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银龙的黑科技 木老七

第四百九十七章 精分的李维

    作为李维麾下的头号马仔,加尔文在确认了冥河的异常后,自然是第一时间向李维汇报了这个情况。

    “果然是多事之秋啊,不过该说不愧是有容乃大的冥河吗?十年前埋下的隐患,现在才初显端倪。”

    李维曾经去想象过冥河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东西,但这个问题就连身为神祇的沃金都给不出答案。

    但从加尔文给出的讯息来看,至少冥河在空间尺度上的跨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远的多。

    这就像是次一级的宇宙空间距离,某个超级恒星坍缩的璀璨瞬间被观测到时,其实可能早在遥远的石器时代就已经发生,在光学的速度将其现象传播四方时,它的陨落,已然成为历史的尘埃。

    出于好奇与某些没由来的担忧,李维还是选择请教了沃金:

    “喂,朦胧之域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

    某位存在先是沉寂了好半响,才没好气问道:

    “提比利乌斯,为什么我感觉你对我越来越不尊重了?”

    李维的眼角微微眯起,心想你但凡要是有点正经女神的样子,我也不至于经常忘记你还是位女神啊

    不过李维也不是那种铁脑壳的钢铁直龙,既然人家女神都抗议了,好歹礼貌性的给些尊重吧,于是清了清嗓子:

    “那女神冕下,敢问朦胧之域出现的状况你知道什么内情吗?”

    沃金这才没好气道:

    “还能有什么内情,不就是当年策划偷窃了命运石板的死亡三神畏罪潜逃导致的隐患之一吗?”

    李维对于这个潜性的答案自然不会感到讶异,死亡三神的保命逃跑能力他自然不会质疑,毕竟当年这三个家伙在还是凡人的时候就胆敢将主意打到当时失落凡间的七位古神身上,并成功摧毁了其中之一,并各自占据了一部分神力,更是不知以什么办法一路顺着无形的冥河穿行到了朦胧之域的灰漠里,来到了骸骨之堡前,遇到了正心生隐退之意的万物终结之主—耶各。

    能够以凡人之身封神的存在,都不会是泛泛之辈,哪怕关于他们三人的封神,更像是来自耶各的玩笑与‘施舍’,但他们终究是成功了。

    但让李维迷惑的是,这中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呢?

    “想知道呀?有时候知道太多可不是好事儿哦。”

    听到来自李维的求教,沃金当即就傲娇了起来,听着她那顿时上扬了不止一个音调的话语,李维都能够想象出她此刻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若是再配上海贼女帝的那挺胸昂首前指的招牌姿势就有内味儿了。

    “噢,那就算了。”李维当即顺坡下驴。

    满腹倾吐欲的沃金当即被他这副滚刀肉的模样噎的不轻,好像说‘你特么到是问啊!你不问怎么知道不会回答呢’,但这么多年下来她对这头的银龙也算是知根知底,在加上心中的隐忧难以排解,当即直言道:

    “提比利乌斯,你知道关于神国的概念吗?”

    李维听到这个问题时,心中就俨然已经有了些许猜测。

    果然就听到沃金继续自问自答道:

    “它就如同很多外层位面那样,是由概念根据世界规则衍生而出的世界,不过不同的是,神国是由每一位神祇所处相关神职概念衍化而出的地域。

    “它就如同不少教会经文中所颂唱的那样,它是天上的国,神国之内,祂就是真正无所不能的神,只要祂想,甚至可以肆意更改国度内的规则,神国不灭,神明永存。

    “没有神可以深入另一个神的神国之内去战胜一个神,即便是真的想要杀死一个神,也只能通过神力的泯灭,规则的覆盖,一步步去蚕食一位神的神国才有可能,而这个世间跨度,往往是动辄几十上百年才有可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的神系战争才会打的那么酷烈且耗时绵长。

    李维算是猜到了答案,不由愕然:

    “祂们该不会是”

    就听到沃金竟是罕见的爆了一句粗口:

    “是的,你没猜错,那三个狗日的在偷盗命运石板后,就直接将他们位于朦胧之域的神国给彻底封锁了。

    然后像是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那可是曾经属于耶各的国度之一啊。”

