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主公我不想加班 寅时不睡

第十章 搏至无憾【三合一大章】

    “诺,你这汉子自己求死,那就死好了。”

    文丑舔了舔嘴角。

    其实一直以来作为袁绍帐下的双子将星之一,文丑还没有输给多少人过。

    但是上次在邺城不战而退,还是让文丑心里不快的,不过他对袁绍死心塌地,自然是不可能对袁绍有怨言,所以他的仇恨转移,全部都到了其他人身上,其他所有跟己方为敌的人身上。

    而现在拦在他面前的管亥,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发泄目标吗?

    哪怕还得抓紧时间去追击张燕,将张燕给逮住,但是就算只有一点点的时间,他也要用自己的刀将管亥给大卸八块,好好地泄一泄火。

    “速战速决。”

    颜良看了一眼文丑,知道文丑的凶性又起来了。

    虽然他们两人作为双子星,年龄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是因为颜良更为稳重,而文丑对于颜良也一直有一种迷之服气。

    所以文丑一直也将颜良当做自己的哥哥,并且也一直都很尊重他。

    “明白勒。”

    文丑也冲着管亥笑了笑,他觉得管亥刚刚对着自己那么笑,一点都不带怂的,遇到这种人,他是既不爽又喜欢。

    “忒!”

    管亥看到文丑先窜身上前,收起了笑容,举刀迎击。

    在他面前的这两位,可是一直被袁绍挂在嘴边的天下名将,要是自己没有拿出全力的,或许下一秒就没有发挥的机会了。

    所以管亥必须在迎战的第一时刻,就拿出自己完整的全盛状态。

    哼!

    一声闷响,管亥开启了自己唯一的技能增幅,

    “战时钝化:开启之后将会在技能持续效果时,大幅度削弱感知,大幅度钝化皮肤及肌肉,小幅度提升全方位身体素质。被削弱的感知并不会消失,而是会累加,等到技能效果结束时反馈至感知状态中。”

    这是个不算特别强力的能力,还是一个副作用不小的能力。

    管亥这么多年就只靠着这么一个技能闯出自己的一方天地来。

    战时钝化,其实就是将自己的皮肤和肌肉都增强一些,而且让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之中,感受不到受伤的痛感,当然也包括其他感知,而整个人又有不小的提升。

    而在灵敏度上的变化,感知的削弱和肌肉的钝化会对管亥的身手灵活有影响,但是身体素质的提升又让他补了回来,所以相互抵消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技能,其实更多的时候是陷入了死战的时候,管亥才会开启的。

    以前很多时候,他冲阵的时候,就会开启这个技能,然后坚持到战斗结束,一解除技能,他就要忍受一阵刚刚所受的伤所带来的痛感叠加。

    不过他自己也清楚这个技能能够让自己在战斗的时候发挥出更多的实力和更好地保持状态。

    所以哪怕战斗之后所带来的副作用能够让他这个在下属们看来是铁打的汉子都痛得发出哀嚎,他还是会在面对强敌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使用自己这个双刃剑技能。

    “来!”

    管亥大喝一声,他见文丑有些轻视自己,没有用任何增幅,甚至连职牌都没有开,他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是自己能够利用敌人的轻视,出其不意给上重创的机会。

    如果能够伤到文丑,那颜良势必会被文丑所拖累,到时候小师弟走脱的成功率也高很多。

    “就这?”

    文丑笑肌颤了颤,手中的长刀裹挟着他的愤怒和不屑,狠狠地砍向了管亥。

    他是长柄刀,而管亥是双手大刀。

    管亥面对来势汹汹的刀锋,他并没有急着做格挡的动作,而是整个人极为专注地瞄准了文丑,哪怕他的感知在战时钝化的开启之后大幅度的下降,但是他的大脑还是清醒的,依靠自己的视觉看到的画面,就能够做出他觉得的正确判断。

    “砰!”

    一声有些厚重的铁器碰撞的声音,没有任何让人耳朵难受的锯齿摩擦声,文丑不敢置信地看着管亥,他的砍击竟然被管亥轻松地弹开。

    并且让他惊愕的,是管亥在弹开了文丑的砍击之后,在马错身的时候,手中的大刀从守势瞬间转为攻势,横砍着就要斩开文丑的腰腹。

    “噌!”

