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三阳天

第十三章 影响力以及还在进行的追杀

    此言一出,安寒以及身边的长老们都是一愣。

    真阳派刚刚继任的掌门朝阳道人的亲传弟子,要就九阳道人陨落一事进行磋商?

    要真正了解这句话的含义,需要再加上一个前置信息,那就是真阳派前任掌门九阳道人是死在太阴大教山门前的。

    这一位不像是神族血魔神主那般,拥有很多复苏手段。

    九阳道人和当时的太阴教主一样,可都是真正的陨落了。

    还是死在了安寒手中。

    安寒反杀了太阴圣女,夺去了对方一切,包括如今的名位,这件事对于九大道宗的真正掌权者而言并不是秘密。

    朝阳道人派来自己的亲传弟子,要来磋商的就是安寒亲手打杀自家前任掌门一事。

    和凶手磋商,不亚于伸出头,让人直接打脸。

    卑微到了极点。

    “先把那位掌门弟子安置好,找一位擅长处理此事的长老前去洽谈。”安寒愣了一会,道:“发生如今的事情,恐怕离不开北冥洲那一位,你们去打探消息,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跟随在安寒身前的太阴长老们,连忙应是。

    这些长老们地位比公孙兰和谢飞燕还要低一些。

    原本最先被安寒逼着战队的公孙兰和谢飞燕,安寒用其他事情比如前往带领真传弟子前往中天洲历练的理由,将两人支开了。

    一方面是回馈经过洗礼后的真传弟子们,另外一方面也是方面安寒用人。

    如今跟在安寒身边的长老,皆是新的利益团体的一员。

    之前太阴教主自成一派把持权柄,如今被杀了一个精光,安寒身前的长老们骤然掌握了权柄,可在教内根基还不稳,也和其他道宗之间没有密切的关联。

    新的利益团体正在形成,正在以安寒为中心重新建构。

    所有眼前的这些长老们有所猜测,可也没人真正肯定眼前的安寒,并非原来的太阴圣女,她们更不知道安寒和如今魏龙的真正关系。

    无论是安寒和魏龙都隐去了这一点,人族乃至于阳极界的高层都知道,可绝大部分人两者的关系依然是一个秘密。

    当然,如今刚有传音魏龙前往血之战场一趟,随即,之前保持抵抗的月阙老祖转变了态度,连有真阳派也抛弃脸面,前来求和,这自然不是巧合。

    然而这些长老们无人去质疑,连问的都没有。

    这些长老非常服从安寒,哪怕有一些不服的,在教内清理,以及山门前击杀太阴教主两件事后,也都心悦诚服了。

    …………

    …………

    天庭。

    九天之上。

    月阙老祖在此也有自己的宫殿,自称一境,清冷的月光挥挥洒洒,宫殿之内弥漫着太阴之力。

    “我愧对自己的祖师啊!”月阙老祖痛心疾首道,神情中没了之前那种坚毅,多了一抹苍老的感觉,她整个人就像是泄了一口气,难以提起了那般。

    月阙老祖跟前的就是圣骸派的玄黑老祖。

    他们两人最先受到召唤,而且所在的血战之所并未进入紧张战争中,所以他们能来这里。

    至于其他道宗之主们召唤的自家老祖,比如真阳派的五炎老祖,因为空海界血战之所进入了最危急时刻,是无法赶回来的。

    月阙老祖和玄黑老祖亲自经历了,九大道宗和魏龙恩怨的善后。

    “放弃抵抗是最为理智的选择。空海界那边消息已经得了证实,那位确实和巫族之主一战并且胜过了对方。如此强横的实力,足以和九龙首、神凰相媲美,之前的恩怨不斩断,恐怕会带来大祸。”玄黑老祖略有叹息道。

    他们这些在血战之所征战过的人,十分清楚巅峰强者的可怕,他们也了解安寒和魏龙的关系,只有巅峰强者才能和巅峰强者抗衡,他们凑上去,无疑是一种自取灭亡的行为。

    月阙老祖只能无言叹息。

    这一点谁都知道,巅峰强者存在的意义,这样的存在,除了让人感到无力外,再也生不起其他的心思。

    “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安寒毕竟继承了太阴大教的名位,他有一位巅峰强者的师尊,已经不是我能够涉及的事情了。只有等北冥洲那一位和天帝之间的争斗了。”月阙老祖自我安慰道。

