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爆裂天神 当年离歌

第740章 一拳天与压潮头

    格鲁·怀斯曼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血象与那名执火者厮杀的难解难分,现在如此美妙的大好时光,不正是神给他的指引么?

    武德?

    抱歉,这种东西太遥远了。

    身为一名红衣主教,他侍奉神,仅以拥有神性为荣。

    紫岛众人刚刚反应过来时,格鲁·怀斯曼已然出现在结界之外,左手托着圣经书,书页轻轻翻动,这本书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那个人过来了!”

    “小心!”

    与下方陡然紧张的紫岛学院众人不同,格鲁·怀斯曼全身弥漫着白色光华,优雅的悬于半空之中,俯视大地。

    作为教宗大人亲自提名的枢机主教,他的神性修养,纵观整个圣曜教会,都是其中佼佼者。

    其一举一动透着的高贵,都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此时紫岛学院二百余人在他眼里,不过是傍晚萦绕在花朵旁的蚊虫罢了。

    甚至都不需要伸手驱逐,当他摘下花朵的时候,那些蚊虫自然一哄而散。

    现在迷雾之钥,就静静的躺在下方的人群中央。

    那位安静沉睡的女孩,是何等受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啊。

    格鲁·怀斯曼脸上挂着笑容,英俊迷人。

    甚至高傲如他,都对这名夏国女孩产生了些许不该的嫉妒。

    “结阵!”

    江津看出了这名枢机主教的意图,对方想趁机抢人。

    虽然不知道林韵雪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对方的动机一定是恶意的!

    “咿呀。”

    奶声奶气的呼唤。

    结界内,兜兜瑟瑟发抖,但还是勇敢的抓住林韵雪的衣领,将女孩的脸颊护在自己身后。

    结界外,法老瞪大眼睛,愤怒的看着这名金发男人。

    “咿呀!”

    它只知道,眼前的这人要对兜兜不利!

    所以,这一定是敌人!

    单纯的念头闪过,法老简单的逻辑瞬间就将格鲁·怀斯曼判定为坏人。

    全身毛发炸起,法老咬着牙发力弓腰。

    后背一条细小的雷电蜿蜒射出!

    格鲁·怀斯曼的注意力终于有些许从下方转移到法老身上。

    他看着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兽,眼神里闪过嘲弄。

    面对细小的电蛇,他非但没有出手,就连躲闪都没有,任凭电蛇落在他身前罡气上,湮灭成一朵绚烂的火花。

    “你会在天堂永生。”

    格鲁·怀斯曼笑眯眯的送出祝福,圣经书翻动的书页忽然一停,一枚如乐符般的金色印痕悬在上方。

    他右手轻轻一扫。

    那枚金色“乐符”在空气中荡起涟漪,轻轻撞向法老。

    法老瞪大眼睛,呆呆立在原地,看着那枚让它浑身毛发竖起的“乐符”越来越近。

    不是它不想躲开,而是现在它感觉四周空气都化作了墙壁,强行将它束缚在这里。

    法老有些害怕,但是现在妹妹就在地上看着自己。

    自己一定是勇敢的。

    毛茸茸的小兽猛地张大嘴巴深深吸气。

    吸

    身躯猛地膨胀。

    法老闭上眼睛,用脑袋带着身躯向前重重一顶。

    它能感受到这金色乐符上传来的毁灭气息。

    如果它挡不住了,那么眼前的坏人一定会打破结界,伤害兜兜。

    单纯的小兽,爆发出它迄今为止最大的勇气。

    来了

    法老紧紧闭着眼睛,身躯一颤。

    然后……

    它想象中的剧烈冲撞没有到来。

    只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按在额头,亲切的气息瞬间让它放下戒备。

    咿?

    法老睁开眼,泪眼汪汪的看着眼前那道颀长身影。

    “咿呀!”

