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第一百一十三章 妙计

    “你要有本事,把他拐回北方都随你。但在这之前,不要妨碍我的正事。”裴满西楼淡淡道。

    “你的正事”

    黄仙儿玩着指甲,收敛媚态,啧啧道:“我就说嘛,你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怎么会甘心输给一个素未谋面之人。”

    “这几天我打探过了,许七安虽是绝世诗才,却从未在兵法方面有所建树。我怀疑那本兵书是魏渊写的。所以我想拜会他,试探试探。当然,如果他真的是那本兵书的作者”

    裴满西楼顿了顿,微微握拳,语气有些激动,有些渴望:

    “我想向他请教几个问题,问一问北方战事该如何破局,这样的兵法大家,往往一个点子,一个想法,也许就是战争成败的关键。”

    黄仙儿撇嘴:“哪有这么夸张。”

    马车停了下来,两人掀开车帘,跃下马车。

    在门房老张的带领下,黄仙儿跨入许府,左右顾盼,笑吟吟道:“还不错!”

    这段时间来,她随着裴满西楼在众京官府中奔走、应酬,见过太多豪宅府邸,许府的规模和建筑,大抵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程度。

    走过青石铺设的道路,前方是一座外观大气,两侧檐角飞翘的建筑,正是许府会客的外厅。

    黄仙儿眼睛猛的一亮,她看见一位穿黑色为底,缠绕金丝银线长袍,悬挂华丽配饰的男子,站在外厅的门口。

    正笑吟吟的望着他们。

    此人五官如刻,充斥着男性的阳刚,却不又不显粗犷,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实很俊美。

    只不过他锐利的眸子,强健的体魄,小麦色的肌肤,让他与俊美的堂弟显得截然不同。

    没让我失望,仅是这副皮囊,就值得姑奶奶好好怜爱黄仙儿笑容不自觉的妩媚起来。

    许七安已经在文会上见过他们,因此只是扫了一眼,没有多做打量。

    嗯,黄仙儿这妖女还是一如既往的骚!他心里嘀咕着,表面温和,笑道:“两位,屋里请!”

    他只是轻飘飘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流露出男人常有的垂涎和惊艳,可是我和他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这肯定不是我魅力不够,而是许银锣这个人,要么对美色有极强的抵抗能力,要么京城里流传的,关于他与教坊司花魁的风流传闻,其实是他刻意的伪装聪慧狡黠的黄仙儿留意到了这个细节,默默记在心里。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预示着许银锣这个人,非一般男人,勾引起来颇有难度。

    这样不是更有趣么,如果勾勾手就能滚上床,那也太没挑战性了听说在京城不知道多少良家女子仰慕他。

    嘿,姑奶奶要睡大奉最出彩的年轻人!

    要把京城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男人勾搭上床!

    试想,大奉最出彩的年轻人,大名鼎鼎的许银锣,京城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对象,却被她一个外族人勾搭上床,这是多么解气,多么爽的一件事。

    既是对京城女子心态上的碾压,回族里也能在姐妹们面前吹嘘,羡煞那群小狐狸精。

    许七安引着两位妖蛮使者进了厅,吩咐下人奉上茶水,他端坐在主位,打趣道:

    “明知皇帝和我有过节,你们还来拜访,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因为这两位是妖蛮,所以他提前告诫过家里女眷,今天不要跑外院来。

    裴满西楼出于礼节,象征性的抿了一口茶,同样笑容满面的打趣:

    “你和大奉皇帝的恩怨,早就人尽皆知,我倒是很好奇许银锣会如何应对。”

    许七安笑了笑,没有回应,只是说道:“我早已不是银锣。”

    裴满西楼点到即止,转而说道:“当日文会上,看了许公子的兵书,如醍醐灌顶。事实上,在下对许公子慕名已久。”

    黄仙儿嫣然道:“奴家对许公子,也是仰慕已久呢。”

    她声音娇滴滴的,说话像是在撒娇一般。

    对于这位狐族美人的搔首弄姿,许七安视为不见,面带微笑:

    “裴满公子的才华,同样让我震惊。没想到外族会有一位如此惊才绝艳的大儒。你用自己的才华,赢得了大奉的尊重。”

    黄仙儿嘟着嘴,娇声道:“那奴家呢,奴家就没有赢得公子的尊重么?”

