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银龙的黑科技 木老七

第五百三十三章 杀出个黎明!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庆幸于这位科米尔王子的‘命硬’

    若是真的让这位阿尔泰斯殿下横死在车轱辘之下,恐怕自泽兰迪亚成立和科米尔立国千年最大的一场外交事故就要由此产生了。

    哪怕是心脏是能源核心做的利维坦也不由赞叹,科米尔在这位储君身上投入的保护资源着实强大。

    在先前那瞬间爆发740公里/小时的狂暴车速下,哪怕是巴洛炎魔也要被撞出个胃出血什么的,而这位被正面撵进车轮子里的科米尔王子居然除了脸上留了条车轮褶印子外屁事儿没有

    不过碍于军情紧急,也为了缓解众人的尴尬,阿尔泰斯王子挥退了正要扑上来搀扶他的苏萨尔法师以及一众险些被吓出心脏病的紫龙卫们踉跄起身。

    他用随身的丝巾将脸上的车轮褶子囫囵擦了擦,就像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样,对易勒温和依旧没缓过来的基克依次握手道:

    “我是科米尔现提凡顿城的守军统帅阿尔泰斯,首先感谢你们为难民们、为提凡顿、为科米尔争取的宝贵时间,你们有任何需求或者重要情报,都可以对我直言。”

    易勒温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位被众人称呼‘殿下’的守军统帅,道:

    “军情紧急,先上城头协防,边走边说吧。”

    “好!”

    阿尔泰斯也丝毫没有身为一名王子的架子,当即和这位看上去有些怪异的‘精灵游侠’并肩顺着螺旋阶梯向城头快步赶去。

    科米尔的紫龙卫们正欲跟上他们的脚步,就听到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金属的扭曲呻吟声,几只齿轮和破损构件迸溅飞射而出,更有一只车轮轱辘滚了过来。

    然后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台泽兰迪亚产的蒸汽机车竟是变形成了一名扛着把长柄战锤的盾矮人。

    他步伐有些踉跄的走到众人跟前,将那只眼中变形的车轱辘往背后一挂,就口中骂骂咧咧的跟了上去:

    “无法理喻!我为什么要设计出这么个落后的形态。

    “我宁愿再来个构装机关人的变体,把双手换成两把萨博特机关发射器。

    “啊,我当时的脑袋一定是瓦特了!”

    希尔瓦菈斯姐妹懵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爱尔琳妮,后者却是同样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听不懂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

    心想难道是自己和李维斯冕下分别太久导致思维逻辑上有了隔阂?

    唔等这场仗打完了,一定要赖在龙先生身边,好好恶补一下泽兰迪亚的奇闻趣事。

    可随着登上城头,待看到远方压来的恶魔军势后,原本还因为与李维斯异地冲锋的喜悦就迅速被战事的紧迫所压下,只剩下了紧张与凝重。

    在利维坦和基克先前的那一顿毁灭打击下,隘口的恶魔们被清空出了一个很大缺口,这大大减少了恶魔军势初始接触时的城防压力。

    可仅仅就是这么一阵子,远方的更多的恶魔却是如潮水般自科曼索森林漫了过来,甚至隐隐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城墙都在开始颤动。

    随着震动越来越大,那宛如蠕动黑潮般的恶魔大军缓缓逼近了提凡顿城。

    地表的人类,也第一次有幸在主物质位面见识到了血战战场上恶魔的攻势。

    其中最前方的,基本都是较为弱小的原魔、畸魔和夸塞魔,还裹挟着部分试图逃窜离开此地的怯魔。

    若是放在血战战场上,这些小恶魔只不过是用于消耗魔鬼大范围打击手段和体力的炮灰罢了,同时尸体也能够缓解恶魔本身的吞噬欲。

    可即便是这样在恶魔中显得‘羸弱’的炮灰军团,也给科米尔守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与心理压力,丝毫不亚于面对几十万大军铺面而来的震撼。

    更何况在这些炮灰之后,才是恶魔军势的主力:

