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主公我不想加班 寅时不睡

第四十四章 吕布的并州奇妙之旅

    文丑不可能答应袁绍最后的话,他知道袁绍手下投奔刘备的人已经不少了,就算是自己没有投降的话,应该还是会有人念旧情帮忙照顾一下袁绍的家眷吧。

    再说了,之前他就跟袁绍聊过了,按照刘备的人品,其实还是值得信任的,再加上在泰安城的约定,袁绍才会选择自己了结。

    虽然带着遗憾,可也还算是安心地去。

    主公只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活着吧?

    文丑有些恍惚,可是他知道自己,一生只侍一主,怎么可能投降?

    跟主公一起葬身于此才是自己该有的归宿。

    文丑手中的长剑不断地破开围攻他的赤甲军士卒的防守,哪怕他要倒下,他也能够将这些家伙拖下水,想来每多干掉一个,自己就能够回点本。

    只不过张飞怎么可能放任文丑在这里将对兵?

    “驾!”

    手中的丈八蛇矛举起,赤甲军给张飞让出了一道通道,让他能够直直冲向文丑,文丑刚刚劈开一个赤甲军的甲胄,将手中的长剑作为支柱撑在地面上。

    他能够看到朝着自己冲来的张飞的身影,但是他并没有动弹,因为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而就算自己举起了长剑,也躲不开张飞的攻击的,他还是清楚张飞的实力的。

    不过文丑却觉得世界有些晃眼,他看到了一道明亮的铁器光芒从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他浑身的血液就停滞了,这就是死亡吗?

    不知道为什么,文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管亥的身影,出现了那道跟自己战至最后的身影,似乎自己现在就像是当初的管亥一般。

    看来。

    命运好轮回啊。

    文丑缓缓地低头,看着自己胸口插着的那根丈八蛇矛。

    能够死在张飞的手下,或许对他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坏事。

    似乎,颜良也是死在张飞手下的吧?

    文丑盯着长矛,眼神逐渐溃散,他的脸上残留着一种轻松的感觉,经过了一直以来的忙碌,再加上数个时辰完全不停歇的战斗,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跟多少人交手了,可能八百?可能上千,不管多少,他确实已经够累的了。

    张飞空着手看着身体停止了晃动的文丑,看着他失去了动静。

    “帮他们处理一下血污,再泰山上厚葬吧。”

    兄长是这么吩咐的,张飞自然就照做,而且对于文丑和袁绍,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只是当做普通的对手而已,而且文丑的这种精神,倒是让人多少有些好感的。

    袁绍和刘备就这么简单地落下了帷幕。

    其实文丑并不知道,颜良是被张飞击败了,但是颜良并没有死,哪怕他的胸口被张飞一矛击穿了,但是没有一击致命的杀伤,颜良只是当场昏迷了而已,之后被张飞带回了城中,被医师救活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的这么猛将们,他们的生命力是真的挺硬的,而且在这种可怕的大伤之后,还能够恢复过来。

    只不过颜良虽然是恢复过来的,但是他的胸口的伤其实还是严重地损伤了他的元气,基本上他一身功夫和战力废了大半,只有经验还能看。

    而且清醒过来之后的颜良也没有半点想要向刘备势力低头的想法,他也没有选择自杀了断,而是选择拒绝了太行书院的军事教官的任职邀请,选择了归隐,虽然不知道他的去向,但是应该是回到了在河北的老家去,从此不知所踪。

    冀州和青州的战局是落下了帷幕,刘备他们的大军也顺势重新整治了一番青州的情况,之后便撤回到邺城去。

    还在青州的张燕也不知道带着黑山军去了哪里,太行山脉以东的土地,这几年第一次恢复了平静,日子都开始突然进入了一种安稳的状态,陈琛和荀攸他们都还在冀州,甚至刘备旗下大部分的幕僚现在也都集中在了邺城,他们要开始对新到手的这三个州郡好好地维护建设一下了。

