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打死不鸽

第0297章 【大章】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陆涯之所以毫无防备,倒不是进入至高的防御境界,只是因为歌兰身材矮小,脚步轻盈,陆涯又沉浸在追溯时空里,单纯的没发现而已。

    尽管松鸣与陆涯很相似,但陆涯对松鸣却并没有多大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

    而预言之子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天道、对整个世界的质疑。

    松鸣的故事开始了。

    他一边在书院,以帝礼的身份学习神法,艰难的提高修为。

    一边又开始以松鸣的身份与幽冥秘密接触,练成神冥双身。

    帝礼在书院勤奋好学,非常低调,拥有满级剑术的他,却很少使用剑术,数千年来,扮猪吃虎的事可没少干。

    暗中以冥神松鸣的身份,在神界劫富济贫,宰了不少神官。

    陆涯不相信一个游戏宅男,会心怀天下,改变世界,为幽冥谋福利,为万世开太平。

    或许,只是单纯的系统任务而已……

    他头顶那根天道细线所蕴含的天道法则,或许就是个不断发任务的系统!

    毕竟,在陆涯看来,松鸣从没有搜刮过修行资源,古怪事倒是做了不少。

    比如

    捡到一颗碎灵石,交给基层神官。

    扶老幽冥过马路。

    帮小孩子找花豹。

    点化一对智商、天赋都不及格的双胞胎灵虎成兽仙。

    给旧式通神柱下的巨型鲲鹏接种。

    促成一段或几段人兽姻缘……

    嗯?

    陆涯越看越感觉越不对劲。

    点化双胞胎灵虎?这不是暮雨霏霏吗?

    给旧式通神柱下的鲲鹏接种?在饲鲲主那里偷得一雄鲲,给极云之海的雌鲲配种,生了几百头幼鲲又卖给了饲鲲主,而鲲鹏兄弟正是其中天赋最差不合格的产品……

    促成几段人兽姻缘?陆涯分明看到了李无邪与青龙仙,圣女与旷狐仙的身影!

    酒狐仙看懵了。

    老爸老妈的浪漫爱情居然是人为安排的?

    “这家伙什么情况?难道我的悲剧就是这混蛋一手造成的?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陆涯笑笑。

    “或许只是单纯的想变强。”

    酒狐仙气吐了。

    “这也能变强?”

    “否则怎么叫预言之子呢?”

    “你还真信啊!”

    事实面前,陆涯不信也得信。

    松鸣做过最夸张的事,是直接混入神王殿,试图偷吃鱼之神的灵魂容器

    水潭里的那只小金鱼。

    可惜被应龙重创,差点没死过去。

    松鸣的一系列骚操作,很快被神界关注。

    起初,负责追捕冥神松鸣的,是神王宫的首席神卫,上位神,应龙。

    应龙当时还是人身,一个身穿靛青色劲装的苍莽老者。

    在与松鸣的数次交战中,每次都重创松鸣,却又每次都被松鸣溜了。

    毕竟,书院第九弟子帝礼,和应龙是好友当年,正是应龙向老夫子推荐的帝礼。

    帝礼甚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真龙骑士,让应龙甘愿当坐骑的存在。

    应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要抓捕的敌人松鸣,正是自己的好友帝礼。

    知己知彼,不说百战百胜,溜掉完全没有问题。

    很快,应龙因抓捕松鸣不力被撤职。

    这时候,柳玄夜提醒千羽姬,松鸣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预言之子,提议由她追捕松鸣。

    千羽姬对预言之子很感兴趣,但因柳玄夜修为太差,便亲自下场捉拿松鸣。

    千羽姬三次找到松鸣,每次都把松鸣揍得濒死,结果关键时刻总会出意外,次次都让松鸣逃了,并不比应龙的战绩好到哪去。

    要知道,千羽姬可是当时可观测混沌中的最强者,接近天道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都杀不死一个人?

    这是啥人啊?

