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从沙漠开始 中天紫薇大帝

第五百二十七章:是个狠人!

    半山腰上,周阳摸了摸脸上佳人刚刚亲吻过的地方,脸上满是笑容。

    然后他抬头往上看,姜凤仙在身后一对七彩凤翼的辅助下,以全盛状态攀登山峰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按照其现在表现出来的速度,只要中途不生波折,夺得前五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这样的话,就算他最终失败,两人也不算是一无所获了。

    当然,不拼一把的话,周阳是不会愿意接受失败这个结果的。

    所以他也很快轻装上阵的向上攀登了起来。

    少承受了一个人带来的重压,他的速度无疑快了不少。

    但先前双份的重压,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这时候哪怕以他强大的肉身,也需要辅以法力帮助才能维持速度。

    而他的法力,在上来这段路程里已经消耗了三四成。

    所以接下来的一半路程对于他来说,注定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再看姜凤仙,满状态下登山的她,只是花费了不到一刻钟就超过了原本在他们前面的那个人,然后速度没有减缓多少的很快又超越了第二个人。

    如此的话,只要她再超越一人,就能跻身第五名了。

    这种情况,显然是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谁也没想到,已经被他们默认淘汰掉的姜凤仙,竟然能够如此强势的反超上来,抢走他们已经看得见的机缘。

    “站住!”

    “你若是敢出现在戴某的前面,休怪戴某不客气了!”

    当姜凤仙的身影越来越近,眼看着还有不到百丈就要超过第三人之时,那将要被她超越的修士,终于勃然色变的发出了威胁!

    嗯?

    下方登山的周阳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眼中杀机暗伏的看向了那人背影,如同一头猎豹一样随时准备扑出。

    其他修士听到这话后,也都是双眼一眯,不禁稍稍放缓了一些速度,观察着事态发展。

    黑袍人并未说在这一关不能彼此动手伤人,但也没说可以伤人。

    至于究竟能不能伤人,在没有人试验的情况下,谁也不确定。

    所以现在若是有人愿意冒险试验的话,其他人当然巴不得如此。

    可以预见到的是,如果真可以伤人的话,那么现在攀登灵山的众人位置顺序,怕是还会发生一些变动。

    姜凤仙身为当事人,反倒是面色最平淡的那人。

    她听到那个戴姓修士的威胁之语后,只是稍微顿了顿,便挥袖祭出数件法器环绕周身护住自己,然后速度一点不减的继续攀登了起来。

    见此,那个戴姓修士脸色变了又变,竟然没敢动手!

    嘘!

    一片嘘声从后方传来,却是先前被姜凤仙所超越的两个修士所发出。

    二人满脸讥讽的看着前方那个戴姓修士,虽未说话,可那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那戴姓修士也是好心性,虽然脸色因此一阵青一阵红的变化不停,却并未因此作出鲁莽之事,只是跟着不顾法力消耗,加速向着姜凤仙反超了起来。

    周阳看到这一幕,稍稍放下了心来,但也不知不觉加快了速度。

    然而过了不久,惊变顿生!

    这变化来自于杜云笙。

    杜云笙本是在登山队伍中排名第三,而排第二的就是黑鹫上人。

    他们二人保持着这个排名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原本众人都已习惯了这个排名。

    可就在这时候,趁着黑鹫上人遭受雷击而气力不济的机会,落后其数十丈的杜云笙,突然就对其发动了袭击。

    由于杜云笙出手的很突然,加上黑鹫上人也没有料到,排行第三已经几乎锁定了一颗“圣婴果”获得名额的杜云笙,竟然会悍然行险对自己出手。

    以至于他一下就被杜云笙的偷袭给重创了身躯。

    不过他毕竟是金丹九层修士,危机应对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

    突遭重创后,他一边祭出法器拦下杜云笙的后续攻击,一边身体飞速向着山下退去。

    这时候后退肯定比前进容易。

    他显然是想要先后退一段距离稳住伤势,然后再图谋报仇反击。

    可他没想到的是,想要他死的人,并不只有杜云笙。

    在他后退的刹那,又是两个人接连对他出手了。

    这两个人,赫然是登山队伍中排名第五和第六的姜凤仙与那戴姓修士。

    这两个刚才差点就打起来的修士,此时竟然站在了同一阵线。

    这突然的变化,不止是惊呆了其他人,也惊呆了最后面的周阳。

    看周阳那震惊的样子,显然他事先也绝对不知道,戴姓修士竟然和杜云笙是一伙的。

    这一下,黑鹫上人就真的危险了。

    且不说杜云笙本身就是修为仅比他低上一层的金丹八层修士,就是那戴姓修士,本身也是一位金丹七层修士,再加上金丹四层的姜凤仙,三人联手对付已经重伤的他,胜算几乎是十成十。

    “救我!后面的几位道友,只要你们帮我一把,待我缓过神来,便帮你们打杀了这三人,如此你们都可以获得一颗【圣婴果】,岂不美哉!”

