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银龙的黑科技 木老七

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等正欲死战 城主何故先降?

    就在某个无足轻重的牛头人佣兵于血战战场悄然变节,巴托地狱的魔鬼们开始朝着万渊平原大军压境时,无底深渊那些恶魔领主们的反应却显得过度淡定

    原因也很简单,相比起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在九狱之主的默许中、又于银龙大公的整合之下已然统和了远征意志的巴托地狱。

    无底深渊则自从混沌远征失败、塔纳厘恶魔大叛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类似混沌之后那样能够一言而决的裁决者。

    这就导致深渊的恶魔领主们在面对这种势必会涉及到各种利益与权力交替的纷争时,短时间内不,或者说他们永远难以达成共识。

    尤其是在他们的领地都遭受了来自鼠潮长达一个多月之久冲击的情况下。

    鼠潮虽然对于堪比次级神灵的恶魔领主而言并不具备致命的威胁,但若是他们离开了

    那无尽的鼠潮对于他们的领地和中下层恶魔而言,就是灭顶之灾。

    在这样的境况下,谁又愿意为了所谓‘整个无底深渊的安危’,而坐视自己领地与利益受损呢?

    对于所有恶魔领主而言,他们自身的利益,高于一切。

    一旦失去了领地,他们什么都不是!

    变幻女士阿尔蒂娜诗曾经的遭遇,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个问题。

    当然无数恶魔领主也曾试过成为那样的存在,而其中最具竞争力也最趋近成功的领主却有三位:

    恶魔王子狄摩高根、不死君王奥喀斯,还有自从六十年前就销声匿迹的乌黯主君格拉兹特。

    而让深渊的恶魔们津津乐道的是,这深渊三巨头近千年来,都一直围绕着愤怒主君科斯彻奇所统领的23层深渊钢铁冰原上的斯托德特之门展开着漫长而浩荡的战争,且至今未能决出胜负。

    那是科斯彻奇通过献祭了他沦为恶魔之前的一个畸形女儿,从而奇迹的于原初世界树之轮上打开了一个能够稳定从无底深渊直通上位面约瑟园的传送门。

    传言谁只要能够主宰那座门户,就能够获得来自深渊意志的承认,成为真正的深渊主宰!

    当然,传说归传说,但凡稍微有些脑子的高等恶魔都会短暂的思考一个问题:

    那就是如果真的如同传说所言,为什么一开始就掌控或者说亲手创造了这座门户的愤怒主君科斯彻奇,至今仍然只是那个疯癫的霜巨人之王,而非所谓的深渊主宰呢?

    深渊主宰者悬而未决,眼看着断域城就要因为如此可笑的原因而被魔鬼大军淹没时,深渊里几乎所有的恶魔像是突然感受到了某种忽如其来的悸动,齐齐抬起头来。

    而很多智商堪忧的中低阶魔鬼则开始无意识冲击着鼠潮,朝着万渊平原汇聚而去,一时间,大深渊里的无数传送门竟是如同井喷一般涌出无数恶魔。

    与此同时,那些恶魔领主们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冲动。

    他们顿时明白,这是来自深渊的意志。

    深渊意志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威胁,就像是一个生物体内突然涌入了大量的侵入细菌,体内的免疫系统受到刺激下开始启动一样,大量的恶魔宛如没有意识的白细胞与巨噬细胞开始涌向患处伤口,进行作战。

    只不过深渊领主们的意志无疑更加强大,可以在这个冲动的来临时,不至于让本能淹没自己身为个体的意识。

    但很显然的是,公然对抗深渊意志同样是一个愚蠢的选择。

    否则因为血战战场不住被压缩而逐渐变得暴躁起来的‘深渊母亲’,很可能会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办法,将他们这些尸位素餐的领主们一起给解决掉:

    就比如狄摩高根百年前就曾经被罗丝给整出了深渊,流落到了幽暗地域魔索布莱城,结果被一个名叫崔斯特的双刀卓尔给莫名其妙的干掉过一次。

    这个令那位双刀游侠名声大噪的事件,甚至一度被当时的汲水城拿去拍过一个名为《黑暗精灵》三部曲系列的光影剧,却因此引来了不少北地学者的质疑:

    一个连传奇都不是的卓尔游侠,怎么可能干掉身为深渊三巨头之一的狄摩高根,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人的智商!导演为了票房洽烂钱!

