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余烬之铳 Andlao

第九十二章 赴死之人

    恐惧、人类那最原始也最为可怕的情绪,此刻如病毒般在每一位猎魔人的心里升起,随着沸腾的秘血沿着血管蔓延,转眼间便吞噬了所有薄弱的意志,他们颤抖、哭泣,祈祷着这一切只是场难忍的梦境,但每个人又都清楚,这场噩梦似乎没有醒来的时刻。

    寂夜之下来自妖魔的嘶吼声渐起,从七丘之所的各个角落里,如同涨起的海潮般,伴随着燃起的火光与铿锵的铁鸣。

    随着时间的退役,七丘之所的其它地方也出现了人员妖魔化的现象,夜里传来哭喊声,似乎有人在逃往这里,那步伐声渐起。

    是啊,这里是圣纳洛大教堂,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最接近神国,那么便是这里了,所有的信徒都向往着这里,在诸恶降世时,这也会是最后的庇护所。

    多可笑啊,谁又能想到这人们心中的庇护所,会是罪恶滋生的根源呢?047很想朝着那夜色大吼,劝告那些逃亡的人离开,但那冰冷的理性却令他握紧了钉剑。

    今夜是战争派针对圣杯的实验,一旦成功福音教会将再度重归西方世界的主导地位,它会有着更加锋利的剑,去对抗妖魔,去对抗异教徒。

    为了确保安全,047率领着梅丹佐猎魔人们守卫在这里,不过很显然,现在实验已经失控了,说不定这会成为福音教会灭亡的开端。

    可047仍要坚守着职责,不是为了福音教会,也不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神,而是妖魔,他不能允许这怪异的存在,再次步入尘世。

    人群的脚步声更近了,慌张的群众出现在了猎魔人们的眼前,侵蚀的压迫下他们恐慌极了,神情扭曲至极……其实他们应该朝着城外跑的,虽然那里有着圣堂骑士团的守卫,但至少也要比来到这里,这个侵蚀的根源要好。

    这些人仍有着理智,脆弱的理智,极度恐惧的脸上出现了略微的欣喜,此刻染血的猎魔人们似乎他们最后的希望了,他们欢呼着,可紧接着锋利的钉剑贯穿了他们的心脏,紧接着将头颅斩下。

    欢悦的人群寂静了下来,他们看着猎魔人们,似乎不明白这些天国的守卫者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惨叫声都发不出,猎魔人们一跃而下,熟练的杀死一个又一个毫无反抗的普通人,047挥剑的手都逐渐麻木了起来,不清楚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从那压抑恐慌的侵蚀扩散至整个七丘之所时,七丘之所内的普通人便已经被判下了死刑,常人难以抵抗侵蚀,即使是现在没有妖魔化,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他们已经不是普通人了,而是一个又一个潜在的妖魔。

    047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提前解决威胁,可……真的是这样吗?那些扭曲的面容就这样死去了,眼神里带着疑惑与痛苦。

    猎魔人们的意志在接受着考验,侵蚀的压力,妖魔的威胁,杀死普通人的犹豫与愧疚,他们在这血色的夜里,孤立无援。

    一旁的051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染血的剑下是位年轻的女孩,血泊里还躺着她心爱的小熊玩具。

    这些普通人并不强,对于他们的杀戮甚至说是很轻松,可那一具具的铁面下都传来了野兽般的喘息声,他们极力遏制着那些令其动摇的情绪。

    047在这一瞬间突然理解了劳伦斯教长所说的那些,猎魔人不该有多余的情感,就该如件冰冷的武器般活着,这样他们就不会被这些所谓的伦理道德、所谓的善恶所束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做出残忍的冷酷的决定,成为一柄绝对忠诚于意志的武器。

    只可惜现在醒悟的太晚了,047不是个冷漠的人,他多愁善感,期待着旧敦灵的美好生活,他在犹豫,他在动摇,他想逃了。

    这样坚持下去只是送死,猎魔人比普通人强大,但长期在这高强度的侵蚀环境下作战,他们被异化成妖魔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047这样想着,看了看周围的猎魔人们,大家都站在腥臭的血泊中,这里倒着妖魔和猎魔人还有那些普通人,锋利的钉剑在血肉之躯上斩开一道道致命的伤口,内脏散发着淡淡的热气散落一地,宛如地狱般的光景。

    “撤退吧,梅丹佐。”

