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大明星 玉米煮不熟

第四百二十七章 这演技

    酒店。

    三人刚进了房间,小琴将东西收拾好,就一起坐下来。

    “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去联排……”陶琳吩咐一句。

    这次接的是番茄卫视主办的一个演唱会,请来了挺多大咖。

    陶琳以为张繁枝肯定不愿意接的节目,没想到她答应的还挺干脆。

    都不用想,完全是因为陈老师在这边。

    刚才张繁枝进门就拿了手机发了定位出去,此时听着陶琳的吩咐,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

    “不是,能不能先放下手机,别做低头族,人与人之间得多交流!”陶琳没好气的说道。

    进门就拿出手机,以前的张繁枝哪儿是这样,那时候手机差不多就是个装饰品,就是跟家里人电话都很少。

    张繁枝瞥了陶琳一眼,再次‘哦’了一声,手机却没放下来。

    就她这模样,看得陶琳肝疼,就故意气人是吧?

    旁边小琴见琳姐虎着脸,嘴角抽了抽,她的手刚摸到手机,又默默将手拿出来。

    这时候还是不刺激琳姐为好。

    说起来最近琳姐越来越容易生气,而且还特爱钻牛角尖。

    你说都这年龄了,火气这么大的干嘛。

    好像女人上了年纪会有更年期,根据小琴从电视以及里面了解到的,更年期的女人好像就这样?

    可也说不通啊,琳姐长得也挺漂亮的,气质又好,这样的人也会有更年期吗?

    陶琳在那儿对张繁枝唠叨,也就是不知道小琴心里的嘀咕,不然就不是脸色虎一下就完事儿,至少得是火山大爆发。

    这时候陶琳手机响起来,她拿到一旁去接,小琴才松了一口气,偷偷看了张繁枝一眼,也拿出手机跟着按。

    她家林帆跟着陈老师在这边做节目,好几天没见了,她也要联系一下林帆。

    没一会儿,陶琳回来了,对张繁枝说道:“彩虹卫视的《星光璀璨》新一季要开始了,打算邀请你去当评委。”

    “评委?”张繁枝总算放下手机。

    “选秀节目。”陶琳点了点头。

    “不去。”

    没出陶琳的意料,张繁枝果断拒绝,她劝道:“你最近曝光率有点低,也没参加什么节目综艺,这样下去可不行,节目组保证《星光璀璨》不会在你的身份上炒作。”

    张繁枝仍然摇头。

    做评委得说话,而且还要会说话,她?还是算了。

    到时候去上了节目会难受,效果不好节目组也会难受。

    哪怕陈然现在是跟彩虹卫视合作,她也不想去做什么评委。

    陶琳劝说不定,顿时吧唧一下嘴,真是现实,当初陈老师请她上综艺,前景未明的节目,不跟她陶琳好好商量就颠颠的答应了。

    别看张繁枝跟平时一样冷冷清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人家这里里外外拧的可太清楚了。

    三个人这样坐了一会儿,小琴弱弱的举手说道:“琳姐,我有点事儿,能不能请假出去一趟。”

    陶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能有什么事儿?”

    小琴说道:“我朋友他心情不好,我怕他闷出病来,想去开解一下。”

    陶琳一下子就狐疑了,“心情不好会闷出什么病?”

    “是,是啊。”

    小琴心想相思病那也算是病,对吧?

    “不会是抑郁症吧?”陶琳眉头微挑,想了想说道:“你早点去,早点回来,我在这儿没事。”

    她是知道小琴有情况,可小琴的对象是在临市,总不能华海这边也有一个,也没往深处去想。

    抑郁症?

    小琴脸色有点尬,那不是十二点过后才开始吗,林帆那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抑郁吧?

    见到张繁枝也看过来,小琴有点顶不住,“那,那我先走了,很快就回来。”

    小琴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等小琴走了以后,张繁枝问道:“琳姐,你不是想去那家餐厅吃饭吗?”

    陶琳点头道:“是有点想吃了。”

    以前跟华海这么长时间,总有自己喜欢的美食,自从去了临市以后就没有吃过,现在是有点怀念。

    正巧今天还没吃东西,馋虫有点不安分。

    “你也要吃?要不一起?”陶琳说着,这个时候她就忘记要给张繁枝控制身材了。

    张繁枝平淡的说道:“我就不去了,被认出来不好。”

    陶琳心想也是,她以前经常带着张繁枝和小琴吃美食,那时候张繁枝还不火,墨镜一戴谁都不爱,很难被人认出,可今时不同往日,就张繁枝现在出去,哪怕是戴着口罩也有人光凭眼睛给她认出来,要是给围住那不是造孽吗。

    “你一个人在酒店没问题吧?”陶琳问道。

    张繁枝微微颌首。

    “小琴也没在,你就别出去,我去替你带一份。”

    “嗯。”

    陶琳洗漱一番,将头发扎起来,准备跟张繁枝交代几句才走。

    可是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张繁枝面色微僵,站起来准备去开门,陶琳却一把将她按坐下,“我去开,有可能是酒店服务员,你去开门被人认出来怎么办。还有,等会我出去,别管是谁叫门你都别管。”

    虽然是五星级酒店,可小心点终归是好的。

    陶琳心里嘀咕,不知道服务员找他们有什么事儿,伸手拉开门,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一样东西从外面塞了进来,吓了她一跳,闻到阵阵花香她才一下子反应过来,眼前竟然是一大束玫瑰花,探头一看,拿着花束的不是陈然又是谁。

    “琳,琳姐?”

