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远东巨商 叁拾伍

2杰瑞特的立场

    所以新罗马各方面现在和平克顿私人警察依旧相安无事,尤其是拉斯维加斯方面的费兰克等家族力量,并没有受到任何针对杰瑞特的意见。

    一切如常。

    说到这里,韩怀义道:“我来处理,很简单,我本来是想等将来,等富兰克林进一步后,将这些人交给他的,但是你出现了,那么就由你去和他们谈吧。”

    韩怀义接着又强调:“我将他们交给你,我做背书,杰瑞特就会信任你。”

    胡佛闻言长叹一口气:“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该怎么报答你呢,查理。”

    “我在为富兰克林这个老朋友,也在为你这个新朋友,也在为自己做事而已,你可以感受到并牢记我们的友谊,但不必上升到感激的程度,记住了埃德加,如果你是个废物,富兰克林会这么看重你,我会和你一见如故吗?”

    “谢谢。”胡佛还是强调道。

    也就在这时,列西科忽然走进来递给韩怀义一份确实是才发来的电报。

    来信人正是杰瑞特。

    他说:查理,boi在找我,说了那件事,但是我反感他们的倨傲,我现在有些困惑,我想去一趟你那边,可是现在走又太明显。

    韩怀义道:“看到没。你看出什么了没?”

    “你的冷处理,使得他体会到了对方的恶意。你没有轻易的妄为,于是他权衡之后发来了这份电报。”胡佛说,然后评价:“真是不值得信任的家伙啊。”

    “不。”韩怀义摇头:“你其他都对,唯独认为他们不可信任是错的。”

    “哦?”

    “他们虽然为我工作,但他们也有付出,另外平克顿私人警察历史悠久,还和我发生过冲突,所以要让他们如新罗马原生体系内的人那样对我有归属感,这不现实。”

    韩怀义接着道:“而成年人权衡利弊后的决定反而不容置疑,所以我更乐意看到这样的电报,而不是他第一时间就来表达虚伪的忠心。所以,这样的人反而值得信任,前提是你值得他效忠。”

    这个道理……好有道理。

    胡佛懵逼半响后,叹服说:“查理的心胸如同大海。”

    “不,主要是大家都是聪明人。所以交给你了,埃德加,他们是你的人了,前提是你值得!”韩怀义大笑着将电报签字“这是我的朋友查理维克多”,然后拍到胡佛手里。

    这就是他去和杰瑞特谈话时表明身份最好的凭证。

    他顺便开了张一百万美金的支票给胡佛,支票上已经有摩根的签字印鉴,任何地方都可取款。

    然后韩怀义站了起来:“走吧,埃德加,你接下来的时间会非常的紧张。但我希望今年圣诞,我们一起过。”

    “好的。”

    “对了,谢苗已经为你打通了海航和陆航的军用线路,这是通行证,让我看看,哦,你现在叫琼斯,是个军事委员会的少校参谋。这是加勒比海海军司令部的杜威将军亲自为你伪造的,这个星条旗下的败类,我和你说,这个家伙因为在新罗马的某些产业有股份,所以在军内铁骨铮铮不讲情面,结果风评还蛮好的。”

    韩怀义话锋一转;“但这个混蛋在三角洲的天堂岛,能一次叫三个妞!”

    胡佛惊骇而笑。

    “他也将是你的朋友!所以,拿着这个玩意,在遇到麻烦时直接向纽约海军求援都行,圣诞节见。”

    韩怀义说完就推着胡佛往外走。

    列西科开车直接将胡佛送往瓦坎达南边的军港,韩怀义陪同着,沿途得知胡佛身上没多少现金,这货居然还跳下车去抢了一个巡逻警队的警员所有的钞票。

    然后他一股脑的塞给胡佛:“拿去票吧,埃德加,然后给我狠狠的干那些种族歧视的混蛋。”

    20分钟后,胡佛登上直升飞机时,他的行李已经运抵。

    韩怀义和他又嘀咕一句后,他就从瓦坎达海军基地飞往加勒比海的美军基地。

    再坐航母上的舰载机直飞美国,再从德州海军基地转陆航空军的战机,第三日早上11点他便抵达了拉斯维加斯附近。

    而这时,杰瑞特为了节约他的时间,已经抵达这里。

    “这是查理让我给你看看的。”埃德加将那份来自对方的电报交给他。

    杰瑞特道:“好的,胡佛先生。”

    “叫我埃德加吧,能和我聊聊那些白痴是如何倨傲的吗?他们觉得他们是在恩赐你是吗?”

    “是这样的,呵呵。”

    时光让杰瑞特从莽夫变成了沉稳的男人。

    如果不是这是查理的朋友,他连这种情绪都不会流露。

    胡佛抬手看了下表:“时间紧张,因为我很快还要飞去纽约,那我们长话短说可以吗?”

    “可以。”

    “boi如果能易主,如果我能当家,我将吸纳贵方进入boi情报和行动体系中,由于你也知道我和那些混蛋不和,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在将来全力支持我,我也会给予同样的态度回报诸位,但是有一点,进入这个机构后,你们不能在我之下再立山头,没有蠢货乐意被架空。”

    杰瑞特闻言苦笑起来:“阁下这么直白,是因为查理吧,好的,但我还有个述求。”

    “请说。”

    杰瑞特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在胡佛抵达之前的这两天想了很多,但他写写画画后只留一个核心意见。

    他道:“如果不愿意加入的,可以继续保留平克顿私人警察的身份,继续之前的业务。”

    “没有问题,但你必须加入,我只认你说话。”

    “那是当然。”

    “那先这样?我们保持联系。”胡佛伸出手来,杰瑞特道:“好的。”

    但在胡佛转身时他说:“埃德加。”

    “嗯?”

    “我们现在就加入,需要我们对那些白痴做些什么吗,他们就在这里。”杰瑞特问。

    胡佛反问:“为什么”

    “查理和他的朋友们都不会输的,局长阁下!”杰瑞特开心的笑道:“再说,等那个时候我再加入未免太不厚道了,我总得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