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第四十八章 夜话

    道长皱眉沉思,无奈摇头:

    “我从未听说过这种手段,恐怕是道尊后期开创的,未曾留下。”

    顿了顿,他望着许七安,说道:

    “不过,虽然不太清楚细节,但大体的过程是褪去旧躯壳,这一点对道门超凡来说,固然代价无穷,但也不是无法承受。可你是武夫”

    一品武夫是精气神三者合一,身躯不是说抛弃就能抛弃。

    就像魏渊,他的元神是二品层次,但肉身却是凡夫俗子,这让魏渊根本无法发挥战力。

    而道门不同,元神,或者说阳神还在,战力就不会受损。

    李妙真安慰道:

    “至少这是个值得借鉴的方法,有机会的话,还是要想办法弄到手。”

    边上的阿苏罗淡淡道:

    “许宁宴春秋鼎盛,不需要考虑这些。再者,巫神和蛊神挣脱封印在即,对付他们才是最紧要的事。”

    如果对付不了,那许宁宴也不用考虑长生了,超品不会让他活着。

    许七安捏了捏眉心,道:

    “今日到此为止吧,有什么事地书传信……”

    夜色里,纳兰天禄踏着祥云,返回巫神教总坛靖山城。

    这座汇聚了巫神教大部分高手的雄城,在静谧的月色里沉睡,背景是荒凉的靖山。

    纳兰天禄按下云头,飘入巫师殿。

    一根根古典石柱支起了高耸的穹顶,却没让大厅分隔得支离破碎,依旧宽广到夸张。

    铺设猩红地毯的两侧,是一排排的烛台,红烛燃烧。

    大殿尽头是十几米高的基座,上面摆着一张巨大的石椅,像是为巨人打造的专属王座。

    王座的边上,站着大巫师萨伦阿古,他怀里抱着羊羔,披着象征巫师的斗篷。

    “西域战况如何?”

    萨伦阿古俯视着踏入大殿的雨师,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殿内。

    纳兰天禄在基座边停下,摇头道:

    “神殊夺回了头颅,大奉方功成身退,双方超凡强者没有出现伤亡”

    他把大战的经过,详细的告知萨伦阿古。

    “半步武神重现人间,中原和南疆算是有了几分底蕴,那许七安若是再顺利晋升,踏入半步武神行列,集两位半步武神之力,中原恐怕真的能和超品争锋了。”

    萨伦阿古叹息道。

    半步武神固然可怕,但萨伦阿古看见的,反而是许七安的强大,没有他主导此事,辅助神殊,今天的结局或许就不一样了。

    不知不觉间,这个小人物已经成为到这种程度。

    从小有名气到举世无双,他只用了两年半。

    可怕的后浪。

    “半步武神岂是这么容易达成的。”纳兰天禄却丝毫不担心。

    “本座始终不放心。”萨伦阿古微微摇头:

    “监正扶持许七安,绝不是助他成为一品武夫而已,要说他没有留下后手,我是不信的。不过,半步武神古往今来也就只有神殊。

    “许七安想踏足这个境界,至少短期内不可能。”

    大巫师并不知道晋升半步武神的办法,但出于对监正的重视和了解,他认为监正一定有办法。

    纳兰天禄问道:

    “大巫师,可知佛陀为何会变的如此怪异?”

    萨伦阿古淡淡道:

    “形同怪物,那自然是割舍了情感,缺乏作为生灵的情绪。各大体系中,除了武夫,品级越高,越容易斩去情感。佛陀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

    对于佛陀的异常,他只能用“犯错”来解释。

    斩去感情是大错误纳兰天禄默默记下这条信息,继而问道:

    “佛陀的法相又是怎么回事?”

    他指的是佛陀只能施展大日如来法相,无法施展其他法相。

    萨伦阿古沉吟片刻,道:

    “我猜是监正当日借儒圣力量,伤了佛陀。

    “佛陀原来早已挣脱儒圣封印,比蛊神和巫神都快了一步,牠极有可能会抓住先机,吞并中原。”

    纳兰天禄顿时一脸凝重

    京城,浩气楼。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许七安结束长篇大论,抿了一口花茶,感受着馥郁的芬芳在味蕾间蔓延。

    “原来佛陀就是道尊的人宗分身。”魏渊先是感慨一声,接着说道:

    “他派度情罗汉杀古尸灭口,肯定是有非灭口不可的理由。”

    许七安皱眉道:

    “这件事虽然隐秘,但泄露出去也不会对佛陀造成太大的影响,我始终没有想明白祂为何要灭口古尸,魏公有什么想法?”

