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大佬 快餐店

第一百八十四章 高粱地

    罗亮顶替金发大胸女原本的位置。

    呼哧!

    半空中,2级巨禽的一只鹰爪,扑杀而来。

    那鹰爪比脸盆还大,划动一片紫血气旋,声势骇人。

    一般初入2级的超能者,譬如于锋之辈如果正面硬抗,只怕要吃亏,甚至会被一击抓伤。

    罗亮站在原地,不退不让,轻飘淡写一拳挥去。

    青麟虚影一闪而过。

    这一拳传递的古武意境,让科研队和班上同学心神震颤,感到一种压抑感。

    实际上,罗亮这里发动的古武意境,只是掩人耳目。

    “跟狂化巨禽硬撼,真是低级错误。”

    “就算有古武意境,难不成还能让你的血肉之躯坚硬堪比妖物巨兽。”

    棕发男跟金发女相视一眼,摇头一笑,再度看出罗亮的实战经验欠缺。

    同级修为下,哪怕是武者等近战职业,肉身体魄也是不如那些妖物巨兽。

    然而,视野中并没有想象中罗亮被一爪震退或者击伤的画面。

    “咔”得一声。

    比脸盆还大的鹰爪,如同脆弱的薄木片,跟罗亮一拳碰撞下,刹那间碎裂。

    棕发男和金发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这也太假了吧。”

    他们与2级巨禽交锋过,知道2级妖物的利爪多么坚硬锋利,能轻易抓碎几十公分的钢筋墙壁。

    这还没完。

    罗亮一拳击碎鹰爪后,尚有一股拳劲,隔空打中巨禽的腹部。

    2级巨禽凄厉嘶鸣一声,腹部肉骨脏腑碎裂,在半空中挣扎了下,坠落到地面上。

    科研队众人身心震撼。

    棕发男和金发女咽喉蠕动,惊骇之余,面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罗亮先前一击打碎2级巨禽的头部,有捡漏,出其不意的因素。

    可眼下,罗亮是正面硬撼,一击碾杀2级妖禽。

    罗亮能一招秒杀2级狂化巨禽,是否意味着,也能轻松灭杀他们二人。

    二人背脊发寒,羞愧地头。他们之前瞧不上这些学生,认为罗亮等人空有修为,实战能力差,现在看来是多么可笑。

    邓博士暗自咋舌,他早就感觉罗亮不简单,但没想到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比一些资深2级还要强得多。

    “老大太猛了。这战斗力,在2级中只怕都难逢对手。”

    “看样子,上次跟于锋交手,还有保留啊。”

    陈立奎几个室友和学生,也是大出所料。

    罗亮击杀两个2级狂化巨禽,也就用了数秒时间。

    他抬头扫视天空,狂化飞禽群阵型散乱了一些,但是并未溃败。

    科研队还有两个2级高手,可以放开手脚击杀1级飞禽,剩下的狂化飞禽威胁没那么大。

    罗亮想了下,取出一口古朴断剑,递给了陈立奎。

    这么做是以防意外。

    一方面,狂化飞禽群没溃散,另一个,他感觉到那幕后操控者,喜欢分化目标,声东击西。

    交代了一两句。

    罗亮才独自杀出狂化飞禽群,直奔何琼婕打水的位置,爆发出胜过一般2级超能者的速度。

    半分钟不到。

    罗亮抵达附近一条溪流,很快有了发现。

    溪流边,有一个掉落的古朴酒壶。

    这正是罗亮从鲁修阳石殿里获得的神秘酒壶。

    此外。

    酒壶旁还有一个卡通背包,一个手环,一只粉色女式鞋。

    罗亮面色凝重,何琼婕终归还是出事了。

    那出手者,没有动这些身外之物,显然不是图财,也不知道酒壶的价值。

    罗亮一挥手,把这些遗落物品收起。

    随后,他观察现场痕迹,通过灵心感应,捕捉一些线索和蛛丝马迹。

    在这条溪流边。

    罗亮再次发觉大型狼犬的足迹,跟上次在山林里察觉的气息一模一样。

    这种痕迹气息,跟咒杀而死的那个狂化巨狼,并不是同一物种。

    “应该没走太远。”

    罗亮催动灵心,根据细不可查的痕迹气息,追踪起来。

    他判断,幕后操控者不是谋财害命,现场也没有任何血迹。

    对方应该是通过有智慧的狂化狼犬,将何琼婕生擒走了,带着一个人速度会受限。

    加上先前对董梦瑶的窥探。

    罗亮估计是图色,针对美丽女孩下手。

    他心头一紧,不由加快速度。

    几分钟后。

    罗亮一路追踪,抵达一片高粱地。

    前方视野,被半人多高的大片高粱遮挡。

    “高粱地?”