    黑鹫上人慌了,急了。

    他从没想到过,原本几乎稳得一颗“圣婴果”的自己,竟然会一下沦落到此等地步,连性命都无法保全。

    只是进谷之前,他的猖狂姿态,许多修士都是看在眼中,这会儿如何有人会相信他的许诺。

    更何况,在他和杜云笙等人交手的时候,他所求救的两个修士,已经趁机发力向上攀登了起来,明显是想要渔翁得利。

    “黑鹫老贼,今日你必死无疑!”

    杜云笙大喝,攻势愈发凌厉了起来。

    他当日自称和黑鹫上人有杀友之仇,这次有机会就会为友报仇,现在看来,倒是真像那么回事。

    只是周阳看他那杀红眼的样子,又感觉黑鹫上人与他绝对不止是杀友之仇那么简单。

    当然这些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他关心的事情,始终是姜凤仙的安全问题。

    莫看现在杜云笙和姜凤仙他们占据着上风,就以为万事大吉。

    须知道一会儿之前,黑鹫上人也是志得意满,满心以为自己可以顺利摘得一颗“圣婴果”带回去。

    所以除非是看到黑鹫上人的人头落地,不然周阳无论如何都不敢掉以轻心的。

    而在战场上,黑鹫上人眼见着无人肯相助自己,杜云笙又像是拼命三郎一样疯狂发起一轮又一轮攻势,他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不禁大叫道:“杜云笙,你别逼老夫,逼急了老夫,老夫和你们同归于尽!”

    “老贼!你也有今日!”

    “当初你杀我好友,银我妹妹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

    “五百年了!我等了五百多年才等到今天!”

    “你知道我这五百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杜云笙目眦欲裂的怒视黑鹫上人,眼中那刻骨的仇恨之色,令人望而生畏。

    “你这该死的疯子,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老夫当真杀了你好友,银了你妹妹,你还惦记着这事有什么用?难道你不想要【圣婴果】了吗?难道你不想结婴了吗?”

    黑鹫上人显然早就不记得五百年前发生什么了,他一生作恶无数,像杜云笙所说的这种事情,他做过不知道多少,哪能都记得清。

    杜云笙为了复仇隐忍五百年,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即疯狂,又让他感到害怕。

    “哈哈哈哈,老贼你这是怕了吗?你也会怕吗?”

    杜云笙大笑,状极疯狂,对于黑鹫上人的威胁之语,一点都不在意。

    他可以不在意,戴姓修士和姜凤仙却不敢不在意。

    所以二人在维持攻势的同时,已经慢慢将距离拉开了一些,这样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将会有更多的反应时间。

    这时候,周阳经过一番攀登,也即将抵达战场。

    并且他已经祭出了法器,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黑鹫上人发现这一点后,眼中疯狂之色愈加浓厚了许多。

    如果是在外面,哪怕围攻他的人再多两三个,他也有办法逃出生天。

    可在这座灵山上,他许多逃生手段都被禁空之力废掉了,想逃也根本快不起来。

    “给我去死!”

    终于,他被逼到绝境后,终于忍不住使出了压箱底的底牌。

    只见他手中一块玉符突然破碎,直接化作一片浓黑如墨的黑色霞光向着杜云笙当头罩去。

    那黑色霞光散发出来的声势,一点都不在周阳曾经见识过的“玄阳紫霄神雷”之下。

    周阳远远看见这一幕,心中顿时一惊,大叫不妙。

    他不认为杜云笙能够在这一击之中活下来,元婴期修士的神通之威,十倍于金丹期修士。

    没有同级别的宝物相助,想要活下来太难太难了!

