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远东巨商 叁拾伍

5白七的神操作(5更)

    ,

    “没有问题,不过我们自己也该引以为戒,梅洛,我们明天就召开会议督促卫生部门增加一个食品安全处,对菜场进行定期的防疫和检查。要知道马上过年了,那个混蛋开了个坏头,要是以后被人利用,一定会出大事的。”

    费沃力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旁观此事的福特等兄弟会新人发现,查理在处理事情时很冷静。

    另外在这个集团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和长处,以及自己负责的东西。

    他们并不是些依附于查理的傀儡。

    另外福特还发现查理在中国的权势甚至能让两江总督都得顾虑,他心想,查理真是位可怕的远东王啊!

    由于案情很快水落石出,也没出人命,所以大家就暂先回去休息。

    这群人都是住在沪西豪庭一区的权贵,就连福特他们因为加入兄弟会也获得了在上海的住处。

    于是他们同路。

    可就法租界的众人都已经做出“退让”,并消停的回家之际。

    公共租界那边却慌了。

    说起来贝恩自己都觉得冤枉,德维门更是气疯了。

    他们得知五大臣即将来上海的内幕消息后,见裴大中不答应他们的条件,精通中国事务的贝恩便精妙的利用了绍图泰这个角色,要给上海县制造些麻烦。

    按着中国官场欺下瞒上的毛病。

    上海县出这种丑闻后,在洋人的压力下,绍英以及他的势力一定会将板子落在裴大中的脑袋上。

    贝恩分析,如此一来本就和上海这边不和的端方,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的。(端方吃了韩怀义的大亏,自然不会往外丢人)

    说起来贝恩他们现在的野心没那么大了。

    他们不想惹法租界了,因为实在惹不起。

    恨,他们是恨的,但惹不起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他们搬走裴大中的目的,只为了复制法租界的发展模式。

    贝恩甚至都选好了公共租界的“韩怀义”,那就是三井成。

    只是他们做梦没想到,陈大有为了拍韩怀义的马屁,居然将那些货送去了法租界。

    这不是等于我想丢个小鞭炮,结果点燃了堆军火的赶脚吗?

    贝恩他们于是疯了。

    最搞笑的是德维门,他首先和习惯性让他背锅的贝恩强调,这件事破事是你安排的,我可以帮忙解决,但是假如你再敢将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我将如何如何……

    三井成则表示:“两位领事先生,我必须要声明,我确实不了解你们的这种安排。”

    英国人和他商议复制法租界模式共享利益时,三井成确实心动了。

    但他也确实不晓得这些家伙竟用的这种方式,其实对三井成来说,他认为这是个好点子。

    可是你炮口歪到那位头上,这是吃饱了撑的吗?

    曾几何时,他们提及韩怀义时不屑一顾,尤其德维门觉得区区中国人简直可以信手拿捏。

    但在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内,那位的名字就让他们忌惮畏惧,不敢面对。

    他们三个人自己想想都觉得悲哀,但事情终究还是要解决的,思来想去贝恩道:“这件事我来承担责任吧。”

    他立刻当他们的面拨打了哈同的电话,如实在深夜中和哈同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现在导致的后果。

    然后他道:“哈同先生,请看在我们的友谊上,为我在你的朋友韩查理面前解释一番可以吗?我们愿意承担法租界民众的医药费,以及满足他的合理要求。”

    哈同笑了:“贝恩先生,你也知道,我在他的面前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我听闻亨利福特先生都是他的好友。”

    “不,哈同先生,您的妻子和他的妻子感情很好,所以无论如何。”贝恩这次算将脸皮丢在尘埃了,他道:“哈同先生,我对你承诺,英租界西扩时您将拥有优先开发权。”

    过往见钱眼开的哈同这次却还在犹豫,他说:“贝恩先生,我没有敷衍你的意思,我必须珍惜和那个家伙的感情。这件事实在太离谱了,虽然你们是冲上海县去的,但那些只是无辜的百姓。”

    贝恩急了:“哈同先生,我们都是英国人!请帮你的同胞一把。”

    我特么……

    哈同其实挺想告诉他的,老子是犹太人。

    但他最终只是能说:“我明天去试试,我大早就去,可以吗?”

    “好的,我等您的消息。”

    哈同放下电话后和被吵醒的罗嘉林抱怨道:“我该怎么和查理说呢。”

    其他人的反应先不提。

    这会儿法租界的众人已经睡下。

    但白七和严九龄没有。

    两货一顿商议后谁也没带,他们拿了个大包,开车从英国人维科负责的“口岸”跑了趟公共租界,然后摸黑去了趟工部局的大楼。

    这会儿工部局大楼的安安静静,值班的人都没有。

    因为没有什么贼来光顾这种机关驻地。

    两人背着两大包直接上楼,到了楼顶后严九龄放风,白七则艰难的爬上水箱掀开遮尘盖,将自己带的药包拆开,将药全撒了进去。

    因为水箱够大,所以白七把自己辛苦研磨的比如什么老.党.参.配.淫.羊.藿之类的药粉存货都带来了呢。

    足足三十五斤,纯天然有疗效!

    做完这事之后白七和严九龄撒腿就跑,在回去的路上白七抓抓裤裆忽然说:“哎呀我曹。”

    “怎么了,弟兄。”

    “我特么刚刚估计是闻那药味,闻的太多了,这都有反应了!”

    严九龄呵呵道:“七哥的药还要说嘛,那楼都是吃你的药才竖的起来的。”

    “滚,你后面痒不痒?”

    “我有点塞牙。”

    两人逼逼叨叨之际,工部局大楼顶部水箱内的水渐渐变得有些浑浊,但那些药粉里比较粗大的颗粒最终还是沉淀到了底部,浓缩成了精华。

    白七回去后想想,还是先打了个电话做汇报。

    韩怀义这才得知这货给工部局的一栋大楼下药的事。

    韩怀义对这位的神操作也是服气的,他忍不住问出和严九龄同样的话:“七大爷,那楼是你吃你的药才竖起来的吧?”

    白七很烦躁的教育他道:“你在正经事上闹什么,有点老板样子没,你说呢接下来该怎么做。”

    韩怀义其实也来神了,他想了想,道:“你明天安排弟兄们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