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主公我不想加班 寅时不睡

第六十一章 徐庶

    这个羁绊到底是什么样的,陈琛他们小两口自然是不知道的,这只有等到干了那事之后才能知道。

    反正看蔡琰这个娇羞劲,感觉短时间内也不是个好时机。

    还是再等她长大一些吧,把婚事给办了。

    话说婚事一直拖着,小两口现在也经常来往,两方的大人似乎都忽略掉了其实还没有真正地完完全全过门的事实,所以就没有举办婚事。

    而按照蔡邕给的要求,那想要封侯的话,其实现在倒是又快又轻松。

    无论是董卓方面,还是刘协方面,甚至是曹操那边的何太后方面,都想着拉拢刘备集团。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刘备不出来干他们就行了。

    不过陈琛倒是没有想过自己的爵位要成为交换的一项。

    他觉得到时候别人主动给自己加就行了,而且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之前一些大事件的功劳虽然都集中去给了刘备,但是其实陈琛也多少有点名声,只需要再有那么一两件大事件能够让陈琛出个名的话,立一些功劳的话,就能够直接封侯了。

    倘若有人知道陈琛将封侯之事看得这么简单的话,那肯定会有人感慨万千,甚至有人会从土里爬出来骂一骂陈琛,这个时候在土里的李广泪流满面。

    其实这个时候除了董卓那边的刘协之外,已经成功到达了袁绍处的刘辩或许也有资格给陈琛封侯。

    因为传国玉玺失窃,何太后在曹操那里。

    所以也没有办法用什么来确定谁必然是正统,只能说,谁的实力强,能够先一步统一全国,谁就是正统。

    而且这个大舞台上面,等着登上最闪亮的舞台的人,可不仅仅只有刘协和刘辩他们兄弟两。

    还有着许许多多或明或暗的人在蛰伏着,等待着机会的出现。

    其实这个时候,天下的局势已经明朗了许多。

    曹操裹挟着何太后在东面寻求站稳跟脚的机会。

    董卓裹挟着刘协在西面,以长安为据点,维持局面,希望能够看到东面和中原的诸侯乱战。

    袁绍则刚刚收获了前来请求收留的废帝刘辩,心中已经策划好了如何夺取冀州,并且扶持废帝再立,挟天子而令诸侯。

    而孙坚则是护着传国玉玺,回到了江东,开始休养生息,这次洛阳大战带给他们江东军的损耗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必须要休息一点段时间来恢复一下。

    再加上回到了南阳的袁术已经在袁家的扶持之下,将汝南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聚众百万,向周边扩展。

    再加上坐拥荆州,权势稳固的刘表,正在监视着周边诸侯的不轨行为。

    还有幽州内部不合的刘虞和公孙瓒,在益州苟着等待局势平稳,希望能够暂时偏安一隅的刘焉。

    牢牢抓住经营着徐州的陶谦。

    以及并州的刘备。

    天下的大型诸侯已经有这么多了,一旦开战的话,会有多少的战火烧灼着这片大地?

    这是可以预见的未来,也是必然的未来。

    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的。

    哪怕是陈琛知道这样的未来,并且有心想要解决,可是作为一个凡事先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安安全全地活下来的人,他不可能让刘备去冒险,在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真正能够碾压天下的实力之前,就开展闪电战。

