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毒奶影帝的相亲人生 倚小楼听风雨

第六百一十四章 结束了

    李艺的头发被造型师狠狠地打理了ー下,喷上了ー层发蜡之后。

    他的头发看上去柔顺了不少,微微有点倾斜的刘海让他看上去清新不少,骨子里也收敛了点。

    八点春晚正式开始直播了,前几个节目的演员都已经在后台准备就绪,就等着异演的命令。

    本来还没有什么感觉的金纱似乎被这场景吓到了,她看了看李艺,又看了看相互安融相互鼓励的舞蹈演员。

    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我有点记不住歌词了,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负责演唱《吉祥三宝》那个小女孩兴冲冲的跑到李艺前面,对他说道;“大哥哥,我们能不能照张相?我妈妈还有姐姐可喜欢欢你了。”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李艺,用她那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李艺期待着他的答复。

    金线用手拉了拉李艺的衣角,小声说道:“站着嘛,我给你们照相。”

    那小女孩川的眼晴宛城了月牙,看起来心情不错。李艺拍了拍她的头,然后笑道:“你拍照的相机?拍照不带相机怎么成啊?”

    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小女孩川又跑回他叔叔那里,从他手中拿到了相机。

    李艺跟着那两个蒙古族打粉的人笑了笑,隔空打了个招呼。

    金纱充当摄像师,给李艺还有这个小女孩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

    这仅仅是一个插曲,不过金纱的情绪明显有了好转。她担了拍胸口,不经意间露出一点春色,刚好李艺比她高了那么一点点

    转过头去,李艺当做什么地没有看见,他跟金纱说道:“不用担心的,我们练了这么多次,而目你不要想着这是在全国直播,就是一个普通的晚会,下面的观众也没有几个,完全不用担心。”

    金纱瘪了瘪嘴,说道:“这样说自然没错。但是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地方的。”

    时间就在两人的交谈中悄然逝去,两人都没有去看什么节目,毕竟之前的彩排看过了好几遍了,现在完全提不起兴趣。

    但是等到一组歌手演唱完之后,李艺两人的心就悬挂起来了。

    现代的流行风中,已个个流行歌手相继兵败,也许普通观众听不出来,但是李艺两人可是专业人员。

    庞龍的《你是我的玫瑰》一直慢了半个节拍,一直唱完了也没有改过来。

    而林俊杰《一千年以后》表现平平,无功也无过。

    这无疑让金纱还有李艺的压力変大了,其实他们没有唱好也不会有多少人骂,毕竟太势在这里摆着。

    下面一个节目就是赵苯山的了,虽然表演时长16分钟,但是观众们仍然是看得津津有味的。

    李艺两人站在升降机上面,心情有点沉重,特别是听凡了观众们的阵阵笑声还有掌声。

    不管怎么样,表演还是要续。李艺跟着金纱点了点头,两人隔得挺远的,舞台的外端,李艺默默地给自己还有金纱祈祷着,希望不至于表现太差。

    本山大叔的表演终干结束了,李艺转了转手上的话简,随着升降机升了上去。

    “叽叽喳喳路人小孩,噘嘴的你站在露台,阳光眯着眼看我们同时也,发现爱,”人还尚未出现,但是歌声已经通过音响响遍全场。

    两道身影出现在舞台上之后,镜头给了李艺一个特写,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清晰的看凡了他。

    舞台下面是流动的水,在灯光的撞映下显得五彩斑斓。

    不愧是演员,李艺一边唱一边露出着涩的表情,然后看了看金纱,他身边的舞蹈演员兢兢业业地跳动的,看上去很舒缓。

    “嘀嘀咕咕我该不该,让你看穿,冰淇淋的默契就是爱。”金纱慢慢地往前面走着,脸上露出甜蜜而羞涩的神情,然后用手捧了捧脸。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走載近,最后李艺厚实的手掌牵起了金纱,金纱小鸟依人般靠在他的肩膀上面,两人身体轻轻的跟着节奏舞动起来。