    最后剧组方只好解释为‘剧情杀’而不了了之

    毕竟事后狄摩高根依旧在深渊活的好好的。

    又比如不死君王奥喀斯,也曾经被初入深渊的不死复仇女神齐雅温莎莉给捅死过一次,若不是当时经验尚浅的阿莎妮无法彻底抹除掉其在深渊的痕迹,恐怕这位三巨头之一给玩脱了。

    事后回忆起来,自己就像是失了智一样,明明有一万种选择干掉蚂蚁一样的对手,却偏偏每一次都选择了最糟糕的那一项。

    这一切,都被恶魔领主们视为

    来自深渊意志的‘关怀’!

    在无底深渊,一切皆有可能。

    无论你是受到深渊母亲的眷顾亦或是唾弃。

    最终在狄摩高根那颗‘不高兴’脑袋与不死君王奥喀斯的率先妥协之下,要求所有深渊领主们必须向断域城增兵。

    而这个决定,也让这座毗邻大深渊的断域城在短短几十天内就变得人山人海,并准备在解决完那浩荡的鼠潮之灾后,向着血战战场前线的钢铁要塞进行支援。

    可这些恶魔大君们还没能等到向前线进发的调令,断域城就接连收到了来自前线疾风骤雨般的城破消息。

    一旦处于后方毗邻大深渊的断域城再度失守,任由号称‘万门之地’的大深渊也落入巴托魔鬼手中的话,无数万年来的血战主动权,恐将从此易手。

    这是所有恶魔领主都不愿看到的光景,因为那势必会引来深渊意志的狂怒。

    他们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混沌远征时期的大洗牌。

    终于,在两位恶魔主君的继续施压下,部分式微的恶魔领主也被要求直接前往万渊平原断域镇增援。

    比如422层领主的豺狼人主君耶古诺、又比如600层领主的兽嚎主君巴菲门特等,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恶魔领主也迫于压力派出了化身前往。

    唯一让恶魔们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恐怕就要属自发以本体前往断域城的魅魔女王美坎修特了。

    而这位艳名远播的女王对外的理由则是担忧自己女儿红色寿衣的安危

    这个扯淡的理由自然是没有恶魔相信的,与其相信这位魅魔担忧自己的女儿,相信她会体恤自己的那些情夫们反倒是可信的多。

    可偏偏这位魅魔女王近几十年来的举止却是有些诡异。

    不仅脾气越发的暴躁,而且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她的领地了。

    以至于她一出现,原本就一团乱麻的断域城直接乱成了一锅粥。

    而就在这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下,断域城却又突然寂静了那么一瞬。

    因为恶魔们齐齐感觉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魔能聚焦,于是扭头朝着血战战场的方向瞧了一眼,然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就看到血色的天际尽头,出现了一座城

    一座悬浮于苍空的钢铁之城,残阳的余晖映照其上,染上了一层红霞,宛如一个显现于世间的奇迹。

    而此刻一头银龙立于那座奇迹之城,号令着大地上奔走的千军,如同众神之王般,俯瞰着他们。

    那股让恶魔领主们都有些头皮发麻的魔能,就于那座城下方延伸出来的一支足有几公里长的金属管中聚焦。

    那魔能之强大,就连周遭方圆百里内的魔网仿佛都在因为魔能的过载而开始能够以肉眼观测出来。

    风之魔王帕帕祖抱着双臂立于断域城的上空,遥望着那座天空之城与城头的那位传说中的阿弗纳斯大公,对这种造物似乎感到有些新奇道:

    “耐瑟瑞尔的浮空城吗?巴托地狱什么时候居然获得这种魔导技术了难怪有信心反攻无底深渊。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这里是断域。

    这万渊平原最核心的地带,亦是通往‘万门之地’的门户所在。

    自从当年卵之城堡被毁,断域忽然多冒出了四位领主后,碍于深渊意志的关注,断域所辐射的地域已然笼罩了整个大深渊的入口。

    以如今他女儿红色寿衣所能掌控的深渊之力,即便是他这位号称掌控着帕祖尼亚天空的奥比里斯魔也不敢小觑。

    深渊领主待在自己的领地中,就是身在神国之中的神!