    现在就应该徐徐图之,等到实力的积攒足够了,再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统一天下。

    否则一旦出现一点差错,就会让基业毁于一旦。

    陈琛可不想那般在钢丝绳上行走。

    看看曹操,赤壁之战把家底折了一堆,导致他在世的时候没有办法用自己的天时裹挟大势将南方推平。

    如果赤壁之战得胜,那三国早就统一了。

    再看看刘备,倾尽全国之兵打了一场不能打的战,将蜀国家底都给葬送了,导致之后蜀国疲敝,将星凋零,无人可用。

    哪怕有诸葛亮统筹一切,亲力亲为,还是没有办法出蜀。

    至于东吴,那算了吧,他们哪怕有个十万大军也没有什么用,一个张辽带着八百守军就能够把他们镇住了。

    反正陈琛很明白,在三国这个奇异的时代,不能小看任何一方势力。

    当年他刘备能够白手起家,从一个游侠混到汉昭烈大帝,那就难保这一世会有人能够获得机会,扶摇而上,从一方小势力,获得成长的机会。

    无论是阎仁、陈伯,还是一些展现出了属于他们可观潜力,但是陈琛对他们没有什么印象的一些年轻才俊,也让陈琛明白当时代的轨迹偏移之后,有些错失了出彩机会的人,或许能够通过这次洗牌的机会,发出属于他们的光芒。

    而且吸取了没有及时将吕布招揽的经验教训,陈琛也让手下的水军更加努力地去寻找他印象中那些有实力或者是有潜力的人。

    除了名单上的人以外,陈琛也让人关注关注各地有些名气的人,还有一些有特殊实力的人,不局限于名单。

    当然,陈琛前段时间刚刚将这个名单整理出来的时候,还被荀攸打趣是暗杀名单。

    在上面,贾诩的名字已经被划掉了。

    而且随着家人被接到了太原来,华雄和徐荣也低调地开始在军中多担任军务,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上升机会。

    这是他们自己要求的,本来徐荣都已经开始学习和接手徐晃的工作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西凉军出身的汉子都觉得应该以理服人。

    这里的理指的是常理。

    不过因为从军中自己打出来的成绩也确实更加服众,所以刘备也批准了他们的要求,给他们保留着军职,让他们从太原新军重新开始,等待他们混起来了,再将要安排给他们的军职给他们。

    他们两个自然跟普通将士不一样。

    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服众之后,提拔的速度跟火箭一般。

    他们两人在并州军并没有什么知名度,大家也只当他们是并州军自己出产出来的奇人,回到了他们该有的位置,华雄堂堂正正地成了关二哥的副将,而徐荣也成了徐晃的副将。

    华雄是因为觉得跟关二哥合胃口,他也明白自己的层次在刘备集团并不算是最拔尖的那一批,所以能够直接当副将,对于他来说也不亏,毕竟如果关羽坐镇一方,要安排先锋的话,自己也会是好人选。

    而徐荣倒是颇有些受宠若惊,之前只是熟悉,而这次重新提拔回来,徐晃则是明确地告诉他,打算将来让他接手太原新军,坐镇太原,作为一个优秀兵源培养基地和坐镇中心的大将。

    这种职责其实挺符合徐荣的想法的。

    他想要荣誉,也想要军功,而却又有些想要多陪陪家人。

    这个类似于皇家护卫军,却又能够为前线提供支持的职务,是真的让他很舒服的。

    而刘备派出的水军,倒是有点意外收获。

    这个收获是从陈琛的母校传来的。

    在颍川潜伏的水军,发现了徐庶的踪迹。

    这和陈琛的预算差不多,刚刚好。

    如果陈琛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在去年的时候,徐庶,当时还叫做徐福的徐庶,还是个在洛阳到处潇洒的游侠,为了给朋友报仇,当街杀人。

    他杀完人之后,直接用白色粉末涂抹在自己的脸上,披头散发地逃走,本来想要假装成疯子跑出去,却还是被官吏抓住。

    官吏问徐庶叫什么名字,徐庶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因为他家中还有老娘,老娘可不知道他为人报仇,犯了法,所以徐庶想好了打死他都不说自己的姓名,随后那个抓了徐庶的官吏把徐庶绑在柱子上,手中高举着刀剑,一副准备将他肢解的样子。

    而且还让人击鼓,下令召集了周围生活的人出来辨认徐庶,想要问明他的身份。

    但是徐庶之前当游侠的时候,有些街坊是知道他的果断和狠劲的,而有点脸熟徐庶的人,也被披头散发,满头白色粉末的他给吓到了,不敢言说。

    最终徐庶被自己在江湖的一些朋友给救了下来。

    在朋友的推荐下,他打算痛改前非,好好找个地方学习,避避难,等到自己犯的事过去了再回洛阳。

    他的这个朋友啊,叫庄星河,而且庄星河给他推荐的地方,是颍川书院和太行书院。

    不过他推荐的是先去颍川书院学习基础,之后再去太行书院进修。

    这件事跟陈琛有没有关系?