    被千羽姬暴揍三次后,松鸣更是制造了一个布偶女娃,专门对付千羽姬的幻术。

    在这之后,千羽姬甚至连松鸣的人都找不到了。

    千羽姬十分困惑,开始苦思冥想,甚至质疑这个宇宙的真实性。

    最后她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酒狐仙表情凝固半晌,忽然大笑道:

    “哈哈,这句话我喜欢,不愧是神王大人说出的话,太深刻,太有哲理了,完美解释了我过去的所有坑爹事……错的是世界。”

    陆涯:

    “……”

    果然,中二是会传染的。

    大概五千年前,千羽姬把松鸣之事交给柳玄夜处理后,自己就进入神王殿水潭边闭关。

    任何人不得打扰她闭关。

    直到,第九次诛冥之战。

    幽冥本就是神界制造的。

    所谓的诛冥之战,其实是维持三界平衡的一个自我修正的手段。

    幽冥多了,就通过战争死一批。

    仙人多了,也通过战争死一批。

    这样一来,通神柱的灵力转化、流动效率,才会维持一个相对较高的效率。

    在之前的第八次诛冥之战中,当时因为松鸣的横空出世,幽冥的数量和力量史无前例的大爆发。

    为了制衡幽冥,极云子提议,在仙庭留下七神印,使得仙庭军队可以借此使用部分通神柱之力。

    通神柱之力是克制幽冥的神器!

    这使得第八次诛冥之战,幽冥势力损失惨重。

    仙庭大喜。

    于是,这七枚神印延续到了第九次诛冥之战。

    第九次诛冥之战开始。

    松鸣集结了比第八次诛冥之战更多的幽冥力量,卷土重来。

    然而这只是表象,他暗中集结了七冥神,准备窃取七神印。

    因为这次幽冥势力史无前例的强大,除了七神印外,神界还派出帝礼与应龙参加战斗。

    这场战争旷日持久,直到某个时间点,帝礼和应龙被某个神秘黑影偷袭重伤。

    神秘黑影?

    陆涯忽然想起,混沌之海三巨头之一的巫触,最早派来三界宇宙的黑影涂鸦。

    这破玩意……还是个强者?

    被黑影偷袭后。

    帝礼下落不明。

    应龙肉身陨落,只剩下龙骨附着一缕魂魄,被彩云子所救才捡回一条命。

    然而,帝礼所谓的下落不明,其实是与另外六冥神一起潜入了仙庭大陆。

    陆涯看了眼这个七冥神阵容。

    除了松鸣,还有

    一个纸人三千年前的道长与现在的模样并无差别,还是靠纸刻符文固定幽冥肉身,只是眸子里显出对未来的游移不定。

    一个树人朽木当时还是一棵略显憨憨的光滑粗木,没有枯朽,身上也没有覆盖花草与苔藓,滑溜溜的一根大粗木,仿佛是在COS通神柱。

    一个女人柳玄夜的容貌与打扮,倒是从未改变过,只是到现在,陆涯依然看不出她加入七冥神的动机。

    一个巨人张二狗与现在模样完全不一样,甚至连名字都不叫张二狗,张二狗只是后来重造仙身的名字。

    一个胡子拉碴、披头散发的中年人荒野帝的前身,荒天帝,有意思的是,荒天帝当时竟是个运气极其差的莽汉,走路打滑,喝水塞牙。

    一头鼹鼠贼眉鼠眼半人半鼠的怪物,陆涯在神兽养殖场见过这货,后来背叛七冥神、投靠宇文家族的卍兽印,鼹魔子。

    除此七人之外。

    还有仙贼王总舰主,王鹿非,负责以空间法术护送七人突入护庭大阵。

    使徒总舵,林雾,趁机潜入仙庭本部,为将来柳玄夜攻打仙庭做准备。

    以及仙庭本部一位负责接应的朱神家的后人。

    当时,这人还不叫朱神真人,也没有宛如灭霸一样的紫薯大块头,只是朱神家后代中的一个平平无奇、郁郁不得志的年轻人,却在偶然际遇下,获得了一枚可以克制七神印的神戒。

    问题是,这枚神戒从何而来?

    陆涯顺蔓摸瓜,向前追溯,发现这枚朱神家祖传神戒,居然来自那道黑影涂鸦之手。

    又是这货?

    陆涯隐隐感觉,这狗比就是七冥神计划的幕后黑手,万恶之源!

    七冥神在通神柱外壁上站成一排。

    松鸣作为计划组织者作战前动员。

    “七神印乃深渊屠夫,七神印一日不毁,深渊永无出头之日……我们必须冒这个险。”

    “不仅如此,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一次计划若成功,我们就会成为超越神明的存在,让幽冥占领三界,一旦失败则会万劫不复。”

    松鸣口才不算太好,但一通威逼加利诱,也算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柳玄夜却盯着鼹魔子道:

    “这只老鼠真的可靠吗?”

