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家都要宰了我 螺旋飞面

351少女的险恶用心(补账)

    确定了奇怪的关系之后,到了晚上,韩奕萱是被王衡送回家的。

    进了家门,少女哼着跑调的曲子,换上拖鞋,正要进自己的卧室,却被母亲叫住了。

    “小萱啊,你开心什么呢?”

    少女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母亲,一脸无辜道:“我没开心啊。”

    母亲:“我都看出来啦,一进门就咧着嘴,笑得跟朵花似的!”

    韩奕萱眨了眨眼:“没有啊……”

    母亲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追问道:“你今天干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该不会是去见男孩子了吧?”

    韩奕萱正想用宋晓霞打掩护,但又想起来自己今天没有提前跟那位闺蜜打掩护,万一母亲直接找人去问,怕是有露馅的危险。

    于是她答道:“我自己一个人去逛街了啊……哦对了,确实有个好消息。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要找王衡同学多联系吗?”

    母亲目光一凝:“然后呢?”

    韩奕萱微笑道:“然后我问了一下他的公司状况怎么样,他说正缺人,我就毛遂自荐……”

    母亲顿时坐不住了,站起身问道:“他同意啦?”

    韩奕萱:“对啊,下学期开始我就有新的兼职工作了,而且工资也比以前更高。”

    “在王同学的公司里做兼职……”母亲犹豫着问道,“他给了你什么岗位呀?”

    韩奕萱:“我才大二,当然干不了什么特别专业的工作。就是当个助理,打打杂之类的。”

    “助理和老板,这……”母亲略感欣慰道,“还可以,那你以后在公司里要好好表现啊。”

    “这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因为他是我老同学就随便攀关系的,公司里面是什么角色就做什么工作,要对得起人家的信任,我明白的!”

    韩奕萱看似‘不开窍’地说完,见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暗暗有些想笑。

    母亲踌躇半晌,终究还是叹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韩奕萱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关上门。

    然后她就拿出手机,给王衡发了一条微信:

    【明天你有时间吗?】

    默默地等了好一会,终于等来王衡的回复:【明天要看看股市,有什么问题吗?】

    韩奕萱想了想,输入:【明天我想再约一次会,重新表白一次。】

    王衡:【为什么?】

    韩奕萱:【今天感觉乱糟糟的,不管是亲亲,还是表白,都好奇怪啊。哪怕陪着我玩过家家也好,明天可以试一下正常的约会吗?】

    王衡:【你说的正常是什么意思?就是不讨论今天的那些话,单纯的表白吗?】

    韩奕萱:【如果衡哥哥给我表白,那就最好不过啦!】

    王衡:【……】

    韩奕萱发了一个猫咪卖萌的可爱表情包。

    王衡:【好吧。】

    韩奕萱:【那,时间你定?】

    王衡:【明天下午四点吧,等股市关了,我们再去校门口碰面。】

    韩奕萱:【嗯嗯!明天下午四点,不见不散!】

    收起手机,少女开始考虑明天穿什么衣服。

    再像今天这样穿修身牛仔裤肯定是不行了,一方面是因为不够好看不够华丽,另一方面,也不方便携带某些东西。

    韩奕萱从抽屉里拿出早已买好的录音笔,喃喃道:“如果明天录点东西,以后说不定能多一张底牌吧?”

    “我总觉得有隐患。”

    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王衡就这么说道。

    仓鼠此时正在床上玩跑酷,闻言,跳到床头柜上直立而起,说:“没关系啊,你只要有所准备,不难杜绝隐患。”

    “明天?”王衡意识到了问题,“等等,明天的约会,她真在算计我?”

    仓鼠:“是啊,会留一个把柄。等你搞定了叶寻和裴宁乐,试图稳固修罗场的时候,会炸。”

    王衡:“然后我会挂?”

    仓鼠仰起小脑袋,似乎想了想,答道:“这次不是你挂,是韩奕萱自己挂了。”

    王衡挠了挠头:“等一下,我捋捋啊。你的意思是韩奕萱算计我,结果她自己挂了?”

    仓鼠摊着爪子说:“并不是只有她嫉妒别人,别人也会嫉妒她的嘛。如果看到某些杀伤力特别强大的东西,像是叶寻那样的搏击高手一怒之下……你懂吧?”

    王衡皱着眉想了想,猛然一拍桌子:“等等,我明白了!她是不是要把明天的约会拍下来?”

    仓鼠:“性质上差不多,录音。”

    王衡:“……”

    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王衡转身到门前,抓住了卧室门把手。

    仓鼠连忙问道:“你这是要出去?”

    王衡回过头,淡定道:“我出去买个东西。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翌日午后,韩奕萱在家里吃过午餐便开始精心打扮。

    清新淡妆画毕,又梳理好了长发之后,就是选衣服的环节。

    这个时候少女就忍不住有些怅然,为什么现在是冬天,外面还铺满了积雪,冷得没法露腿。否则,她可是有好几条仙气满满的小裙子,都特别适合今天这种场合。

    不过也不能光看美观性,还要考虑装东西……于是韩奕萱选了一款雾蓝色风衣裙。穿起来的长度将近膝盖,而且只要系上腰带,风衣的下摆便如同连衣裙一样,显现出优雅柔和的裙褶。

    再搭上黑色的打底袜和高跟靴,韩奕萱便彻底告别了昨天的女高中生形象,有了种精致的禁欲气质。可是她的脸庞依旧青春洋溢,整体看起来,便颇有年轻女生的魅力。

    收拾妥当,再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韩奕萱便出了家门,锁门,下楼当然,她没忘记在风衣裙的口袋里,装上那个录音笔。

    可是刚到楼下,她就撞见了母亲。

    母亲看了看她的模样,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简朴的棉衣长裤,啧啧称奇:“丫头你今天打扮得可以啊!这次还是自己逛街,不是见男生?”

    韩奕萱镇定答道:“今天跟晓霞约了去逛街。”

    昨晚就跟闺蜜通过气,此时自然就能拿出来打掩护了。

    跟闺蜜玩收拾这么好看有什么用,怎么不找王老板啊母亲很想这么说,但出于立场和羞耻感,她也不好明着提醒女儿赶紧去钓金龟婿。

    于是母亲犹豫了几秒,终究还是说道:“出去玩小心点。”

    韩奕萱微微一笑:“你放心吧,我一直都很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