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余烬之铳 Andlao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故土

    朦胧的细雨静静地倾泻着,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它们击打在布满青苔的石砖上,随着清风的掠过,带来微凉的寒意。

    这是一座美好的沿海小镇,就像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一般,那漫长的光辉战争与革新世界的蒸汽机都没能改变这座小镇,它依旧保持着百年前的模样,仿佛时间都在其上凝滞了下来。

    希格依靠在门旁的阶石上,目光落在了这青石台阶的尽头。

    随着细雨的落下,似乎整个小镇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街头没有人任何行人,所有的大门也紧闭着,没有任何灯光亮起。

    整个小镇都被寂静笼罩着,除去雨点坠落的声响外,什么也不剩。

    希格本会感到一种难言的孤独感,但此刻他倒不在意了那些,虽然孤身一人,但看着这片熟悉的小镇,他还是忍不住地泛起笑意。

    啊……那隐藏在记忆深处的小镇,这个被他彻底遗忘的小镇。

    希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真的回到这早已无法回到的故土之中,就像一个美好的梦境一般,他不愿意醒来。

    仰起头,天空是灰蒙蒙的,但比起旧敦灵那恍如末日般的雨季,这里的雨幕实在是温柔太多了,就像冰冷的手,在柔和地抚摸着他。

    缓缓地站起身,向着天地间的尽头看去,凝为黑色的大海翻腾咆哮,狂风掀起了数米高的海浪,拍在漆黑的礁石上碎裂成了万千的泡沫。

    希格听着雨声继续前进着,小镇里的一切都如记忆里那样,只不过现在它们都大门紧闭,窗户后没有任何的光。

    似乎大家都死了,也有可能都昏睡了过去,不过希格倒思考不到那些了。

    风雨里传来隐约的声响,有男人的怒吼,也有怪物们的哀嚎,还有着类似爆炸的声响。

    希格来回扫视着,试图找到那声音的来源,可四周只有那熟悉的小镇,但随着他的眨眼,眼前的雨幕里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啊……乔伊!”

    在雨幕的另一端,希格看到了正静立于雨中的乔伊,短暂地愣神后,他兴奋地跑了过去。

    这真是个高兴的一天,希格追逐了这么久,终于回到了他的故土之中,他想把这喜悦分享给乔伊,但一时间希格居然有些看不清乔伊的脸,那是阴沉黑暗的一片,没有任何光能将其照亮。

    脚下的积水之中则倒映着完全不同的景色,乔伊挥砍着折刀,一头又一头的妖魔被他斩杀,但在这狂暴的厮杀之中有另一头妖魔步伐踉跄地靠近了他。

    “乔伊?”

    希格继续喊道,乔伊什么也没说,只是跟随着希格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两人落坐在淅淅沥沥的雨中。

    “我不想回去了,乔伊。”

    漫长的沉默后,希格打破了平静,他的神情有些复杂,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说出来。

    “不想……回去?”

    乔伊的声音有些模糊,他偏过头,脸庞依旧是一片漆黑。

    “是啊,科克街121A,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我不准备回去了……毕竟这里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希格说着看了看这座在雨幕下沉睡的小镇,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其实当初离开这里,也不过是因为脑海里的一股狂想,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看那些只存在于大人们口中的世界究竟是一副什么模样。

    有人说那里美好至极,也有人说那里肮脏无比,他们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共同,那是个必须要去的地方,那里才是世界真正的模样……我真的蛮好奇的,直到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真的抵达了旧敦灵。”

    希格叹息了起来,声音带着些许的无奈。

    “刚开始真不错啊,我从未见过那么高的楼房,那么宽的街道,更不要说那些飞驰在空中的飞艇,密布在整个城市中的铁蛇了。”

    “可我不适合那里,乔伊,我不适合,我只是一个来自海边小镇的小屁孩而已,旧敦灵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我几乎看不清它的模样,只想找个角落地躲起来。”

    乔伊没有说话,他只是一直低垂着头,聆听着希格的自言自语。

    “不过……如果我不回去了,会有人为我伤心吗?”

