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534 小青下落不明

    李香兰浅笑不语,眼底却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苦涩之色,她何尝不想给两个丫头添个弟弟,不是说大力哥不努力,而是有时候并不一定耕耘就会有收获的。

    说真的,有时她挺羡慕吴秋梅和刘玉萍的,和大金,东子成婚没多久就怀上了,而且还是一举得男。

    冷秋娘看出李香兰的忧色,笑着转移话头,“这事哪能急的,还是要看缘分!”

    周围几名妇人顿时点头附和,她们身为女子自然明白李香兰的苦楚,李香兰家什么都不缺,却独独缺少个男丁。

    倒不是说她们对闺女有偏见,而是这世道对女子苛责太多了,如果没生儿子就会被人说道议论。

    二丫挠了挠小脑袋,不解道:“缘分?”

    冷秋娘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小脑袋,“是啊,缘分来了,二丫想要多少个弟弟也有!”

    二丫眼睛一亮,“那我要十个,不对,二十,也不是。”随后,做出夸张的手势,“我要好多好多的弟弟!”

    李香兰也被自家小闺女的模样,惊得满脸一阵羞涩,“你这小丫头瞎说什么,也不怕闪了舌头!”

    周围几名妇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浅浅的笑容。

    二丫拍拍小胸脯,微微翘起尖尖的下巴,“娘亲,带弟弟的事就交给我,我有经验!”

    李香兰倒是没怀疑二丫的话,别看这小丫头整天没个正行,但说到带孩子,连她也自叹不如。

    先不说东子和大金两家的儿子,就说当初王石虎的儿子刚出生时,经常哭,不管王石虎一家怎么哄也不行,连李香兰和牛大力也没办法。

    可偏偏只有二丫抱着就不哭了,这可让王石虎一家揪起来的心彻底放下来了。

    由于两家的关系,二丫就经常来照看孩子,还给孩子按了个小名,小林。

    秀儿发现只要二丫唤弟弟小林,弟弟就呵呵的笑,马上将这事告诉王石虎和秀儿娘听,王石虎一家觉得这名字和孩子有缘,就给孩子取名为王林。

    当时,牛大力听见这名字时,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后来,王石虎家的小林渐渐长大,二丫就带着这小家伙到处乱跑,有时候一天也见不着人。

    不过因为有二丫照看,王石虎一家还是挺放心的,还夸二丫疼弟弟。

    可只有牛大力清楚这小丫头哪里是疼弟弟啊,分明就是找自己的接班人。

    现在想想当时无意听见二丫自叹的一句话,牛大力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

    随后的日子,牛大力并不清闲,因为和许多酒楼客栈有来往,所以每逢佳节,就要忙着招呼上门做客的酒楼管事,李香兰也招待前来拜访的女眷。

    而村民见到时常有一辆辆的马车来村里,也见怪不怪了,能让这么多贵人来,村里也只有一户人家。

    前后后忙碌了差不多三天时间,牛大力和李香兰总算是能喘口气了。

    大金和东子因为要照看拍卖会,所以他们早在两天前就领着自家的媳妇儿子坐上马车离开了,范中云一家倒是不急,在杏花村逗留了两天后,这才离开。

    不过,离别是伤感的。

    大丫和二丫有些不舍的跟范芷微道别,范芷微也有些舍不得两个丫头,尽管如今她脸上的胎记早消失了,人也变得自信许多,认识许多的好朋友,但只有大丫和二丫才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芷微,你到京城记得给我们写信!”二丫挥了挥手。

    “好!”范芷微大声喊道:“大丫,二丫,如果你们去京城的话,记得找我,我会带你们去好多好多好的地方。”

    望着远处的马车,二丫有些垂头丧气,大丫性子清冷,但还是宽慰一番,最终小丫头化伤心为食欲,愤怒的吃了两大碗米饭。

    夜里,二丫披着薄被,抱着枕头,钻进大丫被子里,这可把大丫吓了一跳。启炎读书

    还没等她教训这小丫头,就见二丫睁着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她,大丫心里一叹,“不能乱摸!”

    二丫顿时眉开眼笑了。

    这一夜,二丫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般,问了许多问题。

    “姐,你说京城真的很大吗?”

    “可能是吧!”

    “芷微说,京城很大很漂亮,比咱们县城还大,还有好多好吃的小食!”

    “嗯!”

    “姐,你说京城离咱们这里有远啊?”

    “不知道!”

    “我想一定很远!”

    “嗯,很晚了,快些休息吧!”

    “可我睡不着啊!”

    “数饺子!!”

    “不行,我会肚子饿的!”

    “……”

    “对了,姐,小青怎么这次蜕皮这么久啊?都大半年了还不回来,该不会是被别的蛇勾引走了吧?那也太没良心了,”

    “别瞎想,小青不是那样的蛇!”

    “这可不好说,俗话说花花世界,迷人眼,说不定小青现在和哪条花花绿绿,又好看的蛇在一块呢!!”

    “小青是母蛇!”

    “((-_-)-_-)-_-)”

    次日一早,二丫这小丫头又恢复往常的模样,偷偷和秀儿姐弟俩又不知道去哪里疯去了。

    而大丫如今是锦绣书院的女先生,别看她年纪小,可她的学问并不低,不过大丫一般只教导书院最低年级的学生,所以早早的就和冷秋娘去书院教书了。

    “牛哥,咱们拍卖会明儿就举办了,你要不上城里看看?”

    王石虎是负责开原城的拍卖会,除了拍卖会举办的时候,会亲自看顾一下外,一般时候都在帮牛大力忙活后山和作坊的事情。

    “有啥好看的?你去看就行!”牛大力摆摆手。

    “那好!”

    王石虎点点头,便骑上马背,驾着马儿往开原县去了。

    到了晌午,大舅夏冬春和表哥夏川河两人过来送礼,牛大力客气的将两人请进正堂后,询问了外公和外婆的情况。

    毕竟,两老年纪不小了,不说放在古代,就说放在现代,也是高寿了。

    “大力,你就放心吧,你外公外婆身体好着呢,在村里走上一圈,也不带喘气的。”

    夏冬春笑得特别爽朗,别看他年纪比牛老根大,可如今模样体格看起来好似三十多岁的壮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