    罗亮有种不好的联想,可能是受前世某些电视剧里户外情景的影响。

    好在。

    到达这片高粱地后,追踪的痕迹,越发明显。

    肉眼甚至可以看到一些爪牙痕迹。

    这大大加快追踪速度。

    一分钟后。

    在高粱地的中心,一块明显踩踏的田地里。

    罗亮找到一个昏迷的女孩,躺在高粱天地里里,正是何琼婕。

    何琼婕发丝凌乱,手脚被皮筋反捆,嘴巴里塞着布条。少女衣裙上有些破裂,超短裙下一双笔直白皙的大腿上,沾着一些污泥青痕。

    罗亮没有立即去查看何琼婕的情况。他毕竟经历过两个次级世界,吃过一些亏。

    罗亮第一反应,打量附近的高粱地。

    最终,目光锁定在二十米外的位置。

    傍晚时分,那个位置,似乎并没有什么存在。

    随着罗亮目光盯视。

    蹭嗖!

    那片高粱地的阴影中,浮现一个巨大黑犬的轮廓,体型堪比虎豹。

    黑犬眼瞳闪烁紫血光泽,低吼一声,旋即化作肉眼难辨的模糊黑影,融入远处的田地,消逝不见,似乎有某种隐匿于环境的手段。

    “好快的速度,堪比3级城邦级武者。”

    罗亮有些惊讶。

    他看了一下旁边昏迷的何琼婕,最终没有去追击。

    小松鼠的速度也跟不上,异种冰蛇留在庄园里没带出来。

    此外,那只巨大黑犬身上散发一种古怪气息,让罗亮有些捉摸不透,绝非是善茬。

    罗亮来到何琼婕身边,将她救醒,并解开捆缚,取下嘴里的布条。

    “不要……放开我……”

    何琼婕睁开眼,小脸上带着惊恐无助,下意识求助挣扎。

    当她看清面前的罗亮时,喜极而泣,脸上划过清泪。

    “罗亮,你救了我?”

    可随后,她察觉到气氛不对劲。

    罗亮目光打量她,有些怜悯不忍的样子。

    何琼婕立即发现,自己衣着太过凌乱,衣裙多处破碎,肩部,手臂,大腿上有很多污泥和青痕。特别是超短裙的裙摆,被撕下一截,此刻凉飕飕的,有些遮挡不住里面的风光。

    “罗亮,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何琼婕面色通红,下意识用手捂住超短裙的缺角,支支吾吾的解释,很是尴尬。

    “没事,我明白,绝对不会往外说……”

    罗亮一副我懂你的样子,安慰道。

    他察觉到何琼婕眼中的担忧和羞愤,心里有些同情。

    “你误会了,我没有被那个……”

    罗亮的言行,让何琼婕羞恼直跺脚,脸部红得的快滴血,咬牙“自辩”道。

    虽然说,她腿部等一些露出的体表肌肤,有很多淤泥和痕迹,那都是被猎犬叼走,在田野间拖动所留。

    超短裙被撕下一角,是被人用于塞嘴巴。

    只是,这幅场景下,她根本解释不清楚,反而越描越黑。

    有些细节更不好说,尤其是在她心仪的男子面前。

    “什么那个,我听不懂。”

    罗亮正义凛然的样子,对何琼婕的“自辩”半信半疑。

    对方的言语其实有破绽。

    何琼婕刚才处于昏迷中,醒来后也没检查,怎么就能这么快笃定没有那个。

    当然,罗亮不可能揭对方伤疤,这种情况最好是装作什么不知道,并且守口如瓶。

    “你没受伤吧?”

    他转移话题,取出何琼婕的背包,手环,一只鞋子。

    “我没受伤,只是太可怕了,呜呜……。”

    罗亮的关切,递上她遗落的物品,让何琼婕感动,眼圈发红,也不顾捂裙子,直接抱住他哭诉起来。

    何琼婕简单讲述了过程。

    她在溪边打水,毫无征兆下,被一只巨大黑犬扑到地上生擒住。

    那只黑犬实力非常恐怖,随便散发的一丝超能气息力量,就让她身心颤栗,毫发反抗之力,连发声都困难。

    黑犬叼着何琼婕,来到这块高粱地。

    一个头发蓬松的怪面男子,在此等待,将她捆缚住。

    “最后,那巨大黑犬和怪面男子似乎察觉到什么,将我打昏过去……”

    何琼婕讲述完毕。

    “怪面男子的长相,还有声音,你记得吗?”

