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三阳天

第十一集 第十六章 帝王丧钟(求订阅!)

    天庭的天都塌陷了!

    所有人惊骇的张望!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庭是阳极界的超级势力,位列六阶品定的第六阶,人族九大道宗、荒兽妖魔山、神族羽化神朝这些强大势力,全都受天庭的节制。

    同样,天庭是特殊所在,在东胜洲的虚空之中自成一界,并和界域规则遥相呼应。

    若是在天庭供职的修士,只要位于东胜洲之内,就能够通过特殊通道瞬息回到天庭。

    现在阳极界所有修士,都能感受到天地本源在动荡,大地也在动荡。

    哪怕实力不足,但抬起头,也能看到天少了一块。

    无论是在东胜洲,还是南神洲、西象洲、北冥洲,抬起头,都会发现,天少了一块。

    那是一片虚空。

    通过空空荡荡的虚无,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亭台高阁。

    不同的是,东胜洲的人,天塌在头顶。

    真就是迎头天塌。

    感觉比其他部洲要糟糕的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是天庭?是天庭对么?那可是号称天上仙境的传说之地啊,是不是阳极界要完了!”

    从东胜洲到南神洲所有人,无论强者还是弱者,内心都收到了极大的冲击。

    所不同的,在这一点上,实力越强,见识越广的人,所受到的冲击越大。

    有强者不解,“我们可是阳极界啊,自从中天洲沦陷之后,本土界域从来没有收到过攻击!这到底怎么了!”

    见识越是渊博,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地上修士如此,而在天庭供职的修士,更甚之。

    能在天庭做事,皆是三大族群的精锐,至少都是天人境界。

    这一次,他们生平仅见的直观感觉到了,恐怖风暴正在酝酿。

    九天之上。

    那些早已脱离原来势力,进入血战之所历练自身的强者,他们在九天之上,有自己的居所。

    他们也更为的接近天塌所在地。

    “好恐怖的气机啊,不愧是绝世天骄般的人物啊!”月阙老祖为之惊叹。

    五炎道人,也是久久不语,最后才道:“如此神采,可谓绝唱!”

    这些仙人强者,正因为接近巅峰,追求巅峰境界,所以更为理解那个境界的可怕。

    他们认出了魏龙。

    曾经和魏龙有过冲突的人,内心不免庆幸。

    若不是避让的快,直面这样的强者,结果绝对难测。

    哪怕是魏龙不以强凛弱,他们也不愿意和这种强者交恶啊。

    另外。

    这些人也注意到了,魏龙出现的细节。

    魏龙打上天庭,之后有两道人影,看起来都是魏龙的分身。

    看起来魏龙已经拿出了所有的实力。

    再加上最后说的话,已经基本确定,这是魏龙和天帝的冲突。

    “师尊!”

    安寒痛呼,她所在的宫殿,是天帝修炼之所,在九天之上最高绝处。

    他们才是最为靠近魏龙的人。

    安寒甚至能听到魏龙的声音,心中满是担心和自责。

    在她看来,魏龙是因为她不得不犯险。

    上一次,安寒如此无力的时候,还是被万神殿充满恶意的囚禁,那个时候,也是魏龙给她带来了一丝光亮。

    这就是师尊啊!如此的强大和温暖!

    安寒轻抵贝齿,下定了决心,要引爆自己的真灵世界,以此陷入沉寂。

    巅峰强者的对决,丝毫的的分心都会带来不可测的结果。她不能成为天帝针对师尊的筹码。

    只是,安寒鼓动所有的力量,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乃至于思绪,都仿佛不属于自己了。

    这一刻,安寒的心,沉入了谷底。

    她知道这是谁做的。

    能够连同她的真灵世界都一同的屏蔽,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自然只有天帝。

    安寒怒视天帝。

    天帝抬头望了望天,感叹了一句,“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果决得多。也好,如此就好。”

    天帝缓缓转身,望着安寒,目光柔和了下来,“说起来,无论是之前的太阴,还是现在的你,我都没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现在也是如此,我还要以你做局。”

    不理会安寒的疑惑,天帝自顾自说道:“不过我不后悔,这是我真武应尽的责任,是我对阳极界众生的承诺。”

    安寒心内更为疑惑了,此时的天帝又变得温和了,和之前的冷漠完全不同。

    噌!

    一把无法形容的长剑,从虚空之中浮现,呲呲呲!那长剑发出无上的光芒,至纯至正,浩然坦荡。

    威压山与海,镇压天地间。

    这把长剑,指向天帝,剑鸣不绝,有杀意,也有复杂。

    “哈哈,伏魔你感觉到了是吧?”