    观众席上也响起来一点点欢呼声,其中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在鼓掌。

    两人手牵手一起唱着:“花开的很好,风吹的很好。只要你在什么都好,爱的香味随空气飘。”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人的演唱也就結東了。

    借着舞蹈演员们的掩抑,李艺人顺利的撤下了舞台。

    观众席上也响起来一点点欢呼声,其中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在鼓掌。

    两人手牵手一起唱着:“花开的很好,风吹的很好。只要你在什么都好,爱的香味空气飘。”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人的演唱地就结束了借着舞蹈演员们的掩抑,李艺两人顺利的撤下了舞台。

    没有出一点差错,李艺两人完美的表现征服了一些观众。

    但是更多的观众还是不买他们的帐。这就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了,他们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最好。

    回到后台,金纱激动的抹了抹自己眼泪,她捂住嘴,有种泣不成声的感觉。

    李艺很惊讶,再激动也不能够这个样子啊。

    金纱的师兄林骏杰还没有走,他看见金纱在哭泣之后就迅速过来看看。

    跟着李艺道别之后,金纱还有林骏杰就一起离开了。

    就剩下李艺一个人跟群众演员们道别,跟其他演员聊聊仕么的。

    等会春晚结束的时保李艺还需要上场一次,现在他的表演结束了,自然可以轻松松的看着别人了。

    春晚结束了,李艺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他并没有去看自己的任务奖励,而是将目光集中在媒体的评论上面。

    这是他第一次上春晚,能够得到媒体还有观众的认可。

    报纸的评论还没有出来,不过网络上面各种各样的评论也就出来。

    “从开场舞蹈到流行串烧到歌曲联唱,春晚继续坚持他们的:人海战术”,看得观众眼花缭乱,不知所云。好容易等到港台流行歌手登场,没想到林骏杰、twins没唱两句就结束了。”

    “除了每首歌曲都有一堆人演绎外,在今晚的演出中!“熟面孔”实在是多得不能再多,满汶军、蔡國庆、落大伪……这些;过气歌手实在令人提不起精神来。”。

    “唯一能够让我提起精神的就是李艺跟金纱的对唱,很清新朦胧的情歌,质量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在其他歌曲的社托下就显得耀眼多了。”

    的确如此,李艺在自己的微博上面发了一条状杰之后又继续浏览着网友们的评论 。他自己也知道今年的春晚注定是一个败笔,春晚的确到了历史的拐点,再不改变就晚了。

    之前的春晚棒红了ー大批人还有一大批歌曲,那些オ是真正为春晚着想并且独具慧眼的导演,而不是这个日益商业化腐朽化的电视台。

    看看之前的歌曲,《冬天里的一把火》、《相约九八》、《我的天朝心》,哪一首不是从春晚中出名然后风靡全国的?

    可是自从进入了新世纪,几平没有一首歌曲能够到达之前的水平。

    虽然李艺也知道自己的这首歌杰其量就是在观众眼前湿个眼熟而已,要依靠它火起来平不可能。

    不过之前的个唱《2002年的第一场雪》倒是有这个潜力,只可惜没有机会唱而已。

    可今年昵,春晚绚丽的舞台在一是而过之后。

    竟然,没有留下点可以炫耀的新歌和新人。

    看来已经失去观众缘的春晚也将渐渐失去那些梦想一夜成名的新人的信任,就算是花了大钱进春晚的海蝶唱片估计也后悔不已。

    因为金纱的光芒完全是依仗李艺的,质量仅仅是一般的对唱歌曲并不能够让她火起来。

    今年的春晚颇有点:“老鼠过街,人人啦打的”感觉,在网经上面,春晚被批的体无完肤。从格局到具体的歌手,今年的春晚似乎商业性更强。

    用大熊猫的命名来赚取了不少钱,甚至连李艺都发送了短信投票,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要收费这引起了全国上下的一致

    心情沉重的关上电脑,李艺直接扑上了柔软的床,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该厚着脸皮上春晚。