    罗亮问道。

    “傍晚时分看不清,那怪人好像还带着薄皮面具,至于声音,有些低沉嘶哑,可能是故意变声。但给我的感觉,不像年轻人……”

    何琼婕回忆道,眼中闪过一丝耻辱恨意。

    她对罗亮的描述,其实有一段隐瞒。

    被抓到高粱地后,怪面男捆缚她,似乎准备带到哪里去。这一过程中,还坏笑着动手动脚。

    何琼婕尖叫挣扎,对方冷哼一声,撕下她裙摆一片布料塞住嘴巴。

    “不像年轻人?”

    罗亮觉得这是一条线索,看向何琼婕,感觉后者表情有些不正常。

    “没错。”

    何琼婕笃定,银牙紧咬,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屈辱恨意。因为那时,她感觉对方的手很粗糙,如同那种农夫劳作的手掌,才这么肯定。

    罗亮点了下头,准备安慰下她。

    嘟!

    这时,他接到欧阳定的电话。

    何琼婕给了罗亮一个哀怜眼神,显得楚楚动人。

    罗亮明白她的意思,不想让自己透漏具体的私密细节。

    “何琼婕找到了,没受伤。”

    罗亮只是简单给欧阳定说了下情况,挂掉电话。

    在欧阳定赶来前。

    何琼婕取出背包,去旁边的高粱地,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整理发丝。

    不过换装出来,打扮依旧很清凉,穿着露肩连衣裙,下面裙裳开衩到腿根。

    罗亮有些无语:“你已经吃了一次亏,还穿着还这么露?”

    按照罗亮的猜测,何琼婕被幕后操控者盯上,长得漂亮是一方面,打扮太清凉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何琼婕哭丧着脸:“我这次没带保守的衣服。”

    她心中也有些懊恼,自己穿这么清凉,也是为了吸引那些男生,特别是罗亮这种各方面综合优质的。

    经过这次的事,何琼婕估计自己彻底没戏,在罗亮心目中印象大降,不再那么清纯干净。

    实际上,她是经过人事的,只是次数比较少,所以醒来后能快速笃定没有那个。

    何琼婕在情绪稳定后,也意识到先前留下的那个“破绽”。

    几分钟后。

    欧阳定赶到现场,看到完好无损的何琼婕,长松一口气。

    何琼婕讲了事情经过,隐瞒了隐私的细节。

    大体上,就是她被未知强大的狂化巨犬生擒,还有幕后的怪面男。

    幸好罗亮赶到,将敌人惊退。

    罗亮补充道:“那只黑犬,跟一般狂化物种不同,那种狂化气息更纯粹,更有理智和目的性。”

    “这已经是第二起袭击事件了。”

    欧阳定面色凝沉。

    又对何琼婕道:“你要记住教训,别再落单。”

    前一次,董梦瑶被2级狂化狼袭击,也是在落单的情况下。

    欧阳定又在群里通告,强调不准落单,对何琼婕被袭击的事,只是抽象带过。

    他是过来人,大概能猜到,何琼婕可能有些不愉快的遭遇和委屈。

    三人一起,返回科研队驻扎的果林,也就是第二块狂化源。

    果林旁。

    天空中已经见不到狂化飞禽的踪影,附近满地的飞禽尸体。

    科研队和陈立奎等九名学生,都坐在原地休息。

    学生们没明显伤势。

    倒是科研队,有两个稍微年长的普通科研员,受了些伤,正在包扎。

    “老大。”

    陈立奎面色振奋,走过来,把一截断剑交给罗亮。

    罗亮摸了一下断剑,感知到内中空荡荡,几乎不可察觉的残留剑气。

    他面色微变:“这柄剑,你用过了?”

    这柄断剑是一件奇物,跟那个神秘酒壶一样,也是出自鲁修阳石殿。

    断剑无需超能者力量,只需轻轻一挥,就能发挥出一记堪比3级城邦级的青炎剑芒攻击,不过有较长的冷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