    魏渊笑道:

    “思路错的时候,就退出来,别钻牛角尖。

    “你觉得不会对佛陀有影响,那是基于你自身的理解,可你毕竟不是佛陀,更不能代表其他超品。或许,佛陀就是不想让某人看出来呢。”

    许七安挑了挑眉,沉思片刻,摇头道:

    “不想这个了,眼下有更紧急的事要处理。如今神殊补完了身躯,佛陀也没有沉睡的必要了。祂很可能会报复中原,魏公,不可不防啊。”

    魏渊看了他一眼:

    “你到现在,才想这个问题?”

    许七安用“有什么不对”的眼神回敬大青衣。

    “阿苏罗早就说过,儒圣的雕塑毁了,佛陀沉睡五百年是为了镇压神殊的头颅。既然你们决心要夺回头颅,那么成功之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佛陀的报复。

    “我不求你走一步看十步,看两步总可以吧。”魏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许七安唉声叹气:

    “这些我当然想过啊,只是没有一个好的主意,大不了联合神殊,以及众超凡高手,与佛陀再战一场呗。”

    神殊实力暴涨,又有这么多高手相助,绝对有和佛门硬刚的能力,这就是许七安的对策。

    “倒也还行!”

    魏渊很牵强的赞了一句,转而说道:

    “我替你向度厄罗汉许诺了,大奉将来奉大乘佛法为国教,允许西域的大乘佛法信徒迁徙入中原。这样既能削弱佛陀的气运,又能增强大奉的底蕴。

    “既然要和超品为敌,相应的布局就应该在此之前就开始筹备。”

    卧槽,你这个糟老头子,你居然策反了度厄?!许七安猛吃一惊。

    根据阿苏罗所说,度厄是虔诚的佛门罗汉,事事以佛门为先。,岂是说策反就能策反的。

    魏渊淡淡道:

    “是人便有欲望,有追求,有理念,抓住他们想要的东西,就不怕没机会,而只要有机会,便能拉拢。

    “另外,到了这个关头,可以尝试着与巫神教结盟了。”

    许七安“嗯”一声:

    “虽然巫神教憎恶大奉,但现在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萨伦阿古了。”

    魏渊说的没错,佛陀若是侵蚀中原,巫神教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是,巫神教会不顾一切的拖延时间,拖到巫神重返人间。而我们也要拖延时间,拖到你晋升半步武神,至少也要到一品中期。”魏渊说道:

    “怎么晋升半步武神,有想法了吗?”

    许七安摇摇头。

    久违的紧迫感再次涌上心头,从晋升超凡后,他就一直被“紧迫感”推着走。

    一刻都不敢松懈。

    可就算这样,他依旧差的远。

    到了一品境,想再向上晋升,难如登天。

    可留给他的时间,比留给国足的还短。

    想要在未来的大劫中屹立不倒,守住中原,他就必须晋升半步武神。

    半步武神,古往今来,只有神殊达到这个境界。

    难度可想而知。

    魏渊沉吟道:

    “我给你指条明路,出海去!

    “荒不可能杀尽所有神魔后裔,它大概率只对强大的神魔后裔出手,你见到的‘幽冥蚕’就是个例子。九尾狐不是出海过吗,找她要一份地图以及详细情报便是。”

    许七安点点头:

    “我也是这个想法。”

    狩猎伽罗树失败后,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出海,猎杀神魔后裔。

    “对了魏公,有件事一直没有对你说。”许七安深吸一口气:

    “蛊神告诉我,原本中原的一品武夫,应该是你。监正最初选择的人,是你。”

    他把蛊神的预见的未来,告诉了魏渊。

    魏渊静坐许久,缓缓点头,他深深望着许七安:

    “监正选择了我,他未必是对的。但我和监正都选择了你,那就一定是正确的。”

    他旋即露出笑容: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宁宴,你就当替我受罪了。”

    许七安苦笑一声,“这或许就是命。”

    西域。

    度厄罗汉披星赶月的返回阿兰陀,眼前所见,尽是废墟,坍塌的石块和土堆,堆成一座座高低不同的山包。

    地面像是被刮去好几层,且布满地缝,方圆数十里充斥着大战后的痕迹。

    废墟前的平原上,三千多名僧人盘腿而坐,于黑暗中的念诵经文,超度亡魂。

    梵音阵阵,连成一片。

    度厄罗汉是有心里准备的,可亲眼目睹阿兰陀的惨状后,心里仍涌起强烈的悲伤和怅然。

    阿兰陀,这座西域圣山,毁于一旦!

    对于虔诚的僧众来说,这不啻于毁了心中信仰。

    度厄也是虔诚的佛门弟子,心情异常复杂。

    “阿弥陀佛!”

    度厄罗汉双手合十,满脸悲恸。

    “你败在了谁的手中?”

    这时,分不清男女老幼的声线,响在身后

    PS:错字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