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远东巨商 叁拾伍

3韩家儿郎才是时代主角

    官大一级压死人,尤其是直管长官的少爷出面。

    少尉只好点头,拘谨的坐上了李荣株的副驾驶位置。

    李荣株则和韩奉武坐在后座。

    司机打方向后车离开了这里,进入黑暗,唯两盏车灯照耀黑暗。

    因为那名少尉在车上,李荣株都不好说什么。

    但是韩奉武说:“枪给我。”

    李荣株身前的那少尉都紧张了,猛回头:“你要干甚么,李少校,我是你父亲的兵,我离开也是被很多人看到的……”

    “你有病啊。”韩奉武骂道:“软禁我这几日你从头到尾没为难我,都是本分的执行任务,我杀你干什么?”

    “那你要干什么?”李荣株也问。

    韩奉武反问:“再勋既然回来,又让你救我出去,说明一点,他认可我祖父的提议,应该也得到了相应的承诺,不是吗?”

    “应该是吧。”

    “也就是说,我已经没有必要将相关想法和白公交涉了!”

    “……应该是吧。”

    “这么说再勋回来就是为救我,但我就这么走掉,对不起韩家威名。对了,你注意到我刚刚在看什么书吗?”

    “什么书?”

    “旧唐书。正好看到一个人,他叫王玄策。”

    见对方不解。

    韩奉武就和他讲了下这个人。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唐朝又派王玄策为正使、蒋师仁为副使一行30人出使天竺(印度),四天竺国王多派使者带着财物来,准备与王玄策一起到唐朝朝贡。恰逢中天竺王尸罗逸多死,国中大乱,其大臣那伏帝阿罗那顺篡位,于是发动所有军队以拒王玄策。

    跟随王玄策的30骑兵与敌人交战,失败被擒获,敌人趁机劫掠诸国贡献的财物。

    王玄策逃离,到达吐蕃发檄文征召军队,得到1200吐蕃兵、7000泥婆罗(今尼泊尔)骑兵。

    王玄策随即与副使蒋师仁率吐蕃、泥婆罗的军队进攻到中天竺的茶镈和罗城,作战三天,攻破茶镈和罗城,斩首三千余级,敌人被溺死的约1万人。

    阿罗那顺逃走,收拢散兵再次交战,蒋师仁擒获阿罗那顺,俘斩敌人数以千计。

    余众跟随国王的妻子在乾陀卫江抵抗,蒋师仁击败他们,俘获其妃、王子,又俘虏男女一万两千人,各种牲畜三万,五百八十座城邑投降。

    东天竺王尸鸠摩送牛马三万馈军,还送来了弓、刀、宝缨络。迦没路国献异物,并送上地图,请求得到老子像。

    天竺震惊、害怕。贞观二十二年,五月,王玄策把俘获的阿罗那顺及王妃、子等,俘虏的男女万二千人、牛马二万余送到长安献俘。

    李荣株听完震惊:“如此名将我怎么没听说过。”

    “因为那时候的大唐将星闪耀,王玄策此举并不起眼。”

    “令祖称自己的民族为唐,难怪……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被家祖安排出使南韩光州,要稳定局势,但连白公的面都见不得,只能眼睁睁坐看局势恶化,最后甚至要灰溜溜的走掉,从头到尾只是区区棋子,这不是男儿所为。”

    韩奉武盯着李荣株:“以我祖父的手段,白公是翻不了天的,以新罗马的势力而言,张珉幕后的力量也仅仅能挣扎而言,对也不对?”

    “对。”

    “但是你父亲在白公的船上,下不来也无法下。他们已经回不了头,那么事后你家的荣华富贵和权势怎么办?不如随我立功。”

    “你要怎么做?”

    “12公里外是美国人海勒,也就是张珉和白公背后金主的居住地,以你的身份带我拜见他,直接杀了!”

    “这,这是班超的行为这不是王玄策啊!”李荣株还挺懂的。

    结果韩奉武道:“不,我们要做王玄策。杀了那厮之后,再请白公来,然后我们联手困住他!再以他的名义和白再勋的名义,通电境内抛弃张珉,并出具海勒收买张珉的证据!舆论一起,再出兵釜山威慑美国!”

    “先班后王,要是,要是……”

    “要是死了那就死了,敢不敢,不敢我自己去干,你把车,和家伙都给我!你只管负责现在就去联系再勋……”

    韩奉武话没说话,那个看他的少尉忽然道:“我敢!我跟您去。”

    李荣株:“喂,我说不敢了吗?你乱插什么嘴。”

    “很抱歉,李少校,海勒的信息其实是我提供给韩先生的,在下其实是朴志喜少将的人,是忠武社成员之一,我们这样的人在基层有很多,我其实是奉命保护韩先生的,一旦有变我将保护韩先生撤离。”

    李荣株!!!他气的脸都红了,掏出枪顶在少尉的脑袋上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内奸!”

    “你意思,你要反对我的决议?”韩奉武斜着眼睛问他。

    李荣株!!!他吼道:“奉武,你应该体谅我的感受,这个家伙是我父亲的兵,还被委以重任,结果居然是朴志喜的人。”

    “服了你了,你不是也在反对你的父亲吗?”

    这个……李荣株无语的往后一靠,嘟囔道:“总之我心里过不去。”

    “你家后续的荣华富贵,以及名震天下的功名就在手前,去不去吧。”

    片刻后,这辆车开往海勒的住处。

    他们不知道的是,白再勋带的一群光州核心的二代这会儿正在海勒住处3公里外秘密讨论,一旦韩奉武脱身,他们就要斩杀海勒,而后起兵乱局。

    驱使他们团结在白再勋身边的。

    首先是他们对于时代,又和父辈迥异的认知。

    另外就是白再勋转告的光州济州独立自贸区的前景。

    以及韩怀义的威名,还有就是,韩怀义放回白再勋的气度。

    但在这个时代,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注定是韩家的配角。

    他们还在哔哔呢,韩奉武已经动了起来。

    凌晨2点。

    汽车来到了海勒的住处外。

    驻守这里的1军少校李明博看着家境了得的李荣株:“您要见海勒先生?”

    “事关重大,赶紧请他起来吧。”

    “好,我去通报。”

    “通报什么呀,一起去叫他。”李荣株道,说完他推开车门,韩奉武穿着身便装跟着,然后是李荣株的司机少尉张全安和那位实际上属于朴志喜派系的基层少尉裴勇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