    原本月阙老祖还想收拢太阴大教在天庭驻守的弟子,九大道宗很大一部分权柄的体现,就是负责天庭的运转,太阴大教在天庭有不少弟子驻守,其中也不乏长老级别的人物,月阙老祖想保留下这部分的太阴大教的弟子。

    能够来天庭任职,已经能够证明这些弟子们的优秀。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空海界一战,魏龙不仅奠定了自己的巅峰名位,也对他身边的事务,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月阙老祖护住天庭内的教内弟子,是为了延续太阴大教的传承,保留正统,而这一谋划的基础,那就是安寒哪怕是太阴圣女的分魂,可终究是以分魂吞噬主魂。

    魏龙身为安寒师尊,迟早和天帝会有一斗。

    这就是月阙老祖在坚持的原因,而如今为了魏龙实力被证实不弱于老牌巅峰强者,也就是说,哪怕是天帝为自己女儿被人夺舍反杀一事震怒,也无法灭杀魏龙。

    月阙老祖的坚持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魏龙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谁都能看到,其本身又是人族出身,真的要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么?

    到了那一步,死的也只是太阴大教。

    “五炎道人那里也没有过多参与,只是让如今的真阳派新任的掌门看清了形势。听说朝阳道人的真传弟子前往太阴秘境,将两家之间的恩怨,尽可能的解开。”玄黑老祖道。

    说到这,玄黑老祖露出一抹苦笑,“门内之前的掌门枯骨道人就是被那一位斩杀的,那一位不仅斩杀了枯骨道人,还施展手段,直接侵入了我圣骸派的根本秘境,将枯骨道人后手一一除掉。你太阴大教还是内部事务,哪怕是真阳派也只是和安寒的恩怨,我圣骸派是和这一位有直接冲突,如今圣骸派这任掌门也是跟随百宝阁真豪道人前往北冥洲,借此机会表达一番恭顺之意。”

    月阙老祖和玄黑老祖相视苦笑,说到底还是五炎道人的示范,让他们下定了决心,抛下了那一点侥幸。

    不过说实话,心里面确实好多了。

    踏实了不少。

    之前硬抗面子上爽了,可是内心慌得不行,现在躺平了,忽然就很舒服了。

    …………

    …………

    北冥洲。

    莽荒地带。

    神族那边的舰队前脚到,也不过是一日的功夫,九大道宗的一艘艘宝船也是遮天蔽日,来到了这里。

    真豪道人和火凤大尊当空而立,真豪道人问:“怎么没有看到万小风神主?”

    “昨天刚来的时候,道门副门主就将万神主叫了过去,听说是那一位亲自点名。之后应该待了有半日左右,两个时辰前回来了,不过就没露面了。”火凤大尊解释道。

    万小风渡过神主雷劫不过几日时间,这两位看样子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连确定边界都没出面么?”真豪道人面色有些古怪,自从那日离开了栖凤山他就发动了一切资源,搜集了万小风的资料,当然也少不了魏龙的,只是做的很隐秘。

    魏龙的资料在各个势力中已经列入了绝密之中,只有口口相传,如非必要,或者找死,没有那个人敢于过多的窥伺巅峰强者。

    倒是万小风的一些信息,让真豪道人挖出来不少,这万小风来头不小,最多能够追溯到几万年前,之后似乎因为一些古老密事,前往了阴极界。

    有了阴极界的联系,不难想象,万小风和魏龙应该早就相识,而根据之前种种表现来看,不像是朋友,那就是敌人了。

    而若两人是敌人,魏龙登临巅峰之位,万小风还在眼前出现,没必要让其活下去,不过魏龙没动手除去万小风。

    那么真相显而易见,魏龙和万小风之前是敌人,可是魏龙是占尽优势的一方。

    对于这一点真豪道人深有体会,魏龙还未登临巅峰之前,真豪道人还和魏龙交过手,并且利用自身的豪属性,漫天先天道器齐发,从魏龙手中逃走,按照关系当是敌人一列,不过当真豪道人自己摆正心态,配合魏龙后,还是得了不少好处。

