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克苏鲁 一键三连

第189章 骸屋

    “森岛美术馆失火了?”

    苏启一愣。

    “是的,里面所有的藏品都被付之一炬,同时,你刚好在附近出了车祸,看来这并不是意外。”

    安徒生用“打火匣”搞定了医生,让他们忘记了关于苏启的事,然后带着苏启离开了医院。

    “白鲸,是那个国际艺术品大盗,我看到了他手心里有一个白色鲸鱼纹身,他也知道神秘界的事……”

    苏启讲述着刚刚的遭遇,满脸虚汗苍白,这次伤的不轻,他的失血还没缓过来,而且……

    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左手上,少了一根小拇指。

    环病毒的恢复能力失效了?

    苏启皱起了眉头,手攥了攥拳,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遗失的手指还存在,只是像被一根线拴着,扔进了迷雾中,寻找不到……这种钳制,导致他的手指不能再生。

    为什么?当时发生了什么?这是那个白鲸做的?不,没道理啊……

    “看来白鲸确实是一个神秘者组织,伦敦总部之前就有在怀疑了,他们使用的手段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能力,而且……你的手怎么了?”

    “不清楚,没能恢复,我的神性物没能起作用。”

    苏启跟安徒生说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他的一根手指,遗失了。

    “白鲸没有理由这么做,那是一些艺术品大盗,不是人体爱好者。”

    安徒生微微皱眉,转身进了旁边一间便利店,买了糖,盐,小金属挂件……出来和苏启找了附近一家餐厅,点了一些吃的。

    “手放在桌子上。”

    苏启把少了一根手指的手,手心向上,放在了桌子上。

    安徒生把盐,糖,金属挂件,还有刚点的煎鱼排,放在苏启手的四周,蘸水画了一个印记。

    这是一个王国体系的仪式。

    苏启看不出什么,施术者是安徒生先生,片刻后,安徒生微微皱眉说道:

    “有麻烦的人来东京了。”

    “什么意思?”

    “你暂时不能知道,这事我得和理事商量,我们会尽快把你的手指找回来,以免它被用来进行一些不好的仪式,那可能会影响到你,在那之前……”

    安徒生拿起皇帝的新装手杖,在苏启手上一点,竟然有一根新的“手指”长了出来。

    不过,苏启动了动手,并没有实感,这只是一个伪装,帮他避免一些日常生活中的麻烦。

    “你最近要小心一些。”

    安徒生交代道。

    苏启点点头,他现在也勉强算个入门的神秘者,对仪式原理有一定了解。

    媒介,这是最危险的东西。

    他之前遭遇过犬饲的犬神咒杀,只需要一个名字,一张照片,一枚他用过的硬币,就能对他下咒。

    现在他丢失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被人用来进行什么仪式……

    他在找回手指前,可能得做好准备,应对比那个犬神更恐怖的麻烦。

    现在完全不知道拿走他手指的人,到底有什么居心。

    ……

    东京,涩谷街头。

    前卫的时尚品牌服店,打扮新潮的辣妹,作为东京潮流文化的发源地,这里充斥着让女人和年轻人狂热的因子。

    平成年代起,这里便代表着时尚,代表着潮流,在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年代里,品牌效应的价值逐渐超越一般工业品。

    服装,皮包,香水,口红,手表,昂贵奢侈品,轻度奢侈品,潮牌,设计界大咖,T台,街头文化……

    从代官山到原宿,从涩谷辣妹到原宿风色彩,这里就是流行和前卫。

    原宿街头一间风格独特的潮牌联锁店,朴素的黑白灰色调,肃杀而诡异,猎奇的怪异骨骼皮肤造型服饰和箱包,令寻常人感到不寒而栗。

    这间联锁品牌店名为“骸屋”。

    骸屋的品牌很小众,但却拥有相当一部分铁粉簇拥,因为它的品牌风格非常诡异,走的是一种黑暗恐怖风。

    设计上经常采用一些骨骼,器官,血肉,皮肤元素作为卖点,而且做工十分逼真,就好像真的用人皮骨骼作为材料一样,受到部分猎奇爱好者的追捧。

    听说,骸屋的背后老板是国际时尚圈有名的大咖设计师,但这人从没在公众面前露过脸,普通人也不知道是谁。

    今天,涩谷这间骸屋的店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一个大晴天打着黑雨伞,戴着黑墨镜,高颧骨的外国男人,男人的脖颈和手腕处都能看到露出明显的纹身。

    男人进到店里,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向了试衣间,开门进去,门上是镜子,正对面一幅等身的装饰画像。

    画像上有一个倒立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一个倒吊人,双手抱着一顶皇冠在胸前。

    男人走到画像前,伸手抵住逆十字上倒吊人的胸口,他的手上,戴着一枚看起来像是骨头制作的骨戒,口中呢喃低语着仪式的祷词:

    “主的圣彼得之门,吾有罪……”

    血,从骨戒中渗出,沿着指缝间滑落而下,试衣间的灯光阴暗下来,身后的镜子暗淡后再亮起,照出的人影消失了,取而代之,出现了一间房间的影子,男人转身,迈了进去。

    房间里,缝纫机上缝合着一张人皮嘎吱作响,人体模型异常逼真的好像用油彩画出了五官,眼睛眨动,工作台上一块块不同型号的骨骼,被晒干的血管穿针引线,血肉裁缝,钳台上打磨剖光的眼球如同珍惜的钻石被嵌入手表……

    男人无比舒适的呼吸着房间里的氛围,他的灵感之所,杰作之源,这里诞生了无数他认为的伟大作品。

    男人无比神圣的在一个皮骨盆里洗手消毒,走到桌边坐下,整理出工作台,打开背光灯,摘下墨镜换上复杂的放大镜片组,然后才郑重其事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截断指。

    “世间居然会有这种造物,这是神迹,这是神留下的宝藏……”

    男人在镜片后的眼睛中抑制着狂热,口中呢喃低语,看着这截断指,好像不是一截残肢,而是什么圣物一样,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我会好好打磨你,你会成为我作品里最杰出的一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