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银龙的黑科技 木老七

第六百五十章 恭喜坎革维安阁下

    幽暗地域,真菌森林,尖啸谷,幽烬城。

    黑龙王子坎革维安正神情亢奋的卧在原本属于他母亲腐毒女士萨维薇安的权利高台上,却强自镇定的学着她老妈平时聆听政务微眯着双眼假寐的模样。

    虽然这已经是他暂代萨维薇安执政的第三个年头,且很可能等母亲从悠远的沉睡中醒来成为古黑龙之后就要将手中的这份权利重新还给他母亲,但坎革维安却依旧十分珍惜这个‘实习领主’的宝贵机会。

    要知道在过去那些年,可从没有如此先例。

    萨维薇安即便是进入沉睡期,也是将她手中的权利暂时下放到几个得力的眷属手中,而不是选择交给她的某个孩子,更别提他这个幽烬城之耻的小儿子了。

    不过似乎是因为对于其在动荡之年期间的作为极其满意,因此有意以此培养他。

    当然,在进入陈睡前,高台上的所有财宝是收了个干干净净,一枚铜蹦儿都没给坎革维安留下。

    这可让当时的坎革维安犯了难了。

    身为一名代理领主,尤其是身为一名巨龙,怎么能没有财宝才彰显自己的富有与威仪呢!

    于是机智的坎革维安想起自己曾经在泽兰迪亚担当质子时的那段经历,脑袋一拍,直接以身为巨龙的自己和他在幽暗地域某处小领地的巢穴为抵押,在北地泽兰迪亚埃斯考分行贷款了足足三千万霍格铜币。

    开玩笑,他就算真去给卓尔们下海打工把自己给卖掉上百次也贷不了那么多金币好吗!

    当然办法总比困难多,联想到自己曾看到过的那本中的某条黑历史,他将这几十年攒下的所有金币给融了,将其中一些铜币给镀上了一层金币分布在财宝的最外层。

    如此一座比他母亲在位时还要金碧辉煌的黄金龙巢就此诞生。

    他仍旧记得自己布置好龙巢第一次召见幽烬城诸位巨龙眷属时,那些家伙错愕的精彩神情了。

    当然他那天并没能得瑟多久,许是过于激动,脚下一抽筋,赶工的‘黄金’龙巢直接被他蹬塌了一角

    从那之后,幽暗地域就流转起他黑龙王子坎革维安的财宝是镀金铜矿的传闻

    而坎革维安也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好在他在泽兰迪亚生活了几十年的见闻给了他改革幽烬城的助力,他上任的第一年就力排众议,下令将城邦周遭的剧毒沼泽给抽干填平了,于是终年笼罩在幽烬城上空的毒雾,消散了。

    由于泽兰迪亚和格尔索恩的毁灭和缺失,没有了毒雾笼罩的幽烬城渐渐成了链接北地和幽暗地域的商业枢纽。

    有了大笔进账的商业收益,母亲的所有眷属都闭嘴了。

    毕竟,没有什么正常的智慧生物会跟钱过不去不是吗?

    就连当年跟他一起去米纳斯提里斯遇到危机却毫不犹豫将他卖了的卓尔龙纳乌莉姆都寻着金币的芬芳腆着天跑回来抱着他的龙大腿祈求他的原谅。

    那一刻,坎革维安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龙生的巅峰。

    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

    他坎革维安什么都可以原谅,唯独背叛!无法原谅!

    可是当这只比卓尔还风骚一筹的卓尔龙微眯着水润的双眼,舔着唇,掰开他的泄殖腔径直钻进去了后

    黑龙王子陡然发出一声贤者的叹息,那一刻,他佛了

    什么!他坎革维安是谁啊!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此刻感受着来着下半身的阵阵难以言喻的舒爽,坎革维安口不择言道:

    “噢耶斯要是母亲能永远沉睡”

    感受着大厅中突如其来的安静和诡异目光的聚焦,黑龙王子一个机灵,赶忙纠正道:

    “啊不能多睡会儿就好了”

    于是一众女士的眷属选择原谅了这位王子日常的‘睿智’语录。

    而就在这时,他的一名兄贵长兄向他禀告道:

    “代领主冕下,一只来自埃斯考的使节团前来求见。”

    “噢?领头的是谁啊?凯文?还是我的人类兄弟斯嘉德?”