    肯定有,但是庄星河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

    因为当初庄星河是跟着阎仁先到洛阳一段时间,然后在洛阳之战开始之前回到了军中任职,他在洛阳这段时间是为了照应阎仁的,只不过阎仁干得很好,所以庄星河根本没有什么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他刚好遇到了以前认识的小游侠徐福,只不过徐福有点狼狈,所以他顺手救下之后,给他指了条明路。

    之所以让他去颍川书院,那是因为颍川书院距离洛阳更近一些,徐福是个很孝顺的孩子,这一点庄星河也是知道的,所以他的意思是让徐福去颍川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回洛阳接老母亲一起去太原找他。

    他在刘备集团里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如果武将有知识的话,更能够受到重用。

    否则就只能跟自己一样,当个到处用的万金油,却又因为没有学习的原因,没有办法成为军中将领。

    这一点之前他们夫妻俩去参军就已经被证实过了。

    当了一辈子的游侠了,刻在骨子里的独行意识,让他们并不适合统军。

    只能在工作跟游侠差得不是特别多的水军里兼职兼职,正职是军中的军医指导。

    他倒是希望徐福这个后辈能够将来混得好一些,这样提携他的自己,也能够混点安稳的好处。

    那个时候陈琛还没有给出名单,而且现在的庄星河也有看到名单,但是他对名单上的徐庶无感,因为徐福改名成徐庶,他并不知道,他还在等待自己那个小兄弟来太原找自己呢。

    当然,庄星河跟徐福的联系已经停留在了半年前,那是庄星河将徐福的老娘提前从洛阳中接出来,送到了太原由周周照顾的时候,他给还在避难的徐福写信。

    估计陈琛都想不到,徐庶早就半个人进了自家阵营。

    他蹲点颍川书院的原因是,他并不想要那个游侠单福,而是要学成之后的徐庶。

    这家伙老资本家了,不想为别人的成长提供帮助,只想着直接摘桃子。

    而且,单福也是徐庶见到刘备的时候一开始用的假名,所以陈琛也没有把这个名字丢进名单里,他老明确了,就是要那个学成的颍川徐庶,他连人家早就从颍川搬到洛阳去都不知道。

    不过好在一切进展都让人意想不到的顺利,庄星河给徐庶指的路也刚刚好。

    徐福躲了一阵之后,改了名,就前往颍川求学,就被陈琛安排在颍川的水军发现了。

    虽然荀彧现在抢不过来帮忙,但是徐庶总不能给跑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水军给陈琛传来不好的消息,那就是徐庶的老娘早就被人接走了,但是不知道接走了徐庶老娘的人是谁。

    这可不好办。

    曹操是怎么找到徐庶的老娘的呢?

    当然,陈琛肯定想不到提前接走了徐庶老娘的人,会是自己人。

    而因为水军为了保密,采用的制度并不是全部透明的,而是黑暗模式的上下级对接制度,在太原总部会归档。

    但是正常来说,如果上级没了,有些下级可能连自己的组织是什么都不知道。

    陈琛,老谍战片爱好者了。

    反正陈琛他们在那里绕来绕去,而当事人徐庶一点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某人的猎物了。

    咳咳,说是猎物也不准确,但是陈琛现在的部分精力确实都在他的身上。

    “人死鸟朝天,不死去太原!”

    徐庶嘴里念叨着这句话,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座平平无奇的学府,颍川书院。

    很多年没有好好学习了,不知道自己是会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还是会被淹死在其中?

    试试呗,又不亏。

    他大胆地推开了颍川书院的大门,而在远处看着他身影的眼睛,不下三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