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克苏鲁 一键三连

第192章 神性物“潜意识”

    神听你以忏悔,神予你以指引。

    这就是苏启在刚才那一个恍惚间,心里产生的感受。

    他感觉自己能通过这个脱脑而出的神性物,给予任何人类或鬼神或其他生物以暗示,影响它们的……潜意识?

    潜意识,是人类行为中一种很奇特的机制,它主导着人类的一些日常行为,却不容易被察觉。

    举个例子,比如说话会不经意的带出口音,比如伸手拿东西五指会自然握住,比如被吓到会尖叫出声,比如眨眼。

    这些行为是不会经过大脑思考才作出的,是下意识,是肌肉记忆。

    短暂,不易察觉,习以为常……

    而苏启手中这个诞生自他的大脑形状神性物,似乎可以影响这种潜意识,给对象植入一个小“习惯”,小动作。

    比如刚才的“安静”,“沉下去”,“放下”,“停下”等等……

    而除了苏启这个施法者自己知道,被影响的对象却并不会察觉到异常,因为植入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潜意识本就不经过思考这一环节。

    这算是一个强化版心理暗示?

    苏启还不确定能做到什么程度,他暂时称呼自己这个大脑形状的神性物为:潜意识。

    这个神性物的使用代价不复杂,对方的蠕动管道连接到他的神性物上,就可以发动影响,但是,有个问题。

    “犬饲伊东。”

    苏启开门朝外面喊了一声。

    “干嘛?”

    沙发上的犬饲转头看过来。

    “来我房间。”

    苏启把犬饲叫到了房间,大脑飘在脑壳外很慎人,但犬饲看不见。

    苏启顶着大脑神性物“潜意识”,盯着犬饲头顶的蠕动管道,一股吸力很快吸引着管道连接到了“潜意识”上。

    苏启的大脑开始无声说话。

    “坐下。”

    犬饲很自然的在椅子上坐下,根本没察觉到这是不是她自己想做的,还是下意识的。

    “站起来转一圈。”

    犬饲没动,太复杂了?还是反常理?已经需要思考了,不在潜意识范围内?

    “汪汪?”

    “汪!……”

    犬饲毛绒绒脸上的大眼睛一愣,耳朵尾巴都立起来了,有点窘迫和不知所措,自己怎么突然汪了一声?还是面前在别人面前?

    苏启看着一双羞愧中带着质疑的眼光看向自己,摆了摆手道:

    “就是做个实验。”

    “苏启你大爷!”

    犬饲很想咬死他,但监控仪式在身,她根本伤害不了苏启,只能通过眼神发动精神攻击。

    但没啥用,苏启脸皮多厚啊。

    “你很困。”

    犬饲没来由的打了呵欠。

    苏启出声问道:

    “困吗?”

    “困什么?精神着呢!”

    犬饲只是打了一个哈欠,远远没到困的倒头就睡的程度。

    “潜意识”毕竟只是潜意识,一个心理暗示,远没到精神控制那么夸张。

    而且,还有那个问题。

    苏启正想着,就感觉听到头顶有熟悉的铛铛钟声,是忏悔室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本来连接在忏悔室上的蠕动管道,被窃取了,苏启没法一次这能力太久。

    苏启立刻断开蠕动管道,大脑回到脑壳里,看着蠕动管道重新连接回忏悔室,好像它依旧在高空中支配着一切。

    苏启现在很想知道,那个忏悔室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自己这个神性物就是拷贝忏悔室上那些管道而来,从而发现蠕动管道似乎和潜意识有关。

    那么,忏悔室本体呢?

    自己复制出来的功能,忏悔室本体是不是也有?它能影响人的潜意识?所有人类还都在它的支配之下?

    苏启越想越细思恐极,越想越觉得头发沉,好像再想下去要失控一样。

    算了,不能想。

    想一想就要失控,说明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去探索这件事,等以后吧。

    苏启这边试验完神性物“潜意识”的功能,今天本就因为开启理想国时间很晚了,打算洗洗睡了。

    不过临睡前接到了格林的电话,说是明天黑门见,有事要说,关于器官案,那些吸血鬼,死了很多。

    苏启一时听不明白,答应下来,明天见面再说。

    ……

    夜。

    酒店的阳台上。

    挂坠上的黄印在月光下泛着朦胧。

    突然一只小白猫,沿着建筑外墙,诡异的垂直走了上来,跳上了阳台。

    李符水看着月色中的银白精灵,笑着擦了擦它猩红的嘴。

    “惊蛰,你又跑到哪里去偷吃了。”

    ……

    黄沙笼罩的都市。

    伟大贤者笼罩在白袍下,仍然坐在国土炼成后空空荡荡的废墟里,白袍里永不止息的呢喃着鬼神的低语。

    一个身影出现在白袍身后。

    “真理与学识的散播者,伟大的炼金学者林薇,伏行的混沌向您问候。”

    信使脸上永远挂着笑意。

    “我还以为我们下次见面,就该是我进入东京的时候了。”

    林薇裹着白袍站了起来,背着身没回头,裸露着白皙小腿,脚踩在沙子里。

    “看来你没能完成承诺,搞出了差错,那我吃掉你是不是也合情合理?”

    信使摊手道:“您当然可以动手,但在那之前,我得先告诉您发生变故的原因,不然它绝对会给您带来麻烦。”

    “你能不能学点人类的长处,比如干脆利落,而不是学人类那些臭毛病,比如啰嗦。”林薇的不耐烦的声音从白袍下传出。

    “有其他牢笼掌控者的锚之人,进入了拉莱耶的牢笼。”

    信使这才说到正事。

    “他给我们的仪式造成了一些阻碍,拖延了进度。”

    白袍下一时没了回音,像是想了一会儿,蹲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

    等价交换,石头变成了玻璃试管。

    指尖割破,三滴液体贤者之石滴入玻璃试管,头也不回向后扔给了信使。

    “这些够了,我会为您处理好一切,您只要安心等待。”

    信使笑眯眯的接过贤者之石收好。

    “如果你下次出现,还不是送我进东京,我应该不会再给你说这么多废话解释的时间。”

    白袍下的林薇重新坐下,自始至终也没回头看信使。

    信使笑着消失不见,声音留在风中。

    “如您所愿。”

    ……

    ps:漫画名是在‘快看漫画’,有部分内容因涉及现实进行了架空改编,漫画挺不错的,第一话最后的分镜很震撼,主创团队很辛苦的在鬼神设计上花了大功夫,瑞思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