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打死不鸽

第0208章 【大章】陆涯,永远滴神!

    轩辕华月在仙界名气很大。

    她的父亲是当今仙庭圣皇,地位仅次于天裁院七老合体,是仙庭本部权力最大的个人。

    她的母亲是仙庭圣女,同时也是半神族,是维系神仙两界的纽带,地位更在其父之上。

    而她自己,五千岁就已经是高阶仙皇了,如今是神学院学生,是个注定要成神的女人!

    轩辕华月不但骁勇善战,个人战斗力极强,权谋智慧更是一绝,她没有靠关系躺着成神,而是有着更高的目标,比她的两个兄弟更具有王者气质。

    在仙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西城泽美月说不认识华月公主,是因为自负。

    宫幼溪故意不提及公主身份,是自知不是华月公主的对手,转而去搬陆涯这个救兵,以免张二狗被带走。

    她本想借柳玄夜的幻术符文,伪装成柳玄夜,让陆涯帮忙,顺便合理发展点亲热关系,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惜刚见面,就被陆涯一脚踹翻在地!

    这男人太无情了!

    就算知道是假的,那起码也是你老婆的样貌,你老婆的怀孕的身子,有气上床撒,咋能拿脚踹呢?

    如果说“柳玄夜”踹翻酒狐仙只是让人怀疑的话,陆涯一脚踹翻“柳玄夜”,让包括暮雨霏霏在内的所有人,都确定这位柳玄夜是假的了。

    宫幼溪很快露出本容,道出了柳玄夜仆从的身份,也说明了此番找陆涯的来意。

    酒狐仙醉态不羁的小圆脸上露出罕见的认真!

    “你确定骑的是鹰马?”

    宫幼溪身材与酒狐仙相仿,娇小类型,但脸上的成熟气质骚的出水,气场明显要压过酒狐仙一头。

    “深渊里看不太清楚,怎么,你认识那女人?”

    “认识又何妨?总比你害怕跑过来找男人强!”

    就在酒狐仙二人唇枪舌剑时,舰核室内,忽然响起张莲心温润机械的声音。

    “那女人来了。”

    裂刻心盾号战甲盘膝坐在山脚下,宛如一个巨人女将。

    一双银翼把前方的空间煽动的扭曲起来。

    一双马脚排踏而来,带着一头庞然银影,赫然出现在战甲前方,相隔只有十丈!

    陆涯几人蓦的抬头。

    那是一头巨大的银色鹰马,鹰首鹰翅,马身马腿,展翅十丈,马踏飞云。

    凛冽的仙皇级灵压笼罩在裂刻心盾战甲的头顶,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鹰马头顶,立着一位女人。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身着银装铁甲的女人。

    脸盘比较大,但非常漂亮,英眉飒飒,星目如电,穿着类似紧身衣一样的戎装,白马长剑,雄姿英发,眸子里的透着俾睨天下的凛然寒意,看上去比男人还英武。

    她的身边,张二狗被千万片环绕的鹰羽困住,因为没有被攻击,只是被困住,搞得他动弹不得,像是陷入泥潭,一身蛮力使不出来。

    陆涯看了眼鹰首上的女子,又看看张二狗。

    能强行困住张二狗,绝非凡夫俗子。

    他又看看紧凑在自己身边的宫幼溪。

    宫幼溪没有选择保护张二狗,而是一个人来找自己,任由张二狗被眼前女子抓住,这说明,在宫幼溪看来,谁抓住张二狗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否放人。

    明智的可怕!

    酒狐仙见到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跑出舰核室,盘膝坐在战甲的头顶,双手抱胸,昂着小脸,牛气冲天,起码在气势上不输眼前女子。

    “你还欠我十瓶飞天仙台吧,姐姐。”

    酒狐仙直问道。

    轩辕华月笑笑。

    “我要的消息你也一直没回复。”

    这是八百年前离别后的第一次相遇,不算热烈,亦无兴奋,但多少还是有点喜悦和暗暗的较劲。

    陆涯一愣。

    “姐姐?”

    酒狐仙的姐姐是个人类?

    而且身材和酒狐仙完全相反,是个大只女,甚至比柳玄夜还要高大,跟个女将似的。

    模样倒也很漂亮,英气逼人,但和酒狐仙的五官相似度不高,很难看出是一对姐妹。

    张莲心见陆涯有些发懵,随即以温润机械的声音,向陆涯介绍了轩辕华月和其母圣女的一些传说。

    酒狐仙一直以来的背景,也水落石出。

    圣女的私生女?

    他爹绿了圣皇?