    只不过刘袁大战是落下了帷幕,但是被袁绍邀请一起干大事的还有别人啊。

    西凉吕奉先。

    那可是在袁绍派遣过去的使者回来之后,以听闻袁绍这边开干了,他那边也直接带着两万西凉铁骑朝着并州去了。

    吕布这次是自己亲自上阵的,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要把并州打下来或者是打到太原去。

    这次的出击的目的主要是有两个。

    一个是小程度地削弱一下刘备势力的实力,趁着他们主力都还在冀州的时候,给他们捣捣乱。

    李儒为吕布分析过的,如果刘备这次能够在冀州和幽州站稳跟脚的话,那将来他们的资源核心、军事重心,应该也都会朝着冀州倾斜,毕竟从土地富饶程度,再到战略位置,怎么看都是冀州重要,刘备应该不会想不开继续拿着并不是那么好发展的并州继续作为中心的。

    所以如果能够提前入侵一次并州,掌握住主动权,要么刘备就得调动主力到并州来,到时候只要吕布能够在中原打通司隶地区,那就能够转向从青州、冀州入手。

    简单来说,这次行动就是要告诉刘备,我们能从两条路打你,你最好两边都做防御,虽然你知道这样会分散兵力,但是你也不得不这么做。

    除非你比我们更早拿下司隶地区。

    另一个目的,其实倒是吕布和董卓他们自己的安排。

    那就是借用这次吕布出城的机会,让长安城中群龙无首,看看小皇帝刘协还有什么后手,能不能借着这次机会再钓出来一些大鱼,虽然说现在西凉军已经开始转化成吕布时代了,但是说实话,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西凉人,还是有些人对他有意见的,只不过没有人敢放到明面上说,吕布就想借机解决掉这些后患。

    不过吕布倒不是打算打个回马枪,而是真正要去并州跟关羽会一会。

    负责解决长安城中事情的人,是已经退休的董卓。

    董卓退休之后,低调得很,虽然他的生活还是荣华富贵的经典代表,但是他都是在自己的小堡垒里自己玩,长安城中的目光集中在吕布身上久了之后,开始有人遗忘了董卓曾经带来的恐惧。

    这一次董卓和李儒这对经典的组合将要在长安城内再次掀起什么腥风血雨,暂时是没人知道的。

    但是这次吕布主导的入侵并州计划,却在一开始就遭到了关羽的无情打击。

    恰巧就是在袁绍进兵乐安的时候,袁绍那边传给吕布的消息都还是没毛病的,颜良带兵直击刘备后方,还烧毁了刘备的辎重,而各路兵马也都按照计划的路线出发了,看起来是要跟刘备他们来一场旷世决战,而刘备的军队也没有展现出什么很惊艳世人的表现,一切都中规中矩。

    所以吕布带着自己精选出来的西凉铁骑,从北地郡出发进入了并州地界,轻快地踏上了河套地区的土地,朝着西河郡进发。

    可是与他预想的并不一样。

    在之前的侦查情报看来,刘备他们已经开始在这块地区上开始了基础建设,据说这里的牧场都已经搭建起来,无数的牛羊被迁移到这片草原上来,而且还有大量的战马也在这里培育。

    可是为什么他踏上了这片草原,确实这片草原一眼就能够看出其肥沃,青草蓝天碧水,应有尽有,只要是有经验的人一看都知道在这种地方孕育驯养出来的马匹,都不会差劲到哪里去。

    可是问题是,这里除了这种自然的美之外,就再无他物。

    说好的人呢?

    说好的牛羊马匹呢?

    那可能是自己还不够深入的原因?

    吕布感觉自己所在的位置都已经快接近西河郡了,怎么还没有见到什么人踪?

    没有办法,在没有见到任何能抢的东西,没有见到能杀的人之前,他们也只能够继续保持前进了。

    到西河郡去总不可能还是这样吧?

    看着草原上时不时出现的那些明显是牧场模样的建筑,但是却仍然空无一人,空无一物,吕布基本上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应该是关羽提前一步得到了消息,清楚了他们的动向,将这些人和物资都撤离出了这里,抓准的可能就是自己不可能跨越那么远的距离来控制住这里,只要用将东西都给搬空的话,人都撤走的话,前来掠劫骚扰的自己就根本没有攻击对象了。

    可以,这些地方之前是南匈奴待着的,你们撤了好说。

    但是西河郡还有那么多的城池,你们总不能够还能把一座城都给搬空了吧?

