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主公我不想加班 寅时不睡

第五十四章 乱世之道,开明之世

    满宠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高句丽并没有所谓的同盟,那为什么先生要先对一个不起眼的小国动手,并且还广而告之,宣布给天下诸侯知道。

    他还没有到那么高的层面,而且在战略布局方面,满宠也略微有些缺陷,他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和执法者,却不是一个好的战略家。

    当然,陈琛也没有食言,在满宠押送男武到了邺城之后,他告诉满宠,所有的人力物力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现在满宠需要做的是详细地摸透彻陈琛所制定的框架,并且在这个框架之中,加入自己的想法,去组建起这个以法为纲的部门。

    而这样,满宠就被从这件事中安排出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陈琛让人将男武送进了邺城之中安排好的一处府邸,毕竟人家之前也是个国王,给点面子,别让人家太委屈,将来还需要用到他呢,接下来就是要对他进行培训。

    首先是演技的培训,这部分工作,会有专门的人负责,陈琛只是作为一个提目标的人而已。

    而基本上这样的结果已经宣布了高句丽的结束了,至于之后的灭国和整顿工作,基本上郭嘉能够办好,特别是郭嘉最近在各方面提升之后,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可以让他展现一下自己的全面性,所以暂且幽州东面的民生和战后重建就交给他了。

    陈琛这么安排,大家也都满意,而郭嘉也算是老资历了,虽然没有像陈琛和荀攸这样有着绝对性的无数战绩,但是在刘备的发家史里,郭嘉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公孙瓒对于郭嘉作为半个上司一样来帮忙主导工作自然也是愿意的。

    只不过对于大汉的其他诸侯来说,可就有点难受了,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是他们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出兵去偷一偷刘备的后门,因为要么是战斗力比不过,去偷了只会团灭的,要么就是顾及名声的,担心去偷刘备的后门,一转身就被指责成高句丽的共党。

    争霸天下没有什么毛病,也就是僭越犯上而已,毕竟大汉王土也是当年从大秦手中打下来的,他们身为汉民,打下汉土,真没什么毛病。

    但是如果挂上了勾结高句丽、勾结匈奴、勾结鲜卑这种名声,那基本上直接臭了。

    背叛大汉,可没有几个人愿意承担这样的罪名在大汉里待下去,否则这种失德的行为,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

    不说未来,可能就连治下的百姓将士都会觉得他们不值得追随,统治就更加不稳妥。

    不得不说,这还是因为当初那份广告天下的讨伐檄文,当初刘备和陈琛就讨论过了,只有以一种愤怒且不管不顾的姿态将他们远征高句丽的意图公告出去,才能够更好地阻止其他诸侯对他们发动进攻。

    这是在利用大义在压人,如果这件事被人全部揭露出来的话,那刘备或者陈琛,终归会在名声上受到一些影响,不过却并不重要,因为在历史的进程中,只有胜利者才能够更好地书写历史。

    关于这一点,陈琛很有经验,也看过很多实例了。

    在乱世之中,只要是站到了最后的,有些事情就算是黑的,哪怕不能完全洗成白的,也能染成灰的。

    乱世之中,胜者为王,剩者为王。

    “现在高句丽的事情应该是要定局了,按照先生的看法,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刘备坐在主位上,其余众谋在厅中列席而坐,虽然有不少重要的人员缺席,但是这次会议中最为主要的就是刘备了,他在就行,不过刘备还是先开口问陈琛的意见。

    高句丽将会成为己方势力的一部分,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固定的了。

    本身高句丽战斗力就不强,现在又被围困在高句丽半岛之中,而且他们的王现在还已经待在了邺城的监禁府邸里,没有头领,也没有战斗力,更没有希望,他们怎么可能不被破国?

    高句丽将会被纳入到幽州的版图之中去,在郭嘉重建结束之后,由公孙瓒驻守在高句丽进行发展,主要是作为一处遏制游牧民族南下的重要军事点。

    并且在高句丽被拿下之后,刘备势力就拥有了一条极为弯曲绵长的海岸线,并且拥有了航线和补给点保障,并且能够通过高句丽半岛和冀州、青州的合围之势,完全控制住东面的大海区域,打击海盗,从而开始发展海上事业。

    不管是将来的海军南下,还是北部的物资航运,都能够一定程度上地促进整个势力范围内的经济实力发展。

    并且高句丽被拿下之后,公孙瓒坐镇幽北,成为一颗钉子钉死在游牧民族的门前,他们只要敢南下,那基本上就要被张辽的新幽州军和公孙瓒的白马义从给掐死,这样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不管是要选择保留实力继续发展,用绝对实力快速平推,镇压当地势力。

    还是要选择开始施加压力,逐渐侵吞往南的国土。

    无论哪一条路,决定权都在刘备的手中,他成为了整个天下最能够决定大汉走向的人,也成为了汉室复兴的一个号角,或者说灵魂人物。

    “这还得看玄德公的想法。”

    陈琛没有直接说,而是把皮球踢给了刘备,老大你自己决定。

    毕竟两条路他们私下早就讨论过了,只不过是各有优劣,需要做一些取舍而已。

    “那好,公达先生呢?”

    刘备也不推辞,他又连续问了大家的意见,不过陈琛自己带头说老大说就行了,其他人哪里会出来多嘴,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次会议并不是讨论会,更多的是一个公布会,公布一下接下来的安排而已。

    “大家都没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我说说我的想法吧。”

    刘备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些信,这些信看起来都保管得挺好的,似乎极为重要。

    “大家或许都不知道这些信的内容,连先生应该也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们子顼先生会不会把这些信也算到了,哈哈。”

    刘备笑了笑,看向了陈琛,陈琛倒是摇了摇头。

    他怎么可能是真的算无遗策?