    即便只是再次从沃金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李维心中依旧不禁起了一丝莫名的敬畏。

    耶各,赫赫有名的万物终结之王,死亡纪录者,无情者。

    也是当年耐瑟瑞尔崩陨时,唯一幸存的耐瑟神系神明。

    这样一位远古神明遗留下来的神国,即便是秩序众神联手,想要叩开那座大门也许要耗费不断的时间吧。

    而且在李维看来,那些自私自利的神明也不一定会将全部的精力全都投在这种注定吃力不讨好的枯燥事情上。

    “后果呢?”李维问。

    沃金当即有些落寞道:

    “后果就是不仅下层位面的绝大部分亡魂被截留了,我们派出的神使也没办法前往朦胧之域引度自己的信徒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冥河不断冲刷着前生的记忆,慢慢被下层位面的规则侵染,最终变得浑浑噩噩,将一切都彻底遗忘。

    “我简直不敢想象,若是世人们忽然得知,哪怕他们如何虔诚的礼拜神明,也无法升往神国超脱,该会造成怎样的信仰动荡。

    “也许只要一百年、几十年,主物质界将变成一片无人信奉神明的信仰荒漠?

    “届时,我也不知道事态会演变成何等模样。

    “那一定,是一场浩劫吧,属于我们这些神的浩劫。”

    听完沃金的忧虑之言,李维也沉默了一阵,半响,还是出言宽慰道:

    “放心,不要太杞人忧天了,不过是三个上不得台面的死神而已,掀不起什么浪花儿的,晨曦之主那帮神又不是死的,护卫之神也一直很尽职。

    “而且就算真成了你所想象中最糟糕的模样,也依旧会有坚定信仰着你们的存在。

    “因为智慧生灵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希望啊。”

    沃金忽然莫名的有些感动起来,盯着李维眸光闪动道:

    “真的吗?真的会如你所说的那样吗?”

    李维用力点了点大脑袋,举着爪子信誓旦旦道:

    “那当然,至少我还相信着你啊。”

    结果没想到原本温润似水的沃金听完这句话直接如同火山爆发似的干嗷起来:

    “你骗神!

    “都十年过去了!

    “我依旧感受不到来自你半点的信仰之力!

    “你这头渣龙!骗子!去死吧你!

    “再也不理你啦!”

    然后就没了影儿,留下一脸懵逼的李维。

    “行吧”

    思维意识中的李维摊了摊爪。

    忽然觉得好无奈

    他也想信神明啊

    只要给好处,让他把科瑞尔所有神明都信一圈儿都没问题!

    但让他一个从隔壁蓝星而来坚定的无神论者突然打心底的去信仰神明

    无异与从小经受村头王老师错误钢琴指法训练的三流钢琴手去与自己的肌肉记忆相抗争啊

    这不是强龙所难嘛!

    李维重重叹了口气。

    哎,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女神也一样!

    要不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

    啊,就是时间有点难熬啊

    因为需要提防来自那位欺诈者的梦中侵蚀,李维已经连续十年没有正经睡过觉了

    这对于巨龙,尤其是一头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巨龙来说,是一件极其煎熬的事情。

    眼皮上宛如挂着两坨古墓派的断龙石,一个没注意可能就当场坠向梦里,而每当这个时候大脑里总会如同过电似的将他惊醒。

    这是来自卡卡的物理刺激法,也是李维预防自己睡着的最后绝招

    就是对自己有点狠

    在头一年里,李维曾经无数次感觉自己游走在猝死的边缘。

    堂堂一头巨龙竟是会患上心律不齐你敢信。

    这纯粹是被折腾出来的,由于过度疲劳与生物电紊乱导致的龙为疾病。

    以至于这十年间,一众眷属们经常看的画面就是,可能坐在议会厅最上首的李维正满脸血丝的听着他们的汇报就哐嘡一声脑袋砸在议会桌上,议员们宛如保龄球似的四散炸飞出去

    也有可能在视察新的动力装甲车间时站着打起了呼噜,但往往还没响起第二声就因为被卡卡吓醒从而被一声惊诧的龙吼所代替,将装配车间里的卡文斯鼠人员工们吓的抱头鼠窜,瑟瑟发抖。

    但这些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

    而这个办法,已经由加尔文实践过。

    光线熹微的白城金库内,这十年来又长胖额,壮硕了两圈儿的李维缓缓睁开了那双靛蓝中嵌着金色丝线的眼瞳,让周遭的财宝仿佛都黯淡了不少。

    李维看着传送门对面毕恭毕敬的加尔文夫妇,没有继续讨论冥河的问题,那是诸神的领域,即便是天塌下来也有那群高个儿顶着不是。

    他转而关切起了加尔文的那具‘邪恶构装体达尔文’:

    “感觉怎么样?”

