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牧龙师

第893章 污鸦

    七仙蛟很开心的带着祝明朗在这七彩泽神壤中逛着。

    祝明朗发现,自己之前的瞎逛与七仙蛟领路时看到的景象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前自己走过的地方,所能够看到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彩色沙泽,除了那绚丽的色彩之外什么都没有,看久了难免有些疲劳。

    而七仙蛟带自己游逛之时,祝明朗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彩湖,这些彩湖干净而圣洁,水似天山之雪融化,彩沙更是干净得如宝石珍珠一般诱人,视线稍稍放的低矮一些,一眼望见湖底,同时还能够看见在湖中游弋的鱼群,极净的给人感觉是它们遨游在半空中!

    一些鱼灵,它们焕发着荧光,如一只一只民间彩绘的灯笼,一些湖草犹如花色的地毯,整整齐齐的铺开,而缭绕在这里的那些仙灵之气,也不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它们会主动的凝聚在一起,然后如新鲜干净的空气一样飘入人的鼻喉,整个人也仿佛被这里的极净给洗涤了,忘却了苦痛,戾气与躁动也随之被抚平。

    就像是被推开了一扇门。

    刚才看到的,和七仙蛟领自己看到的,截然不同。

    现在祝明朗相信这里是曾经天神居住的地方,也感受到了这神壤的不凡之处。

    “我可以在这里修炼吗?”祝明朗询问七仙蛟道。

    七仙蛟点了点头,表示非常欢迎。

    要不是这里人迹罕至,祝明朗真的想在这神壤中修建一个府邸,然后长久的居住在此处,想必浸淫个十年八年,自己再出世便是真正的天下无敌。

    可惜,这不是祝明朗的修行方式。

    他还是更迷恋红尘,有朋友,有亲人,有眷侣……

    但当自己确实需要潜心修炼,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来规划自己的修行之道时,在这里静养小住,确实是一个最完美之处。

    心中的杂念,在慢慢的散去,祝明朗也知道这份杂念与心魔有关。

    自己并非是一个纯正的善修者,而且即便是善修之人、刚正不阿,其实也会被自己的道所困,祝明朗回想起那个乱七八糟的梦,现在他可以很肯定那就是自己的心魔。

    而且,当时将战圣尊给直接砍了,同样也酿就了一些心魔。

    心魔希望自己掌控一切,占有一切,享用一切。

    心魔希望自己为所欲为,希望自己迷失在如今的显赫与强大中。

    假如初出茅庐,假如是当时自己刚从遥山剑宗下山,没有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祝明朗倒确实很容易被心魔所左右,但现在的他,已经成熟了太多……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什么沉迷美色,什么爱财爱龙,都是出自于自己本心,心魔什么的,真没有必要动摇自己,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有救,还可能是正人君子。

    心无旁骛,这个时候修行是最有效的。

    祝明朗一边静静的吸纳着这七彩神壤中的浑厚灵能,一边在脑海中意会着一些自己从未尝试过的剑意。

    剑灵龙飞舞在祝明朗前方的天空,祝明朗脑海中描绘出了怎样的剑图,剑灵龙便同步挥出怎样的剑轨。

    其他龙也没有闲着,一个个趴在灵气最浓郁的地方,女娲龙盘曲着婀娜妖娆的身子,坐在祝明朗的旁边,双手合十轻声的念诵着一些古老的语言。

    炼烬黑龙吸气吐气,它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吸气过后,身体里的一些杂质就会随着吐气时消除,那些杂质呼出来后,它感觉自己身体都轻盈了许多。

    小白岂霸占了祝明朗的肩膀,打着哈欠,正在用龙尾巴钓着彩湖里的一些小鱼儿。

    阎王龙和天煞龙都不太喜欢这种过于神圣的地方,它们在灵域中,只是吸收从祝明朗身上聚集过来的灵气。

    小金龙则像是发现了一个绝妙乐园,它在这七彩神壤中乱窜,看到那些漂亮的湖灵就追。

    桃妖鹿龙则乖乖的趴在女娲龙的身边,学着女娲龙的样子潜心修炼,身上也慢慢的泛起了一些仙泽。

    这种状态,让祝明朗剑境有了一些小领悟。

    那天饮酒,祝明朗也顺便请教了令狐玲一番关于剑境。

    祝明朗也不清楚剑境是否还有下一个境界。

    以风为砾石,以天地为熔炉……

    若有下一个剑境,又该是什么呢,又可以达到怎样的威力?

