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508 回归

    虽然柳倾烟和杨老不怎么愿意将拍卖会命名为“天下第一”,毕竟这名字太有震慑力了。

    可谁让是他们提议让这位“张前辈”取名的,若是反对的话,那不是驳了“张前辈”的面子了。

    本来以前这位“张前辈”能炼制低品的完美丹药就够让他们震惊了,如今他还炼制稀有的进阶丹药,他们哪敢怠慢半分。

    由于时间关系,牛大力并没有在珍品阁多待,只是闲聊了几句后,便告辞离去了。

    当牛大力离开珍品阁,柳倾烟不由感叹道:“这位张前辈太让我吃惊了!”

    原本她打算只是办个小型拍卖会,笼络一下这位能炼制出完美丹药的“张前辈”,可哪曾想这位“张前辈”竟然拿出能让武者突破瓶颈的丹药来。

    要知道天底下最贵的丹药莫过于进阶丹了,不但炼制难度大,需要的灵草还不是一般的灵草,即使是炼丹宗师也未必能保证百分百能炼制出来。

    可这位张前辈竟然一下子拿出三枚进阶丹,这是何等的能耐啊?

    “杨老,你说我们将这三枚破境丹的消息透露出来,会不会吸引不少家族门派来参加我们的拍卖会?”

    柳倾烟想到了什么,美眸闪动。

    “会!小姐,你有所不知这破境丹的价值远在进阶丹之上。”

    杨老目光坚定,毫无保留的将之前服用破境丹的妙处一一说了出来。

    一般而言,突破瓶颈需要消耗的时间很长,可服用破境丹后,修炼速度大大提升不说,丹药的药力温和,丝毫不用担心修炼有所差池会经脉不稳,导致突破瓶颈失败。

    “有这么好?”

    听得柳倾烟都有种想服用破境丹的冲动了,可她心里清楚尽管破境丹药力温和,但也是对和丹药相配的境界才行。

    不过这么好的丹药,想必有不少人想要!

    说不定她们的拍卖会还能凭这[ ]丹药成为天下第一的可能!

    从柳倾烟那异彩连连的目光,杨老哪里会不明白柳倾烟的心思,心里一叹,提醒道:“小姐,拍卖会可不单单需要丹药!”

    “杨老,你就知道打击我。”柳倾烟顿时嘟着小嘴,露出小女人的姿态,“我也知道办拍卖会光靠丹药不行,但怎么说如今我们有稀有丹药,名头打出去,定会吸引更多的人来,还怕那时没人寄售极品武器装备?”

    “如果没有,我就写信给我爹,跟他借一些极品武器装备!”

    柳倾烟说这话的同时,心里也没什么底气,杨老也不揭穿,他们珍品阁的确有极品武器装备,可这些武器装备,即使是族长要动,也要经过族里的长老同意才行,哪里是想拿就能拿走的。

    不过,上品武器装备倒是能考虑考虑。

    可上品武器除非是那些稀有矿石打造的,不然那些家族门派还真看不上。

    可柳倾烟他们哪里知道过几天某人就会送上大礼,而这大礼,能将他们震惊得眼珠都要掉下来。

    不过,这是后话了。

    ……

    三天后,陈致远一行归来,顿时引起不少村民侧目。

    他们记得之前陈致远等人离开时,可是载了一车车的瓜子离开,回来的时候,这些马车上空无一物,很明显是卖光了。

    这不由让他们惊讶了。

    这一趟临县之行,陈致远他们很顺利的完成了,王石虎和范中云还给大丫几个丫头买了当地的零食,可把几个馋嘴的小丫头乐坏了。

    尤其是二丫这小吃货,眼睛都泛着光。

    为了庆祝他们回归,中午的时候,牛大力摆了几桌酒菜,犒劳一下他们。

    “表弟,你是不知道我们的五香瓜子是被桐梓城的四个大酒楼买走了,他们让我下次多带一些!”

    陈致远显得很是高兴,他没想到五香瓜子的美名连临县的酒楼也知道了,他们一说是杏花村的五香瓜子,那些酒楼掌柜品尝了一下,立即买下他们的五香瓜子了。

    “这是好事!”牛大力憨厚笑道。

    “不过,我们去桐梓城的时候,见到有不少卖瓜子,卖的人还不少!”陈致远将桐梓城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这在牛大力看来是好事,果然有竞争才有突破,相信过不了多久,瓜子会成为平民百姓日常的零嘴。

    不过,有件事确实要注意的,他们五香瓜子卖得这么好,指不定某些人会羡慕嫉妒恨,打什么歪主意。

    尤其是和他们有过节的黄家,在开原县,他们不敢做什么,可到了别的地方就不一定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让王石虎等人练习好刀法再去。

    就算有人真想拦路打劫,也要问问王石虎等人手上的刀才行。

    “没事,在俺们县,俺家的瓜子就没怕过他们,到别的县,还能怕了他们不成?”牛大力憨厚一笑。

    “也是!”陈致远笑道。

    “虎哥,范哥,这次辛苦你们了,下一趟就由我和东子保护车队了!”一旁大金咧嘴笑道。

    王石虎和范中云倒是没什么意见,之前就说好了,两人一组轮流带队。

    陈致远看了看王石虎几个人,他知道云荷表弟这几个兄弟是当过猎户的,曾经也猎杀过老虎,野猪,身手比一般人好,跟他们一起去是为了保护车队。

    可在他看来这有些多此一举。

    他们又不是要走远路,不过是去临县卖些瓜子,哪里会运到什么危险啊,这样还不如用那两匹马拉五香瓜子来着实在一些。

    尽管这么想,但陈致远并没有说出来。

    毕竟,谁知道云荷表弟的兄弟跟他去是不是为了监视他们,免得他卖了五香瓜子,拿着银子跑路了。

    要知道他们这一去一回就挣了两千多两了,换做一般人还真扛不住这诱惑。

    牛大力可不知道陈致远想这些。

    吃完酒席后,他让陈致远驾着马车回家报平安,顺便休息一下,隔天上午再一程,陈致远没意见。

    随后的日子里,作坊一派忙碌的景象,时常会出现一车队一车队的往外运五香瓜子,某些人眼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