    希格问,紧接着他想了想,脑海里浮现了自己的室友,洛伦佐·霍尔默斯的面容。

    “他会为我悲伤吗?”

    希格随即笑了起来,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会呢?那个家伙可不会为我悲伤,那个家伙即使真的悲伤,也不会表露出来吧。可……可是凡露徳夫人怎么办呢?她那么大年纪了,应该需要一个人照顾她的余生了,洛伦佐那个家伙显然不靠谱……虽然我也不怎么样。”

    “这种事,真令人苦恼,对吧,乔伊。”希格问。

    乔伊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是啊,生活里就是有很多无奈,有很多错误的路,一旦错了就会继续错下去。”

    “就比如致幻剂?”

    希格拍了拍乔伊的肩膀,接着说道。

    “当时在工厂,有人说这个东西能让人看到想看的,有人用它见到了死去的亲人,有人用它看到了山堆的财富,我便是在此引诱下,利用它看到了家乡,虽然只是幻觉,但那种感觉真不错啊。”

    “不过我倒有些意外,乔伊,你这样正经的人,居然也会使用致幻剂。”

    “正经又怎么样?我依旧是个人,只要还身为人我便拥有着人类的弱点,人类的劣性。”乔伊说。

    “那么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希格看向了乔伊,那漆黑的脸庞似乎清晰了一点,能看到在昏暗里有着一双迷茫的眼眸。

    “噩梦,为了摆脱一个噩梦。”

    乔伊说着,似乎是在为希格解释,又好像在自我开导。

    “我是士兵,士兵就要听从命令,无论是杀人还是放火,我们总要去做,毕竟那是命令,虽然追责起来也不是我们的错,但……但毕竟是我杀死的他们,毕竟我亲眼目睹了那残忍的一切。

    我总会做噩梦,梦见大地与天空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数不清的手掌如海草般挥舞着,它们抓住了我,就像藤蔓一般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最后将我彻底撕碎。”

    “听起来真是一个糟糕的噩梦。”希格似乎是能理解乔伊,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

    “那你还会使用致幻剂了吗?”他又问道。

    “不会了。”乔伊回答。

    “真好啊。”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沉默,两个人就像雕塑一般,静静地坐在长椅上,哪怕细雨将他们彻底打湿了也不动弹,这样过了很久,直到乔伊再次打破了平静。

    “我该走了,希格。”

    “是啊,你不属于这里,这里是我的家乡,而不是你的,而且我们的使命也各不相同,总会有分开的时候。”希格说。

    “不过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真不错,乔伊。”

    “你也是,希格。”

    两人互相慰藉着,紧接着大笑了起来,毫无预兆,希格突然打了乔伊一拳,紧接着就像一个孩子般奔跑了起来,朝着巷道的方向,乔伊微微愣神,紧接着也追了上去。

    两人就像孩子们一样,奔跑打闹着。

    这种行为此刻放在他们身上显得是如此地幼稚与可笑,可他们自己似乎都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就这样跑着,跑在仿佛没有尽头的道路上。

    地面的积水倒映着他们的身影,但那却是另一个世界,炽白的折刀划破雨幕,追逐着那疾驰的妖异之物。

    积水形成了镜面,将这个两个世界隔绝。

    对于希格而言,这种感觉真不错啊,记得很久以前他便是和其他孩子一起沿着海边奔跑,乘着浪花,那是已经泛黄的回忆,但此刻在脑海里不断地清晰了起来,他在一点点找回自己的过去。

    风和雨被他抛之脑后,直到有轻微地触感从身后传来,紧接着那只手用力地抓住了希格的衣襟,随后乔伊把希格扑倒,两人沿着台阶翻滚了下去,最后摔倒在了积水之中。

    乔伊压在希格身上,费力地爬了起来,而希格没有动弹,只是躺在积水里,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是梦吗?乔伊。”

    他问道。

    “我不清楚。”

    乔伊也说不明白。

    “其实我觉得这是梦,一个美好精致的梦,一个宛如牢笼般的梦……其实我很清楚我已经回不去了,有时候我自己也无法确认那个小镇真是是否存在……”