    吕布继续带着西凉铁骑出发,开始了他的并州奇妙之旅。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有着水军情报支撑的关羽,在守备兵力不是很充足的时候,能够办出什么妙事来

    “报,前方还是一座空城。”

    斥候不断地回报,让吕布的脑门都开始发疼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竟然还真的说对了,关羽他们还真的就将一座城给搬空了,吕布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在带兵跨过了上郡进入西河郡之后,连续经过的三座城都没有半点人迹。

    建筑是有的,甚至那城墙一看都是近期才翻修过的,一座座看起来都是充满人气的城池,可是这城中就是半点人迹都没有,除了一些小野兽之外,也没有什么充满生机的东西。

    有一说一。

    这给人的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

    要么这就是真实鬼故事,要么这就是关羽军中有高人,这是幻象。

    不管是前者和后者,都不靠谱,吕布根本想不到关羽是怎么做到真正将这些城池给搬空的,哪怕这些城只是小城,可是吕布甚至没有看到这城中有大规模撤离的痕迹,更像是

    所有人都蒸发了一般。

    哪怕是吕布这种见惯了生死,身经百战的猛将,也感觉后背发凉。

    “继续探。”

    吕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没有见到人,他就觉得自己很烦躁,而且随着见不到人的时间在增加,他感觉自己的烦躁程度也在提升。

    关云长到底在想什么?

    难道他不害怕这么将城池让出来之后,自己就带着大军占领住这些城池,然后从而成为西凉军全面进攻并州的据点吗?

    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出来,就被吕布自己给否定了。

    因为在西河郡的土地上,物资并不算丰厚,而且就现在这种一座空城,也没有办法让大军在这里驻守多久。

    而且刘备势力现在还控制着云中郡、如果自己占领住了西河郡的话,战线拉得太长,他们随时都可以绕过西河郡在河套平原上袭击自己的后勤运输,这种远离供给的城池占领下来根本就没有用,反而是给自己挖坑。

    所以他就是吃定了自己这个情况,就这么将西河郡腾出来给自己的吗?

    吕布在这些城里都逛了逛,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是值得掠劫的。

    其实也正常。

    本来之前西河郡也是屡屡被异族入侵,之后又是有着白波黄巾军带走了大量的人口。

    整个西河郡其实又缺人口又缺钱的,本来就没有什么短期发展意义,反而更适合作为保护太原郡的屏障,将战场留在这里,而不要威胁到后方的太原郡。

    要是连西河郡也没有什么好抢的,那老子就到你太原郡将你家底给抄了。

    吕布的脾气也上来了,在确定了这些小城没有什么好掠劫的之后,他就指挥着队伍继续出发,这次他也懒得再看别的,大不了直奔太原郡,偷家去。

    他对于现在并州的兵力还是了解的,关羽的扬武军全军也只不过是三万之数,加上一些地方武装,再分散到并州各处,那这并州就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拦得住自己的去留的。

    除非他关羽把所有的地都给丢了,集中兵力来跟自己打。

    就算是那样,太行黑骑、白马军、并州狼骑都不在并州,他关羽的骑兵又能有多少,这次战役,始终会是自己占优。

    所以,干脆直捣太原郡。

    确定了想法之后,吕布心情舒畅了一些,带着西凉铁骑休息简单补给之后,亲自领队继续出发。

    可是这种舒畅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前进的道路上,吕布突然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这路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他勒停住了赤兔马,让大军也停了下来,指着前方溪流边的一株古树,对自己身边的副将发出了疑问。

    这副将正是张绣,作为年轻好拉拢的强力战将,跟吕布交手之后就被吕布重视,这次出征也就带上他一起。

    “这似乎正是我们刚刚路过的树”

    张绣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了吕布的疑问。

    “嗯?”

    吕布眉毛一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