    法老兴奋而又着急的呼唤。

    因为精神松懈,它刚刚膨胀的身躯随着泄气缩小。

    陆泽抓住缩小的法老,轻轻放回自己的肩膀,而后回头……

    在他的掌心前方,近乎液态的金色光辉依旧在扩散,努力寻找任何一个可以侵蚀的缝隙。

    只是随着陆泽的右手五指一扣。

    掌心四周逸散的白浪猛然合拢。

    金色的光辉被猛然挤压,剧烈不甘的蠕动中崩散成光辉交织而成的风暴。

    半空中,红雾、海水被斜着推出数百米远!

    那足以洞穿湮灭结界的圣光符,在那名安静立于天空的少年掌心前,顺从的如此世最柔顺的绵羊。

    “你也想起舞么?”

    平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格鲁·怀斯曼看着陆泽温和的目光,背后汗毛竟瞬间竖起。

    他的灵魂深处传来一种极度强烈的感觉

    【危】!

    格鲁·怀斯曼全身被白色光芒环绕,猛地后退一步。

    边缘光化状态,格鲁·怀斯曼的身形因为移动速度极快而在空中出现一连串的残影。

    然而他的速度快,另一道身影的速度更快。

    陆泽右臂拂起一道银光如河,平铺长空。

    那是被生生打成液态的水汽。

    脚尖轻轻印于这条“银河”之上,陆泽如仙人登天,御风疾行。

    右眼之中,金色指针于瞳孔最深处浮现,顺时针旋转。

    这一刻,陆泽周身光阴流速瞬间化作两倍,突兀的印于这个时刻。

    【时间流域·倍速】!

    他的速度在这强悍到完全无道理可言的时间系超能下,轻松突破3.6马赫!

    陆泽如同一枚避无可避的超高速导弹,霎时撕裂空间而至。

    格鲁·怀斯曼如同经历在放慢的时间长廊里,看着那道身影超越自己,而后在那匪夷所思的速度中转身,右手自虚空中浮现,拳锋之上是此世最精纯之罡气。

    陆泽无喜无悲,旋身,如神灵擂鼓,拳落。

    雷起。

    云灭。

    金光现,又弥散。

    不尽狂澜走沧海,一拳天与压潮头。

    红雾怒澜,尽数压灭。

    凭空乍现的环状云里,格鲁·怀斯曼托着圣经书的左手一颤。

    就连那本正在飞速翻动的书本都是猛地一滞。

    格鲁·怀斯曼抬头看着高空,视线里有曲的空气浮现,如同被撞至扭曲的金属门。

    狰狞、丑陋。

    扭曲的最深处,赫然撞到头骨。

    嗡

    巨大的轰鸣在颅腔内浮现。

    格鲁·怀斯曼似乎听到了耳畔有无数星辰奏响的梵音。

    强烈的失重感吞噬所有感官。

    他如一颗被神灵锤落的陨石,笔直坠入海洋。

    轰!

    惊天的怒浪荡起。

    下方。

    蒸腾炎热的水雾刚刚升起,一道全身浴血的狰狞身影刚刚露出面部,就看到这如陨石坠落的格鲁·怀斯曼。

    血象的眼神里,满是格鲁·怀斯曼的身影。

    这个混蛋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

    为什么,他向着自己的面部撞来?

    刚刚被陆泽一拳打到近乎吐血的血象,强忍住五脏六腑的恶心。

    手中巨镰向前一挥。

    “滚开!”

    嘶哑的声音里。

    血象竟然想扫开格鲁·怀斯曼,借此冲出。

    陆泽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看着已经浮现细密裂纹的战甲,血象的震撼除了他自己,无人得知。

    甚至,他有种荒谬的想法。

    如果不走……

    会死!

    然而,就在他出手时,一道人影毫无征兆的自格鲁·怀斯曼身后浮出,淡漠相望。

    “我让你走了么!”

    那枚拳锋,如灭世之锤,荡穿空间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