    你?你用狐族肥美的海鲜赢得了官场lsp的尊重许七安心里吐槽,对于这种撩拨性质的搭话,仅是微微一笑。

    狐族的狐女,如今在大奉官场获得一致好评,京官私底下没少谈论,连许二郎都听说了,闲聊时与大哥提及。

    “但即使是我,面对靖国的铁骑,也感到分外棘手。我神族铁骑彪悍,这是九州皆知之事。但匹夫之勇难成大器。”裴满西楼感慨道:

    “此次拜访,西楼是来向许公子请教的。”

    向我请教?我只是个搬运工而已,孙子兵法不是我写的,是孙子写的,书名不是讲的很清楚了么你一个精通兵法的大儒,向我请教?

    许七安心里疯狂吐槽,表面不动声色,只是淡淡一笑:“我在兵书里写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听到他的回答,裴满西楼嘴角笑意扩大,对这位许银锣的水平有了初步的认同,缓声道:

    “是我太焦急了,嗯,靖国有两种骑兵,一种被称为火甲军,因身上材质特殊的铠甲成名。他们的坐骑是独角鳞兽,优质战马和靖国一种叫怪兽za交培育的品种。

    “此兽耐力可怕,鳞片防御力惊人,头上的独角配合冲锋时,无往不胜。即使是蛮族最强的重骑兵,遇见他们,也不敢说必胜,而火甲军足足有四万。”

    四万异兽组成的重骑兵,难怪可以横扫妖蛮许七安心里暗暗惊讶。

    裴满西楼继续道:“而他们的轻骑兵同样不容小觑,奔掠如火,在重骑兵冲锋过后,轻骑兵负责收割散乱的敌军,两者配合,所向披靡。

    “而且,北方大多都是平原地势,不像中原,山川河流密布,找好地势,就能有效遏制靖国骑兵。请问许银锣,我北方神族,该如何应对?”

    我特么怎么知道,要是我的话,直接A上去了,管他那么多呢许七安脑海里忽然闪过许二郎的稿子,顿时笑了起来,道:

    “如果是大奉的军队,在北方面对这样的铁骑,只需要用火炮和车弩轮番轰炸便成。”

    裴满西楼摇头道:“因此,靖国有轻骑兵,奔行速度极快,只要分散阵营,抗住前两轮轰炸,就能摧毁大奉的火炮军团。”

    许七安道:“两个方法,在火炮兵百步之外,架设铁刺鹿砦,或挖掘陷马坑。只需要用拳头大主管刺入地面,挖出相应大小的深坑,就能有效遏制骑兵的冲锋。

    “轻骑兵不比重骑兵,无法视若无物,冲锋速度一旦遭遇阻碍,又得多挨几轮火炮、车弩。呵呵,兵无定式,没有地形优势,就要学会自己创造优势。”

    陷马坑、设鹿砦我也有类似的计策,而现在,如何在平原里制造“地利”的方法,又多了两个裴满西楼眼睛一亮,默默记下来,而后笑容深深:

    “许公子有所不知,靖国,同样有火炮和车弩。据我所知,这些都是你们大奉的前兵部尚书输送给巫神教的。仅仅只是马坑和鹿砦,怕是难以对付靖国骑兵。”

    尼玛,怎么不早说?不只是来请教的,你还是来砸场子的吧许七安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个裴满西楼不单是来请教的,还是来试探他深浅的,因为在文会上被自己“一击致命”,心里不服气?

    还好我昨晚看了二郎的一些策略许七安呵呵笑道:“妖蛮两族的骑兵不正要派上用场了么。”

    他灵活的转换思路,把妖蛮军队拉入阵营,填补己方战力弱点。在许二郎的构思里,本就把妖蛮的军队也计算在其中。

    裴满西楼仿佛在抬杠:“这样的话,顶多是势均力敌。”

    “不,不是势均力敌。”

    许七安摇头:“若是大奉和妖蛮联手,胜算绝对是碾压靖国军队的,即使他们也掌握着一定数量的火炮。兵种越多,可操作的空间就越多。

    “呵,我给你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听说蛮族金木部的每一位勇士,都养着一只异兽天狼,是十二部里唯一的飞兽军。另外,金木部的勇士擅射。”

    裴满西楼有些失望:“金木部的飞兽军虽然擅射,但箭矢难以突破火甲军的铠甲。一部分高手或许可以做到,但在大型战场上,杯水车薪。”

