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从沙漠开始 中天紫薇大帝

第三百八十九章:有喜有悲!

    刘萱萱筑基成功的事情,很快就在周家传了开来,连带着她服用两枚筑基丹才筑基成功的事情,也一样传播了开来。

    对于这件事,别说是那些周家的外戚修士和客卿供奉,就是大多数周家子弟,也是又羡又妒。

    在周家,连续服用两枚筑基丹筑基的人,刘萱萱还是第一个。

    但是这些人不管嫉妒也好,羡慕也罢,谁都不敢在明面上议论这件事。

    因为在刘萱萱筑基成功后,周阳在征得其本人同意后,便收其做了自己的第二个徒弟,决定将自己的炼器术衣钵传授给她。

    以刘萱萱练气九层就炼制出三阶法器的炼器天赋,日后不说将他的炼器术衣钵发扬光大,至少将其传承下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筑基成功,又拜师周阳,刘萱萱的人生已经走上了巅峰。

    有她的榜样例子在前,许多周家外戚修士、客卿供奉,以及那些还在犹豫是否要投效周家的散修优质人才,都好似看到了指路明灯,效忠周家的念头一下坚定了许多。

    既然周家可以为了一个刘萱萱筑基而花费两枚筑基丹,自然可以为第二个人花费同样的代价,只要你够优秀!

    然而刘萱萱筑基成功带来的喜讯并未持续多久,就被周广翔开辟紫府失败的消息给冲散了。

    在闭关半年后,周广翔开辟紫府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次失败,让他的神魂受到了不小创伤,哪怕有萧莹炼制的治愈神魂灵丹给他服用,接下来至少十年的时间都无法再尝试冲击紫府,更不能轻易与人斗法动手。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失败应该让你明白了,上品灵根资质在高阶修士之中,并不算是什么稀罕存在!”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的自信,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当周广翔出关后前来拜见周阳之时,得到的不是长辈关怀备至的安慰话,而是周阳冷冰冰的训诫之语。

    失败者没有人会怜悯,周阳也不会。

    周广翔在此之前,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而且因为一直有周阳他们这些长辈照顾的原因,他甚至连生死之战都没有经历过几次。

    当一个人做事总是一帆风顺的时候,他的自信心就会飞速膨胀,就会听不进别人的劝告之语。

    在周阳眼中,闭关之前的周广翔,无疑就是这样。

    不过作为长辈,他那时候并不会因此就打击其信心。

    因为在那时候他如果打击其信心,且不说会影响两人的感情,还容易让其冲关失败。

    但是现在周广翔既然已经失败,周阳就不会再这样容忍他了。

    “九叔教训得是,侄儿知错了,是侄儿辜负了九叔的信任,辜负了您的栽培!”

    周广翔神色沮丧的点头出声不已,对于周阳的训诫,不敢有任何反驳,老老实实的承认了自己错误。

    他本身就是个聪明人,在失败过后,当然明白自己失败在何处,更知道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周阳,为何会突然这样冷淡对他。

    这时候老老实实认错,比说什么话都要更管用。

    果然,见到他认错态度还算良好,周阳也没有再就此事多说什么了,只是挥了挥手道:“既然你没什么大事,接下来这些年就老实在家打理族务吧,下次等你准备好了,再来找我。”

    修为到了筑基九层升无可升,再加上至少十年内不能重新冲击紫府,不能与人斗法动手,周广翔接下来的这十余年时间里,只能是在家族中处理族务和研究阵法渡过了。

    而在将族务重新交给周广翔打理后,周阳又恢复了闭关状态。

    如此闭关一年半后,他的修为如期提升到了紫府五层。

    这一年,他一百六十三岁。

    一百六十三岁的紫府五层修士,这即使在流云洲修仙界也很少见了,除了那些灵体修士外,基本上没有几个紫府修士能够在这个岁数拥有这份修为。

    所以周阳对于自己的修行提升速度还算满意。

    按照这种速度,只要他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两百五十岁前修炼到紫府九层应该不成任何问题,到时候他还有半生的时间来冲击金丹期。

    好事成双,在周阳修为突破后不久,一直在地下遗迹那边研究破阵之法的徐嵩,也给他传来了好消息。

    他收到消息后,连忙带上道侣萧莹骑着鹰狮兽赶往了那处地下遗迹。

    “经过老夫近十年的参悟,这座阵法的运转原理已经被老夫所掌握,接下来你们只要听从老夫的吩咐,在老夫出手破阵之时攻击老夫所指出的地点,必定可以打破这座阵法!”

