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远东巨商 叁拾伍

6不可以偏激

    陈落河对这一天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有点紧张。

    因为他要去见查理。

    在瓦坎达的国防办公楼总长室。

    因为韩怀义的身份还兼三军首长。

    说来也搞笑,他坐着谢苗亲自开的军车抵达总长办公楼时,正好遇到伤愈复出的卢卡斯那个倒霉鬼去找他叔叔李维斯才出来。

    看到陈落河和谢苗一起下车,他的脸顿时微黑。

    他腆着脸道:“谢苗叔叔。”

    谢苗???哦,好像是李维斯的侄儿。

    于是他淡淡的点个头就和陈落河继续往里走,口中继续对陈落河道:“和老查理想怎么说怎么说,我撑你。”

    “他打我怎么办。”陈落河其实不担心这个,他故意说给卢卡斯听的。

    谢苗大笑:“那不至于,但你表现不好的话,他就有机会和借口了。”

    他们走远了,卢卡斯悲怆的站在原地看天,白挨打了。

    十分钟后,韩怀义可笑的端完架子才让陈落河进来,他打量他,近距离故作威严的看着他。

    他恨不得把眼珠子扣下来贴上站的笔直的陈落河脸上。

    老查理现在很郁闷。

    他比自己高,比自己帅,比自己年轻,我可去你的吧,混蛋。

    然后他虚情假意的道:“坐吧,这里是克瑞斯的父亲和一个,哼哼。”

    陈落河老实坐下。

    二狗子开门见山,非常不客气的道:“你们确定关系的时候,是你在明确克瑞斯身份之后,那么请告诉我,这对你的决定有什么影响。我给你三十秒时间考虑。”

    说完他翘起二郎腿,点上烟。

    然后就说:“时间到了,说吧。”

    这是战争!陈落河悲愤的看着他,大脑全空,脱口而出:“唯一的影响就是,找这样的老婆不敢出轨。”

    “……”

    “不是,韩先生,我的意思是,好吧。我承认在知道克瑞斯的身份之前,我只是喜爱,哪怕现在也是,所以我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情侣。但我不可否认我和她相处很愉快,我甚至会可以淡化她的家世,但有不免沾沾自喜。”

    “还有呢。”

    “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爱,因为我没有谈过恋爱。刚刚你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了,她的身份让我不敢做伤害她的事情,我是这个意思。”

    “我只听到了你想出轨。”韩怀义阴测测的说。

    陈落河……

    “玩笑开过了,我看出了,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你不虚伪。人在现实社会怎能抛弃家世以及财富带来的光环呢,但你在这种情况下,受到的影响很小。尤其你开始并不知道她,这一点很重要。”

    韩怀义喝了口水继续道:“你答应我了,不伤害她。”

    “是的,阁下。”

    “她是个好孩子,善良而天真,她受够我的宠爱和她的哥哥们的爱护。所以她不能受到委屈。当然了,前提是她必须讲道理。”

    “明白了。”

    “这对你不公平吗?有一点,但我是个父亲,我在这一点上就这么的不讲理。如果有天你做父亲的话,你也会这样的。所以如果你能和她走下去,请不必记恨我此刻的态度。”

    “怎么会呢,您,不反对?”陈落河直到此刻才敢肯定。

    韩怀义急了:“谁说不反对的。”

    陈落河……

    “情感告诉我,去你的吧。理智告诉我,拦也拦不住,我不想毁坏了我女儿的青春,哪怕我这个老父亲心如刀绞的嫉妒着你。”

    韩怀义说完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强大如我还是无法打赢这种战争,你说我怎么可能喜闻乐见呢,对不对?”

    这刻他不是领袖和传奇,他是个活生生的人。

    陈落河不由窃笑。

    “小子。”韩怀义伸出腿踢踢他的脚:“在我这里,家庭出身和财富都不是问题,因为你再强大也没有我强大,我唯一在意的是人品,然后是基于人品的对她好,我对你保护母亲的行为很欣赏。”

    陈落河赶紧起身:“谢谢您。”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压力。

    “你还不知道爱,但我是过来人,爱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何况你们本来就有互相喜欢的基础,或者你们本来就是种爱情只是因为年轻还不认确定。但是男人的天性在这里,你总会遇到不同的女性,会有人让你怦然心动,甚至会有人主动爬上你的床。”

    韩怀义说到这里坐了起来:“对了,不可以在婚前对我女儿干什么,不然我去追你妈。”

    陈落河直接崩溃,赶紧说:“好的先生,我不会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陈落河气的不轻又哭笑不得。

    “那就说回之前的话,如果你遇到那种情况请想想该死的道德,和妻子!哎……”韩怀义没脸说下去了,他仰着头:“不要伤害我女儿,她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她要的是一生一世和忠诚。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能做到,毕竟这个世界的诱惑太大了。”

    “是。”

    “你觉得瓦坎达现在有哪些缺陷?”韩怀义忽然问。

    “基层的腐朽,我和马莫耶先生聊过,有太多不求上进的人躺在曾经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并营造出一种堕落风气,认为天堂就该这样。但这风气并没有影响军队,可是迟早会影响的。”

    “怎么改变?”

    陈落河说:“优胜劣汰,不适合的人要离开这里。”

    “这有些偏激,孩子,不要用圣人的方式去要求别人,光明和黑暗是共存的,人毕竟不是机器,我们应该学会引导他们,除非无可救药,不能完全的一棍子打死一个阶层,明白吗?”

    “是。”

    “希望你真听下去了,要知道人生虽然处处是战场,但和真正的战场还是有区别的,你要有面对任何事情的智慧,这个智慧包括包容,忍耐,以及骨子里的手段。这些东西你要用一生去学,也许都学不会,也许你几年后就都明白,谁知道呢。”

    “是。”

    “有时候反面教材也是有教育意义的,打个比方你反感你父亲的作为,那么你就本能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你将厌恶赌博和分裂的家庭气氛。你说的我都知道,五个案件包括你的事情的处理都是种引导,接下来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