    而且,祝明朗还有一点想不明白。

    自己从小所学的这些剑境,显然是非常高明的剑修体系,在龙门之中,祝明朗凭借着这两层剑境同修为内就鲜有对手,在学习一些难度极高的剑法时都好像格外轻松,仿佛万变不离其中。

    ……

    时间是否在流逝,祝明朗也没有概念了。

    他在一点一点的参悟。

    同时也在回忆起自己练剑的点点滴滴。

    不知道为何,祝明朗总感觉当初自己练的那些没有用的剑意,在如今的境界里就好像一座一座恰到好处的桥梁,让自己不至于在境界的前行中踩空,也不至于让自己在飞驰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其实选错了道路。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像是铺设好了一般。

    祝明朗睁开了眼睛,隐约觉得自己将一些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他想到了一个素雅道袍、长发用一根木簪束着的人,她在冰雪中舞剑,却仿佛比冰雪更冷。

    在自己弃去了剑修之后,从她那双眼睛里所能够看到的皆是失望……

    祝明朗以前还是有很多困惑的。

    但现在祝明朗大概能够理解那份失望与冷漠的缘由了。

    传授自己剑境的这位师父,好像连神明境的剑意都传授给自己了。

    只可惜,祝明朗在那次与她相遇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

    修行之路漫漫,也不知何时能够再相见。

    心魔祝明朗或许没有。

    心结,这倒是其中之一。

    ……

    静心,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去想。

    而是心如静水一般去思索着那些曾经让自己情绪波澜的事情,恩怨也好、纠葛也罢,不再是带着自己偏执幼稚的想法,就仅仅只是去回想以往,甚至会用第三者的方式去评价。

    心平气和的去捋掉过往的波澜,也是一种修行,锻炼一个人的心境。

    祝明朗在神壤中待了也不知有多久,等到脑子里涌起一个,该离开了的念头时,便选择了离开,尽管这里的一切都盛情邀请自己继续在这里修养,但祝明朗知道自己不是一个闲云野鹤类型的人。

    离开了七彩神壤,祝明朗也没有在白泽久留。

    当祝明朗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福源时,发现福源紫气已经淡去了,显然这一次七彩神壤的潜心修炼便是老天爷对自己的嘉奖。

    祝明朗回到了玄戈神都。

    玄戈神都绚烂与瑰丽,还有那烟火气息倍感亲切,祝明朗抛去了那种古井不波的老僧修行念头,一头栽入到这滚滚红尘中,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真香!

    美酒佳肴,是非恩怨,一一品尝,一一清算!

    “乌鸦,看到了吗,那个高高瘦瘦的家伙,喜欢跟你一样穿着黑漆漆长衣的。”祝明朗用手指着一个人,对白泽乌鸦说道。

    “看到了,看到了,阳虚魔盛,这种人折腾起来最有花样了!”白泽乌鸦兴奋的说道。

    “他是正神,招摇,应当也是一个神主级别的,你有什么手段给我使什么手段,要还让我看到他近些日子生龙活虎,或者精神奕奕的在我面前晃荡,我就把你煮成乌鸦汤喂狗!”祝明朗对白泽乌鸦说道。

    “上仙放心,别的正神或许还有一些阳运庇佑,此人道心不稳,魔心侵扰,怕是正神之位来得不那么正当,而且还做了很多愧对上苍恩赐的勾当。都说,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嘿嘿,这家伙就是亏心事做多了的,一下降头一个准!”白泽乌鸦也是一个神鬼不畏的主。

    什么天枢上神,在白泽乌鸦看来就是一个倒霉蛋,略施手段,就可以让对方夜不能寐!

    “他身边那个,叫庞狼,你也给我好好的伺候伺候。”祝明朗说道。

    “没问题,我看他们,一副要去逛窑子的架势,我先给他们来一个有鸡无力!”

    “……”祝明朗转过身去,打算暂时不认识这只污鸦。

    “他们今夜是别想快活了,然后我再给他们来个吃什么泻什么大法……”白泽乌鸦说道。

    “乌鸦,我看你也没有怎么尽忠职守啊,听你这些术语,就没少跑到人间来视监。”祝明朗说道。

    “嘿嘿,上仙,白泽毕竟是禁地,虽然有很多上古级别的存在,但无趣起来确实也很无趣,你也知道我的能力,我的那些小的们,只要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与我形成共识,所以这人间其实也有我的不少眼线,偶尔也会捉弄一些倒霉蛋……”白泽乌鸦贱兮兮的说道。

    “多做过什么?”祝明朗问了一嘴。

    “也没什么,就是让一些白天里装大家闺秀,夜里和家臣乱来的小姐们意外怀孕,让夜不归宿的汉子半夜遇吸阳女妖,把那些天天当众秀恩爱的眷侣弄得老死不相往来……”白泽乌鸦说道。

    祝明朗开始怀疑,让这只污鸦成为自己的侍奉,会不会折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