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

554 休整

    ……除了这把简直快要不能称之为椅子的椅子之外,十来米见方的屋子里,也就剩下靠在顶脚处的那张床榻比较引人瞩目了。

    床板是用三层灰砖铺成,接着铺上两指厚的稻草,又在稻草的上面铺上一张破旧的毛毯,这就是整张不比单人床大了多少的床榻的构造了。

    床面上很乱,有些稻草都被翻了出来,这屋子里没有别地堆放衣物的地方,床头凌乱地放着三两件衣服。

    只是这些衣服虽然没有完全展开,在韩烽看来也颇有些怪异,有些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不可能是眼前时芳玉的这个身材能够穿的上的。

    但总归是女人的衣服,总归看着还比较干净,总归还有些艳丽的色彩,便在这破旧的年代里,无声地控诉着这凄凉的“纸醉金迷”。

    “家里地方小,好多东西只能在床上乱摆着,床太乱了,我这就收拾一下。”时芳玉说着,快速的收拾起来,只是怎么看着都有些手忙脚乱的意味。

    这样一个年轻的柔弱的姑娘,韩烽很清楚,在这样的乱世之中,她几乎没有任何的生存能力。

    可是听之前她和秃头的对话,这姑娘偏偏就坚强地在这个小村庄里生活了两年多。

    那么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活了下来?韩烽绝不会愚蠢的认为,在这样的乱世之中,会有人仁慈到将自己都不够吃的粮食拿出来送给一个与自己无缘无故的年轻姑娘。

    因为那不是仁慈,而是愚蠢。

    “你们坐,你们坐呀!”

    时芳玉一边收拾着,一边招呼着韩烽几人。

    屋子里统共就这么一张还算是椅子的椅子,谁也不敢保证,若是坐下去,会不会立马就散了架。

    韩烽笑道:“老团长,您坐。”

    李云龙摇头,“老子还是喜欢站着。”

    韩烽道:“姑娘,你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们,我们都站习惯了,站着就行。

    和尚既然是你哥哥,那么你就是我们几个的妹子,我们过来呢,一个就是有一些事情想问问你。”

    “嗯,团长,你问吧!”

    “你们这村子是叫南庄,对吧?”

    “是的嘞。”

    “没有鬼子来过?”

    时芳玉停下收拾,道:“早听村里人说小鬼子就要打来了,但是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小鬼子,所以大家都在等着嘞!”

    “等什么?”

    “等小鬼子来了再跑,现在到处都在打仗,跑到哪里都不安全,还不如在自己的村子里待着,或许小鬼子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到咱们的村子里来呢!”

    韩烽沉默,他不能因为这句话就给村民们扣上一顶“愚昧”,“麻木”的帽子。

    百姓本没有罪,遭受这样的战争,又岂是他们的过错呢?

    “妹子,这个村子里还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吗?”韩烽暂时不想感慨那么多,着重于解决眼前的问题。

    时芳玉道:“有,村子的西北角好多房子都空着嘞,没有人住。”

    “你估计大约能住进去多少人?”

    “我也不清楚,不过之前有一个团经过我们村子,就住在那里头。”

    “你能给我们带路吗?我们有一支队伍,现在还在白马山,想找一个地方休整一晚。”

    “嗯。”

    返回白马山的时候,和尚跟在韩烽身边,一直闷闷不乐的。

    韩烽忍不住道:“和尚,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你那妹妹就不要担心了,我不是已经把段鹏留在她家里保护她了吗?”

    李云龙眯着眼睛琢磨,“和尚,你小子一个出家人,该不会是动了找婆娘的心思吧?”

    “没有,俺才没有。”和尚连忙否认,只是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道:“三哥,她哥哥应该是打鬼子的时候战死了,她不知道,还一直在这儿等着她哥哥回来,俺答应做她哥哥,俺想带她走。”

    韩烽道:“带她走,去哪里?跟着咱们一起东奔西走,打鬼子?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俺……她不想呆在这儿,俺看得出来,她待在这儿总受人欺负。”

    韩烽语重心长道:“和尚,我明白你的心思,看不惯这些事情,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咱们得先有大家,才能有小家。

    抗战一日没有结束,你魏和尚想要讨老婆,有个自己的小家,你自己想想,那对人家女孩子也是不负责任的。”

    和尚一滞。

    “当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过这一次咱们是执行反扫荡任务,带上你这个妹子肯定是不方便的,甚至更危险。

    咱们是军人,没办法照顾家人,但是等根据地稳定下来之后,你可以把你妹子接到根椐地去住嘛!”

    韩烽一口答应下来,和尚顿时大喜。

    “得,我就这几块大洋了,你先把这些钱拿去给你妹子,让她撑一段儿时间吧!”

    段鹏连忙摸兜,随即苦笑:“和尚,俺这儿啥钱都没有,不过俺答应你,等根据地稳定之后,让你妹子跟俺老娘一块儿住,刚好有个照应。”

    李云龙道:“段鹏这小子倒是会做生意,这样一来,和尚的妹子不是白给你照顾老娘了嘛!”

    韩烽笑道:“老团长,那您只是看到了一点儿,没准儿段鹏把和尚妹子往老娘面前一放,老人家该以为是自己儿子在哪儿找的婆娘呢!哈哈哈”

    段鹏:……

    和尚狐疑,随即摇头,“不用了。”

    段鹏:……

    队伍进入南庄之后,时芳玉领路,这南庄西北角的废弃的破屋子果真不少。

    可几个新兵战士刚刚进了屋子,便吓得脸色苍白地跑了出来,“骨头架子,一堆人骨头。”

    时芳玉解释之后,韩烽一行才得知,原来这地方废弃之后,慢慢的成了村民们堆放被饿死之人尸体的地方。

    大概是尸体被荒山里的野狗吃掉了,所以只剩下了骨架。

    说来也可笑,韩烽等人甚至应该感谢这些野狗,否则任凭这些尸体在空气中腐烂,嗡嗡的苍蝇满院子飞,鬼知道是否会引发什么瘟疫。

    这年头死于饥荒和天灾的人命,未必就比死在侵略者手中的少。

    “兄弟们再辛苦辛苦,把屋子清扫出来。”

    好一番折腾,终于把地方打扫的勉强能住上个人。

    战士们便挤一挤,一间屋子硬是塞上十几个人,就这么着,经过一天一夜的疲惫行军之后,战士们在这处破旧残败的地方开始了休整……

    :。: