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银龙的黑科技 木老七

第六百一十三章 女王的愉悦

    要挟,说到底其实是一门关于心理威慑上的学问。

    如果想要要挟一个普通人,那么最直接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威胁他的生命。

    财产、家人、名誉等次之。

    但当你想要要挟的对象,换成恶魔的话那往往就要上升到另一个可能会让人精神分裂的层面了。

    因为恶魔这种生物天性混乱而邪恶,他们疯癫起来可能莽到连关乎性命的契约都不在乎,更遑论什么财产、家人、名誉?那都是狗屁!

    而一旦混乱起来,他们又可能仅仅因为一句言语上的羞辱就直接掀桌。

    历史上无数前往深渊冒险的旅者、亦或是将恶魔召唤至物质位面的施法者,就曾经因为各种奇葩的原因在这种‘交涉’的事情上翻车,从而肉体沦为恶魔的粪便,灵魂沦为它们的玩物。

    所以但凡能够将恶魔如臂指使的‘召唤师’,无一不是心理学上的大师。

    李维也是在按照希尔维遗留的做法顺利让原本还一副‘胜券在握、赢家通吃’的魅魔女王瞬间秒跪‘喊爸爸’好半响后,才慢慢洞悉了其中的关窍所在。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无论是希尔维,还是他李维,都与美坎修特没有直接层面上的利益冲突!

    他们是秩序侧的存在,是如此的理智而冷静,也完全没有什么干掉美坎修特的理由。

    甚至恰恰相反,他们的存在,却能潜在的为美坎修特提供利益甚至利用。

    魅魔女王这么多年来不惜以肉身布施,除了满足自己那旺盛的欲望和癖好外,不就是为了将自己能够利用上的‘大腿’搞的多多的吗?

    那么问题来了,在双方笃定对方对自己没有杀意甚至对自己很有用的情况下

    怎样才能最有效的去要挟一个阅人无数的女色魔呢?

    对此已经学会抢答的希尔维同学,早就掏出了一张满分答卷:

    直接把她下面那张嘴给堵上!

    你让我高兴了才给你爽一阵子。

    对于自诩幸欲化身、一天不冲个几十次就浑身难受的女司机美坎修特而言,这几乎比让她去死还要致命。

    最重要的是,这也相当于缴械控制了她拿去润滑盟友关系的‘武器’。

    其中后者尤为要命。

    因为那是美坎修特身为魅魔女王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李维在对希尔维佩服的五体投地之余,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已然重新变形成人类形态的李维,此刻就如同回到自己的老巢阿弗纳斯似的,仿佛自己才是这座领地的主人一样,神态傲然的躺坐在大殿的王座之上,以手撑着颌骨,俯视着眼前正如同战俘般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魅魔女王,慢悠悠的开口问道:

    “好了,现在,你可以回答先前那些问题了。”

    眼角尤自带着泪花的美坎修特,总是不自觉地摩挲扭动着双腿,神情端庄却略带着些许忐忑的可怜神情,仰望着坐上的李维道:

    “那个那个你能不能先帮我解开它我我感觉很难受”

    “唔?”

    李维当即就注意到了美坎修特的状态与先前截然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美坎修特可以说是人尽可夫的婊子的话,那么此刻的样子,看上去就跟纯洁的圣女一样。

    而那恍惚、忐忑又坐立不安的神情,又像极了正处于戒断反应的瘾君子。

    瞥了一眼手中并不算完整的秩序权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也许希尔维做的,不仅仅是靠它堵住了魅魔女王的一张嘴那么简单。

    而是暂时将她从混乱邪恶阵营强行拉到了秩序侧

    有点狠呐

    而这一切,也证实了李维原本的猜测:

    当初的希尔维,正是靠着一节秩序权杖实现了将那些混乱的恶魔转化为了理智的秩序侧而为己用。

    “那么好吧。”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李维,在美坎修特那‘惶恐’而又期盼的眼神中缓缓点了点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她这个不算是太过分的条件。

    就见李维轻轻顿了顿手中的权杖,又是一阵金属机括变形的清脆声响起。

    “啊终于终于”

    而原本挺直了脊梁的美坎修特也如同没有骨头的美女蛇般如释重负的重新瘫坐在地,然后神情恍惚的微张着嘴,就将手急不可耐伸向裙下。

    李维眼看着这位女王竟是企图当着他的面给他表演一番深渊柔道赶紧又顿了顿权杖。

    “不!不要!!!你怎么能这样!”