    坎革维安微微睁开眼睛,来了一丝兴趣。

    “他穿一身红色法袍,自称菲舍·泰勒。”

    “菲舍?!!他不是死了吗?我干,提亚玛特在上,他这是又从地狱顺着冥河爬回来了?”坎革维安猛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道。

    “对了还有一位随行者,似乎是安娜小姐。”

    砰!

    坎革维安直接将自己那已经焊接修复过一次的铜王座给踩塌了一角,径直从高台上滑落下来,一屁股墩子坐在大厅的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和一声娇滴滴的哎哟声。

    “我干今天是什么日子噢魔法女神驾临了啊喂!还等什么!赶紧召不是!赶紧请进来啊!”

    几分钟后,待菲舍领着这只几近全员传奇的奥术师队伍来到大殿时,坎革维安整头龙都斯巴达了

    忽然莫名的有种难以言喻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也许是因为年轻意气风发时遭遇的第一次重大挫败,就是在幽暗十里河畔预见那头名叫提比利乌斯的银龙。

    所以往后这么多年,坎革维安虽然努力过、奋斗过、再次挫败过、释然过,但难以否认的是,他在动荡之年后,心底一直是将自己向提比利乌斯对标、试图慢慢追赶接近的。

    而这些年来,随着得到母亲的认可,代理掌控这座幽烬城,将它一点一滴变成自己所熟悉的那座城的繁华样子,他总是扪心自问着自己应该快要达到对方当年的成就了吧。

    可眼前仅仅这只堪称奢华的施法者队伍,似乎就将他这些年的努力与成就给拍了个稀碎

    就见那头再熟悉不过的红袍光头面带笑意的向着他躬身一礼,道:

    “坎革维安殿下,命运又让我们相遇了啊”

    心里难受归心里难受,坎革维安可不敢托大,赶紧起身回礼道:

    “哈是啊黑龙坎革维安也见过菲舍阁下,还有魔法女神大人

    “不知道诸位驾临我们这小小的幽烬城,所为何事呢?

    “如果有我能够用到我们的地方,那定是我们幽烬城的荣幸!”

    当年他母亲在格尔索恩与泽兰迪亚之间毅然将重注压在了提比利乌斯身上,从而换来了幽烬城如今的繁华。

    他坎革维安同样相信自己身上的遭遇和母亲的眼光。

    跟着那头银龙能看到钱途和希望。

    菲舍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知道阁下,可还记得当年的那艘耐瑟魔法船吗?”

    “哈”

    这几个词眼,就仿佛打开了坎革维安尘封已久的记忆。

    想起了自己变形成卓尔混进冒险队伍结果被里面触发的机关当场射成孤睾战士

    想起了里面成堆的异变血肉怪物和成建制的金刚石魔像

    想起了自己明明成功夺取了那枚密瑟能核却被提比利乌斯强行用魔法给拖拽回了那片传奇混战的可怕战场

    想起了那艘魔法船深处,那个诡异而可怕的秃头奥术师

    想起了母亲硬扛着那可怕的奥术之雨解救他险些身陨的一幕幕画面

    坎革维安本能的打了个冷颤,忽然有了种不太妙的感觉:

    “你们该不会是要去找那艘船吧?”

    天知道那名巫妖奥术师和那群血肉怪物是不是还活着啊!

    菲舍的笑容更盛:

    “我们领主说,你知道它的沉降地点。

    “所以,我们来此的目的,就是烦请你带个路。”

    噗。

    一声异响后,众人诡异的目光,齐齐落在了那名突然从这名黑龙王子泄殖腔里侧漏出来、满身浆糊似乎已经窒息过去的半龙卓尔少女

    整个幽烬议事厅陡然寂静了下来。

    一群黑龙眷属齐齐挪开了目光。

    魔法女神深吸口气,强忍住了将眼前这头猥琐的黑龙净化的冲动。

    菲舍则是挑了挑眉,轻咳了一声,赶忙笑着帮已然石化的黑龙王子打圆场道:

    “阿这恭喜坎革维安阁下,平安诞下半龙公主一位。”

    “”坎革维安神情木然眼神晦暗

    这一天,幽烬城黑龙王子执政的第三年,于会见泽兰迪亚使节团之日

    社死当场

    三天后,自幽烬城代理城主之位引咎辞职的坎革维安,沿着自己的记忆,将菲舍一众奥术师团带到了位于地下裂缝深处的一处空腔层域中。

    “就是它了吗只是这船,有点小啊。”菲舍搓了搓自己的下巴。

    望着眼前满是裂痕主体却还算完好的魔法船,一众奥术师们眼露赞叹之色,又有些惋惜。

    唯有如今已然成为魔法女神的安娜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眼前这艘魔法船

    似乎诞生了一丝神性

    并且似乎还在这股不朽力量下缓慢自我修复着?

