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好多复活币 辣酱配咸鱼

第四百四十八章 试问三剑!

    【叮检测到宿主覆灭邈水宫,恭喜宿主任务完成,柳叶刀已发放,请宿主注意查收】

    练武场的惨叫声停下之时,系统的声音在江临的脑海中响了起来,一把如同柳叶般的刀落在了江临的储物袋之中。

    柳刃形状修长,似剑更像刀,介于唐刀和武士刀的之间,刀身漆黑刀刃泛着刀光,刀把更只是由黑色布条缠绕。

    这让江临不由想起了野良神的“雪音”,同样是没有刀鞘,也同样没有真正的刀把,更是刀身修长极具美感,只不过这把柳刃是黑色的。

    胳膊轻微的拉动让江临把意识从储物袋中收回。

    在江临的身边,慕容沁已经是紧紧拉着江临的衣摆,眼眸闭上,脑袋埋入了江临的胳膊,不敢看向练武场。

    确实,现在练武场的发生的一切实在是骇人了许多,就连江临都有些不适,更别说是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女了。

    而那些终于是大仇得报的女子也是跪坐在地上哭出了声。

    她们有的本是凡尘的大家闺秀,只求相夫教子,安稳度过一生,也有的是想要修行,对自己修行之路带着些许的向往。

    可是她们却被强行带上邈水宫,最终被下了束魂咒,从此便失去了所有。

    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唯一不解气的就是那甚哏旭的尸体都不剩下了!要不然她们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最终,带着些女子哭累了,她们便将这些毁了自己一切的邈水宫弟子丢到了荒郊野岭,任由野兽啃食。

    不到半天的功夫,邈水宫宫主以及长老供奉全部死亡,绝大多数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为他们当时的恶举付出了代价。

    最后剩下的不过是那些刚刚招上来的有些许修行资质的新弟子外加上一名“等进入洞府境再享用”的女弟子,一共正好百人。

    这名内门女弟子擅长换颜之术,如果对方境界不比她高,就不会被察觉,这秘术倒是有些许意思。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名女弟子知道自己一进入洞府境就会被“收纳后宫”,所以一直强行压制境界,然后装作傻白甜,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她不过是十六岁,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有如此心性,江临也不知对于她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而且十六岁进入洞府境,已经算是天才了。

    可是这种天才邈水宫都不打算好好培养,而是想要享受一把“中五境仙子的滋味”,这种宗门,江临也不知说什么了。

    总之,江临也是在这名女弟子的帮助下打开了邈水宫的宝库,然后在江临的面前当场突破入洞府境,表示想要做江临是女侍。

    不过江临拒绝了。

    被拒绝之后,这名女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很淡定的心湖传音:“那若我是将清白之身交给公子,公子是否愿意教我剑术?”

    “我不过是一个小剑修而已。”

    江临心湖回音。

    “不会的,桔儿知道,公子的剑术几近无双。”

    夏桔乖巧地跟在江临身后,实际心湖传音。

    “公子一入邈水宫,桔儿便关注公子了,若是公子教桔儿剑道些许皮毛,公子要什么,桔儿都可以给公子。”

    江临:“原来姑娘对自己的清白之身,就这么不看重吗?”

    跟在后面的夏桔皱了皱眉:“公子这话倒是有些意思,在这妖族天下,若是没有实力,又如何能够自保,最后桔儿无非成为他人的玩物,既然如此,那桔儿不由和公子交易。”

    江临觉得有趣:“那你当时又为何强压境界,避免被邈水宫宫主采撷?”

    “因为桔儿不喜欢,而且那种不入流的修士老头,桔儿就算是死,都不会将自己给交出去的!

    但是公子不一样。

    先不说公子年纪轻轻便武夫五境,再者公子封闭灵窍也能有如此凌冽剑气,剑修境界肯定不低。

    桔儿虽然谈不上喜欢公子,但是也不讨厌公子,也愿意跟着公子。”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做个交易吧。”

    江临停住转过身,对着跟在自己身后宛如侍女的夏桔直接开口说道,不再心湖传音。

    对于江临突然开口,慕容沁自然也是吓了一跳。

    但是心思聪慧的少女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双手扶在身前站在一边,也不开口打扰前辈。

    “公子要什么?”