    试问,谁又能够在一座神国中杀死一位神呢?

    不只是他,所有的恶魔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

    就像他们认为深渊意志永世长存一样。

    可是这位风之魔王陡然发觉那头银龙看向自己的眼神

    有些奇怪?

    下一刻,帕帕祖就看到了一道绚丽的光然后整个世界仿佛都被绝对的光耀所充斥。

    他本能中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他的思维并不能比光更快,于是瞬间就被那道璀璨的光柱所吞噬了。

    不仅是他,三分之一座断域城直接蒸发了

    那道魔能光柱径直贯通了山巅上的断域城后,又划过了半个帕祖尼亚的血色苍穹,无声切入了地面,一路横扫。

    待那道仿佛能将眼睛灼瞎的恐怖光束消失后,帕祖尼亚的大地上,只留下一道宽达几公里却长达几百公里的看不见底的可怕坑洞。

    坑洞边缘已然被腐蚀的不成样子,暗红的岩浆依着重力不断流淌而下,坑洞上方不断冒出的高温蒸汽将平原上的景象都维持扭曲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道光束像是击穿了地底深层的什么,整个万渊平原都如同爆发了地震似的不住颤抖着。

    俨然像是又出现了另一道微型的大深渊。

    “阿弗纳斯近卫军听令!

    “目标断域城!冲锋!!!”

    伴随着一声竭斯底里的怒吼,远方更是响彻起密密麻麻如同闷雷般的轰鸣声。

    而身在地狱大军的最前列的阿弗纳斯近卫军,则在一名深狱炼魔的率领下,向着于炮击中翻滚沸腾的无尽恶魔,发起了冲锋。

    那是前阿弗纳斯大公,拜尔的声音。

    直至此刻,断域城幸存的恶魔们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懵逼的看着那些被高热波及却没有暴毙从而抱着满是脓疱的身体痛苦嘶吼着满地打滚。

    似乎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面对这样毁灭性的打击,身在断域城中的他们却没有得到任何防护?

    而更多的恶魔领主化身们则不可思议的看向那名立于断域城前,神情恍惚的看向万渊平原,却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作为的断域城领主红色寿衣—帕勒芬妮。

    就连身为红色寿衣母亲的魅魔女王都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叛变的这么直白这么果断

    果然,帕勒芬妮很快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她像是浑身力量都被眨眼间抽空了似的,面色惨白。

    如果不是杵着一把术士法杖,可能已然跌落在地。

    可即便如此,她像是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反抗,唯有那恍惚的目光,痴然的望着远方不顾一切,带着地狱千军朝着自己冲来的那头魔鬼。

    他真的做到了

    就在美坎修特正考虑着要不要先上演一波‘为了深渊母亲大义灭亲’的戏码时,人群中却陡然窜出一个纤瘦的身影,一道嚣张而又得意的笑声由远及近:

    “帕勒芬妮!你这个背叛深渊意志的丑陋爬虫,给我去死吧!”

    却是手持战刀的变幻女士阿尔蒂娜诗,而在她身后,是倒伏在血泊中至死都有些不可置信的门之守卫克鲁里奇。

    她遥望着帕勒芬妮的垂垂欲坠的背影,感受着躯体暴涨的深渊之力,阿尔蒂娜诗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狂热。

    她知道自己赌对了!

    这个早就背叛了自己阵营的魅魔,在看到自己的旧情人后,果然临阵叛变了!

    但在此前,她却一直引而不发,因为那样即便提前将对方挤下去,谁能保证,自己就一定能接替对方上位呢!

    至于战场上的得失,那又与她阿尔蒂娜诗何干!

    她只要力量!

    只要自己于这时候干掉对方,自己一定能够得到深渊意志的眷顾!

    唯一让她有些恼怒的是,那两只小魅魔不知道被对方藏到哪儿去了!

    就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却是突然出现了一道身躯壮硕的身影拦在了她的身前。

    对方摘下兜帽,露出一颗猩红的蜥蜴脑袋,咧开嘴角笑道:

    “好久不见,阿尔蒂娜诗小姐,惊喜吗?”

    然后就在恶魔们的目光聚焦中陡然膨胀,变成一头身负狰狞炮管的机械红龙,一爪朝着变幻女士当头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