    天帝沉重的望着似要刺向自己的长剑。

    将长剑一引,猛地落在了安寒身前。

    长剑锋利无双,哪怕没有力量指引,也是直接刺穿了不知名材质的坚硬地板。

    天帝望向安寒,缓缓道:“此剑名为真武伏魔剑,也是我道号真武的由来之一,为此方界域群落第一至强仙器。

    真武伏魔,至正至纯,乃是取阳极界阳极气机显化祭炼,持有此剑,可敌巅峰。

    这把剑就留给你吧,此剑也是《真武伏魔录》传承真意所在,不过这部功法,至今除我之外,无人修成,你若能修炼,就试试吧。

    这把剑,我已经用不上,也用不了,更不能用。”

    天帝负手而立,语气平静而又轻缓,“这便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件守护。无论你是分魂,还是主魂,就在这条超脱之路上,尽可能走的更远一些吧。”

    安寒望着往大殿门口而去的天帝,目光扫过,在天帝负手间,竟然似乎看到了不同寻常的红色毛发。

    嗯?!!

    那毛发单从气息上感知不到,但肉眼确能看到。

    红色毛发时长时短,似要竭力生长,而后又被某种力量压制。

    就像是一处紧紧互相咬合绝不妥协的战场。

    对于一个力量圆转如意的强者来说,身体绝不应该不受控制。

    而这红色毛发给安寒的感觉,竟然和在阴极界所见的不详绿毛有所相似。

    只是这不详红毛更为诡异,也更为难以对付。

    电光火石间,安寒隐隐有所明悟。

    安寒震惊的望着天帝的背影,就在开门的刹那,安寒又听到天帝道:“你这个师尊还不错。”

    嚯!

    宫殿大门由内向外洞开,天帝已经化光而去。

    只有安寒盘坐大殿之上,一把剑在她身前,无主自鸣。

    随后,那扇洞开的门,渐渐关闭,将她隔绝,也将她保护。

    虚空之外。

    从阳极界内部去看,所能看到的是天塌,而从外部虚空望过去,就是穹顶露了一个洞。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神凰质问九龙首。

    此时两人都是本体出现。

    九龙首的本体和魏龙一行而来,而神凰本体则是随后到的。

    九龙首:“我阻止了啊,只是魏龙过于刚烈,而且这件事关键就不是魏龙,而是天帝一手推动。”

    闻言,神凰沉默不语。

    “魏龙成长速度过快,而且成长起源之地还是在阴极界。天帝性格也是强势。两人都强势,谁也不愿意想让。这就完全没有办法。”九龙首也分析出了根本原因。

    魏龙成长速度过快,快到根本等不到平稳交接的那一天。

    九龙首不无怨气道:“而且天帝的做法,已经过分了。他敲打你和我,也就罢了,还对魏龙的两个徒弟,安寒的燕昊下手。这样直白的刺激,不正是等同于宣战么!”

    神凰这才知道,天帝不仅对他们试压,而且对魏龙也是如此。

    神凰想了又想:“这和我了解的天帝不一样,他绝不是无法见到天才崛起的人,更不用说扼杀天才。”

    “除掉界域公敌之后,他就变了。大概是没了界域公敌,他认为可以进一步掌握我们了。”

    九龙首对天帝有不少的意见,没好气道:“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魏龙能否抗住天帝的打压,能否保住一条命。否则没了魏龙,下一个就是你我了。”

    神凰快速思索,“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现在重中之重,是不让两人战斗的余波,毁掉了阳极界。”

    九龙首刚想要说什么,就感觉到了两股气机的硬碰硬。

    他恍惚道:“天帝出手了!”

    此刻破碎的天庭虚空之上,魏龙矗立其中,之前融入他体内的身影,一个是从阴极界赶来的三身术分身,另一个则是另外一具三身术分身的龙影分身。

    魏龙将所有放在外的分身通通收回体内。

    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了巅峰。

    和天帝的一战,比魏龙所想的要早。

    若是魏龙可以从容选择矛盾爆发的时间,他一定会放在自己道果凝聚完成,那个时候胜算更大一些。

    只是形势不给魏龙的机会。

    天帝的威胁直接触动了魏龙的底线。

    而安寒被擒拿,这种直接拿捏他的手段,反而激发了魏龙的血性。

    安寒名义上天帝之女,实际上,下克上反噬了主魂。

    安寒被擒将矛盾彻底引爆。

    不过魏龙清楚的知道,她只是整件事情微不足道的一环。

    与其说安寒被擒导致这一切,倒不如说天帝针对安寒的手段,让魏龙捕捉到了一个清晰的信号。

    双方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这不是魏龙的想要的战争,是天帝选择了时间。

    没法避免,魏龙也不想避免、

    天帝想要一场战争,躲避是没有用的。

    正如九龙首劝慰之时,魏龙对九龙首说的一样,这件事选择从不在于他。

    这就是强者之间的对话,也是主宰者之间的争斗。

    天帝要战争,那,魏龙就给。

    所以,魏龙打上了天庭!

