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从沙漠开始 中天紫薇大帝

第七百零三章:议定征程

    魔女幻芊芊的回答,为周阳解除了一些疑惑,让他知道了平息这次魔灾的真正办法。

    显而易见,这次魔灾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位修为已经臻至元婴九层“半步真仙”境界的“天尸上人”。

    只要解决掉了此人,余下的魔修定然会不攻自破,再不敢出来作恶。

    只是就连同为元婴九层修为的聂玉霜,都多次败在这位“天尸上人”手下,便可知要想斩杀此獠是有多难。

    起码周阳觉得在其他修仙界的援军到来之前,这个目标根本无法实现。

    而他有种感觉,这位“天尸上人”肯定还有着什么厉害底牌没有使出来,不然就算其手段再高明,也不至于狂妄到正面迎战数个修仙界的修士。

    事实上,在听完幻芊芊的描述后,他严重怀疑这位“天尸上人”是否已经和真魔界某些存在搭上了线,从那里获得了某些保证。

    毕竟对于“天尸上人”这个修为的魔修而言,也只有更进一步成为渡劫期真魔的诱惑,才值得他为此不顾一切去冒险。

    可魔修要想在“灵寰界”晋升成为渡劫期真魔,几乎不可能办到。

    想想就知道了,便是当初陆玄机那样的元婴九层修仙者,为了冲击渡劫期,都只有想方设法进入【穹天仙境】这种灵气浓郁的洞天世界闭关。

    换成“天尸上人”这种魔修的话,“灵寰界”内根本找不到那种魔气浓郁到足以支撑其冲击渡劫期的地方。

    据周阳所知,自上古之时仙魔大战后,这“灵寰界”还从未出现过一个由人类魔修晋升的渡劫期真魔。

    并且就算是在那上古之时,能够在真魔界那些真魔帮助下晋升到渡劫期的魔修,也不过寥寥数位。

    所以说,魔修在“灵寰界”一直都无法崛起,除了他们一旦露头就会招来修仙者镇压这个原因外,也和这条道路无法真正成就大道有关。

    如“天尸上人”这样的元婴九层魔修,便已经是此界魔修所能够达到的顶点。

    但是如果有上界存在插手的话,情况就可能发生改变了。

    上界宝物何其之多,若说有什么宝物能够助人攀登仙境,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周阳考虑到这些后,也没有在地下冰牢多待,很快就离开此处去见了徐天霖等人,要把了解到的情报和自身推测告知其他人知晓,然后众人集思广益商量后面该怎么走。

    至于说幻芊芊请求他赐下【魔髓石】助其疗伤的请求,自然是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他可不想这个魔女太快恢复好,甚至他巴不得这魔女一直萎靡虚弱下去,那样他就不用太过担心其寻机反噬自己了。

    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将有助于其疗伤的东西交到她手上。

    此时因为聂玉霜的突然离去,冰城内的徐天霖等人也都被惊动,周阳出来把内情一说出,众人也是纷纷面色大变。

    徐天霖当即就忍不住失声叫道:“这下糟了,若是周道友的消息为真,玄冥仙宗内部定然是已经混入了魔修的奸细,并且那奸细的地位定然不低,甚至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徐天霖并未明说,可是周阳等人心中都是有数。

    事实上这才是真正棘手的事情,若是真有元婴期修士当内奸,“天尸上人”等魔修想要进入跨修仙界所在的冰峰上,简直和进自己家一样没多大区别。

    青阳真人更是忍不住叹道:“可惜郭道友他们这时候已经在往这里赶来了,不然要是他们还留在那里的话,借助护山大阵之力,未必不能守住灵山等待我等回援!”

    他口中的“郭道友”,便是指和他们一道来支援北庭洲修仙界后,因为意见不同而留在冰峰那边休整等待消息的八个元婴修士。

    当时他们攻破魔城之后,就把消息传了回去,邀请那些人过来冰城这边汇合,一起应对魔修可能发动的阴谋。

    而那些人收到他们的消息之后,确实是如他们所愿向这边赶了过来,从时间上面计算的话,此时那些人应该也快到了。

    “郭道友他们不在,未必是坏事,那些魔修既然谋划已久,又有内奸相助,一旦动手的话,护山大阵肯定是其第一时间破坏的对象,届时没了护山大阵遮护,面对【天尸上人】这个元婴九层大魔头,郭道友他们怕是连自己都要陷进去!”