    联想到最近在整个科瑞尔大陆流传的那个流言,安娜隐隐想到了某个可能

    不由有些震撼

    信仰之力居然还能这么用

    可就在这时,众人的思绪却是被身后传来的一声惊呼所打断。

    “不五色龙母在上,怎么会这样”

    就见卓尔形态的坎革维安一脸痛惜的望着手中俨然破碎快速风化消逝的吊坠。

    那是他母亲沉睡前交给他的,传言是当年五色龙母提亚玛特赐予母亲的圣器。

    即便如今早已联系不上提亚玛特,但它本身具备的魔法属性效果依旧让它是件卓越的魔法器具,所以坎革维安一直倍加珍惜的带在身上。

    坎革维安忽然有了种不太好的感觉

    恩瑟的首都,金碧辉煌宛若神国临世的恩瑟拉斯城外。

    一场自神系战争后,阔别两千年来最浩荡也最惨烈的一场战争正于阿兰勃河畔上演着。

    由于恩瑟的‘神王’吉尔伽自‘神降世间’后,随着税负的暴涨与神王的种种残暴之举,恩瑟境内民怨沸腾,大批的民众倒向了本该是敌人的穆尔霍兰德。

    其中绝大部分都被一个诞生于恩瑟的‘三首黑暗之女’的教派所吸纳,并逐渐壮大,直至伙同穆尔霍兰德的大军直逼恩瑟的王都。

    只可惜,这场起源于两个同源神性家族的矛盾、波澜壮阔的战争,已然步入尾声。

    阿兰勃河畔,吉尔伽如同屠龙英雄那般,手持黄金长剑,站在一头垂死的三首巨龙背脊上,面带残忍笑意道:

    “真是太无趣了。

    “我本以为,我能够收获一场足以载入史诗的畅快复仇。

    “结果,这一次,你们的爪子,却连我的王都城墙、我的永恒胜利金字神塔都未能触及。

    “提亚玛特,你真是太让我感到失望了。”

    就见三首巨龙中的那颗红色龙首虚弱的开口道:

    “我也很失望,吉尔伽美什,过去的你,虽然同样残暴,却至少可以称得上是伟大。

    “可你却设计驱逐了阿斯兰,驱逐了霍尔,驱逐走了除了拉曼和伊师塔外几乎所有的旧神。

    “如今,我似乎连拉曼和伊师塔的身影都未曾看到。

    “可如今成就恩瑟唯一神的你似乎也不过如此啊

    “若不是因为那头银龙掀起的圣者浩劫,你不过是我一爪子可以捏死的臭虫!

    “你这所谓强盛的恩瑟拉斯城,也不过是一口吐息就可摧毁的孩童积木!

    “等着吧吉尔伽美什!

    “待我寻回力量

    “我会像当年那样

    “让你的国度,从此笼罩在龙翼的阴影之下!

    “让阿兰勃的海水,淹没你赖以为生的王都!

    “用利爪,撕碎你引以为傲的永恒胜利金字神塔!

    “我会让你

    “重新体会

    “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噗!

    吉尔伽美什一剑捅穿了提亚玛特三首转生体的头颅。

    五色龙母饱含怒火的眼神就此凝固。

    这位残暴的恩瑟神王,眼底,只剩下了如同海底般的晦暗与沉寂。

    “你废话太多了”

    半年后。

    突米斯。

    一名获得了提亚玛特散落神力碎片的红龙察斯萨,在那股力量的牵引下,找到了一头名为葛丝塔纽思的太古蓝龙残忍的杀死了她,并在本能的驱使下吞噬了她的尸体。

    忽然,察斯萨感到全身涌动着神性力量,然后脖颈处,竟是长出了一颗蓝色头颅

    蓝色龙首眼中突然浮现出一股截然不同的神情,喃喃道:

    “吉尔伽美什这种力量怎么跟那头银龙那么像”

    这一刻,祂终于记起了曾经在奈瑟兰群岛中,被李维一口虚空吐息喷中脑袋而遗失的记忆画面。

    “你说什么?”红龙察斯萨愕然扭头。

    “你说什么跟什么?”蓝龙察斯萨一脸懵的自问自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