    又是一道职牌亮起的声音,文丑丰富的战场经验还是让他在着千钧一发之刻反应了过来。

    他的腰朝着远离管亥的方向扭转了一些,而手中的长刀也迅速回收,刀杆横在自己的腰前。

    如果不是他在接触的一瞬间反应过来,迅速地开启了自己的职牌和技能,给自己进行了实力的加成的话,文丑估计自己哪怕不交代在这里,肯定腰腹也要被管亥划上一道大口子,也算是大伤了。

    不过就算是文丑反应了过来,实力也在瞬间有所提升。

    这一击还是实打实地轰在了他的刀杆上。

    他这个临时调整的姿势本身就不是很能够发力,所以这一击,竟然让他从马上跌落,顺着马的冲势在地上摔了两下。

    好在文丑的身手矫健,摔到两下并无大碍,一个顺势翻滚,也到了自己停下来的宝马身边。只见他半跪在地上,右手攀刀,微微曲腰。

    “噗。”

    文丑刚刚那正中腰腹的轰击感受并不好,那可算是管亥近乎全力的一击,他摔在地上翻滚之后,被卡在喉咙的那一口污血才吐了出来。

    不过这并没有办法让文丑失去战斗力,可能还谈不上重伤,他吐掉了这口血之后,长吁了一口气,抬起手擦了擦自己嘴边的血。

    “有点东西啊。”

    文丑缓缓起身抓住了自己的宝马缰绳,抬手示意一旁打算策马上前收割管亥人头的颜良别动。

    他们哥俩还是心有灵犀的,颜良看到文丑的状态和眼神之后,也就知道了文丑并无大碍,而且他想要亲自拿下管亥,所以颜良也就收住了手。

    “不过”

    “就这?”

    文丑笑了笑,他翻身上马,蓝色的职牌在他身后亮起,而且,等级还和管亥一样,那就是代表文丑如果是绿色职牌的话,那他要比管亥强上一层。

    管亥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大刀,哪怕自己只有这个程度,跟真正的名将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他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毕竟。

    横竖都是死,能够带一个就不亏,带不了,能够把他们弄伤了,让他们好好难受一阵,自己也不算亏。

    看这个架势,他们并不打算两个人一起对付自己,那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或许可以更多。

    只不过管亥也知道他们敢这样一个围观一个打的底气,也是因为他们两人随便哪个都要比自己强。

    特别是现在自己已经让文丑警觉起来了。

    看着他身上流转的那些微光,可能自己面前的文丑已经是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展现出来的文丑了。

    那自己能否在接下来的交锋中存活下来,都还不好说呢。

    可,那又如何?

    搏至无憾。

    方为男儿本色。

    管亥感觉到自己似乎更加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技能会是这么个技能了。

    他发现自己似乎对于战时钝化的理解和掌握也更深了,虽然没有办法在阵前突破,但是他还是能够明白到一些自己跟之前的不同的,关乎心态和信念,无关乎客观的战力。

    “就这,你不也没挡住?”

    管亥一点都没有被文丑的挑衅所激怒,反而是更加轻松地笑了笑,像个憨厚的农家老哥。

    不过他的脸在放松,整个人却越发地紧绷。

    文丑收起了笑容,冷哼一声,策马再度欺身上前,他手中的长刀这次不是单纯的砍击了。

    他还认真地掌控好了双方的间距。

    他拿出了面对同等实力的强敌的专注出来。

    其实就他现在这份态度,管亥就已经觉得自己值了,这是战场上的尊重,也是对自己实力的认可,当然,在还没有彻底倒下之前,他是不会选择结束战斗的。

    战斗经验同样不少的他,知道文丑的想法,但是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解决。

    不过,付出点代价,或许能够把对方拉到跟自己一样的处境交手。

    两马错身而过,这次没有什么铁器交碰的声音,但是这次的交手结果明显要比上一次交手要严重得多。

    “嘶隆!”

    文丑没能够把好自己胯下宝马的缰绳,宝马竟然一声嘶鸣之后,轰然倒地,将文丑再次给甩到了地上,这可是文丑在一场交手之中,连续两次被甩到地上,这在他人生中都是少有的。

    可是这次摔下来,他并没有不爽。

    而是立马回头,他的眼神中还是带着惊愕,但是这惊愕是对于管亥的选择。

    管亥倒是没有摔下马来,但是他还是背对着文丑,手中的大刀还是紧紧地攥着,文丑仔细地看了看,才看到了管亥的腿侧有液体滴落,那是红色的。

    只有文丑和管亥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刚在错马而过的时候,文丑对着管亥的侧面狠狠地挥了一刀。

    管亥也挥刀了,但是他选择的并不是文丑,而是文丑胯下的马。

    所以刚刚文丑的宝马会在发出一声嘶鸣之后倒地,而且这一倒地就起不来了,因为它的脖子一侧完全被管亥破开,估计是活不成了。

    但是与之交换的,是管亥的侧肋部被文丑结结实实地砍了一刀。

    虽然这刀可能没有办法让管亥丧命,但是放到普通人身上,绝对算是重伤,可是管亥还能够坚挺地立在马上,转头对文丑淡然一笑。

    管亥的决策,就是让擅长马战的文丑失去马。

    以伤换马,值得。

    这样自己跟文丑动手的话,还能有点优势。

    只不过这肋部的一刀,哪怕他自己已经大幅度降低了感知,但是还是隐隐感觉到了腹部传来的疼痛。

    “就这?”

    管亥将文丑的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接下来的地面战,他的大刀要比文丑的长刀更有优势,而且自己现在的伤势并不会影响自己的战斗状态,只要拼命让文丑身负重伤就行了。

    至于技能效果结束之后,自己会有多么痛?