    地下遗迹外,徐嵩等周阳夫妇过来后,便给夫妇二人说明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当然,他说的那些阵法知识周阳夫妇二人是肯定不懂,二人只能给他当打手,听从他的指令对阵法发起攻击。

    按照徐嵩准备的破阵之法,要想破阵,必须有一个金丹期修士和四个紫府期修士一齐攻击阵法五处阵基弱点才行。

    到了破阵之时,周阳夫妇并鹰狮兽算三个紫府战力,徐嵩祭炼的那头妖尸算一个紫府战力,他本人则是担任主攻手。

    破阵之前,周阳目光看了看徐嵩祭炼的那头妖尸,他清楚的记得,以前这头妖尸是无角的巨蟒,可是现在,这妖尸头顶上却是长出了一根半尺来长的墨绿色独角。

    “是因为吞噬了那枚尸珠的原因么?”

    他心中暗自思量着,摇了摇头,没有再关注此事。

    当务之急还是破除地下遗迹的守护大阵。

    “都准备好了,等下老夫的法力标注哪里,你们就对哪里进行猛攻,老夫没叫停,千万不要停,也不要打错了方位!”

    大阵外,徐嵩再三叮嘱了一番周阳夫妇二人后,便直接祭出自己那件黑色宝伞魔器和黑色旗幡魔器对大阵发起了攻击。

    他那黑色宝伞魔器能攻能防,攻击之时伞面上魔光闪耀,凝聚出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轰向了大阵一角。

    土黄色的遗迹守护大阵护罩被这黑色光柱一轰,顿时一阵轻微摇晃了起来。

    与此同时,徐嵩那杆黑色旗幡魔器上面一声龟嘶声响起,“艮山龟”的兽魂从内一钻而出,大口一张,同样喷吐出一束黑色光柱落到了黑色宝伞攻击那个点。

    “就是现在,攻击这几处地点。”

    大喝声从徐嵩口中响起,他一边维持攻势,一边挥手打出三道法力落到大阵护罩三处薄弱点,然后指挥自己那头妖尸攻击起了第四个点。

    而周阳夫妇二人与鹰狮兽听到他的喝声后,也是各展手段纷纷对着他所标注的点位发起了猛攻。

    就这样,在他们两人一鬼一兽一尸猛攻了将近一个时辰后,守护着遗迹的阵法护罩,终于开始呈现出不支状态剧烈晃动了起来。

    如此又过去半个时辰后,阵法护罩终于在“嘭”的一声巨响中破灭了。

    这阵法护罩一破,地下遗迹内的情况,顿时就一览无遗。

    里面的情况,多多少少有些出乎周阳预料。

    他原以为里面会是地宫一类的地下建筑,没想到却是一个被挖空的巨大地下广场。

    这地下广场整体呈方形,长宽都有千丈,广场中央是一座高有十丈的圆形祭坛,祭坛后方矗立着一座亩许大小宫殿,殿前匾额上面“光明殿”三个字耀耀生光。

    周阳的目光在那祭坛与宫殿上面扫视了一眼后,就没有再看了,他的目光,直直落在了祭坛下方两个身影身上。

    那两个身影,正是失踪多年的周玄钰母女。

    只是数十年过去,周玄钰已经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的老妪,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任谁看见了也知道她没几年好活了。

    至于周元瑶,数十年过去,她也成功筑基成为了筑基修士,并且修为竟然丝毫不比身在周家族内的周广襄差,也是筑基六层的修为。

    “阳儿,真的是你吗阳儿?”

    周玄钰努力睁大着双眼看向周阳那张俊脸,数十年不见,周阳的面貌竟是丝毫没有变化,还是那么的年轻俊朗,充满着活力与朝气。

    “是我,义母您没看错,是孩儿,孩儿来接你们了!”

    周阳看着白发苍苍的周玄钰,眼睛一酸,声音也是有些哽咽了起来。

    仔细一算,周玄钰母女从出门游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八十年,双方已有近八十年未曾见面了!

    八十年!

    哪怕是筑基期修士寿元长达二百四十岁,八十年时间也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长度。

    而一个普通凡人,甚至终老一生都未必能活这么长。

    “呜呜呜,九哥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的,我就知道……”

    目光怔怔看着周阳那张俊脸,听着周阳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跟随母亲一起被困在这地下空间中接近八十年的周元瑶,再也忍不住的一头扑到周阳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被困这些年,母女俩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够等来家族救援,等到周阳过来救援。

    如今周阳终于来了,接近八十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也难怪周元瑶一百多岁的人了,还会这样失态当场痛哭。

    “不哭不哭,瑶儿不哭,九哥在这呢,九哥当然不会不管你,你可是九哥身后的小拖油瓶,九哥当然不会扔下你不管。”

    周阳这会儿也顾不得道侣萧莹就在一旁了,只是紧紧抱住怀中的周元瑶,好似哄小孩一样轻声哄着对方。

    他知道,这时候周元瑶的情绪需要宣泄,而哭泣就是一种最好的宣泄方式。

    只有等周元瑶和周玄钰母女俩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了,他才能询问这母女俩被困的原因,以及这处地下遗迹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