    美坎修特好不容易才‘重获短暂的自由’,可她还没来得及抵达天堂的门径就重新跌落回深渊,神情可怜绝望至极。

    砰!

    李维重重一拳砸在扶手上,火光四溅,双目怒视着眼前的女恶魔:

    “给我闭嘴!你这头恬不知耻的母猪!

    “机会已经给过你了,可你竟然仍旧妄图引诱一头纯洁自律的银龙!

    “嗯?”

    美坎修特冤枉极了:“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习惯这样了”

    同时这位魅魔女王也在心中在疯狂问候李维和希尔维这些星界银龙的祖先!

    这帮该死的银龙!简直一个比一个无耻!

    自己只是憋久了想要释放一下天性!怎么了嘛!

    还能不能尊重一下她们深渊魅魔的传统手艺活了!啊?

    李维却是一挥手,喝道:

    “好了我不想再听到你的任何狡辩。

    “我只需要得到答案!

    “如果你的下一句回答还不是我想要的话”

    说道这里,李维顿了顿,面无表情的盯着诚惶诚恐的魅魔女王,咆哮道:

    “那你就给我做一辈子清心寡欲的修女去吧!!!”

    “不!!!”

    面对这样‘残酷’的威胁,美坎修特本能的打了个颤,仿佛终于‘认清现实’般语速极快的回应道:

    “可希维尔留下的东西已经在你手中了啊!”

    “去向!我要知道她的去向!”李维愤怒道。

    “我也不知道啊”美坎修特一脸无辜道。

    李维一把掐住她变形的脸蛋抵近自己的面前:

    “该死的!你先前不是还用它来要挟我吗?现在却跟我说不知道?你是在耍我吗?”

    “可恶魔在谈判时利用谎言来争取更多利益不是很正常的吗?”

    美坎修特那模样就仿佛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该死的!看样子,是时候该让你明白愚弄我的代价了!”李维一把将她甩了出去。

    姣好的美人狼狈的跌在冰冷的地板上,在听到李维那冰冷的话语后如同即将被抛弃的母兽般一把抱住李维的大腿求饶道:

    “等!等等!虽然她没有告诉过我!但但我大致能够猜到她去了哪里。”

    “噢?说说看。”李维眯起眼睛,盯着趴在他膝盖上的女王道。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将她一脚踹开。

    “她应该是回家了”美坎修特笃定道。

    “回家?她还哪来的家”

    李维刚要露出嗤笑,面庞却是陡然一滞

    等等!

    难道是

    这时就见美坎修特神情微微有些恍惚道:

    “这些年,没当我前来觐见希尔维时,她只会做两件事。

    “看书

    “和仰望星空。

    “有一次,我开玩笑的问,星空有什么好看的。

    “可她却回答说

    “因为她的故乡,就在那里

    “她的神、她的母亲,她的族人,都在那里

    “她想家了

    “还说,我们这些恶魔,永远不会懂得那种情感。”

    李维喃喃道:

    “她回星界了?”

    确切的说

    希尔维很可能去往了银龙母神、怜悯女士塔玛拉的神域。

    那座位于星界极乐境的浮空山脉了。

    可是那里不是早就已经因为虚空生物的侵袭而变成一片危险的死域了吗?

    就连怜悯女士塔玛拉都已经沉寂了很多年,再也未回应过善龙们的祈求。

    这种时候,她还回那里去做什么?!

    疯了吗?

    “她走多久了?”李维霍然看向美坎修特道。

    “一个月,确切的说,是37天前。”

    美坎修特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37天前?”

    李维却是一愣。

    ‘圣者浩劫的同一天?’

    ‘她为什么迫切的选择那一天?’

    ‘而不能等待我的到来?’

    ‘难道这之间存在什么必然的联系?’

    ‘亦或是因为我掀起的圣者浩劫’

    ‘导致她必须去做些什么?’

    李维越想越存在这种可能。

    毕竟当时走投无路的他,被逼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操控虚空星神之躯,以众神殿为媒介暴力修改科瑞尔世界的运行规则。

    很难说没有留下什么麻烦的隐患!

    因为哪怕是一台简单的电脑乱改运行程序都可能出BUG,更何况一整个复杂的多元世界

    可让李维想不通的是,既然希尔维有着某种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么她当时为什么不阻止自己,或者在更早时阻止盗窃命运石板的死亡三神呢?