    如今真豪道人他自己成为日后九大道宗在莽荒地带这块地盘的负责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火凤大尊没有真豪道人想得多,他回答:“没有,见过那一位之后,回来之后,万神主也没有参与边界的划定,都交给了手下人。”

    “看起来这位神主像是受到了惊吓。”真豪道人若有所指道。

    火凤大尊笑了笑,他可介意在背后消遣万小风,不过要是带上魏龙,他就不会做这种傻事了,火凤大尊道:“我们还是先敲定边界吧。真豪道友我给你留下的这块地盘,是最好的了。原来在这里的荒兽一族也被迁移了,地脉福地还有一些秘境,没有做破坏性的开发。”

    真豪道人笑道:“恐怕火凤道友给神族也是如此说的吧,哈哈,不过能有一份立足之地,我们已经极为满足了。”

    两人言语间都是笑嘻嘻,至于彼此的真实想法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而在九大道宗众多宝船中,其中一艘极为奇特的宝船,是由巨大的凶兽骨骼做的宝船龙骨,散发着惊人的煞气。

    “我们这边的重建和神族还不同,我们要从道门之中迁移一部分宗门势力,这一点我们无需插手,真豪道人最擅长处理这种事情,既要足够我们日后的发展,也不能真是挖了那一位的根基。”宝船之上,曾经的圣骸派大长老,已经成为了圣骸派掌门人,他吩咐了随行长老,而后叹息道:“原本我圣骸派和那位的恩怨应该到此为止,可如今那位实力更上一层,我还是要去一趟,不能留下祸端手尾。”

    圣骸派掌门也不多待,从船上悄然离去,向道门而去。

    …………

    …………

    本源之海中层无尽虚空。

    一道浩大威严的身影,矗立此间虚空,哪怕是以虚空的广袤,也似乎为之所震颤,“界域公敌,或者该称你为仙路清道夫,你还要往哪里走?”

    和那人相对的,则是急速逃遁的黑影。

    而从开口之人的话中,也不难看出,这两人正式天帝和界域公敌,已经互相追逐了不知道多久。

    界域公敌的气息比多日前更为不堪,“真武小儿,你为何要咬住我不放,要知道我存在对你而言,好处更多。有我,这片界域群落,不会再有其他的仙路清道夫前来,若是没有我,那么之后轮回殿会派出更强的力量。”

    真武天帝:“你还是不明白,自从你斩落了我的暗面之后,其实我们之间就多了一些奇妙的联系。现在已经不是仙路清道夫的问题了,我能感觉到,万古仙路的开启时日越来越近,无论你在不在,等到了最后的日期,这片界域群落都会受到更为残酷的打击。”

    “你现在算什么?真武小儿,我承认你的强大,哪怕是在本源之海中层,你也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既然你知道我吞噬了你的暗面后,我们气机相连,那么你杀我了,你也会随之消失的。”界域公敌咬牙切齿道。

    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界域公敌不是一次的后悔,当年没能毁掉阳极界,他就应该选择及时抽身,向其他的霸主界域进发,而不是死磕阳极界。

    说到底,还是当年阳极界是从他手中挣脱的第一个界域,还经由他的刺激,出了真武天帝这样的绝世天才,更是在之后,九龙首、神凰先后成长,让界域公敌生出了不得不消灭的心思。

    “我还是小看了他。”界域公敌心中未尝没有悔恨。

    真武天帝步入巅峰后,界域公敌选择了特殊的除掉天帝的方式。

    他想要将天帝制作成一种特殊分身,如同太玄老人一样,占据对方都有一切。

    起初,界域公敌成功吞噬了真武天帝的暗面,却没想到不仅没将天帝做成分身,还被真武天帝创造了独特秘术,利用失去暗面同样失去的软弱心理,让自己更加纯粹。

    可以这样说,真武天帝能在巅峰之上,几乎另外开辟出一条路,其中少不了界域公敌起到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