    许七安笑了:“裴满兄头脑还是不够灵活啊,为什么一定要指望箭矢造成伤害呢?既然贯穿伤害对火甲军无法构成威胁,我们何不换一种方式。比如,在箭矢上绑上火油。

    “重骑兵甲胄难脱,一旦沾上火油,烈火熊熊,只需片刻就能烧红甲胄。扑又扑不灭,脱又脱不下来。届时,他们引以为傲的重甲,就成了最致命的破绽。”

    这一招,同样出自二郎的想法。

    裴满西楼微微动容,再难保持平静,低声自语:

    “是啊,既然箭矢难伤,那为什么不尝试火攻呢。重骑兵的铁甲难以独自脱下,一旦沾上火油,他们就算不死,也会烧成重伤。金木部的飞兽军居高临下射箭,火甲军躲也躲不开,可行,完全可行”

    他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兴奋,就像被绝世高手开窍了一般。

    “许公子不愧是兵法大家,擅长利用兵种、工具,与我的兵道不谋而合。这一番话,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可惜神族之中,精通兵法之人太少。

    “若早点有人能和我探讨,也许,也许早就想出这一招。我神族又何必如此狼狈。”

    即便是不通兵法的黄仙儿,也想明白了这一招的妙处。

    她看向许七安的目光,多了一抹欣赏。

    不再是纯粹的猎艳,对这个男人,她心里升起了些许纯粹的欣赏,雌性对雄性的欣赏。

    “失态,失态!”

    裴满西楼喝了一口茶,借此压住内心的激动,同时,他有了更“贪婪”的想法。

    趁着双方谈兴正浓,而许七安也没有藏私的想法,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多从这位一代兵法大家口中套取更多战术?

    比如,他理想中的,可以一击必胜的战术。

    裴满西楼现在已经完全相信,那本《孙子兵法》就出自许七安之手,货真价实。

    于是,他的沉吟片刻,说道:

    “此计虽妙,但这次巫神教来势汹汹,并非只有靖国铁骑而已。否则,以烛九大妖的实力,即使受了伤,也不至于让那夏侯玉书如此猖狂。

    “靖国军团中有一位三品巫师,四品巫师数量不少,他们能操纵尸兵,能大范围激发人兽的气血,使其短暂的战力飙升。

    “这次是靖国铁骑如此凶狂的原因,许公子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战场是巫师的主场。一位三品巫师在战场中的作用,要胜过一位三品不灭之躯,在下斗胆,想问一问,有没有直击要害,一锤定音的战术?”

    “不灭之躯”是三品武夫的名称。

    过分了啊,你还想要一锤定音的战术?

    你这是小母牛跳伞,牛逼上天了啊许七安心里吐槽,扫了裴满西楼和黄仙儿一眼,发现他们脸色严肃,目光专注,似乎真的以为他能说出什么了不得的大战术似的。

    二郎的“稿子”里可没有这种战术他心里嘀咕着,想着随便聊几句,然后委婉的叹息一声,说自己无能为力。

    台词都想好了,就说战场瞬息万变,岂有纸上谈兵,就能解决的事儿?

    “靖国兵力如何?共有多少骑兵,多少火炮,多少步兵?”许七安问道。

    裴满西楼沉吟一下,道:

    “山海关战役时,火甲军的数量达到五万,但都在那一战中折损殆尽。这二十年的休养生息,我估计火甲军不可能超过五万,因为不管是骑兵的素养、战兽的培育,都是千里挑一。极难培养。

    “至于轻骑兵,数量反倒不多,靖国为了养火甲军耗尽财力,再难养更多轻骑兵了。事实上,轻骑兵的存在是为了一定程度的弥补火甲军的短板。如今八万轻骑兵皆在北方作战。”

    靖国的所有财力都用来养战马了啊许七安端着茶喝了一口,道:“我知道了。”

    他正要说出准备好的台词,打发走这个蛮子,忽然一愣,刚才的对话,幻灯片一般的闪过。

    靖国最多四万重骑兵,轻骑兵倾巢而出,在北方与妖蛮作战

    三十六计里,一个计策突然跃上心头。

    他放下茶杯,面带沉稳微笑的扫过两人:“为什么不尝试偷袭靖国国都呢。”

    哐当!

    手边的茶杯不小心碰在地上,裴满西呼吸猛的急促起来,以致于胸膛剧烈起伏

    PS:这几天要参加活动,没时间码字,我尽量保持单更吧。到21号应该结束,22号肯定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