    陆涯忽然想起,当时在腹中烤虚鲲时,酒狐仙曾误认为他是个仙庭御厨,还故意调侃说,他和皇妃有一腿,被贬东浮仙区,隐姓埋名……

    本以为是开玩笑,居然真有现实基础!

    至于这位华月公主,显然不是参赛者,抓张二狗大约也发现了他的体质或身份。

    而且抓了张二狗之后,并未直接离去,而是出于谨慎,或试探陆涯,前来一见。

    轩辕华月看了眼裂刻心盾号,不无赞叹道:

    “拿逆螺旋力配合战甲抽取灵力,很精彩。”

    酒狐仙举起酒壶,撇了撇嘴道:

    “少夸,某人尾巴会翘上天的。”

    “听说你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恭喜你。”

    “我会找男人?你瞎想什么呢?”

    酒狐仙咧着嘴,拧着眉,朝战甲内大喊道:

    “陆涯,快给我滚出来,你跟我姐姐说下,咱俩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陆涯已经出现在酒狐仙身后,伸手怒搓她的狗头和狐耳。

    “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对我态度好点。”

    轩辕华月大概明白了,这是典型的暧昧期,尚未确认关系。

    这男人身形挺拔,五官俊秀,气质也不错,就是有些强势。

    不过,能让酒狐仙被男人碰而不反抗,总归是个好的兆头。

    “你就是陆涯?”

    轩辕华月淡淡的问道。

    她的声音很洪亮,语气却比较淡,听起来还蛮舒服的,没有那种刻意而为的压迫。

    “你认识我?”

    陆涯反问道。

    “能走到这一关,我应该早认识你的,但很可惜,今天才知道你的名字。”

    和陆涯想象的不太一样,这女人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种高冷霸道的类型,而是一个很会话术的女人,说话的姿态虽然高,语气却让人很舒服,给人一种仁者为王的感觉。

    “你不是参赛者,为什么要抓陈二狗?”

    轩辕华月没有多解释什么,只道了句。

    “他作弊了。”

    “那你直接带他走啊,为什么要找我?”

    轩辕华月笑笑,她的笑容很漂亮,也很大气,给人一种不拘小节的感觉。

    但事实上,她明显感觉到了陆涯的敏锐,说来找妹妹恐怕搪塞不过去了。

    她干脆没有回答,换了个话题又问道。

    “这具人形战甲是你做出来的?”

    “算是吧。”

    “我有个偃甲老师,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据说是仙界第一炼器师,他造出了一个据说能看到别的世界的星星的万华镜,或许有一天,你们能切磋一下。”

    连城子是你老师?

    能看到别的世界的星星?

    陆涯笑笑。

    “过奖了。”

    一旁的酒狐仙不乐意了,感觉被姐姐比了下去。

    “你什么时候这么谦虚了?”

    陆涯解释。

    “我是说她过奖她老师了。”

    “不愧是你!”

    酒狐仙罕见的朝陆涯竖起了大拇指,颓靡的酒色变的容光焕发,恨不得敞开胸怀痛饮一番。

    以前的她,是有点自卑的。

    因为她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比姐姐优秀,还背负着污名,不如做个仙贼快活。

    站在陆涯身边,虽然经常受气,但真遇到事情,面子还是很足,在姐姐面前气势都不一样。

    轩辕华月摇头笑笑,就算她眼界再高,胸襟再广,也想象不到,陆涯并没有开玩笑,她是真的过奖连城子了。

    陆涯又道:

    “既然你来找我,那就把人留下来,没有二狗,这个比赛就不完整了。”

    轩辕华月扶剑挥袖,动作霸气,却又足够的尊重,仿佛只是单纯的想要切磋一下。

    “那要看你本事了。”

    然而陆涯不想打女人。

    女拳太厉害,他怕自己受刺激控制不住力道,给人打死了,毕竟是酒狐仙的姐姐,打死不太好。

    再说了,作为本部皇庭公主,发现张二狗的异样,直接拷走也没什么毛病,何况,张二狗体内的卍体印的前身,就是仙庭本部的七神印之一!

    这样想着,陆涯耸耸肩,随和应道:

    “不用看我本事,你尽管带他走吧。”

    “嗯?”

    轩辕华月蓦的一怔,感觉陆涯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陆涯又冷不丁补了句:

    “你带的走,算我输。”

    “……”

    一向大度的轩辕华月,都被陆涯调戏的拧起了英眉。

    场面从她在试探陆涯,一下子变成了陆涯在试探她。

    由此可见,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掌控的男人。

    她更感兴趣的,是陆涯的实力。

    皇庭这些年因为圣女与仙贼偷情的丑事,一直受天裁院排斥,地位受到不小影响。

    新一代的年轻才俊们,要么投靠天裁院,要么投靠其他上古家族,皇庭人才凋敝,急需补充新鲜的强者血液!