    管亥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想这些,毕竟可能技能效果结束的时候,自己的尸体都已经凉了。

    文丑喘了口气,咬了咬牙,举着长刀从地上站起,他不相信管亥是一个没有任何痛觉的人,他要将管亥的脑袋给砍下来,看看管亥还能不能够对着自己笑。

    管亥也翻身下马,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他要跟文丑打的是近身战,让他的长刀优势发挥不出来,如果自己还骑着马的话,反而容易被他用长刀干扰到。

    管亥警惕地盯着文丑的举动。

    两人刀锋相对。

    奔走交手了数十招,并没有见分晓。

    因为文丑并不怎么适应在地面用长刀肉搏,而且管亥也是以死为志,敢以死换伤,以伤换伤。

    面对比自己弱的管亥,文丑是不愿意跟他以伤换伤的,所以打得也有些拘束。

    两人后退了几步,打算重新来过。

    可是意外来得突然,让人没有任何准备。

    “噗嗤!刺啦!”

    突然,一道长枪入肉的声音,让文丑和管亥都没有反应过来,管亥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似乎被贯穿了,挤进了一个硬物。

    管亥有些惊讶地看着穿过了自己胸口的这杆长枪,枪尖就在自己的眼前,感知削弱都能够感受到的剧烈疼痛,虽然只有一瞬,可是也让管亥的额头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他知道,一定是在自己身后的颜良动手了。

    果然啊,战场,不可以相信对手的任何一句话。

    更何况人家也没给保证说不二打一。

    他看了看文丑的状态,文丑的状态并不算好,身上也多了不少轻伤,当然,这都是他用身上一道道深可见骨的大伤换来的。

    看来这一枪下来,自己肯定是活不成的。

    但是管亥知道自己或许在死前还能够做一点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因为身体崩溃的原因,他的技能效果消失了,之前累加起来的疼痛让他的神经在瞬间崩溃。

    “啊!”

    他的喉咙发出了痛苦无力的嘶吼。

    不过在临死前,他还是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最后一件事,那就是刀锋对着自己,举起来,握紧,就够了。

    “噗啦!”

    管亥的头颅高高地飞起,是颜良从他身后疾驰而过,用身上的佩剑砍下了管亥的头颅。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管亥竟然临死前还能够将大刀举起来,拦在了自己前行的路上,颜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左侧大腿被狠狠地削下来了一整块带着铠甲的血肉。

    “嚇!”

    他一声哀嚎从马上摔落,恰好摔在了文丑身边,文丑急忙将颜良扶起。

    他一是没想到颜良会插手,将管亥就地格杀了,虽然这样背后偷袭有点胜之不武,可是战场上并不是一个讲道义的地方,而且颜良动手,文丑才想起来了他们的任务是追击张燕。

    二是没想到管亥刚刚明显濒死了,可是他竟然能够在死前做出那样的决策,给收割人头的颜良埋了个坑。

    这个男人的精神,意志,到底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个程度?

    文丑看了看颜良的伤势,明白这个时候必须要回去了,他们没有继续追击张燕的状态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管亥,至少,他记住了这个男人。

    一个不被天下人知晓的男人。

    不得不说,他的实力并不算特别强,文丑感觉他也就跟高览他们的战斗力是一档的,要是放在平时,自己跟高览他们动手,那都是不会失败的,可是今天这个男人就是让自己吃到了很大的亏。

    搏至无憾。

    管亥才是真正地做到了搏至无憾了。

    其实在他胸口被长枪贯穿的时候,他的身体状态差到了极致,濒死状态,此时他没有办法维持除了生命机能之外的其他机能,所以他的职牌在那一刻就崩溃了,职牌的崩溃,就是他技能消失的时刻。

    在管亥的战时钝化技能效果消失的那一刻,之前所积累的那些大伤,痛感累加起来,可能已经会是这个世界上能够感受到的最大的痛苦了。

    管亥身上那些文丑留下来的伤,每一道深可见骨的伤放到普通人身上,都已经足够让他们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可是他带着这么一身伤,还能够跟文丑继续血拼,现在同时爆发出来。

    其实管亥真正的死,是被那无穷的痛感逼迫断了自己的大脑意识的。

    换而言之,其实长枪没有让他马上死亡。

    他是活活疼死的。

    而他也在疼死的时候,将自己的武器举在了手中,紧紧地握着,宛如钢铁雕塑一般。

    或许有句话有可能是对的,死的意志才是这个世上最为坚定的意志。

    “撤吧。”

    颜良感受着大腿传来的痛感,那种伤口暴露在空气中的火辣辣的炙烤感。

    他知道自己本来打算快速解决了管亥之后,追击张燕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哪怕心中再有不甘,这个时候也是得选择撤退。

    文丑点了点头,颜良的坐骑还是正常的,他将颜良送上了马,自己也上了马,带着颜良回营。

    至于能否追到张燕,就看看其他人吧,反正具体指挥士卒的是他们的副将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