    加尔文深吸口气,充满感激道:

    “目前来说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隐患,依托,我本身基本已经不受来自卡文斯鼠人们的负面信仰所影响,而且‘达尔文’虽然名义上是分裂出去的人格,但终究还是以我为主导。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就像是脑袋里同时有着两种思维两种想法同时又控制着两个身体,却又像是有种无形的隔阂将其分隔开来了,而另一具的身体就像是患有狂躁症的‘恶魔’,随时都可能思维逻辑出些问题,需要我的主人格去压制去疏导才行,否则难免要跟他打上一架。

    “不过自八年前开始,这种状况已经被我压制到一年一次的频率了。”

    李维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加尔文,感谢你的探索与付出,这么看来,我的计划也可以顺利执行了。”

    “这是我的荣幸。”

    加尔文听到这里微微昂起头露出一个与有荣焉的笑容。

    从李维手中得到这份时,他就同时肩负了为自家老板‘探路’的使命,而李维也没有避讳的告知过他这一点。

    但加尔文对此并没有半分被利用的怨愤感,反而充满了感激。

    因为当时除了这个办法,他已经没有了其他更好的选择。

    而他加尔文之所以能够达到今天的成就,也与李维的‘培养’与放权分不开关系。

    他对这份恩情一直铭记于心。

    不就是做回小白鼠吗。

    他敢断言,像是这样神奇的法术若是散播出去,想要尝试它的人能从米纳斯提里斯排到他老家汲水城去。

    这时就见李维忽然有些疑惑的问询道:

    “咦,艾黎人呢?”

    一旁的维娜则露出宠溺的笑容道:

    “她还在睡觉呢。”

    李维则露出一丝惋惜的神情:

    “这样嘛?那就算了,只是感觉挺久没见到这个小混蛋的。”

    心中更是冒出一股他并不是很想承认的念头。

    他居然对这个便宜女儿有了一丝莫名的想念。

    “那不如见见?”维娜眨了眨眼睛。

    “不了,而且艾黎她有起床气,上次醒来时把我鼻子都咬出血了。”

    李维砸吧了下嘴,也不知道自己养这么个‘女儿’,究竟造的是什么孽。

    维娜却是摆了摆手:“不麻烦的,她的巢穴里我们刻意安装了一个光影仪,当然,权限只有我有。”

    说完还看了一眼表情讪讪的加尔文一眼。

    “行吧。”傲娇的李维顺水推舟道。

    可当维娜将镜头打开后,却没有臆想中那傻丫头鼾声震天流着哈喇子的场景,只有一片空荡荡的巢穴,和两人一龙错愕的神情。

    “殿下人呢?”

    加尔文当场就溢出满头冷汗,焦急的看向维娜。

    而维娜更是都快急哭了:“我我不知道啊小艾黎,你跑哪儿去了啊?”

    “别慌,也不用自责,多半是用隐匿之纱溜出去了,她那招儿我都经常防不胜防,艾黎也没那么容易出事儿,而且她身上应该挂了只史莱姆,卡卡,能够确定她的位置吗?”

    人工智障回答道:“大深渊的史莱姆覆盖密度有限,存活率也极低,所以目前只能确认它还存在,但无法确认她的具体未知,得扩大搜索范围一定距离内才能确定位置。”

    李维仰天长叹:“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在宽慰了加尔文夫妇一番并严禁维娜离开领地后,李维离开了白城金库,来到了泽兰迪亚的熔岩山铸造厂。

    即便隔着老远,也能够看到那座蒸腾着熔岩火光的大裂缝中,赫然匍匐着一具通体由合金打造的金属巨龙。

    他那长达百丈的巍峨如山的躯体上,横跨着三座庞大的龙门架,不停的将成型的巨型炮管装设上去,旁边更是站满了忙碌的矮人们,持着锤子和魔能焊枪乒乓刺啦的敲打焊接着。

    只不过无论是那朝后贴服着脑袋的龙角还是那粗壮的四肢,都可以一眼就看出,这是以红龙为原型打造的构装体。

    而若是此刻有来自格尔索恩的卓尔看到这一幕的话,多半会惊呼:

    “提比利乌斯!”

    是的,它赫然就是根据当年李维的第一具马甲打造的!

    也是李维为自己准备的构装分身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