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男主的自我修养 文若不成

第160章 破绽

    李卫国跟着刘乐生一起回到对方家中。

    这是个一居室,房间面积不大,一眼就能看出不经常打扫,乱糟糟的。

    一些琐碎的生活物品,胡乱的堆叠在地上。

    最里面有着一张大床,粉色的床铺,旁边电脑桌上,有着两台电脑。

    刘乐生抓起摆在床上的衣服套上,总算是不用再光着膀子。

    随即,他走到电脑桌旁,拿起摆在上面的粉红色手机。

    “这就是娟娟的手机。”他把手机递给李卫国。

    李卫国看了对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对方刚刚的行为,看似很正常,但对于有着多年刑警经验的他而言,实在是有点怪异。

    以往也有过这样的情况,李卫国跟着证人、犯罪嫌疑人去对方家里拿某样东西。

    一般有警察在旁边盯着,那人肯定会谨小慎微,生怕自己某个不经意的举动,被怀疑,甚至被当成凶手。

    所以,那些人回到家中,哪怕口干舌燥,也绝不敢第一时间去喝水。

    哪怕尿急,也不敢第一时间去尿尿。

    必须得等拿到东西,交给警察后,才会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想干嘛。

    可是刘乐生,明明知道手机在哪,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拿,反而十分自然的先拿起衣服套上。

    也就是说,在他心中,穿衣服这件事的优先级高于拿手机。

    要知道,手机里可能留有他女朋友的死因。

    以刘乐生刚刚表现出来的痴情来看,女朋友的死因,对他而言,应该是至关重要的。

    按理来说,他都光着膀子在外面待了这么久了,不会突然回到家中就害羞了。

    正常来说,他应该是顾不上穿衣服,迫不及待抓起手机查看里面的内容。

    可他却下意识的选择了先穿上了衣服。

    这无疑是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

    就像是刚刚刘乐生在楼上,看到女朋友的尸体,他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跑了下去。

    这属于十分正常的反应。

    可他要是在看到女朋友的尸体后,先回家把衣服穿上,再下楼,就有点怪异了。

    不过,这些都是李卫国的经验之谈。

    顶多让他有些怀疑这家伙,远不足以证明刘乐生与纪娟娟的死有关。

    他拿着手机,开启屏幕,发现需要指纹才能解锁,只能又带着刘乐生下楼。

    李卫国借着尸体的手指,将手机解了锁。

    他很快就找到记事本,点开之后,里面居然还真有四篇日记。

    时间分别是七天前、五天前、三天前和昨天。

    日记非常有规矩,每两天记录一次。

    李卫国先从时间线最早的七天前的那篇日记开始查看。

    日记不长,通篇看下来,全是负能量,居然还透着一股子文青的味道。

    什么“我两手空空、但心事重重”,“我努力了那么久的目标,别人生下来就拥有了”之类的。

    反正通篇都是抱怨自己的生活,似乎对一切都很不满意。

    随即,李卫国又查看了五天前的日记。

    这次,里面的负能量更多了。

    已经不仅仅是埋怨,似乎有些痛恨生活。

    三天前的日记,变本加厉,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轻生的念头。

    昨天的日记,更是无比简短,却像是一封透露着绝望气息的遗书。

    小时候:“我想长大!”

    现在:“我想去死!”

    ……

    李卫国看到这,眉头紧锁,从日记来看,死者纪娟娟似乎确实存在自杀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这日记真的是死者亲手写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别人代写的?

    距离现在最久的一篇日记,是七天前,在这之前,并没有其他日记。

    难道说死者是最近才心血来潮?

    还是说,死者刚好最近特别丧,想通过写日记来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

    如果说,死者是被谋杀的话,那凶手必须得从七天前就开始准备,在死者手机里,悄悄记下日记。

    并且每隔两天,就必须拿到死者手机,留下一篇日记。

    一旦其中任意一天被死者发现,都有可能导致这一切功亏一篑。

    如此苛刻的条件,能做的人,恐怕也只有跟死者同居的男朋友刘乐生。

    李卫国对这家伙的怀疑,又多了几分。

    不过目前没有任何证据,他也不敢过于武断。

    李卫国想了想,还是决定找温亦谦商量一下。

    虽然他感觉温亦谦可能又会像往常一样,但万一这家伙突然开窍了,不跟他装傻了呢?

    此刻,温亦谦正单手托腮,双目无神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早已魂有天外,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怎么在意。

    直到李卫国把他拉到一旁讨论案情,他才回过神来。

    李卫国把自己的发现和怀疑,都一股脑的告诉了温亦谦。

    “你怎么看?”说完之后,他试探性的问道。

    “假如你怀疑是刘乐生杀的人,必须得找到这家伙杀人的动机。”温亦谦笑道。

    “这我也知道,问题在于怎么找。”李卫国没好气道。

    “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吗?说不定是背叛出轨、因爱生恨。”温亦谦漫不经心道。

    “有没有这么简单?”李卫国眉头微皱,满脸不信。

    “简单?”温亦谦看了一眼李卫国,笑道,“这可一点都不简单。”

    他不急不缓道,“第一篇日记的时间是七天前。

    也就是说,如果这真的是一场谋杀的话,凶手最少谋划了七天以上。”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刘乐生,“整整七天,足够他把计划完善到一个十分惊人的地步了。

    大到如何杀人、清除证据,小到面对警察、面对尸体时,该作何反应,肯定提前演练过无数次。”

    他笑了笑,“你也许能找到他无意间露出的破绽,但你绝对很难找到证明他是凶手的证据!

    甚至有可能出现,你明知道他是凶手,却抓不了他的情况。”

    李卫国听到这,眉头紧锁。

    棘手的案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温亦谦带给他的怪异感。

    以往,温亦谦帮他侦破案件时,都能给他一种认真、甚至不惜豁出性命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次李卫国隐隐感觉

    温亦谦似乎对于案件能不能侦破、凶手能不能抓到,已经没那么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