    “该死的!”

    李维重重朝着王座上一拍,索性暂时不去思考这个几乎让他脑袋都快炸掉的悖论问题。

    只觉得希尔维这种堪称神棍的做派着实令他无语至极。

    “难道有什么问题就不能跟别人沟通一下吗!”李维忍不住怒斥道。

    结果已经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他大腿上魅魔女王神情比他还激动:

    “就是!她性格绝对有问题,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来说嘛!

    “每次非要等我犯了错,才来想尽办法折腾惩罚我!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钓鱼执法嘛!”

    感觉到一阵温润触感将他思绪打断的李维当即就看到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然后一脚把女王给踹了回去:

    “你特么给我一边呆着去!”

    魅魔女王一屁股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有些敢怒不敢言的看着他道:

    “噢”

    若是放在百年前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估计早就被她拉上一打露水情人给直接干爆了。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被希尔维调教了百年后,她竟是隐隐有些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甚至这种冷淡粗暴的对待,让早就已经尝遍了各种姿势和玩法的女王感到有些新奇和另类的刺激感。

    可是当美坎修特如同美**般乖乖跪坐于一旁,李维自己一个又想不住个所以然来。

    好半响,他又重新看向美坎修特道:

    “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吧,她这些年待在你这里,又都在做了些什么?”

    闻言,美坎修特微微睁大了眼睛,沉默了会儿,像是陷入了回忆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间应该在谷地历1254年”

    而在听到这个时间点时李维的瞳孔微缩。

    谷地历1254年,正好也是李维在幽暗地域破壳而出的时间。

    不过这和对方去往深渊的时间并不一致,那时候希尔维应该已经去往深渊有一段时间了。

    就听到美坎修特继续道:

    “当时我正从颤栗牢笼放松归来,结果听到一阵异常的动静出现在了我的宫殿中。

    “最开始,我还以为又是格拉兹特那个混蛋派来的老鼠。

    “可当我进入这座大殿时

    “我就看到了她”

    说道这里时,美坎修特眼中仿佛绽放出了光:

    “那时的她,就如同此刻的您一样,如同天生的王,端坐在这尊剃刀王座之上,俯视着我。

    “她说她叫希尔维,可能得在这里借住一段时间。

    “啊那时候的她,实在是太美了”

    李维听到这里微微皱眉,心说你一个女的,用这种神情去夸另一个女人,你怕是有点不对劲!

    不过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他还是没有选择打断。

    “她简直就像是从天堂坠落在深渊的天使

    “仿佛那就是世界赐予我美坎修特的礼物一样。”

    美坎修特舔了舔猩红的唇,又怕再遭受到来自李维的惩戒快速看了他一眼,讪笑道:

    “只不过当时的她,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身上更是被一种很可怕的负面混乱能量所侵蚀。

    “可她却拒绝了来自我的治疗,而是悍然选择用利刃将那些被侵蚀过的肌肤、血肉甚至骨骼全部削下,再以九环奥术【许愿术】恢复自己几成骷髅的躯体。

    “那恐怕将是我此生都无法忘怀的震撼一幕。”

    就在这时,美坎修特忽然只觉一阵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寒意再次袭来,霍然抬首,就愕然看到,李维的指尖,燃着一点幽紫色的火焰。

    它黯淡而安静,却又如同蕴藏着能够让时间一切都为之凋零的毁灭力量

    “你说的负面混乱能量,是这样的吗?”李维幽幽的说道。

    与此同时,一道如同辐射脉络般的侵蚀痕迹正顺着李维的手指朝着他的手臂乃至身躯蔓延而去。

    “是,又好像有些不同。”美坎修特有些不太确定道。

    “好谢谢。”

    李维发出一声叹息。

    下一刻,他的右手就变形弹出几根利爪,在美坎修特惊愕的目光中将已经开始被侵蚀的左臂齐肘斩断,飞洒出去。

    随着奥术的光芒亮起,又一条新的手臂自断掉的肘部长了出来。

    李维用力握了握新生的手臂,然后用一种自己都不太确定的语气喃喃自语道:

    “真是见了鬼了难道那头母银龙还真是我亲妈不成?”

    “哈?”

    美坎修特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珠子乱转,轻舔红唇。

    像是发现了什么

    令她极为兴奋而愉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