    什么便宜没有捞到不说,还惹得一身搔。

    看着书上的任务,李艺本以为可以看系统的任务奖励。

    但是进入到页面之后:オ看见任务还在进行中,并没有完成。

    这倒是让他吃了一惊,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对干ー个几亿人的收视群体,李艺仅仅增加这点是极基不合理的。

    他知道这次春晚有点失败,没有想到会惨到这个地步。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李艺突然坐了起来,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想起了自己自己以前也不看春晚的,只要是不怎么喜欢,要不是为了陪母亲,自己也不会看那个。

    虽然老一代把春晚视为鸡肋,但仍然会陪伴父母在:“年三十的晚上观看过年为了賠父母,而看春晚就是过年的一部分。这早已经成为了父母辈人的习惯或许要真没有了春晚,大家都只能傻对着。

    强迫自己睡了下去,李艺给自己小小的催眠一下,让自己睡个好觉。

    足足八个小时过去了,等到李艺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期间也没有人打扰他,主要是因为李艺将手机关棹了。

    今天是难得一见的好天气,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花园里面的积雪也慢慢融化了一点点。

    拉开窗帘,让温和的阻光照进屋子里,有些杂乱的房间时变得明亮起来。

    揉了揉眼睛,李艺打了打哈欠。

    穿着自己大的睡衣站到了落地窗前:张开双手,迎接着阳光。

    悠闲地吃着早饭,李艺从门缝里面拿过报纸来认真读着。

    无一例外,这些报纸全部都是报道的今年的春晚。每年的春晚都是争议不断,观众们是一年比一年失望。

    李艺觉得自己在春晚上面无功无过,算得上是中规中矩的表现。

    可是很多报纸都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李艺就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是招谁惹谁了,这也会惹人。

    “今年的歌舞类节目延续了央视的传统,全是盛大的。本以为李艺的出现会给我们带了一抹亮色,没有想到他也泯然众人了。这首《发现爱》实在称不上是好听,这种口水歌曲在现在几乎到了泛滥的地步。不得不提起那个流行风,李艺在音乐方面的成绩是有且共睹的。那首惊艳的《童话》至今还在我们耳边荡漾。”

    李艺也不知道会这样,一首质量一般般的歌曲就上了“江郎オ尽”的名号,这让他该哭还是该笑昵?

    哪个作词的没有一点点败笔,更何況李艺。

    李艺音乐オ子的名号已经是他的一个招牌了,这么多首流行的金曲都是他的杰作,从最开始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到《老鼠爱大米》再到《有没有人告诉你》,然后是华语歌曲的黄峰之作《童话》,里面随便一首歌都是获奖无数,更不要说是横扫整个华语乐坛的《童话》。

    也许是希望太高,观众还有媒体们对李艺的期望值过高。

    他们希望李艺能够再接再厉,在春晚的舞台上面展现一首质量上乘的歌曲。

    世上没有后悔药,要是李艺早知道双众还有媒体们的期待。

    《魔都晨报》的编辑这样写道:“现在已经不是上春晚就能够红的时代了,选择以这种歌曲上春晚无疑是一个败笔,这会是他的一个污点。现在李艺还年轻,只要找对了自己的路完全还来得及。他不缺オ华,不缺唱功,背后地有大公司的支持,只要一步步慢慢来绝对可以。”

    李艺一边翻阅着,一边把面包片往嘴里塞。

    他觉得自己是有点心急了,把春晚的作用看得太太了,实际上也不过如此。

    《潇湘都市报》则是以讽刺的口吻写道:“号称最强新人的李艺也不过如此。创作オ能似乎日益下降,在《童话》的黄峰之后。李艺已经拿不出什么代表作,啃老本是他目前唯一的方法。李艺跟金线两个新人能够在赵苯山的小品之后表演,这其中的猫腻不用说地明白。曾经很看好的李艺,目前流连在一大堆烂片中,就连他最引以为豪的音乐也步入低谷。难道我们要见证一枚超新星的陽落?”

    任细看了看,八张不同的报纸。

    其中五张都提到了李艺,并且做出了详细的介绍。

    这算得上是仅次千赵苯山的明星了,出镱率如此之高是李艺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