    从两侧山脉跃进的狩魔蛛、如同秃鹫般自天空袭来的弗洛魔、四臂的剔骨魔,还有因为雄壮的体型在恶魔群中极为显眼、长着张蛤蟆脸的狂战魔。

    这些存在,平时哪怕是由于黑暗信者的召唤出现一头都能造成巨大的破坏,都是需要中高阶的职业者携手才能解决的存在,此刻,却是成群结队的出现。

    所以当阿尔泰斯看见这一幕后,才知道自己先前的雄心壮志有多么的天真和可笑。

    就别说此刻提凡顿城只有六千常规驻军与他携带的八百紫龙卫了,就算是将整个北境的六万大军调集于此,也不一定能够守的住多久。

    是的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城破根本就只是时间问题。

    这和梦境中的一幕,何其相似啊

    就在阿尔泰斯心神恍惚时,易勒温却是大声道:

    “我需要知道你们原本的作战计划!”

    阿尔泰斯心神一振,赶紧如实道:

    “我已经让狮鹫骑士带着求援信飞往王都,届时我们科米尔王国定将倾国之力来援,只不过因为南方亡灵天灾的战事吃紧,预计兵力只有六万左右。”

    易勒温问:“需要多久时间?”

    阿尔泰斯愁云满面:“从阿拉贝港口急行军至此,其中速度最快的一万紫龙骑兵团也需要至明日正午才能抵达!步兵团则需要两天时间,恐怕”

    果然就看到易勒温摇了摇头,直接说出了他心中最担忧恐惧的可能:

    “来不及的,这座城根本就撑不住那么久。

    “在旷野上骑兵团正面对恶魔发起冲锋无异于送死。”

    就在阿尔泰斯的面色变得惨白时,就听到易勒温继续道:

    “让狮鹫骑士再发一条加急信件,让阿拉贝驻军弃守内湖港口,所有北境援军向风暴号角山脉集结建立防御工事,准备接应难民潮。”

    包括阿尔泰斯、爱尔琳妮在内的众人露出疑惑时,一旁的苏萨尔法师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手道:

    “恶魔‘怕水’,有阿沙巴河与内湖的天然阻隔,王都的安危暂时还是无虞的,但届时恶魔之潮必然向着风暴号角山脉绕行!这个办法可行啊殿下。”

    说来恶魔也不是真的怕水,而是由于下层位面的大河湖泊往往都是途径的冥河形成的,冥河之水的特性是会不断的侵蚀生物的灵魂,让其记忆不断洗刷遗忘。

    所以哪怕是恶魔也对冥河有着本能的敬畏,以至于除非万不得已,他们不会自主趟入河流或是湖泊中。

    可旋即他的面色就变得惨白起来:

    “可没有援军接应的话我们怎么办?”

    易勒温望向城头下方的恶魔之潮道:

    “坚守到黎明,会有援军的。”

    阿尔泰斯自然相信这位‘精灵勇士’不会无的放矢,但

    他露出苦笑:“但仅凭我们不到七千守军,即便动员民兵恐怕连一个小时都守不住。”

    而这一次,还未待易勒温开口,一旁的希尔瓦菈斯就自人群中步出,拔出弯刀道:

    “看来阿尔泰斯殿下的数学学的不是很好,我们精灵何曾有过庇护于人类身后的习惯!

    “风语者残军!随我来!”

    下一刻,城内传来一呼百应的战吼:

    “生命值得我们为之而战!”

    于是在提凡顿守军震撼的目光中,这些原本应该在城内养伤、满身血污的精灵游侠们踏着整齐的步伐自阶梯上大步登上城头。

    仅仅片刻,就将那些民兵的位置与孔雀全部填满,铛的一声齐齐拔出腰间的弯刀,怡然无惧得看向来袭的恶魔军势:

    “为了米斯卓诺逝去的荣耀!”

    那一刻,原本惶恐不安的提凡顿守军望着这群精灵游侠们的背影,莫名心安了下来,更有一种莫名的愧意。

    似乎回忆起了祖先提及过的

    千年前人类与精灵携手在月海公路上立下立石与誓约的一幕。

    PS:周一手头要处理的工作有点多见谅个先掐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