    松鸣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

    “这时候也找不到旁人了,我想你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柳玄夜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陆涯能看的出来,松鸣对柳玄夜尚有戒心,毕竟另一个幻术高手千羽姬可是时刻要他的命。

    安插鼹魔子,除了反监控柳玄夜外,还让柳玄夜因监控鼹魔子而无力分心搞什么破坏。

    就这样……

    七人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在王鹿非和朱神真人的辅助下,成功潜入仙庭大陆盗取七神印。

    不止于此。

    使徒总舵,林雾,成功潜伏在仙庭大陆,甚至成了圣皇,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后宫生活。

    朱神真人则暗中夺舍了巨人,制造张二狗仙身隐藏七卍印,以此为基础,计划在三千年后,拿到全部的七枚卍印,窃取革命果实,妄图成为万神之神!

    这些后事,陆涯很巧的都亲眼见证过。

    最后,第九次诛冥之战,以仙庭的绝对胜利而告终。

    然而,七神印被盗走的消息,迅速扩散到整个仙界。

    仙庭颜面尽失。

    好在,七神印有反噬幽冥冥核的防盗措施,很快开始腐蚀七冥神的肉身。

    七人对此早有预料。

    迅速做了三件事。

    第一,七人将部分未被腐蚀的力量,存储在星鸾体内,待他日东山再起。

    第二,七人提前制造了七个仙身,作为七神印的包裹容器和隐藏地。

    第三,松鸣找到了彩云子隐藏在兽巢之森的骨龙,七人随后把附近极云之海的老式通神柱的地基拆了,拿到兽巢之森,以残躯启动七行阵法,试图将七神印炼化为更强的、对冥身无排斥反应的

    七卍印!

    这是一个比盗取七神印还要疯狂的计划。

    道长和鼹魔子都很犹豫。

    “七行阵法乃是天道禁术,尤其是以上位神龙骨为媒介,这等强度的七行阵法很可能与通神柱共鸣,引发未知的时空反应,我们有可能因此瞬间毁灭……你们确定要这样做吗?”

    松鸣笑了笑。

    “如果这样,恭喜,我们只剩下七个仙身,以后好好做仙人,忘掉过去吧。”

    道长还是觉得危险。

    “什么狗屁仙人,让我当神祗还差不多,我觉得,还得有个紧急预案。”

    松鸣点点头。

    “也好,这样吧,柳玄夜的魂魄留在外面照看阵法,一旦有问题立即打断。”

    柳玄夜微微颔首。

    “也只能这样了。”

    看到这里,陆涯不禁心想,那时候柳玄夜就想到了宿命之侣吗?

    看上去不大可能。

    这种级别的七行阵法,确实会造成剧烈的时空乱流,搞不好是他的召唤法阵……

    可陆涯尤记得,去兽巢之森时,土蛇仙给他带了个酒狐仙的口信,说小花园是个陷阱,专门为他设计的陷阱。

    后来陆涯了解到,酒狐仙传的口信,只是要陆涯提防仙贼王六帆队,没说什么陷阱的事。

    可见,土蛇仙是被人有意篡改了讯号。

    来自三千年前的推衍……

    松鸣吗?

    当时的松鸣还在假装沉睡,多以帝礼的身份行走江湖,况且他也没这个能力。

    柳玄夜吗?

    陆涯可以确定,以柳玄夜的幻术,同样率没有这个能力。

    难道又是那黑影涂鸦作祟?

    事情渐渐变得超出陆涯的预料了。

    七人拖着腐蚀将尽的残躯,在骨龙腹中的地下水中,一齐掐诀:

    “七行阵法,开!”

    陆涯还是低估了这阵法的妙处。

    在阵法开启的一瞬间。

    七神柱剧烈共鸣。

    陆涯分明看到

    神王殿水潭边。

    千羽姬的千片羽翼之眸瞬间张开,而她自己的眼睛却再也睁不开了。

    三道诡异的力量破空而来,合力侵入她的肉身和灵魂,瞬间囚禁了这个最强神王。

    其夺舍手法之精妙,连陆涯这种存在都叹为观止,拍案叫绝。

    时代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