    徐天霖摇了摇头,却是对于青阳真人的话并不认同,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他说完自己的看法后,便抬头望着众人说道:“无论是好事也罢,坏事也罢,郭道友他们现在都是不可能返回了,现在我等该考虑的事情,应该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假设传送阵真的被魔修摧毁,援军推迟到来,我等还要不要继续推进战线,收复被魔修占领的失地,或者是干脆就地防守,拖到援军到来后再做计较!”

    这本该是聂玉霜等北庭洲修仙界修士来做决定的事情,可是聂玉霜既然现在不在,冰城内的元婴修士又是流云洲修仙界占据绝对优势,徐天霖以商量的名义来提这件事,倒也不算逾越。

    是以众修听完他这话后,都各自沉思了起来,认真思考起了此事。

    因为众人皆是在思考,气氛一时显得有些沉闷。

    这样一直过去差不多一刻钟后,眼见着还无人先出声发表意见看法,徐天霖便当先出声打破沉寂,高声说道:“既然各位道友无人愿意起头,那就由徐某先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依徐某之见,那些魔修既然急着摧毁传送阵,拖延援军到来时间,说明他们也知道一旦援军到来,我等大举反攻之下,他们是决计挡不住的。”

    “可就算没有传送阵,援军也迟早会到来,这点那些魔修不会不清楚,但他们依旧这样做了,这说明什么?”

    “徐某窃以为,这说明他们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暗中策划进行了某个重要计划,而这个计划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容打扰,是以他们才会用这种方法来延迟我方援军到来,争取在援军到来之前完成这个计划。”

    “并且他们有信心在更多援军到来之前,抵挡住我等在这里的所有人攻势,一直等到他们暗中那个计划完成。”

    “若真如徐某所料这般,魔修们那个计划一旦成功,定然是能够给他们带去极大的好处,极大的帮助,甚至是足以逆转整个战场形势的东西!”

    周阳不禁点了点头,对于徐天霖的这个推测表示认同。

    他先前就猜测“天尸上人”还有什么底牌未曾用出,并大胆猜测其可能背后还有上界大能的影子存在。

    如果他这个猜想成立,那徐天霖所言的事情,也是顺理成章之事了。

    有着上界大能插手的情况下,“天尸上人”做出什么大事情来,都不会让人奇怪。

    而似乎留意到了他的神色变动,一个元婴修士当即就望向他说道:“周道友不是收了那个擒获的魔女为仆吗?如果那些魔修真的暗中进行着某个重要计划,那魔女身为魔修之中的一员,不可能一点情况都不知道吧!”

    周阳看了一眼这出声的修士,认出对方乃是北庭洲修仙界一个大门派的修士,没记错的话,此人应该是姓文。

    “文道友说的倒也是,且先容周某问一问那魔女。”

    他点点头,当即便分出一缕神识落到【洞玄珠】内,向正在疗伤的魔女问起了此事。

    片刻后,他收回神识,对着众修微微摇头道:“周某刚才按照文道友所言,传音询问了那魔女一番,可她说自己对于这些并不知道,而且据她所言,除了极少数几个受那【天尸上人】信任的魔修外,大多数如她一般被召集来的魔修,都不受【天尸上人】信任,不会让他们参与到一些真正机密事情当中。”

    “周道友可能确认那魔女所言为真?”

    文姓修士眉头一皱,不是很相信的样子看着周阳问道。

    周阳听到这话,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不禁面色一沉,沉声说道:“周某以自身名誉保证,那魔女绝对没有说谎。”

    “咳咳,周道友既然这样说了,那肯定是真的,这点不用怀疑!”

