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

    卧槽老经纪不是骗人的,这女鬼特么还真是这副模样许七安心里一阵悚然。

    但他并不害怕,悚然是作为一个曾经的普通人在现实见到鬼魂,自然而然的反应。

    毕竟他是一个看完恐怖片不敢上厕所,憋不住,就用脉动饮料瓶来解决的人。也得亏了用脉动,普通矿泉水瓶根本无法满足他的尺寸。

    白衣女鬼愣了愣的看了他们片刻,似乎察觉到了威胁,嘴角裂开到耳根,漆黑的鲜血流淌,无声嘶吼,朝两人扑了过来。

    幽深的井底,阴气强盛了数倍,刺激的许七安皮肤凸起鸡皮疙瘩。

    我不会对付怨魂啊直接给她一刀吧许七安握住了刀柄,打算抢到褚采薇前头,但黄裙小美人压了压手,阻止了他的行动。

    她手诀掐动,风水盘上中央的太极鱼旋转起来,许七安看见天干中的“癸”字亮了起来。

    一股乌光冲出风水盘,将女鬼裹挟住,收入风水盘里。

    褚采薇收回风水盘,握在手里,扭头朝许七安嫣然一笑,然后指了指井底,摆动着腰肢游了过去。

    两人在井底勘察片刻,没有收获。

    “哗啦”许七安钻出水面,水底无处借力,双手撑着井臂往上爬,回头说道:

    “抓住我的腿。”

    褚采薇“噢”了一声,抱住许七安的双腿,让他带着自己往上爬。

    许七安感应了一下,小声嘟囔:“小荷才露尖尖角成天吃吃吃,怎么就长不大呢。”

    “你说什么?”褚采薇没听清楚。

    “没啥,你再往上爬一些,我裤子快被你拽下去了。我上面还有一个柄,够你搭把手的。”

    褚采薇一个劲儿的找,也没找到许七安说的柄在哪里。

    从井底出来,许七安运转气机蒸干湿漉漉的井水,褚采薇则捏了个手诀,从风水盘里调出一抹橘色光焰,绕着身体走了几圈,水蒸气弥漫却不毁坏衣物。

    身体重新变的凉爽后,褚采薇道:“这只是个普通的怨魂。”

    只是普通的怨魂?那她是怎么维持这么久的许七安皱了皱眉,老经纪说过,闹鬼事件已经持续两年多。

    褚采薇接下来的话,解开了疑惑,“井底连通着地底暗流,井中的怨气就是那么来的。我猜测是地底有阴脉。”

    许七安估摸着阴脉是风水学上的术语,恍然的点头:“所以你的净化不起作用,前几任大师的法事没用,因为他们不是术士。”

    褚采薇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是术士,很骄傲,“这个宅子别要了,阴脉在地底,风水极差。嗯,这座宅子下面,要么是一条小型阴脉。住久了会霉运缠身。”

    “干嘛不要,这宅子老便宜了。”许七安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找你办事,真的只是看看?你得帮我把风水弄好。”

    “那多累啊”褚采薇苦着小脸,她天天学习炼金术已经很辛苦了,“那你得”

    “得加餐嘛,我懂。”许七安说。

    这还差不多她撇撇嘴,重新跃上屋脊,朝着下方喊道:“送我上天。”

    你要与月亮肩并肩吗哦,今天没月亮,那没事儿了!许七安心里吐槽着,跃上屋脊,双手搭成“小板凳”。

    褚采薇跳了起来,脚尖点在他的掌心,借着武夫恐怖的怪力,轻盈的身躯宛如利箭冲向夜空。

    在这个过程中,她利用风水盘的神异,召来丝丝缕缕的风,托举着身体,延缓下坠。

    清光眼开启,褚采薇俯瞰着整个宅子,然后转头脑袋,观测宅子附近的区域,观测整个大区的风水。

    褚采薇落叶般徐徐飘落,蹙眉道:“奇怪,这片地区风水不错,不应该形成阴脉啊”

    是不是你业务水平太差啊许七安不敢吐槽,问道:“要不你再看看?或者回司天监找师兄们帮忙。”

    “不用这么麻烦,”褚采薇摆摆手:“咱们直接通灵女鬼,与她共情,看看她是怎么死的。如果没有线索,我再找师兄们求助。”

    “快点哦,我明天还有事儿呢。”许七安说。

    明天要去衙门找魏渊,如果爸爸愿意为他顶住压下,那万事大吉。如果爸爸不管他,他就只能躲起来,后续再找机会看怎么解决二五仔反水带来的影响。

    而这座宅子,就是许七安给自己找的据点。

    这里闹鬼,平时不会有人靠近,也不是达官显贵云集之地,距离主街有段距离,非巡城禁军和打更人重点关注的区域。

    褚采薇说:“女鬼阴气太重,与她共情,需要承受阴气入体,对女子身体不好。得你来,武者气血旺盛,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好!”

    褚采薇摘下风水盘,嘴唇开阖,太极鱼缓缓转动,一团淡淡的黑雾被弹了出来,漂浮在风水盘表面三寸。

    黑雾躁动乱窜,但无法离开风水盘,每次都被清光壁弹回太极鱼上方。

    褚采薇屈指轻弹:“去!”