    既然对方坦诚公布,夏桔也就没什么要隐蔽的了。

    反正对方要捏死自己轻而易举,如果真的要自己,那自己也没有反手余地。

    之所以“提出交易”,又何尝不是出于以上的考虑,想要在对方要自己之前,能够得到点什么。

    对于夏桔来说,如果是甚哏旭那种人要对她乱来,她会自尽。

    但如果是面前的这个男子,她不会,因为正如之前所说,她谈不上喜欢,但是不讨厌。

    “你也别试探我了。”江临开口道,“我不会要你,我已经有道侣了,我跟你做的是实实在在的交易。”

    说罢,江临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凡间常见的夜明珠,然后一缕神识从他的眉心飞入其中,这一抹神识是江临对龙门宗龙门剑法的复制。

    曾经身为龙门宗嫡传弟子的江临自然是懂得龙门宗看家剑法和心法。

    而作为嫡传弟子,只要到了元婴境,也就有资格将龙门剑法和心法传授给他人,代宗门收徒。

    尽管说江临被逐出师门了

    但是自认为自己和老祖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等回浩然天下,和老祖他们说下就好了。

    从江临的手中接过那一枚夜明珠,夏桔闭上眼睛,也不想着江临要自己什么条件,直接闭上眼睛领悟着。

    修士就是这一点好,只要一抹神识就可以掌握所有内容。

    如果让一个修士去参加高考的话,估计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掌握所有的教材和无尽的题海。

    两息之后,夏桔睁开眼睛看向江临:“这剑法品级不低,但是不完整。”

    “没错,不完整,因为还需要和后半部的心法相辅相成。”江临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直接说道。

    夏桔表情冷淡地看着江临:“公子想要什么,还请公子明示。”

    江临只是一笑,然后指着邈水宫的宝库缓缓道:“这些东西全部归你了。”

    有一说一,邈水宫虽然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但是收刮的东西,还真是不少,邈水宫的宝库已经是堆满了东西。

    只不过很是杂乱,除了金银珠宝之外就是下品灵石以及少数的中品灵石,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杂乱法器。

    但是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来说,已经不算是少的了。

    听着江临的话语,夏桔皱了皱眉头:“那么代价是什么?”

    她不怕江临要自己的身体。

    若是自己没有足够实力,清白之身也终将被他人夺走,既然如此,那自己还不如给了至少自己不讨厌的他。

    但是夏桔就怕他根本就不在意,因为他身边的这个凡尘少女姿色就要比自己优秀不少。

    夏桔怕的是他想要的东西更多!更危险!

    “我直说了。”

    江临直视夏桔。

    “我要你掌握邈水宫,然后好好地培养那些有修行天赋的弟子们。

    那些曾被掳掠来的凡尘女子根据她们的意愿,想要下山的,给她们在人间城镇安排一个好住处。

    不愿下山的,就给她们安排几个闲散职务,能够清闲过一生,善终就行。

    另外,别人找上门杀你,你灭了别人没问题,但是别烧杀抢掠。

    合理聚财,其他的也没什么要求,你要灭人家宗门啊什么的都没问题,只要不怕对方反灭你的话,毕竟修士因果自负。

    但是别乱杀无辜,别扰乱普通人。”

    听着江临提出的要求,夏桔感到很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意思?

    要做到这些不难,但是需要特意当作条件提出来吗?

    这个人是真善良还是假善良,他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有如此境界的?

    浩然天下都是这种“老好人”吗?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什么好人。”江临摆了摆手,“怎么样,能做到吗?”