    轰隆!

    魏龙看到了从一片氤氲仙灵之气中走出一个人影。

    一个身材微胖却伟岸无双的男人。

    这是魏龙第一次,确切的说,算上天帝追杀界域公敌时,两人跨越虚空的遥相感应,这应该是第二次见面。

    不过是第一次正式见面。

    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有你没我的一场争斗。

    魏龙打量天帝,天帝也在打量魏龙。

    天帝压下眸中的一抹惊讶,似笑非笑道:“这就是你对我的回应么?”

    魏龙笑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反而是无比的平静,“你选择了时间,那么就由我来选择地点。你确定战斗的开始,结束就要由我说来算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远远不如,也许你觉得自己足够强了,但我要告诉你,你还差得多。”

    天帝指点魏龙道:“给你一个机会,你将这天补好,乖乖听话,我可以不再追究太阴圣女之死。”

    轰!

    魏龙的回答是奋起一击。

    他自己已经凝聚了道果雏形,将不灭金身和极道仙人体融合,结出了一点不朽金光。

    在巅峰之上的全新境界踏出了半步。

    并且实力还在飞速进步。

    魏龙眉心处闪烁不朽金光,仅仅是气机爆发,也引得天庭猛地一震,连同阳极界同样剧烈震动。

    这种强烈的气机,若是彻底爆开,足够将一座界域埋葬。

    “这是我的伟业,绝不是你可以伤害的!”

    天帝见到魏龙毫不留手的爆发实力,目光一凝,不再掩饰杀意。

    轰!

    天帝手掌一托,凭空出现了一座大钟,上面无数道纹流转,诉说着无数玄奇。

    “此为帝王钟,当然,还有一个名字,名为帝王丧钟!”天帝冷然一笑,猛地一催。

    轰!

    这帝王丧钟,乃是超品至强仙器之一,威能恐怖,最为奇特的是,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怨毒,钟声响起之时,天地尽丧。

    “竟然不是真武伏魔剑,而是一口钟!”

    魏龙心中一惊,不过虽经不乱。

    他催动道果,将全身爆发的恐怖威能,在一刹那,由外转内,伟力收于己身,只见一轮金光照彻天地。

    那是命轮金光,也是荒古圣体的威能金光。

    帝王丧钟给魏龙的感觉,和蛊道人所用的摄心蛊有些类似,都是气息森然怨毒。

    对付这种,自然是荒古圣体最为克制。

    咚咚咚!

    魏龙由攻转守,硬生生的扛下了帝王钟的攻击。

    外部仙人秘境和内部心脏界域,将威能层层卸下,而后魏龙小腹金光爆闪,刹那间,完成了反击!

    命轮金光和眉心不朽道果雏形呼应。

    魏龙正处于大步向前的蜕变时期,下一步就是融合荒古圣体、万法之体。

    魏龙已经是矗立本源之海外层最强之一,能够给他压力,激发他前进的,天帝几乎是最好的人选了。

    “找死!”

    天帝见一击之下,魏龙生龙活虎,内心震怒。

    又见魏龙反击之猛烈,直接将帝王钟反震出去,让他愤怒不已。

    终于不再留手,“给我死!”

    天帝猛然狂砸钟体九下。

    轰隆!!!

    忽然间,虚空破碎,显露出了帝王钟加持天帝修为后的终究恐怖。

    钟声起,众生陨!

    轰轰轰!

    魏龙就像是被重锤,狠狠敲击了九下,而且还是在刹那完成。

    霎时间,魏龙已经明白为何九龙首说天帝能够强杀巅峰强者,确实强的可怕。

    魏龙极速判断出外部的仙人秘境和心脏界域,承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恐怖攻击。

    于是,魏龙体外龙影一闪,不再反抗。

    “仙胎石卵本源,龙影替死!”

    魏龙使用了一具龙影分身替死,完好无缺的从打击中跳出。

    他丝毫不停,快速出手,眉心不朽金光爆闪,无尽巍峨金光和玄奇宝光,凝练如一。

    借助恐怖外力碾压,荒古圣体和万法之体有了短暂的融合。

    攻守转换,魏龙尽起一击,暴打天帝。

    “天要塌了!”

    战场之外,九龙首和神凰齐齐出手,看护众生,庇佑阳极界。

    两人望向已经虚空塌陷的只有无尽光影交织的中央战场,皆是骇然无言,这场大战实在是太恐怖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