    可是杜云笙很快就再次让他惊讶了一把。

    当是时,随着黑鹫上人激发玉符释放其中的神通,杜云笙好似提前料到了其有这一手一样,紧接着马上就一张口,喷出了一颗赤色宝珠。

    那颗赤色宝珠一出他口,很快就释放出耀眼的赤色灵光将他护在了其中。

    黑色霞光落在那赤色灵光上面后,竟是遇见了克星一样,肉眼可见的迅速消融了起来。

    “赤霞元光!你是赤霞元君什么人?”

    黑鹫上人脸色一变,如同见鬼了一样,满脸惊骇的望着杜云笙惊声大叫了起来。

    “杜大哥的道侣,乃是赤霞元君前辈一个颇为得宠的后辈,黑鹫老贼你现在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吧!”

    戴姓修士一脸敬畏的看着杜云笙身上那层赤色灵光,语气中充满得意之色的为黑鹫上人解答了疑问。

    果然,黑鹫上人听到他这话,顿时脸色一沉,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绝望之色。

    他寄予厚望的底牌,竟然被杜云笙轻易破解掉,如今又得知杜云笙傍上了连自己都惹不起的大人物,他心中是真的绝望了。

    “一起死吧!”

    他一声怒吼,忽然收回了操控法器的法力,猛的爆发全部法力向着杜云笙扑了过去。

    “不好,他要自爆金丹!”

    几个围攻黑鹫上人的修士脸色一变,马上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顿时间,姜凤仙和戴姓修士二人第一时间就收回了自己的法器,然后迅速后撤了起来。

    而杜云笙,他脸色只是稍稍一变,而后就满脸决然的御使着飞剑化作一缕剑丝向着黑鹫上人洞穿而去。

    是个狠人!

    周阳远远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杜云笙的狠。

    如黑鹫上人这样对别人狠毒的人,不算真正的狠人。

    反倒是杜云笙这种人,为了报仇能够隐忍长达五百年,为了报仇能够不惜和仇人同归于尽,这才是真正的狠人。

    轰!

    随着一声惊天巨爆响起,整座灵山都因为黑鹫上人的金丹自爆而距离震颤了起来。

    周阳距离爆炸中心处还有数百丈远,但也被恐怖的爆炸冲击力给冲倒在了地上,全身痛得厉害。

    他都如此,更别说是更为接近的那些修士了。

    杜云笙不用说,直接是求仁得仁的和黑鹫上人一起尸骨无存了,甚至两人身上的所有法器都没有半点残片留下,全都给炸成了湮粉。

    戴姓修士和姜凤仙倒是还活着,但也都是受伤不轻。

    其中姜凤仙背后那对七彩凤翼直接被炸出了数个血洞,上面的凤羽也脱落了大半,原本美如彩霞的七彩凤翼,此时沾满了鲜血,连同她本身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周阳看到这一幕,顿时心疼的不行,连忙起身向着她跑了过去,抱起了躺在血泊中的她。

    “凤仙你真傻!”

    “你说你好好的,非要掺和进杜云笙的复仇战斗中干什么?他要寻死你就让他去死得了,何必搭上自己呢!”

    周阳满脸心疼的看着怀中佳人,又是担心,又是气恼。

    在进入“圣婴谷”之前,他们明明说好的,对付黑鹫上人的事情,痛打落水狗可以,但绝对不当主力。

    结果姜凤仙好像完全忘记了两人的约定,竟然全力掺和进了这场战斗中。

    然而面对着他的埋怨,姜凤仙却是玉手一抬,露出握在手中的一物对他说道:“咳咳,不这么做,这东西怎么会到我们手中呢?我们又怎么会有机会跻身前五呢?”

    周阳低头望去,只见她玉手中握着的东西,赫然是一枚储物戒指。

    “这枚储物戒指……”

    他面色惊疑不定的看着姜凤仙,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没错,这储物戒指就是杜云笙的,他以在昆虚界所得的全部收获请我帮忙出手!”

    姜凤仙微微点头,确认了他的猜测。

    “可是你身上的伤……”

    周阳满脸揪心的看着她身上那些伤口,以及满身鲜血,欲言又止。

    “给我一刻钟时间!”

    姜凤仙突然从他怀抱中挣扎着坐到了地上,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

    周阳满脸不解的看着她。

    然而她却是已经闭上了双眼,没有多做解释。

    但一股七彩火焰,却是突然从她身上升腾而起,将她整个人都覆盖了起来。

    “这是……”

    周阳看着这一幕,双眼一眯,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