    而且他也没有传说中那般,对所有事情的参与度都那么高,刘备能够走到今天,跟他的个人魅力也是不无关系的,而且他是谋主,但是不是能臣,他只是给刘备意见,让刘备自己选择想要的,而不是进行强制性的管理,这也是他的区别。

    如果真要说,陈琛并不是诸葛亮这个类型的,而是张良这个类型的。

    “那我今日就公布了这些信了,大家可要认真听。”

    刘备笑了笑。

    其实这次高句丽之战,算是他为大汉所做的第一次开疆拓土之功,之前的抗击鲜卑,剿灭匈奴,都只不过算是保家卫国,而征战黄巾军,那也都是大汉百姓呆不下去了才去反叛的,他可一点都不觉得那是自己值得骄傲的战绩。

    作为一个幽州边境出身的人,他的家国情怀比天下诸侯都要重。

    他代表着一种人生理想,代表着一种态度,也是真正地代表着大汉民族的传承。

    无愧于汉室之后,甚至大汉也将会因为拥有这么一个汉室宗亲而感觉到荣光。

    他手中的信封,是他和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对象进行事情交代和沟通交流的信。

    其中包括了对内的并州关羽,青州徐庶、徐晃,幽州的张辽、公孙瓒,还有在青州被发现的张燕,对外则是有同为汉室宗亲的刘表,刘焉去世之后上位的刘璋,被吕布和曹操所控制的两位汉皇室之后,还有各方诸侯。

    在大家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刘备自己将外交的工作负责了起来。

    其实当年在邺城的时候他就思考过一个问题,在自己手下的能人智士们能够将大多数问题解决的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当时就是他开始思考作为一个领袖存在的意义。

    乱世之道,开明之世。

    或许每一个拥有能够终结乱世能力的人,都会是开明的君王,因为在一统全国的路途上,他们见识到了更多,领悟了更多,懂得了更多。

    而刘备,如今也领悟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虽然并没有一次性为百姓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善,也并非攻占了一块地盘之后,刘备就能够发挥出手下所有人才的实力,让这块地盘上的百姓远离他们之前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

    但是他实实在在的让他治下的子民能够感受到每一段时间的进步,感受到生活水平的提升,这种提升在每一天中都是缓慢的,不可见的,但是当恍然过了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之后,回首才会发现,原来和一年前的生活已经有如此之多的不同,有如此之大的变化。

    而且因为在陈琛制定的计划中,教育成为了刘备集团最为重视的未来资源,刘备也深受这个观点的影响,落实到了,不能穷了教育,苦了未来,大力地支持发展教育。

    前段时间陈琛和他提的女校和冀州书院也都提上日程了,女校在邺城之中挑选了一处合适的闲置场所就进行重建,作为女校的基础,而冀州书院的地址则是往巨鹿方向挑选合适的区域去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app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太行书院也由关羽收到通知之后,进行了更名,改为并州书院,并且在冬季过后,将会由太原府出资,在并州各郡先办并州书院中级分院,用以将教育更进一步地推广出去。

    青州在徐庶的整顿之下也开始恢复元气,徐晃也在青州附近的山脉之中找到了张燕,已经知道太平道国无望的张燕被送往邺城,见识到了他曾经了解的冀州百姓的生活发生的质变之后,他选择回到太行山脉附近,住进了一处小道观之中。

    开始温习道法,修身养性。

    也算是认可了刘备的观念和陈琛的政策。

    其麾下数万黑山军残党,愿意解甲归田的被安排了户籍身份,分插到各处去参与地方建设,拥有了新的生活,而愿意为刘备效力的,则是加入了青州军,成为了重要的兵源,也是刘备势力的生力军补充。

    “关于我们内部的信,想必大家多少都是了解的,因为实际情况都已经实施了,我想提一提我和其他几位宗亲的来往。”

    刘备微笑着。

    “景升与我书信来往最密。他在我让文若写了檄文公告天下之后,他就来信了。”

    “信中并没有太多的叙旧,只有一个承诺。”

    陈琛好奇地看向了刘备举起来的那份单薄的纸。

    “如果我能够拿下高句丽,那来日我军南下,他必举荆州相投。”

    嗯。

    嗯?

    主公这是办了件大事?

    陈琛原本还在思考着将来要是跟刘表他们碰上,刘表还没死的话,要顽强抵抗的时候,刘备会不会愿意痛下杀手,是否会顾忌宗亲之情,放任时机消逝。

    但是没想到在自己并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主公直接把刘表说动了?

    虽然说这种只是书信来往,到时候要是刘表不认账的话,他们也只能硬来,但是刘备能够让刘表这种人给出这种承诺,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而且不仅是景升,季玉也送来书信,请我们在剿灭吕奉先之后,从汉中入益州,将大汉恢复成原样。”

    第二个重磅炸弹,这两件事,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陈琛眨了眨眼睛,这消息更刺激了。

    如果到时候刘璋和刘表都能遵守承诺的话,那基本上他们需要解决的麻烦就四个。

    长安吕奉先,徐州曹孟德,汝南袁公路,吴郡孙伯符。

    虽然不知道刘备是以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单单凭借着书信就让两位宗族兄弟给出这般惊人的许诺,但是陈琛还是选择完全相信刘备做到了,并且不是被骗,而是他成功地忽悠了两位。

    毕竟,要知道刘备忽悠人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强了,基本上他亲自开口招揽的人,没有不答应的。

    “两位宗族兄弟做出如此决定,倒也不是我的能耐,而是我汉室的困局吧。”

    刘备又笑了笑,不过这笑更像是对汉室如今处境的无奈和自嘲。

    “我解释一下他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