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家都要宰了我 螺旋飞面

462就是欺负老实人

    从公交车里跑出来的时候,出于以往的习惯,裴宁乐便直奔王衡而去。可是来到他面前几步远处,少女却突然刹住了。

    因为裴宁乐猛然意识到,之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尽管在她最需要的时候赶到了,但这并不能改变王衡是个渣男并且和叶寻、路琪都有纠葛的事实,这铁一般的事实。

    裴宁乐止住了脚步,但王衡主动上前两步,来到与她触手可及的距离。

    然后王衡柔声问道:“你现在明白了吗?”

    裴宁乐不由一怔:“明白什么?”

    王衡:“关于未来的信息,你应该收到了。就是梦境里的那些事,它们都是真实的。或者说,如果没有历史干涉仪,那些就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裴宁乐愣了一下,惊问道:“你看到我的梦啦?”

    王衡摇了摇头:“不,我只知道自己做过这种梦。就是与你、小萱、小寻、路姐四个人分别恋爱,然后又无奈地目睹你们死去的事情。在我的梦境里,这些事上演了无数遍。我问了她们三个,她们也都说,做了类似的梦境。”

    裴宁乐瞪着他,眨了眨眼。她已经明白了,但情感上,还没能完全接受荒谬的真相。

    王衡以一种诚恳无比的语气说道:“我刚才在车外面等你的时候,就隐约有种感觉……很难形容,是一种玄妙的感觉。前三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小萱、路姐、小寻都做了同样的梦。所以刚才我就猜测,你应该也见识到了类似的梦境。”

    裴宁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于是只能保持沉默,安静听着。

    王衡继续道:“所以我们就明白了。那些应该是真实的未来,未来的实验室和历史干涉仪都是存在的,而我们遇到的这些奇怪梦境,都是这个仪器灌输到我脑子里的信息。当然,锚点应该是我,所以我知道的比你们多一些。”

    裴宁乐低声问:“你知道什么?”

    王衡:“我知道,如果不和我在一起,你们都会遭遇意外,都会死。因为原本的世界里你们都是意外死亡的结局,就像水往低处流,如果没有足够的干扰,世界也总会遵循原本的轨迹发展。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必须一直待在你们身边,随时警惕。”

    裴宁乐不禁联想起了当年与他相遇之处,自己就遇到了坏人如果没有他的帮助,自己如今会是什么处境?

    不寒而栗。

    紧接着,她又想起了前些天路琪请自己吃饭时聊到的话题。而到了此时,少女恍然大悟……怪不得,在那之后路姐的态度好像就开始转变了,原来如此。

    王衡:“而且改变世界线这种事,对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做了许许多多的梦,然后就知道,我已经尝试了一百多次。而之前的一百多次,全都失败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以我的濒死为终结。”

    裴宁乐连忙问道:“你为什么会死?”

    王衡苦笑道:“因为我身上纠缠的因果线是最深重的,糅合了你们四个。那么世界线的自我纠正机制,就会首先倾向于抹除掉我。更何况,你们四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娇小的少女指着自己略显平坦的胸口:“喂,我很省油吧!”

    王衡:“嗯,算是最节能环保的了,但放在车队里还是能惹出很多麻烦。就比如今晚,如果我不盯着,天知道你会跑到哪儿,再惹出什么事。”

    裴宁乐一时语塞。

    不过紧接着,少女就毫不服气地争辩道:“可是我又不知道这些,我那时候就知道你脚踩两条船……不对,你现在也是啊!就算有这些理由,你难道就可以劈腿了吗?”

    王衡点了点头:“没错,这是为了救你们。”

    看着这家伙理直气壮的样子,裴宁乐顿时无言以对。

    沉默。

    王衡说完了自己该说的话,便闭上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应。

    夜风中,裴宁乐紧紧盯着他,小脑袋瓜里一团乱麻,甚至连她自己都很难理清自己此刻的思绪。

    痛骂王衡的无耻?可那又没有用,而且,她也实在骂不出口……

    就此接受?可是这也太憋屈了吧,关键是她从没想过共享男友这种玩法,实在难以接受……

    想办法逃避?可她知道自己不像韩奕萱或路姐,看样子她俩都放弃抵抗了,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黑夜里,清冷的月光似乎格外柔和,再加上侧边的微弱路灯光线,把那张可恶的清秀面孔映照得格外温柔。

    那目光不仅温柔,还蕴含着真切的爱意,让少女不仅为之心颤。

    仔细想想,如果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或者以后都和他保持距离,这样能做到吗?且不说会不会带来意外危险,就这个选择,能接受吗?

    既然不能,那么还有多少选择余地呢?

    纠结了好一会之后,少女忽然鼓起腮帮子,气鼓鼓地说:“好嘛好嘛,我跟你回去,这样就行了吧!”

    王衡微笑道:“就知道,我们家小乐最乖了。”

    裴宁乐:“如果我不跟你回去,是不是今晚就又要被绑架,还有撕票什么的?”

    王衡:“概率不大。实际上以她们遭遇的危险来看,交通事故的概率更大,而且每年死在交通意外上的人也确实更多。”

    裴宁乐哼了一声:“狗血的车祸吗?”

    王衡耸了耸肩:“也有别的。比如说路姐遇到过即将发生的空难,也碰到过盆栽往头上落的事情。”

    裴宁乐不由愣住:“这……这么恐怖的吗?”

    “非常恐怖,孩子,所以要乖一点,听话。”

    这么说着,王衡牵起少女的手,朝着外面走去。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约上了车。

    走了几步之后,裴宁乐小嘴一瘪,委屈道:“你还要我怎么听话呀……我已经够听话的了!她们有我好哄吗?”

    王衡:“是是是,你最乖,最乖的就是你。”

    话音未落,前一秒还委屈巴巴仿佛要落泪的少女,却被他话语中的某个细节吸引了注意力。

    裴宁乐忍不住问道:“你说我最乖,那她们呢?她们都是什么反应?”

    王衡:“小萱动了刀子。”

    裴宁乐顿时傻了:“啊?”

    王衡:“当然我劝了一番,还是让她把刀子放下了。不过最危险的还不是她,是路姐。路姐躲着我,结果躲来了高层坠物,差点被盆栽砸头。我如果晚两秒钟她就完了,如果晚一秒钟,那我们都完了。”

    裴宁乐下意识地捏紧了他的手。

    王衡笑了笑,继续道:“小寻的倒是比较好办,就是跟她打了一架。”

    裴宁乐:“这还叫好办?”

    王衡:“对啊,因为我们俩心里都有数,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所以其实是最安全的……”

    “等等!”说到了这里,裴宁乐突然反应过来了,“你跟她们都已经坦白了,对我是最后一个坦白的,为什么?就因为我好欺负吗?”

    王衡:“真不是欺负老实人,只是因为你最后才做那个梦。如果不经历那个梦境,我就没法解释,你明白吧?”

    裴宁乐叹着气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当然,她是没能猜到,具体让谁先做梦谁后做梦,这个次序,王衡是完全可以自行决定的。

    就是欺负老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