    051再次提议道,虽然他不清楚这一切因何而起,可现在来看,七丘之所的沦陷已经注定了。

    脑海里没有任何声音响起,静滞圣殿保持沉默,不发布任何指令……

    051几分心悸地看着脚下的大地,静滞圣殿就在这下方,这侵蚀来源的地方,虽然047没有说,但其余的猎魔人都清楚这代表着什么,这次危机来自静滞圣殿,那猎魔教团的核心在第一时间沦陷了。

    没人知道还有多少猎魔人驻守在那里,可那里是侵蚀的核心区,想必那些猎魔人不是被杀死,就是异化成了更为强大的妖魔,而现在那利爪的摩擦声正从圣纳洛大教堂内传来……

    那些怪物,那些因侵蚀而疯狂的人们正试着从那地狱里爬出,当它们重见天日之际,以现有的这些猎魔人根本无法抵抗。

    其余的猎魔人也看向了047,他被冠以梅丹佐之名,是所有人的领袖,他的决定会影响所有人。

    逃还是继续死战。

    人类的劣性开始作祟,似乎有神明在注视着这一切,对凡人的意志发出阵阵的嘲笑声。

    握紧钉剑的手忍不住地颤抖,给047考虑的时间不多了,他缓缓地摘下的钢铁的面具,将其丢到血泊之中,灰蓝的眼眸里尽是疲惫的神情,脸上布满污血。

    “看起来,我没法在旧敦灵等到你了呢,051。”

    047突然说道,051有些不明白047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些,可紧接着剑刃耀着雪白的光,沿着铁甲的缝隙刺入了051的胸口,贯穿了他的心脏。

    051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可紧接着躯体开始异化,锋利的骨刺顶开了甲胄的束缚,原来在刚刚他已经被侵蚀吞没了,只是恐惧与求生欲令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而看似疲惫047一直冷冷地观察着这一切。

    “多谢,照顾。”

    短暂的失神后,051说出了人生最后一句话,钉剑干脆利落地斩断了他的头颅,染血的铁面叮当地撞击在地面上,露出一张青涩姣好的脸。

    她死了,047还记得自己刚见到这位新晋猎魔人的时候,劳伦斯教长因为繁忙没时间教导所有人,当时已经被冠以梅丹佐之名的047便负责教导她。

    047教会她如何对抗妖魔,可她自己却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目光茫然地扫视着四周,047突然感到一种莫大的疲惫感,仿佛灵魂都被人抽干了一般,他望着那似乎安眠着的面孔,轻声说。

    “看起来……我也去不成了啊,真想亲眼看看那座城市……”

    047有些踉跄地走向那血色的阶梯,其后便是那辉煌的天国。

    猎魔人们都在注视着他,等待着他做出决定,可漫长过后047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丢到了手中斑驳的钉剑。

    要逃了吗?

    猎魔人们有种淡淡欣喜,可似乎又有什么失望感。

    万众期待的、被冠以梅丹佐之名的猎魔人也有颗凡人的心,会恐惧,会害怕,会逃亡。

    047没有回应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伸出手用力的掰开那些已经在战斗中歪曲的纽扣,他费力地把那残破的铁甲一点点脱了下来。

    这是猎魔教团的甲胄,所有猎魔人标配的防具,可047很讨厌这东西,它的作用和梅丹佐的权能重叠了,每次启用权能,生成的甲胄都会被其所遮挡,用他的话说,梅丹佐猎魔人就应该穿着宽松的教袍。

    清脆的撞击声响起,一片片铁甲从047的身体上脱落,就像脱离束缚的野兽,他轻松了起来,而铁甲之下是布满伤痕的身体。

    “没人会质疑你的决定,我们已经尽力了……毕竟我们只是凡人而已。”

    有猎魔人试着安慰047,可047却发出了阵阵沙哑地笑声。

    “凡人……是啊,我们是凡人,有着凡人的劣性,可悲,可泣,可憎……”

    047看着自己那染血的手,他呢喃着。

    “渺小脆弱的凡人,即使篡夺了禁忌之力,也无法改变什么,也无法磨灭我们那些致命的缺陷。”

    猎魔人们沉默着,这似乎是在为他们的逃离而辩解,他们已经尽力了,没有人能遏制住这绝望的潮水,可就在这时047又低下身去,似乎是在血泊里找什么,紧接着他找到了。

    那是一把钉剑,一把看起来还算完好的钉剑,比起047丢弃的那把,它看起来锋利极了。

    “可就是如此顽劣的我们,燃烧起来,那光芒才显得灼目,不是吗?”