    “后者条件可以,但是前者不能。”

    夏桔很是果断。

    “因为我没有足够的实力,除非公子在邈水宫坐镇些许年,待我入金丹,否则我无法守住这邈水宫。”

    江临摇了摇头:“这个你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万妖国就会带来足够的资源和灵石,帮助你进入金丹境界。

    在你进入金丹境之前,邈水宫会受到万妖国的庇佑。

    此外,对于万妖国舞愫愫的要求,我不需要你言听计从,一切你自己判断就好。

    但是我要你以道心发誓,你可以和她决裂,但是你永远不能背叛她。

    还有你习得龙门剑法,那就是半个龙门宗的弟子,我要你发誓永不做损害宗门之事!”

    “我夏桔以道心起誓:对于江公子的一切要求,皆是应允,若是违背,大道断绝。”

    夏桔也是干脆,江临刚说完,直接发誓。

    在她的头顶浮现一个心形的道心,然后一缕神识汇入其中,这便是发誓了。

    “放心吧,你会心甘情愿和她合作的,这把枪你留着,感觉不妙的时候直接扣动扳机,相当于暗器,使用方法我记在龙门剑法后面了。”

    江临拍了拍她的肩膀,也多说什么,将沙漠之鹰给了她之后,甚至连宝库都没多看一眼。

    “我知道你还在担心治怆宗因为折了一个大长老,会不会报复,口说无凭,你过来看看吧,顺便带你兜兜风,你也给我带带路。”

    江临离开邈水宫的宝库,她们跟在江临的身后走出。

    坐上飞船,飞船当场起飞。

    知道江临要去找治怆宗的麻烦,夏桔其实是很不看好的,毕竟对方可不是什么小宗门,而是有元婴境地仙镇守的存在。

    但是看着江临淡然的表情,夏桔收起了心神,在她的指领下,江临一行人往治怆宗飞去。

    “江公子是为了那位万妖国女相铺路吗?”

    飞船之上,站在江临的身边,夏桔问道。

    “算是吧。”

    看着这飞速掠过的景色,江临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复杂的神色。

    看到江临的神态,夏桔不打算再问下去,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该问的。

    只是

    “我很羡慕她”

    看着江临身边那名貌美的少女,夏桔缓缓道。

    或许是因为契约已经定下,一切皆成定数,夏桔便也胆大了一些,不用小心翼翼地去试探。

    确实,夏桔很羡慕她。

    羡慕江临身边的这名普通女子可以如此的天真无邪,可以得到他的庇佑,今后不用多多去思考些什么,只要跟在他的身边,便可以安稳一生。

    而听到夏桔说羡慕自己,慕容沁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低下了头。

    江临点了点头:“嗯,确实,你应该羡慕她,因为她与她母亲一样,有着这妖族天下所极其缺少的东西。”

    “夏桔知道是什么,不过既然夏桔已经失去,那也不打算再捡起来,否则会死的。”

    夏桔看向远方,至始至终,在她的眼中没有卑微。

    在夏桔的心中,她是知道的,身边的这位江公子需要的不是一个卑微的侍女,而是一个能够帮助他的合作伙伴。

    江临没有多言,船头也是沉默,慕容沁则是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

    “公子,我们到了。”

    一共还未花上半个时辰,全速前进的飞船已经是到了治怆宫所在地境。

    往前看去,是治怆宫那大大的山门以及护山兽宠,此外,便是那无形的护山屏障。

    “沁儿。”

    “前辈。”

    听到前辈的呼喊,慕容沁走上前。

    “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当然,凭借着你的本心给我回答就好了,不用过多的纠结。”

    “前辈请说。”

    “你想学剑吗?”

    “学剑?”

    “对,跟着我学。”

    说罢,江临纵身跃下,灵窍在一息之间尽数解开。

    当江临灵窍解开的一瞬间,苍空之中,竟有剑鸣!

    “浩然天下日月教江临!请贵宗试问三剑!”

    悬浮于空,来到妖族天下第一次完全展开境界的江临手握冰雪长剑,他衣风猎猎,一袭素白长衫更显脱俗!

    横剑于前!江临一剑挥出!

    水淼国东部。

    万妖国以南。

    方圆百里!

    剑气大盛!

    千里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