古树疆域,越来越多的古树也发现,原本最为古老的生命之树陷入了永眠。

    “前辈,前辈”

    古木界的负责人惊骇看着。

    随着魏龙的到来,天地就像是一层帷幕,铺就开来,从天的另一边,到这一边。

    等到魏龙来到之时。

    原本道门在古木界真实界域的驻地,是在火山之上,此刻火山上草木芳菲,岩浆化为了清泉。

    天地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若不是亲眼看到,根本无法相信。

    道门负责人已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

    更忘了去质问魏龙。

    为何屠灭了火鸦一族,导致道门几万年的积累,化为泡影。

    “以后道门和古树和谐相处。”

    魏龙只说了一句,闪身消失,直接前往了古木界本源空间所在树海。

    “黑绿怪物竟然找到了阴极界,我要快回阳极界了。”

    如此想着,魏龙踏上了界域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