    “那么这些呢?你现在正真实地身处在这里。”乔伊反驳道,四周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这就是希格的故土,他的家乡。

    “不,这是我的梦,因为我只记得这些了。”

    希格侧过头,看向一旁的建筑们。

    “我只记得它们这模糊的样子,所以它们不会开门,也不会有行人,这场大雨也不会有尽头,因为那些都被我所遗忘了。”

    “不过其实这些也不错,人多多少少要欺骗自己才能活下去,是吧。”

    希格的目光变得逐渐漠然了起来,他再次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乔伊,紧接着对他说道。

    “……其实你也是不存在的,应该是我所臆想出来的吧?不过我会欺骗自己相信这一切的,也没差多少。”

    可这时,乔伊却摇了摇头,面色悲伤。

    “不……抱歉,希格。”

    折刀刺穿了梦境,也刺破这重重暴雨。

    梦境与现实在此重叠,一瞬间那些杂乱的声音都清晰了起来,燃烧的焰火吞食了整座小镇。

    淅淅沥沥的小雨暴烈了起来。

    在另一个雨幕下,乔伊终于追上了妖魔,将眼前的它死死地钉死在原地,而在他的四周堆满了那残破的尸骸。

    乔伊面色狰狞,但眼中却充斥着悲伤,他看着自己身下妖魔,那张熟悉的脸庞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怒。

    “乔伊……”

    妖魔发出了模糊的声音,猩红的眼眸随着折刀贯穿心脏逐渐平静了下来,谁也不清楚此刻它究竟是醒了过来,还是那样深沉地睡了过去。

    那些话语就像孩童的梦呓一般,没有逻辑,破碎成只言片语。

    “我在啊,希格,真抱歉啊。”

    乔伊只是悲伤地看着它,大雨冲刷着他的脸颊。

    “如果……如果没有妖魔,如果没有妖魔的话……我们或许能成为好朋友。”

    他这样说着用力地扭动着折刀,将妖魔的心脏彻底扭碎,而在妖魔的视野里,雨幕下那寂静的小镇也逐渐凝固在了一起,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了它的眼中。

    生命的尽头,希格终于回到了那不可及的故土之中,虽然虚幻,但也是他对自己最后的慰藉了。

    随着妖魔之血在体内的增生,他能感到体内那逐渐炽热的力量,也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在不受控制地滑向深渊。

    仔细想想,这种感觉还真是不妙,简直糟糕极了,乔伊杀死的这些妖魔都是黑山医院的病人,而在成为病人之前,他们大部分都是乔伊的同僚,为了对抗妖魔而献出了一生。

    就像某种诅咒一般,它折磨着世人。

    “噩梦就像大雨一样……”

    突然,扭曲的声音响起,从折刀之下。

    “雨季总会过去的……乔伊。”

    不知道是破碎的意志,还是那奇异的梦呓,颤抖的眼瞳凝固了起来,就像寒冷的冰川一般,但这样的坚固并没有持续太久,它随后便融化了起来。

    “是啊,永别了。”

    乔伊轻声说着,而在他的折刀下,妖魔已经无法分辨出他的言语了,早在莫里亚蒂侵蚀他时,希格便已经开始了异化,随着这场战斗的爆发,备受侵蚀的他彻底异化。

    折刀再度拔起斩断头颅,随着鲜血的挥洒,整个升降区的妖魔都被斩杀干净,幸存者们瘫在角落里,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在这浩劫中存活下来。

    乔伊的目光扫视着四周,越过了幸存者,也越过了那数不清的尸体。

    如果没有妖魔的话,今天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悲伤发生。

    无名的怒火在乔伊的心头燃烧着,有那么一瞬间他也理解了洛伦佐的暴怒,那难以遏制的暴怒。

    可紧接着袭来的便是无尽的悲伤,乔伊低头看着那暗红的积水,其中倒映着自己那略显狰狞的脸庞。

    他试着拔出折刀,但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无力地跪倒在了积水之中,和那些妖魔的尸骸堆积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