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番外一:劫后

    巫神,人族至强者之一。

    生于远古神魔时代,活跃与人、妖争霸时期的巫神,自殒,灰飞烟灭。

    看着巫神的身躯、元神瓦解,回归虚无,许七安轻轻吐出一口气,最后一名超品殒落,大劫至此才算真正平定。

    “太棒了,干掉巫神,平定大劫,再没有人能阻拦我们勾栏听曲。”

    太平刀朝着主人传达出欣喜的意念。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武器,这样的器灵许七安随手丢掉太平刀,转而看向不远处的靖山城。

    巍峨的雄城孤独的伫立在平原上,城内并非空空如也,有着无数活人的气息。

    他一步跨出,转瞬间来到位于古城中央的那座大殿。

    十几根粗壮的立柱支撑起恢弘的穹顶,宫殿高阔,规格是按照十几米高的巨人来建造的。

    知道巫神是生于远古时期的人族后,再看这座庞大到夸张的宫殿,也就不奇怪了……

    想来当年远古时期,神魔们居住的宫殿也是这等规模。

    猩红地毯的尽头是高高的御座,穿着巫师长袍的萨伦阿古站在御座边,御座之下,是数千名同样穿长袍的巫师。

    他们低头盘坐,做祈祷状。

    “巫神自殒了。”

    许七安说话时,还在大殿入口,这句话说完,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属于巫神的御座上。

    闻言,下方的数千名巫师没有哗然,没有喧闹,而是一片死寂,仿佛认命了。

    身为巫师,他们自然能感应到巫神的死亡,知道巫神是被这位新晋巫神逼死的。

    心存怨念和仇恨的巫师并不少,甚至是此刻大部分巫师的共同感受。

    只不过面对旷古烁今的武神,没有哪位巫师会产生报复心理。

    蝼蚁如何报复神明?

    浓密的白胡遮住半张脸的萨伦阿古,从宽松的长袍底下掏出两件物品,躬身奉上,声音嘶哑的说道:

    “巫神自殒前留下的,说凭此物,可让许银锣留我等一命。”

    两件物品,是刻刀和儒冠。

    伴随着赵守的殉国,两件法宝落入巫神手中,巫神并没有摧毁它们,而是保留了下来。

    不过,两件法宝消耗巨大,没有半点浩然正气留存。

    基本已经废了七七八八,没个几百年的浩然正气温养,不可能再复苏了。

    许七安挥了挥手,把刻刀和儒冠收入地书碎片,他环顾殿内黑压压的巫师,声音威严平静:

    “我准许巫师体系传承下去,自今日起,巫神教改名巫教,受大奉管辖,过去种种,既往不咎。”

    转而看向萨伦阿古,以及台阶上的雨师纳兰天禄、灵慧师乌达宝塔和伊尔布,道:

    “尔等超凡,随我回京,于司天监地牢思过五百年,五百年后,还尔等自由。”

    萨伦阿古等四位超凡强者,齐齐躬身,接受武神的惩罚。

    许七安当即消失在殿内

    【三:巫神自殒,大劫已定。】

    离开巫神殿后,他盘坐在太平刀上,一边朝着京城而去,一边传书。

    将来史书上会写我的名字吗,太平刀孤军奋战,力斩远古神魔和佛陀屁股底下的太平刀传达意念。

    “会的,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神兵了。”许七安拍了拍它的刀柄。

    赶紧回京城吧,回京城勾栏听曲太平刀用意念说道。

    “你是天下第一神兵,要有神兵的自觉,这种掉位格的事少干。”许七安严肃道。

    那我要一把母刀,我要和她双修太平刀接着表达出想睡“女人”的意思。?许七安愣了一下,谨慎措词:

    “你是什么时候误入歧途的,是谁带坏了你?”