    047从没有想过离开,他放下剑刃只是为了拾起更为锋利的另一把,炽白的焰火再度燃起,褪去铁甲,也只是为了换取更为坚固的防护,因此致密的甲胄从体表生长。

    转眼间漆黑的铁甲便将047完全包裹了起来,甲胄的缝隙间溢出焰火,熊熊燃起。

    “看起来大家都清楚人类的劣性啊……所以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我们已经站在地狱的大门前了,不要祈祷什么神,亦或是什么人来救我们!”

    047一边说,一边踩着那猩红的阶梯,朝着圣纳洛大教堂的深处走去。

    “如果谁没有勇气去打这一仗,那么就离开吧!”

    他继续前进着,声音显得有些无力,但却震耳欲聋。

    “我不想和这样的猎魔人一起作战,他居然害怕和战友一起死去。”

    047不由得想起了016,这是她书中的话,那位国王在战争前这样演讲道,随后他们打赢了那场看似不可能的战争。

    可047不是国王,他也没有千军万马,他的身边只有精疲力竭的猎魔人们,和一个个残破将灭的意志。

    “从今天起,直到世界末日,我们今日的壮举都将被人永远铭记!”

    【不,没人会记得你们。】

    质疑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那么名为侵蚀的魔鬼引诱着047,可他强忍着这一切,固执地吼道。

    “我们的名字会被传唱,如同那永不断绝的圣歌,047,063,053,051……”

    他念着那早已熟记于心的名字,那与他一同身披铁甲的猎魔人们。

    “凡是与我一同赴死者,都将是我的兄弟,不管他的地位曾何等卑贱!”

    047握紧了钉剑,偏执地向前,他此刻就像个疯子,又像个傻子,说着不知名的大话,朝着死亡前进。

    其实他很想回过头去看一看,有多少猎魔人跟着自己,但他又很害怕,害怕只有他孤零零一个人,这样孤独的赴死。

    可他还是鼓起勇气,继续喊道。

    “此刻那些熟睡的猎魔人们,终有一天他们会痛哭流泪,他们会认为自己受到了诅咒,未能在这里与我们一同赴死!”

    迈过辉煌的大殿,天国之门近在眼前,天使与恶魔都被镶嵌进了那石门之中,它们一同哭泣着,似乎是在怜悯047,又像是在嘲笑他的顽劣。

    那剧烈的震动越来越近了,在这大门之后,那数不清的妖魔正在沿着石壁而行,或许在下一秒它们就会冲破束缚。

    他无限逼近于恐惧,可心中的勇气与愤怒也在这时燃烧到了极致。

    人类之所以能成为人类,是因为人类能遏制自己,去遏制贪婪,遏制嫉妒,遏制恐惧。

    “我们这些人就够了,再多一人都会分享我们这崇尚的荣光!”

    沉重的撞击声响起,似乎有怪物在冲击着大门,天国之门上扬起灰尘,布满裂纹。

    047架起钉剑,朝着天国之门前进。

    他就是那永恒寂夜的执火者,举着火把在绝望里开拓出一道通往希望的路,燃烧了自己,也燃烧了所有的黑暗。

    “捍卫天国!”

    他这样吼道,在这庞大的教堂里他一个人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孤单,就像幽魂一样。

    一瞬间047有种失魂落魄的悲伤感,果然到了最后这样的赴死的傻子只有他一个人,可紧接着更多的声音回应着他,将那悲伤洗礼成了燃烧的怒火。

    “捍卫天国!”

    猎魔人们这样咆哮道。

    天国之门在这一刻崩裂,天使与恶魔的脸庞碎裂成千万的残片,扭曲怪异的躯体从那黑暗里爬出,带着死亡的血腥味与无意义的呜咽,可下一刻漆黑的铁甲之上燃起炽白的焰火,他们汇聚在一起,如同《福音书》中那降世的火雨。

    寥寥数人,势做万马千驹。

    ……

    英尔维格历924年。

    圣临之夜事件于静滞圣殿内爆发,梅丹佐猎魔人在第一时间于天国之门迎击妖魔,守住了地狱的大门。

    事件后参战的猎魔人死于静滞圣殿内无休止的厮杀中,旧教团的历史终结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