    西城泽美月是她的一个小目标,但西城泽美月只是个超级潜力股,算不上即战力。

    如今仙界动乱将至,皇庭需要更多强者加入!

    妹妹酒狐仙看上的男人,会不会是个强者呢?

    她曾经的偃甲老师连城子送给她一枚星遁牌,据说只要捏碎此牌,仙冥两界无人能留住她,除了试探陆涯外,她也要真的带走张二狗回本部。

    这样想着,她取出了两千年没动过的星遁牌,看似随意的捏在手中,大大方方道:

    “不必试探了,我妹妹虽然不成器,但也不会爱上凡夫俗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陆城主。”

    陆涯点头。

    “好。”

    轩辕华月多看了陆涯一眼,随即捏碎星遁牌。

    刹那间夜幕降临,群星闪耀,灿河悬空,扭曲所有生灵的视野与空间。

    在群星闪耀的光芒中,鹰马双翅一展,马蹄排踏,轩辕华月大摇大摆的带着张二狗离开了。

    星光散去。

    她并没有出现在仙庭本部,而是出现在一间狭窄的竹屋里,四周是分裂组装的竹制偃甲。

    两个女娃一脸懵逼的望着她。

    之前在张二狗身边的独臂真人,站在她身侧。

    轩辕华月一双英眉骤然蹙起!

    蓦的转身。

    迎面撞上陆涯和酒狐仙二人。

    “我们又见面了。”

    陆涯礼貌的说道。

    一旁的酒狐仙快笑的岔气了。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姐姐这般吃惊,甚至有些狼狈,便故意学她的语气道:

    “我们还会见面的,陆城主……哈哈哈嗝。”

    轩辕华月也算是能屈能伸,莞尔一笑,拍拍酒狐仙的肩膀。

    “你长大了……小酒。”

    随即向陆涯抱拳一揖。

    “愿赌服输,你赢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是真的高啊。”

    “嗯?”

    陆涯下意识挺直身子,想自己一八三的身高居然与女人平视,顿时感觉很没面子。

    又看了眼身旁的酒狐仙,宛如智障的萝莉。

    不光是高矮差别,轩辕华月生着一张毫不违和的漂亮大脸,下身的胯骨更是宽大,一般男人很难驾驭……

    这让陆涯不禁怀疑道:

    “你们俩真的是一个娘胎生出来的吗?这口径差别太大了吧。”

    口径?

    酒狐仙似懂非懂,一脚踹在了陆涯屁股上。

    这一次,陆涯意外没躲开,故意在她姐姐面前,卖她个面子,牺牲屁股以换取酒狐仙将来的卖力工作。

    轩辕华月摇摇头,玩没想到仙界居然还有比连城子老师还强的人。

    张二狗今天铁定带不走了,也不必带走了。

    如果陆涯有连城子级别的力量和理智,应是比张二狗更重要的人。

    这样想着,她准备离开了。

    “既然陆城主有如此伟力,想必也看到了这次比赛的问题,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告辞。”

    宫幼溪冷冷道:

    “你走的了吗?”

    陆涯没有说话。

    酒狐仙感觉气氛不对,忙大笑道:

    “哈哈,不止张二狗,你也走不了啊姐姐。”

    轩辕华月忽然莞尔一笑,直勾勾盯着陆涯。

    “陆涯主想留下我?我可不想那么早嫁人。”

    “……”

    一句话说的酒狐仙哑口无言,连一向擅长卖骚的宫幼溪都被这句话秀到了。

    这公主真厉害!

    陆涯也感觉头皮发麻,这么多双女人的眼睛看着他,他哪敢多说一句,直接放轩辕华月走了。

    “后会有期。”

    华月公主走后,宫幼溪稍稍松了口气。

    束缚张二狗的鹰羽阵法,也消散一空。

    “多谢陆城主,又救了二狗一次!”

    陆涯看了眼张二狗,感觉他的气质不一样了,纵使被华月公主抓了,也无法掩盖那眸子里的自信。

    但对陆涯,张二狗是绝对崇拜的。

    那眼神仿佛在说:陆城主,永远滴神!

    为了确保张二狗不再被抓,宫幼溪建议陆涯。

    “陆涯大人,接下来,我们可以一起行动吗。”

    陆涯摇摇头。

    “不,你带二狗先去下一关,到时候敌人的注意力就在二狗身上,这样一来,通神令就是我的了。”

    宫幼溪不解:

    “我们还有敌人吗?”

    陆涯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下意识从怀里掏出一枚神杞果,意味深长的啃了起来。

    “这一次,恐怕连我也有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