    许七安绝对不会承认武器随主人这种事。

    玉阳关,怀庆站在荒凉孤寂的城头,怔怔的看着玉石小镜的镜面凸显出的传书,半晌,她睫毛轻轻颤抖,靠着女墙,一点点的滑倒。

    性格坚毅如她,此刻也有种历经万劫后,雨过天晴,大地回春的虚脱感。

    这种虚脱感来源于精神。

    剑州,在武林盟和当地官府的组织下,乡绅百姓开始东奔,剑州城的官道上,背着行囊的百姓拖家带口,组成慢慢人潮,如同外出猎食的蚁群。

    达官显贵和商贾人家,乘坐马车或马匹,走在队伍前头,如果不是军队限制着他们的速度,早就如脱缰的野狗,能逃多远是多远。

    官道两侧,剑州武林盟的骑兵、江湖人士,以及剑州官府的官兵,还有襄荆豫三州的守军,分列在官道两侧,维护着逃难队伍的秩序。

    已经迈入三品武夫之境的曹青阳,高立于云端,俯瞰大半个剑州,观望大局。

    “老祖宗在西域不知道怎么样了。”

    官道边,高居马背的傅菁门忍不住侧头,对身边的策马并肩的杨崔雪说道。

    杨崔雪沉吟一下:

    “老祖宗是二品武夫,等闲死不掉。”

    话虽如此,但他脸色却无比凝重。

    二品武夫,即使面对一品强者,也有吹胡子瞪眼的底气。

    排除同体系的高品武夫,以及相近领域的武僧,各大体系的一品,都无法轻易的杀死二品武夫。

    但这是正常情况下,如今的局面是三品多如狗,一品满地走,半步武神打头阵,超品亲自撸袖子下场。

    新晋的二品大儒赵守都死了,老祖宗又是必须冲锋陷阵的武夫,能不能活下来,看天意了。

    这时,边上的乔翁目光眺望漫漫人潮,叹息道:

    “大劫不平,他们又能逃到哪里?

    “老夫呕心沥血的经营剑州商会,挣那么多银子有何用?”

    周遭的几位门主、帮主,沉默了下来。

    寇阳州离开前,把大劫的真相告知了他们。

    如果换成是旁人说:九州马上要变天了,超品取代天道,天下生灵灰飞烟灭。

    那武林盟的帮主门主们一定笑哈哈的打赏几个银子,夸他书说的不错,下次还来。

    但这话是老祖宗说的,意义就不同了。

    结合前阵子两位半步武神在雷州边境击退佛陀的事迹,容不得他们不信。

    这段时间以来,虽然身为四品武夫的他们,表面没有恐慌绝望,甚至表现出超强的执行力和沉稳态度。

    但内心深处,对未来的绝望担忧,对大劫的无力惶恐,其实一点都不少。

    “黄白俗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啥好可惜的。”傅菁门骂咧咧道:

    “老子的婆娘还怀崽了呢。”

    他脸色狰狞的啐了一口,突然颓废的低声道:

    “罢了,这狗娘养的天下,不来也罢。”

    这时,萧月奴收回目光,环顾众人,“楚兄说过,许银锣若是能从海外归来,则一切可定!”

    闻言,傅菁门等人看向踩着飞剑,立于低空的楚元缜。

    一切可定楚元缜只能苦笑,许宁宴能从两名超品的围杀中存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

    想救监正,谈何容易?

    他在海外苦苦挣扎,超凡强者们在西域苦苦挣扎,怀庆留在玉阳关盯着巫神,何尝不是一种挣扎。

    挣扎过后,九州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他已经不愿再想。

    这时,熟悉的心悸感传来,掏出地书碎片,定睛一看。

    他当即愣在原地,接着,“哐当”,地书碎片摔落在地。

    傅菁门等人注意到空中坠落的地书,心里一凛,纷纷御风而起,来到楚元缜身份,急切道:

    “有什么消息?”

    话音落下,他们愣住了,楚元缜眼眶微红,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的缘故,双手微微发抖。

    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很难让人直观的看清情绪。

    杨崔雪试探道:

    “怎么了?”

    问完,这位老剑客在心里嘀咕一声:千万不要是坏消息!

    尽管坏消息的可能性最大。

    深吸一口气,楚元缜喃喃道:

    “许宁宴传来消息,他已杀尽超品,大劫已定!”

    如梦似幻。

    武林盟帮主、门主们面面相觑,傅菁门呼吸一下急促,追问道:

    “真的假的?”