    陈然也瞅着开门的不是张繁枝,眼角都跳了跳。

    “陈老师?”陶琳愣了一下,压根没想到外面是陈然。

    不是,陈老师怎么会过来?

    陶琳懵了一下又回过神来,不就是张繁枝通知他才怪。

    她今天就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张繁枝来了以后没有急匆匆的去找陈然,合着是打算让陈然过来。

    陈然想到刚才陶琳被他送花吓一跳的样子,心里也尴尬,咳嗽一声问道:“枝枝她不在吗?”

    “在的,陈老师你先进来。”陶琳忙开门让陈然进来。

    她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张繁枝,心里顿时冷笑一声,好家伙啊,怪不得提餐厅,原来不是想吃了,而是想找借口把她支开。

    “这家伙还说不会演戏,就这演技,去演个偶像剧能差?”陶琳不知道从何吐槽。

    张繁枝抬头问道:“琳姐,你不是要去吃东西吗?”

    看看,还敢这么问,也太真实了一点。

    陶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啊,我得去吃东西。”

    气归气,可人家小情侣相处,她还是不当电灯泡的好,不然今天胃酸了。

    这样也好,小琴又是出去的,她还不放心张繁枝一个人在酒店呢。

    有陈老师在也好。

    陶琳跟陈然打了招呼,果断的出了门。

    可是隔了一会儿,她又纠结了。

    你说今天晚上她是要回来呢,还是不回来?

    这真是个问题。

    ……

    屋里。

    见到陶琳走后,陈然呼出一口气。

    将手里的花送给了张繁枝,然后问道:“你不是说她们都不在的吗?”

    就是因为张繁枝说了陶琳和小琴都不在,他才从外面买了花过来。

    本来想给开门的张繁枝一个惊喜,谁知道把陶琳给吓了一大跳。

    张繁枝抿了抿嘴,接过花以后低头看着,硬着声音说道:“她们是没在。”

    现在确实没在。

    陈然没好气的笑了笑,还能有这说法。

    前面几次张繁枝和小琴过来,都是直接去找他。

    这次有陶琳跟着,张繁枝就只能先来酒店。

    她还真是挺喜欢花的,连续嗅了好一会儿,陈然心想这花的香味其实还没她身上的好闻。

    他顺势坐下来,跟张繁枝贴着坐一起。

    张繁枝问道:“你节目怎么样了?”

    “第一期录完了,在做后期。”

    “哦……”张繁枝说完,稍微停顿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将花放在桌子上,并且拿出了口罩和墨镜。

    见到陈然愣愣的看着自己,张繁枝抿嘴说道:“我还没吃饭。”

    陈然转头看了一眼,外面还是亮堂的,现在还没到饭点,可他没那么直,瞬间领悟了张繁枝的意思,这是想跟他出去逛逛。

    这段时间二人世界有点少,陈然都有点怀念两人逛街的时候,今天正好有时间,他自然也想跟张繁枝出去。

    可光是墨镜和口罩可不行,陈然抓起一顶帽子给张繁枝戴上,才稍微放心,除非跟他这样对张繁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否则其他人还真不好认出来。

    张繁枝伸手抓了抓帽子,这天气戴着帽子很不舒服,微蹙着眉头却没吭声。

    ……

    连续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节目,陈然心里本来就有点紧绷着,再加上这两天一直泡在机房,更是有点疲倦。

    跟张繁枝在外面走着,吃一顿饭,在各种商场游乐场逛了逛,心情陡然放松了不少。

    张因为是晚上的缘故,又戴着帽子,所以张繁枝取掉了墨镜,从她的眼神里,能看出她心情也很不错。

    看了看时间并不早了,两人回到酒店,琳姐还没回来。

    “琳姐吃一顿饭,要这么长时间?”

    陈然满脸疑惑。

    张繁枝说道:“谁知道她。”

    她转头看向陈然,还想要说什么,可陈然看她小嘴微微抿着的模样,忍不住吻了上去。

    两人谈了这么长时间,这都成了家常便饭了。

    张繁枝好像也是喜欢的很,至少从来没反对过。

    陈然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儿,感觉血气有点上涌,手就有点不老实。

    张繁枝浑身一僵,手伸过去按住陈然的手,也睁眼看了看陈然。

    陈然也是睁着眼睛,他可不跟以前接吻一样会笑场,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张繁枝眼神眺开了,按住陈然的小手也松了一下。

    陈然用力搂紧了张繁枝,手上的力道有点重,让她整个人唔了一声。

    正当两个人正忘情的时候,外面传来咚咚咚敲门的声音,顿时将两人惊了一下。

    陈然和张繁枝同时睁开眼睛,对视了片刻后两人才分开,都有点气喘,张繁枝嘴唇像是红的要滴血,脸色全然变成了绯红色。

    时间有点长,长到了两人都感觉有点缺氧。

    张繁枝眼神跳跃,不自然的伸手整理一下衣服。

    陈然见她这样,忍不住吃了一下嘴唇。

    张繁枝见状,顿时撇开眼神,可低头的时候看到陈然的手不自主的捏了捏,她耳后蹭的一下红透了,登时站起来噔噔噔的去了卫生间。

    陈然看着她离开,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眨了眨眼睛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