    徐天霖眼见周阳发火,忙轻咳着插话缓和气氛。

    那文姓修士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语有很大不妥,又想起周阳先前魔城一战中所取得的辉煌战绩,心中顿时一紧,也是忙拱手致歉道:“周道友息怒,刚才是文某失言了,多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恕罪。”

    周阳眯眼看了一眼他,轻飘飘的说道:“文道友客气了,谁都有失言的时候,周某又怎会见怪呢。”

    这件事便算是揭过了。

    众修接下来各抒己见,继续就魔修一方可能进行的谋划做推测预演。

    到青阳真人出声的时候,他忽然高声说道:“要老夫看,我等也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猜测魔修有什么谋划了,此时当趁魔修主力前往破坏传送阵的机会,直接出奇兵杀向其大后方,实地探查他们的虚实。”

    “若是他们真的在暗中策划些什么,肯定会有痕迹留下,我等只要能够找到那些痕迹,自然就能够知道他们究竟是在谋划什么了!”

    原本静静听着众修讨论,并不怎么发言的周阳,眼睛猛地一亮。

    他似乎因为青阳真人此话受到了什么启发一样,忽然对其拱手一礼道:“前辈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晚辈或许明白我等该怎么做了。”

    “哦,周道友明白了什么?不妨说来让我等听听。”

    徐天霖也似来了兴趣,一脸期待的看着周阳,等他说出自身见解。

    青阳真人也是抚须一笑道:“老夫知道周道友向来有大智,正好这次也想听听道友的高见。”

    “青阳前辈谬赞了,高见谈不上,只是一点愚见罢了!”

    周阳摆了摆手,先是自谦了一下,然后振奋精神看向众修说道:“诸位想想,这次北庭洲修仙界的魔灾能够闹到这么大,原因何在?”

    说完不待众人回答,他便已然继续说道:“周某以为,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是因为【天尸上人】这位元婴九层魔修的号召,汇聚了几乎此界八成以上的元婴魔修;其二便是因为冰海魔渊下的魔气异动,突然爆发出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方魔域,使得大量妖兽魔化,并给了魔修们一个可以依靠的坚实基地!”

    “基于这两点,周某认为魔修若是暗中进行什么谋划,并且不想让我等知悉的话,那方魔域之中,乃至于冰海魔渊之中,才是最好的掩藏所在。”

    “现在魔修准备破坏传送阵,固然可以拖延我方援军到来的时间,却也从实际上削弱了魔域那边的防御,失去了支援那边的可能。”

    “我等何不趁此机会,一举杀入那魔域之中,乃至于杀到冰海魔渊之上,查清楚魔修幕后谋划的事情,查清楚冰海魔渊爆发的原因!”

    周阳这番话的意思其实和青阳真人刚才所言差不多,不同的是他这番话里面目标更明确,更清晰直观。

    使得众修一听完他的话,便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徐天霖当即就拍板道:“就这么干了!徐某这就给郭道友等人传讯,让他们以最快速度赶到这里,然后我等一起去那魔域当中走一遭,一窥其中真正虚实!”

    青阳真人也是补充道:“此事还得有北庭洲修仙界各位同道的配合才行,可让其它几处前线阵地坐镇的道友一同发兵反攻作为牵制,分散敌方的注意力,同时万一我等在魔域之中有什么事的话,他们也可及时救援!”

    那此前质疑周阳的文姓修士闻言,马上就应声说道:“这事情就交给文某来办好了,文某负责联络其它几处阵地的道友,一定说服他们配合我等的行动!”

    “对了,文道友联络的时候,不要先把我等真正计划透露出去,只说我等准备趁胜反攻就是了,然后在我等出发后,可差几位金丹修士飞行过去送上亲笔印信言明详情!”

    周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含深意的看着文姓修士说出了自身意见。

    听到他这话,其他人也是神色一动,纷纷看向了文姓修士。

    文姓修士神色一凛,当即重重点头道:“周道友提醒的是,文某明白该怎么做了。”

    这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敲定好行动计划后,徐天霖便对着众人拱手一礼道:“诸位,大战在即,还请各自回去准备吧,等郭道友他们一到,我等便立即出发!”

    周阳等人也是齐齐拱手回了一礼,齐声回应道:“我等领命。”

    然后众修便各自退散开来,各自准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