    尽管知道楚元缜不会在这种大事上开玩笑,但他说出的信息给人的感觉就是再开玩笑。

    楚元缜没搭理他们,一吐胸中浊气,抬起头,闭上了眼睛。

    隔了片刻,傅菁门哈哈狂笑起来,挥舞着手臂,“许银锣杀尽超品,平定大劫,亘古未有。盟主,咱们不用逃了。”

    笑声遥遥回荡,让官道上沉默逃难的百姓停下脚步,诧异的循声望来。

    紧接着,喧哗声和议论声传开,百姓们脸上出现轻松表情或笑容,他们听不懂什么是超品,但那个江湖匹夫说的话,他们可是在听在耳中的。

    许银锣平定大劫,不用逃了!

    凭借着对许银锣的信赖和尊崇,几乎没有人质疑,甚至认为这很正常,许银锣平定叛乱、大劫,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雷州边境。

    李妙真、阿苏罗和恒远大师取出地书,查看传书。

    “结束了”李妙真放下地书碎片,悲喜交织,泪水无声滑落。

    “阿弥陀佛!”恒远和度厄罗汉同时双手合十。

    阿苏罗默默的把地书碎片收好,一言不发的捧着脸,好久没有任何动作,没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仇恨结束了。

    他人生的意义,仿佛也在这一刻失去了。

    寇阳州则转头东望,看向了京城。

    孙贼,你的江山,老子替你保住了。

    不管是早已身化黄土的王者,还是桀骜不驯的匹夫,当年率军起义,都只是为了让百姓活下去

    浩气楼。

    魏渊站在瞭望厅,耳边传来疾步登楼的声音。

    “义父!”

    南宫倩柔满脸喜色的奔上七楼茶室,望着瞭望台上的背影,高呼道:

    “宫中传来消息,许七安斩了所有超品,大劫已定。”

    背对着他的魏渊,没有回头,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如释重负

    文渊阁。

    “捷报,捷报”

    掌印太监飞奔着冲进内阁,此时王贞文正与几位大学士议事,厅内凝重的气氛被掌印太监冲的荡然无存。

    王贞文霍然起身,主动迎向掌印太监,深吸一口气后,沉声问道:

    “捷报?何来的捷报?”

    身后的钱青书插嘴道:

    “雷州,还是玉阳关?”

    在他的认识里,能成为捷报的,也就来自这两处战场。

    掌印太监摆摆手:

    “方才,方才陛下和许银锣一起回来了。”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厅内猛的一静,接着,几位大学士呼吸急促起来。

    王贞文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答案,前奔几步,抓住掌印太监的手臂,迫不及待道:

    “捷报是”

    掌印太监满脸笑容:

    “陛下说,世间再无超品,大劫过去了。”

    当场,钱青书赵庭芳几位大学士,或瘫软在桌上,或老泪纵横,或振奋拍桌,情绪激动

    【三:伤亡情况如何?】

    地书中,许七安问道。

    【二:金莲道长和赵院长殒落,其他人无碍。】

    李妙真回答了他的问题。

    金莲道长和院长死了啊这样的损伤对许七安来说,是值得欣喜的,相比起这次大劫的危机程度,只是战死两位超凡,完全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他难免想起当年初见时,街边摆摊的老道士和书院里不修边幅的老儒生。

    一晃三年过去,两位曾经值得信赖,对他多有帮助的老前辈,已经彻底离开人间。

    悲伤和怅然缭绕在胸腔,久久不散。

    【三:监正和天尊也殒落了。】

    许七安传书道。

    监正也死了天地会成员看着传书,愈发沉默。

    昔日的大奉守护神,算无遗策的一品术士,最终还是难逃劫难。

    【七:等等,天尊怎么会殒落?你怎么知道天尊殒落了?】

    这时,李灵素发来传书。

    圣子惊呆了,他在山脚下正骂的兴起,结果天尊不声不响的偷偷殒落了?

    PS:我会不定期更新番外。以日常为主吧,毕竟剧情已经走完,该填的坑也填完,番外能写的东西也就日常了。

    “后记”是全订番外,起点的完本活动,大家可以全订看看。

    番外对后记是一种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