    黑雾激射,撞入许七安眉心。

    许七安浑身一凉,一缕寒意从脊背升起,接着感应到了充满怨恨、疯狂、恐惧的意念。

    这团意念疯狂的冲击他的元神,试图控制身体,突然,女鬼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变的很安静不,是战战兢兢。

    这让许七安打消了意念压制怨魂的想法,仔细感知着女鬼的意识。

    她是不是察觉到了神殊和尚的存在和尚确实沉睡了,不然说不定就剿灭了女鬼

    他的意念将怨魂包裹,两者产生共情,下一刻,一段段陌生的画面浮现,宛如播放电影。

    女子本是太康县一个富户家的女儿,因为长的漂亮,求亲的人踏破门槛。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她会嫁一个好人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但是某次出行改变了一生,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人贩子强行掳走了她,她被送来京城的一座大宅里。

    宅子里住着许多与她一样的女子,也有很多眉目清秀的少年,甚至男孩。

    他们做着一样的事情,那就是每晚陪着出入宅子的客人们睡觉,供他们玩弄。

    他们彼此之间称呼“大人”,显然是有官身的人。褪下官袍的大人们比禽兽还禽兽,肆意的玩弄着宅子里的女人。

    女鬼伺候过许多大人,甚至被逼着和一个阴柔少年一起伺候。她心里充满了痛苦和怨恨,但害怕死亡,只能忍辱负重。

    就这样过了几年,她被一位客人看中了,成为了那个客人专属的情人,处境变好了。

    那个客人叫塔姆拉哈,是个中等身材,粗壮,大饼脸单眼皮的男人。

    她的死因是某次偶然间,听见了拉姆拉哈和一位大人物的谈话。

    谈话中涉及到“云州”、“火炮”、“器械”等字眼。

    大宅的后院有一口化生井,井里葬着许多自尽的,或是被客人折腾死的女子、少年、男童。女子被杀后,也丢入了那口井中。

    她死后化作了厉鬼,却被困在井中,因缘巧合之下,顺着井底的暗流来到了这里。

    并借着暗流中溢出的怨气滋养,留存到了现在,魂魄没有湮灭。

    在这一段段的记忆碎片中,许七安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尤其是女子死亡前夕,那场谈话,他通过女子的视觉,看见了与塔姆拉哈交谈的大人物。

    齐党工部尚书!

    “呼”许七安睁开眼,一吐胸腔中的郁气。

    这共情真不是人干的事儿,他在第一视觉里,男上加男了N次,深刻体会到了被骑在胯下的耻辱。

    同时也被女鬼的怨恨、痛苦、绝望等情绪影响。

    幸好他每天都坚持观想,磨砺元神,意志力大有长进,换成普通人,估计得抑郁症或者精神分裂。

    “似乎有意外收获”褚采薇看着他,共情期间,她看着许七安脸色反复扭曲,时而狰狞,时而痛苦,时而悲愤。

    这些当然不是属于他的情绪,而是来源于那位女子。可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一个女人拥有如此多的负面情绪。

    褚采薇指尖点在许七安眉心,拉扯出女鬼,重新封印在风水盘中。

    那个塔姆拉哈看起来不是中原人士西域人种的特点是高鼻梁,眼眶深邃,南疆蛮夷的特点是蓝眼睛,北方人皮肤黝黑,且拥有远古异兽血脉,外形有些非人类塔姆拉哈更像是巫神教统治地区的人种特征。

    但是巫神教怎么会和云州扯上关系?云州在大奉的东南方啊。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似乎工部一直在外巫神教或者云州输送先进器械。

    “这件事涉及到通敌叛国了,我得即可禀告给魏渊”想到这里,许七安长话短说,将事情告诉褚采薇。

    褚采薇听完,很是不解,“生前受尽折磨,死后怨气不散,不一定会成为厉鬼,但如果数量累积起来,就会怨气冲天,内城如果有这样的地方,打更人早发现了呀。”

    “此事稍后再说哦,对了,你把镜子还给我。”许七安说。

    他现在要立功了,就不怕所谓的“贪赃枉法”罪名,镜子自然也不用交给褚采薇保管。

    开玩笑,里头有九百多两黄金呢

    许七安带着褚采薇往打更人衙门行去,沿途碰到值守的四位铜锣,被拦住盘问。

    “是我。”许七安亮出腰牌。

    “许大人?”

    尽管是同级,但许七安作为魏渊坐下头号童子,几位铜锣们不敢怠慢。

    “您怎么还在外头乱逛?今日刑部府衙和大理寺派了大堆人马闯入衙门,带走了许多同僚。”一位铜锣说:

    “据说名单上还有您呢,只是您不在衙门,躲过了一劫。是不是家里回不去”

    他的意思很明显,您不会准备逃跑吧。

    “都抓了那些人?”

    许七安一问,发现被抓的四位金锣里包括姜律中。而银锣中,有李玉春,闵山和杨峰三位桑泊案中在他麾下的银锣。

    姜金锣为人处世还算正派啊,就算有贪也是小贪,怎么也被抓了是因为他和我关系不错,被姓朱的给报复了春哥真特么惨,钱没贪到,先进了牢

    果然,姓朱的挟私报复是有目标的,专挑许七安亲近的人下手,既削弱打更人,又报复了仇人。

    “魏公肯定会救他们的,这群衣冠禽兽,真当我们好欺负。”

    “哎,你别说,其他这些年大家都不干净”

    “呸,李银锣总干净的吧,不一样进去了。”

    三位铜锣无能狂怒,在许七安面前大发牢骚。

    “听说是陛下亲自下令调查的,魏公怕是也难办,这可如何是好?衙门里今天气氛格外惶恐、沉默。”

    许七安安慰道:“会有办法的。”

    三位铜锣摇摇头,悲观的很,叹息着巡逻去了

    许七安一路返回衙门,直奔浩气楼,在楼底被守卫拦了下来。

    “魏公已经休息,任何人都不见,这是规矩。”守卫是识得许七安的,只是入夜了,魏渊这个时间点不见人。

    “我有要事,快去通传。”许七安沉声道。

    “许大人明日再来。”守卫很硬气。

    PS:这几章要埋伏笔,以及思考将来引出伏笔的剧情,所以写的很慢,卡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